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周天勇:深圳經濟特區四十年——成就、經驗與展望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周天勇 侯啟緣

  1980年8月26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決定建立中國第一批經濟特區。面對當時一窮二白的局面,鄧小平曾說“中央沒有錢,可以給些政策,你們自己去搞,殺出一條血路來”,經濟特區成立四十周年來,深圳人正是憑借敢拚敢闖、務實在創新精神,把一個東南沿海的小漁村,建設成為了如今的現代化大城市,堪稱創造了發展史上的奇跡。進入新時代,深圳以“不惑”的姿態繼續砥礪前行,開啟新的征程、迎接新的挑戰、還要完成新的重任。

  一、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年來的成就

  深圳特區成立四十年以來,藉由改革開放的發展機遇和中央政策的支持,銳意進取、全面創新,城市建設日新月異,經濟發展與時間賽跑,從邊陲農業落後縣成為祖國的東南經濟科技金融重鎮。特別是進入新時代後,實現了全面和協調的高質量發展。

  深圳特區成立以來,經濟快速增長,躋身國際現代化大都市。深圳的GDP從1979年的1.96億元,提升至2019年的26927.09億元,增長1.37萬倍,按不變價計算,年均增長率超20%;深圳的人均GDP也從1979年的606元,提升到2019年的198136元,40年間增長326.96倍。與國內前幾位城市對比,深圳雖然總量位於北上廣深的第三位,但年均經濟增速位列第一;在與國際知名大都市對比中,深圳成功躋身世界一線城市之列,GDP總量超過全球83%的主權國家,超過新加坡、中國香港,與韓國首爾相當。

  深圳經濟快速突起,同時保持了科技創新、新基建、民生改善、社會治理以及生態環境協調發展。在科技創新方面,2019年深圳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合計10155.51億元,其中包括信息技術、數字經濟和高端製造業等產業,另外,深圳積極推進高新技術產業化,孕育了大疆、騰訊等一系列高科技企業;新基建方面,深圳梳理出首批新基建項目95個,總投資4119億。

  民生改善方面,深圳居民可支配收入達62522.40元,人均消費支出43112.65元,分別為全國平均水準的2.03和1.99倍;教育文化衛生方面,全市各類學校2642所,高校數量13所,在校大學生突破10萬人,公共圖書館674座,醫療機構4513個,千人床位佔有量為3.82個;生態環保方面,深圳深入貫徹綠色發展理念,綠化覆蓋面積達10.18公頃,建成區綠化覆蓋率達43.4%,城市汙水處理率97.72%,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能力20827.32噸/日,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100%。

  隨著深圳高質量發展理念的落實,城市競爭力不斷提升,在聯合國發布的《全球城市競爭力報告》中,其城市競爭力指數排名全球第四,中國第一,而在國內的《城市綜合經濟競爭力報告》和《中國十大最具發展潛力城市排名》中也均位列全國首位。

  二、深圳特區四十年發展的基本經驗

  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到深圳視察時指出“要研究出一批可複製可推廣的經驗,向全國推廣,深圳等經濟特區的成功經驗要堅持並不斷完善”,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窗口,其四十年來快速崛起和發展的基本經驗可概括為六大方面:其一,堅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四十年來,深圳不斷地突破傳統路徑的依賴和束縛,從計劃與市場、 “姓資還是姓社”、守舊還是開放的討論到探索社會主義與市場經濟的偉大結合,從傳統體制的框框中跳出到建立和形成新的體制機制,從引進學習國外技術到自主創新,從傳統的製造加工出口到將新技術產品化和產業化。深圳是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著眼現實、勇於突破、敢為天下先的一塊試驗大地。

  其二,堅持體制創新,深化改革。深圳的體制改革不以原有體制為參照,如一張白紙,凡是阻礙生產力發展的舊體制都應當革除,改革的標準就是鄧小平同志的“三個有利於”。從改革開放之初的特區機構設置、公共服務體制、審批注冊登記制度等創新,包括勞動力資本、技術、土地等要素市場的先行改革,到近年來自貿區建設、前海綜合改革示範、優化營商環境、政府投融資體制、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深化深港合作等新時期的新試驗性改革方面,深圳都交了滿意的答卷,都為全國改革提供了可借鑒和寶貴的經驗。

  其三,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指出“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四十年來深圳堅持市場化改革,為企業和要素配置鬆綁的同時,政府積極為企業服務,市場化的環境是深圳最大的競爭優勢。比如,深圳在基礎科學和新技術研發方面,作為一個新興的城市,雖然其基礎科學研究並不在前沿,新技術研發也在努力追趕,但深圳是新技術能夠產品化和產業化最好的城市,正是因為其有完善和有效的新技術轉化的市場機制。

  其四,堅持對外開放和比較優勢的轉換。深圳的經濟發展得益於對外開放,通過對外開放,深圳抓住了世界產業結構調整機遇,積極融入全球產業鏈,承接歐美、香港、台灣的產業轉移和外商、僑胞投資和產業轉移,迅速發展起來。近年來,隨著外部環境的變化,深圳著力實現對外貿易的比較優勢轉換,推動數字經濟、現代服務業的發展,2019年,深圳高新技術產品出口額為8808.2億元,佔出口總額的52.72%,通過技術創新深圳挖掘了新的外貿增長點。

  其五,堅持技術創新,實現高新技術產業化。習近平總書記曾指示“深圳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成為全國的一面旗幟,要發揮示範帶動作用”,四十年來,深圳堅持向技術創新要效益,不止步於鼓勵技術創新的成果,同時,通過知識產權保護、產學研一體化等措施積極實現技術產業化。例如,深圳的華為、中興、富士康和騰訊等一系列創新型企業建立了各具特色的知識產權管理制度和技術成果轉化制度,真正將技術創新轉化為增長潛能。

  其六,貫徹落實高質量發展,注重產業升級和生態治理。深圳為了優化空間資源配置、推進產業轉型,發布了“1+6”政策文件,實施“差別化供地、差別化地價、差別化管理”模式,給予戰略性創新產業地價優惠;在全國率先提出高層次人才引進措施;同時,優化資本市場和融資環境,助力解決初創企業和中小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同時,堅持綠色發展理念,開展“十項行動”,著力解決大氣汙染、生活垃圾處理、水汙染和大氣汙染等多項生態問題,使得城市生態環境顯著提升。

  三、深圳特區展望:新時代、新征程、新任務

  四十年來,深圳創造了許多奇跡,如,“三天一層樓”的深圳速度,1.37萬倍的GDP跨越等。同時,也積累了許多經驗,如堅持改革開放,堅定走高質量發展道路等。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在新的歷史時期,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深圳應當‘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在新時代裡,以更為成熟和不惑的姿態開啟新征程,完成新任務。首先,深圳應當繼續推進市場化改革,為全國提供新經驗,發揮經濟特區的示範效應。2020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了《關於構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場化配置體制機制的意見》,這是中國首份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文件,分別提出了土地、勞動力、資本、技術和數據等五個要素領域的改革方向,具有標誌性意義,彰顯了新時代推進經濟體制改革的信心和決心。

  深圳作為改革開放的排頭兵,承擔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重要使命,應當敢為人先,在已經有的要素市場體系基礎上,積極落實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機制體制改革,特別是探索土地等要素市場化改革,繼續“殺出一條血路”,為全國提供新經驗、新示範。

  其次,深圳不僅要在經濟內循環上發力,同時要以更加開放的姿態實現更加緊密的國內外互相促進的雙循環格局。當前隨著全球性疫情的發生、保護主義抬頭和世界經濟的低迷,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在這一背景下,深圳不僅要在內循環方面發力,拉動內需,打通生產、分配、消費、就業和收入等環節的梗阻,同時還要以更加開放的姿態,發揮其在現代服務業、技術經濟和數字經濟等方面的比較優勢,提升對外開放的質量,形成更為緊密的國內外聯動發展的格局。

  其三,進一步突進粵港澳大灣區一體化建設。2018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對深圳工作作出重要批示,“深圳要踐行高質量發展要求,增強粵港澳大灣區核心引擎功能”。2019年《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發布,賦予了深圳核心引擎的區域經濟關鍵支撐的使命。深圳不僅是深圳的深圳,更是廣東和全國的深圳,在新的時期,深圳應當找準區域經濟的定位,充分發揮異塵餘生、支撐和帶動作用,解決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協調的問題,繼續為廣東省和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做出應有的貢獻。

  最後,繼續堅持技術創新,尤其是核心技術和關鍵領域的研發突破。當前,國際局勢波譎雲詭,全球供應鏈和產業鏈受到了較大的衝擊,在這一背景下,深圳更需要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作用,急國家所急,聚焦核心技術,解決“卡脖子”難題;同時,繼續健全和優化知識產權管理和保護,優化有利於技術創新型企業發展的營商環境,加快科技創新成果產業化的進程。深圳,當年中國改革開放的最早探路者,是多年之中深化改革的試驗區,她的成就令我們自豪,令世界讚歎。在世界百年未遇之大變局中,深圳肩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建設的重任,踏上新的征程,唯有進一步改革開放、創新發展,才是中國實現民族複興的現代化之路。

  (本文作者介紹:東北財經大學國民經濟工程實驗室主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