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魯迅:中國一百年來最好玩的人

提起魯迅,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麽?

是那個“橫眉冷對千夫指”的文壇鬥士,還是一天到晚會罵人的神經質小老頭?

無論哪種印象,都讓人對“魯迅”這尊神像難以親近,甚至敬而遠之。

但是,有些人卻言之鑿鑿地說:真實的魯迅,是一個可敬又可愛的小老頭,你如果認識他,一定會愛上他。

這樣的魯迅,你見過嗎?

1

他是一百年來最好玩的超級網紅

在廈大教書時,魯迅到一家理發店理發。理發師不認識他,理得極其敷衍。魯迅也不生氣,反而給了一大把錢。

第二次再去,理發師大喜,精心為魯迅設計了新髮型。不料理畢,魯迅卻極其吝嗇,一分也沒多給。

理發師很是詫異:“先生,您上回那樣給,今天怎麽這樣給?”

魯迅笑著說:“您上回馬馬虎虎地理,我就馬馬虎虎地給;這回您認認真真地理,我就認認真真地給。”

理發師:……

在兒子海嬰面前,魯迅同樣不改逗比本色。有次海嬰想吃他手裡的沙琪瑪,問他:“爸爸能吃嗎?”

魯迅的回答讓人噴飯:“按理說是可以的,但爸爸只有一個,吃了就沒了,所以還是不要吃得好。”

海嬰:……

在朋友面前,魯迅就更玩得開了。他有個朋友叫川島,留了個學生頭,他便叫人家“一撮毛”,每次見面,都甜甜地叫一聲:“一撮毛哥哥。”

給人家送書時也不忘調侃:“請你,從情人的懷抱裡,暫時伸出一隻手來,接受這乾燥無味的《中國小說史略》,我所敬愛的一撮毛哥哥呀!”

川島:……

要是碰上鬱達夫、唐弢這些好基友,魯迅就更沒偶像包袱了,黃段子張口就來,搞得情場老手鬱達夫都羞澀了。

跟段子手魯迅當朋友真是件快樂的事,不僅能談天說地,還能放鬆壓力。

陳丹青曾說,魯迅是他心裡中國一百年來最好玩的人,他總是放鬆的、豁達的、遊戲的、天才的段子手。

的確,要擱現在,魯迅絕對能成為自媒體界第一網紅,隨便發條朋友圈都能引得無數粉絲盡折腰。

2

他是一個自稱小白象的超級暖男

魯迅不是中央冷氣機般的“暖男”,他對大多數女人都是目不斜視,唯獨對靈魂伴侶許廣平溫柔有加。

他曾在給許廣平的信中寫道:

我先前偶一想到愛,總立刻自己慚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愛某一個人,但看清了他們的言行的內幕,便使我自信我絕不是必須自己貶抑到那樣的人了,我可以愛。

我十三日所發的明信片既然已經收到,我惟有希望十四日所發的信也接著收到。我惟有以你現在一定已經收到了我的幾封信的事,聊自慰解而已。

聽講的學生倒多起來了,大概有許多是別科的。女生共五人。我決定目不斜視,而且將來永遠如此,直到離開廈門。

動了情的魯迅,瞬間就變成了一位含情脈脈的詩人,字裡行間洋溢著濃濃的愛意。

因為許廣平,他留下了無數纏綿的金句:

我寄你的信,總要送往郵局,不喜歡放在街邊的綠色郵筒中,我總疑心那裡會慢一點。

因為許廣平,他也變得調皮起來:不僅在信中稱許廣平為“小刺蝟”,落款還赫然寫著“你的小白象”。

沉浸在愛河中的魯迅,居然有了幾分偶像劇男主的味道!

3

他是個超愛搞怪的萌大叔

魯迅在1936年寫的最後一篇散文《死》裡對後代們囑咐道:“忘掉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真是糊塗蟲。”

和那些望子成龍的父親不一樣,魯迅對孩子並沒有過高的要求,他甚至說:孩子長大,倘無才能,可尋點小事情過活,萬不可去做空頭文學家或美術家。

他最希望的是兒子海嬰能成長為一個“敢說、敢笑、敢罵、敢打”的人,做個能養活自己的普通人就挺好。

海嬰出生時,魯迅已經48歲了。對於這個來之不易的兒子,他顯出極其慈愛的一面。

他曾作詩雲:無情未必真豪傑,憐子如何不丈夫。

海嬰出生後,他每隔一小時就觀察孩子的尿布需不需要換;海嬰愛玩玩具,他就變著花樣給他買;海嬰愛聽故事,他就每天晚上抽空給他講;海嬰愛看電影了,夫婦倆就經常帶他去電影院,魯迅去世前13天,還特意帶著海嬰去南京大戲院看了一場《未來世界》。

在長孫周令飛眼裡,魯迅是一個喜歡惡作劇的“搞怪爺爺”。

在《謝謝了,我的家》中,魯迅的孫子周令飛就與大家聊起了他的爺爺。

也許是隔代遺傳,周令飛與魯迅的相貌頗為相似,也繼承了魯迅骨子裡的幽默基因。

說起這位神壇上的爺爺,周令飛卻這樣調侃道:魯迅最有意思的是,“矮個”,一米六。人家都覺得魯迅特別高大,戰士,匕首和投槍,好家夥,嘿!其實是只有一米六的“矮個”。

在他的眼裡,魯迅不僅幽默,而且慈祥和藹,與《痛打落水狗》這樣的戰鬥文章中的形象形成了鮮明的反差萌。

魯迅喜歡對親近的人惡作劇,得逞之後就在一旁哈哈大笑,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這一點也體現在了周令飛的身上,有一次晚上換燈泡,他突然大叫“我要摔下來了”,家人們嚇了一跳,他卻哈哈大笑。

這時父親海嬰來了一句:你跟我爸一樣,他很會惡作劇。

也許,只有在最親近的人面前,我們才會毫無顧忌地袒露自己的真性情,魯迅也不例外。

在不熟悉的人看來,他是每天橫眉怒目不近人情的戰鬥者;在家人朋友看來,他卻是幽默的朋友,溫柔的丈夫,慈愛的父親,搞怪的爺爺。

這就是家的力量。

在外面,你可以是著名作家、大學教授、民主鬥士,回到家裡,你只是普通的兒女、夫妻和父母。

出門在外,我們總是披上厚重的鎧甲;只有在家裡,我們才能完全卸下偽裝。魯迅也不例外。

薩提亞曾說:我相信家庭與外界是決然不同的,它可以充滿愛,關懷及了解,成為一個人養精蓄銳的場所。

家可以讓魯迅不再遙不可及,家也可以讓我們每個人找回自己。好好愛自己的家吧,只有家才能包容最真實的你。

作者:江國(如侵刪)

紅樓夢賞析

一入紅樓,終生難醒

與君相逢,平生之幸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