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小島松月——紀念舟山解放70周年

小島松月

☆沈岩 曉波

山松

小島,滿山盡是綠色的松樹。遠望,綠色群峰,連綿不斷,讓人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聽老兵們講,部隊剛上島時,山上光禿禿的,滿是石塊和茅草。這些松樹是五十年代,國家用農用飛機播種植林的。那些松籽,在石縫裡,在堅硬的紅土層裡,在風雨雲霧中,頑強扎根發芽,一代一代的成長,終染綠群山。

綠色的山松,漫坡一片紅的杜鵑花,藍色的大海,構成了小島迷人的原色。

也許,年輕的我們,穿著一身綠色軍裝,對綠色有著偏好,對綠松自然有一種的親近感。

小島多霧。清晨,從松林小道穿過上陣地,那霧中的松被洗得碧綠,細長的松針掛著的露珠,晶瑩欲滴。林間,散發出陣陣清香。

夜空月色,那山松在海風中如浪起伏,松濤聲不絕於耳,伴著站崗的我們。青春歲月,哨兵們不知傾聽了多少遍如夢如醉的松濤狂想曲······

那山上綠色松林,遠看,整齊得像一列行軍的隊伍,一般的高,一般的綠。走近了,你會發現,山上各處的松,其實姿態很有些差異。

那山脊風口上的松,多粗壯矮矮的,象頂風的綠傘。有些松被狂風刮折過,斷處又朝天舉起許多綠枝,像灌木叢。而那山谷溪澗的松,總又細又高,大概,地勢低凹,那松葉一直渴望著陽光吧。

那朝陽的坡,土層厚些,松樹總長得勻稱些。松枝茂盛,綠得深些,造型漂亮多了。而山背那邊,松樹多廋削,根須有些暴露在薄土之外 。

最驚奇的是那懸崖壁上,生長出盆景似的蒼勁短松,寫意著性格的頑強。只是不知,那岩隙的松籽,是風刮還是鳥銜掉進的。

戰士們與山松日久生情,性格也與山松相近。在狂風暴雨中,在烈日寒霜裡,像山松扎根在岩石中。

那山松也像穿著綠色軍裝的衛士,默默地在我們的行列裡······

海光

那年夏天,到大龍潭守備一連採訪。夜裡悶熱著,窗外明月已悄然躲到烏雲背後。走出房間,忽生出意外的驚喜。

藍色夜幕下,那墨黑無際的海面,翻滾著無數光點,閃閃爍爍。近處,像節日夜空的焰火點點。望遠,像夜幕下的一座城市的燈火輝輝······

這,就是傳說中的海光嗎?

下樓,操場上正巧遇到下崗的一名老兵。他對海面耀眼的海光無動於衷,讓我有些奇怪。

他笑著說,你大概是第一次看到吧?新兵下連時,頭回看到夜裡的海光,我和也你一樣的驚奇。看多了,也就平常了。偶爾看著,有時還會想到家鄉平原的萬家燈火······

早飯後,我和連隊指導員談起昨夜的海光。他說,這片海灣海水攪動得厲害,常常見著海光。有回夜裡查崗,正巧附近村裡的幾條漁船返島,海光裡,疾行的船身飛濺無數“火花”,船尾拖著一條長長的"火龍"。他十分惋惜的說,這樣巧合的夜景,再沒看到過了······

當年,也沒人說清那海光是怎麽來的。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各種海生動植物,死後歷久,變成磷火質,積聚在一片,被海水攪動,震蕩出了萬點熒光。

這次在大龍潭看到的海光。是上島多年,僅有的一次。

離小島後,那海光,卻每每在我夢中浮現。我想,那墨海閃耀著的萬點熒光,也許,更像萬把鋼槍刺尖的寒光吧!

過去多少歲月,我們青春的回憶還在伴隨著海光,在小島附近的夜海裡漂流著,發光著······

秋月

春有百花秋有月,小島秋月,更是軍營生涯難忘。

初秋之月,有一點兒暈紅。夜半,或悶熱,或有一點點心事,從床上輕起。坐在營房西側的擋牆上,吹著涼的海風,看著海灣的海水,在月色中波瀾不驚。遠方的群山,無聲沐浴在月光中。營房附近的草叢裡,蛩鳴聲聲,在寂寞中傳得很遠很遠。心,漸漸清涼了。天地之間,只剩一個靜字······

中秋之月,總是與潮共。像玉盤似的,早早掛在東山之上。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時。連隊熱熱鬧鬧的節日會餐後,我們的心裡總會有一點點的思念。戰友們坐在小板凳上,看著那天幕藍藍、月色溶溶,默默在心裡想著家鄉、想著親人,但誰也沒說出口。熄燈號後,枕著一彎明月,久久難以入睡······

深秋之夜,那月牙彎彎,有了一點點寒意。陣地偽裝網上的爬山虎紅了,一年一度的退伍就快開始了。老兵們有了心思,熄燈號後,睡不著覺,走出營房。那月光灑在地上,如霜。心裡有點不捨小島,不捨連隊,卻又想著家鄉,大雁南飛,快種麥子了吧······

小島秋月,曉得你知道我們曾經的心思。只是,不知道此刻,你還思念我們這些老兵們嗎?

本文圖片均來自網絡

來源 l 東海民兵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