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谷雨數據丨一線城市大齡女青年偏愛買房:未婚單身花400萬買房

《女性居住現狀調查報告(2021年)》中顯示,全國30個重點城市整體女性購房佔比逐年提升。

其中2020年24歲以下、25-29歲女性購房客群佔比為45.21%和48.99%,較2017年分別提升6.58個百分點和6.22個百分點,增速明顯高於其他年齡段女性。

這個狀況在《2019年女性安居報告》的數據中同樣能得到驗證,整體而言男性依然是購房主力人群,但單身女性購房者比例正在逐年增加,2018年達到2012年以來最高點,幾乎“逼平”男性購房者。

同時,一線城市大齡女青年購房群體佔比要高於二線城市,說明一線城市大齡女青年購房更獨立。

她們為什麽選擇在婚前購房?房子的存在有沒有給她們帶來改變?

我們和5個女孩聊了聊,她們選擇買房的心態。

北京工作,老家置業,應該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吧。

在北京當幾年打工人,不敢想北京的房子,二三線還是可以努力一下的。

我17年開始在北京工作,幾年下來公積金和存款加一起,也余下了一些錢。

房子2020年下半年買的,7月份的時候寧波出了新的限購政策,擴大了限購的範圍,然後相應區域的房價又開始波動,當然,是向上波動。

怕再等一等的話越來越難買。

房子是父母幫忙去現場看的,中間我回去了兩次處理相關的流程。

從決定買,到買下來,用了不到一個月時間。

二手房,90多平,總價100多萬,首付的話30萬左右,就是靠公積金+存款+親朋好友的借款。

大家借錢都很爽快,就說年底還清就行,然後我年底也確實還清了。

目前房子月供的話我的公積金就能cover了,所以還清借款之後,房貸這塊也沒有什麽壓力。

這算是我前幾年努力工作,省吃儉用的回報吧。

我是要在北京長期發展的,老家的這套房子,主要是用來投資的,畢竟買完到現在也沒幾個月,房價確實又漲了很多來著,增值速度和放在銀行裡的利息收入沒法比。

房子目前沒有人住,也沒有裝修,初步的規劃是接下來父母退休了,他們願意住的話就他們住,算是給父母多提供一個選擇。

我在戀愛,但是沒有結婚的打算,不過對象也在準備買房了。

房子給我的底氣更多的是在和父母的相處過程中,而不是在擇偶上。

買房算是傳統意義上“掙到錢”的一種證明,在家裡的話語權會變大,一些不必要的分歧,像催婚什麽的,會少很多。

因為我能掙到錢,不管是不是一個人、在北京還是在老家,我都可以活得很好。

我的房子是買在老家嘉興的,2018年入手的時候大概是160萬。

在老家的觀念裡,無論是否單身、男孩女孩,父母大多希望我們自己能有一套房子。他們覺得可以給我一些保障,這個房子無論是用作自住還是投資,都是一筆可以讓我有退路的資產。

因為我人在上海工作,工作也比較忙,買房的決定也是父母那邊很積極地在推進。

所以我在沒有實地看房的情況下,很“衝動”就付了定金。

別人可能會覺得我做這個決定比較草率,但現在回想還是很慶幸當時果斷下手了。到現在房子漲了大概100萬。

退一步說,幾年後我在上海有了購房資格的話,還可以賣掉這套房子。總之就當它算是一個短期投資的東西。

身邊也有很多同事打算買房,她們也會覺得說“如果有能力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那就在合適的時機就入手”。

畢竟未來的工作、婚姻是另外的事情,這套房子是完全屬於我個人的東西。 關於婚姻和對象的話,我其實是沒有太多要求,看緣分而已。

不過同事也有聊過別的情況,有房之後反而會擔心婚戀市場上的偏見。

大概是覺得女生有房的話,可能會給對方造成一些壓力?

現在的房貸大概有40w,我現在自己每個月還三四千,經濟方面也沒有什麽壓力。生活並不會因為這個有什麽改變,想買想吃的東西不太會委屈自己。

反而是在買房之後,明顯覺得自己的物欲變低了。

會覺得某些沒有必要的消費品對我來講變得可有可無,在對於生活沒有其他方面的消費需求之後,反而會更在意精神上面的享受。

比如會在下班的時候練一練瑜伽,會更在意生活的舒適和規劃。

房子從表面上看是一件價值昂貴的物品,但從精神層面來講是我的底氣:讓我有底氣去選擇期望的生活。

我可能不算是這個主題的目標採訪對象。

因為我的房子,屬於農村宅基地自建房。

農村宅基地是以戶為部門,多數情況下是隻給男,不給女的,因為女兒會嫁人,也就是會嫁出這個村集體。

我能擁有一本房產證是因為當地在搞農村宅基地相關的改革,村裡一戶原則上只能有一套房,我們家自建房有兩套,種種原因之下,其中一套就挪到了我名下。

我的整個青春期都在恐懼不好好學習就要留在村子裡一輩子喂豬的恐懼裡。

不是說喂豬不好哈,這其實是一個收入很高的工作,但是我就是,不喜歡。

種田、種地資金充裕的時候是一種回歸田園的享受,變成主要經濟來源就異常辛苦了。

我的家是農村的,進工廠和種地這兩種生活方式,我從小看到大。

我算是這幾年被群嘲也被惋惜的小鎮做題家哈哈哈哈。

只是我沒有自詡“985廢物”的那群人那麽做題“成功”,我高考隻考了一個普通的211。

很多人可能都不太理解,怎麽會有人交不起學費,我的大學學費,就是差點申請了國家助學貸款來著。

或者說是,我的大學同學們,不大理解,也不大能接觸到我這類人群。

所以我上了大學之後,整個人是非常割裂的。

一方面是都市生活,一方面是我生活了多年的農村。

這其實是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只是恰好被我遭遇了。 大學的時候也談過一場戀愛,對方很優秀,也很有錢,我在那段感情裡就比較自卑,節日什麽的互送禮物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折磨,因為不太希望欠他什麽,他送的貴,我就回贈的貴,是超出了我的物質條件的。

當時想到未來和他結婚的可能性,第一感覺不是幸福,而是害怕,怕他看不起我。

到現在也不大理解他為什麽會追我,後來畢業就因為異地分手了,他應該已經快結婚了。

農村的小樓房雖然不能賣,也不會有所謂的增值空間,但是,說實話這個房子真的讓我整個人舒展了很多。

房子、車子這些東西除了使用價值,不該捆綁上別的附加意義,但我確實被這些東西困住了。

我在賺到足夠的錢之前,不準備結婚,目前也沒有戀愛的打算,工作很忙,也接觸不到什麽新的異性。

我也不知道多少算“足夠”,先努力掙錢吧,我一直在使用記账軟體,省吃儉用,開源節流是我儲蓄的主要手段。

也跟風買了一點基金,最近正眼睜睜地看著它綠油油。

小明23歲全款買別墅,小秦擁有宅基地自建房,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

嘻嘻。

我其實一直是一個很“獨”的人。

大學時期和室友一起生活被折磨得挺慘的,18年在杭州定居之後,我就選擇了租單身公寓住。

半年之後很偶然的契機,小伯伯在杭州有一套房子要賣,加上我父母也有意願在杭州買一套房子,所以我們就接手了這個老房子。一半是覺得我目前在杭州工作穩定了,一半也出於養老的考慮。

親戚之間的交易相對來說也有人情的成分在,這個房子給我的價格會相對低於市場價,單價差不多是4萬五,總價420多萬。不過我們沒有向銀行貸款,而是每個月定期給小伯伯打一筆錢。

在買下這個房子最初我和父母其實是有爭執的,因為買不買房對於我來說無所謂,買了之後我還會背上債務,而且我還年輕,未來的計劃也並不確定。

但父母的態度比較堅決一點,第一個確實是機會合適,而且和小伯伯的新房子很近,互相之間也有照應。

這件事情算是單方面反對失敗了,但我也不是叛逆期了,畢竟父母拿出自己大部分的積蓄來買一套房子,你很難和他們有激烈的爭吵,而且父母的本意也不是害我。

現在這個房子的感覺更像是我爸媽的家,我現在是暫時和他們住在一塊,但是應該不會一直這樣下去。

雖然這房子寫的是我的名字,但是因為這個房子從做決定到前期的首付,那邊都是我爸媽來弄的。我每個月拿出工資的一半給到我媽媽,具體的金額和怎麽還款都是我媽和小伯伯商定的。

後面的打算可能是會去外面買一個公寓,自己住得開心就好的那種小房子。

很難說有了房子之後我自己有什麽變化,除了搬了一個地方居住之外還是和以前一樣。

房子這個東西其實是身外之物,安全感和精神寄托本質上也並不是房子帶來的。我覺得生活狀態什麽的,還是依賴自己的心態。

我的房子是父母出錢買的,房貸也是他們在還。

可能我不是大家所期待的獨立女性買房的故事哈……

剛畢業沒多久,我又是個月光族,如果自己還房貸的話,每個月的工資扣去房貸就只能維持一日三餐,其他的消費都得為零。

我是獨生女,一起玩的朋友也都有自己的房子,所以覺得婚前有房很正常。

因為我的老家是個小地方,發展機會比較少,買房的決定是大學畢業前就做的——畢業後在哪裡工作,就在哪裡買房。

我19年到杭州工作的,房子是2020年買的。

本來還是要再觀望一段時間的,真正下定決心要買房,是因為幾段租房經歷都不大順利。

最開始租的房子是個主臥獨立衛,年初回杭州的時候,不知道是因為水管老化還是怎麽回事,浴室的水龍頭和排水出了問題,水滲得滿屋子都是。

大晚上的,也沒有維修的工人來修。

我的身份證又丟了。

當時疫情防控比較嚴格嘛,沒有身份證酒店肯定住不了的。就只能在全是水的屋子裡住了一晚。

第二天火速就找了另外的房子搬家了。

新的室友有夫妻,還有情侶。

其實合租都這樣嘛,男女混住是常態,但可能在父母眼裡,這樣就不大安全。

剛好也有充足的資金,大概看了一個多月的房子,就買了現在的這一套。

在濱江區,50多平,首付一百多萬。 上下班比以前方便,一個人住也更自由,我還養了隻貓。

有房子讓我對杭州這座城市更有歸屬感,不是租房的那種“飄著”的感覺了。

不過獨居嘛,有時候會比較害怕,像外賣啊快遞什麽的,收件人我寫的都是“XX先生”,基本都是讓放門口。

緊急聯繫人也有設置。

買房並沒有讓我的擇偶啊戀愛觀產生什麽太大的變化,我有男朋友,如果一定要說要求的話,就是希望,他將來也能自己買得起一套房吧。

他是杭州本地人,如果以後繼續發展下去,肯定不可能和父母繼續住一起。

目前沒有結婚的打算,大家都還很年輕嘛。

出品人丨楊瑞春 主編丨王波 責編丨郝昊 運營丨菜菜 李君豪 策劃丨菜菜 青芒 數據&設計丨數可視薑柳、數可視何子漩、數可視譚靜 插畫丨曉草、Miranda 編輯 | 菜菜 出品丨騰訊新聞谷雨工作室 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