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抄襲抄到被原版diss,這檔國綜把臉丟到了全世界

國產綜藝抄襲的不少。

但被正主掛出來公開diss的,少之又少。

這不,一檔山寨國綜靠被正版diss出圈了——

《你怎麽這麽好看》

前幾天,

《粉雄救兵》的室內設計師Bobby Berk發推說,

“太令人失望了,中國版《粉雄救兵》的嘉賓居然都是直的。”

外網也發出了相關報導,質疑中國版《粉雄救兵》的立意。

質疑有二。

一個是Bobby提出的,中國版沒有提到和促進人們對LGBT群體和文化的認識和理解。

另一個是價值導向上的,原版鼓勵嘉賓自愛自信做自己,山寨版卻在強化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第一個質疑囿於大環境的原因,有所改變情有可原。

第二個質疑可謂切中要害,明白指出山寨版抄襲失敗。

事件發酵後,#你怎麽這麽好看價值觀#被頂上了熱搜第二,節目成了眾矢之的。

《你怎麽這麽好看》的價值觀真的有問題嗎?

該注意警醒的,只是一檔綜藝節目而已嗎?

01

《你怎麽這麽好看》不是一無是處。

在節目中,嘉賓們確實給素人們提供了一些貼心實用的生活竅門。

面對獨居在家的方靜,家居提案官黃吉提供了一些增加安全系數的神器。

比如可視門鈴、門窗報警器、快速消除快遞單個人信息的神器。

不僅如此,黃吉還給方靜做了一個用投影儀放出的“窗簾男友”,給外人營造一種家裡不止一人的假象。

面對要照顧四胞胎的郎慧茹,美食提案官范湉湉為她準備了一個可以一次做多份餐點的多功能煎鍋和一個快速奶粉沖泡機。

除此之外,范湉湉還會送給素人們一份簡單易操作的食譜。

以上,幾乎是節目僅有的優點了。

相比這些生活小竅門,《你怎麽這麽好看》更多展現出來的,

是對素人的肆意冒犯和指摘,是對別樣生活方式的不理解,是強加給他人的狹隘審美和三觀。

這檔節目可以用幾個詞來概括:

帶有偏見的標簽,嘉賓的震驚臉,流水線式的改造,自我感動的雞湯。

整個過程中,影妹看到的不是嘉賓對素人原本生活和自我的尊重或理解,而是充滿優越感得肆意評判。

素人全都淪落成了具有代表性的標簽,他們的獨特性和他們內心真正的需求卻被忽視。

舉個例子,第一期的單身女博士方靜。

她是一個邏輯自洽的人。

不愛打扮,覺得美妝是消費主義的陷阱。

獨居十多年,對找對象結婚這種事不熱衷。

她參加這個節目,只是想稍微改變一下現狀,“叛逆一下,瘋狂一下,也好看一下”。

沒想到卻成了自己卻成了“被擺弄”“被整”的物品。

“好看團”看到方靜和她的家,就像刷新了三觀一樣震驚。

衣櫃裡只有條紋衣服,震驚。

不懂化妝常識,震驚。

沒穿過高跟鞋,有的鞋發霉了還不扔,震驚。

家居布置簡簡單單,震驚。

為了讓觀眾意識到方靜的生活多麽不可思議,後期用大號字體在螢幕上注明:

“毛孔粗大”“極簡大爺風”“單調的廚房”“光禿禿孤零零”“從未穿過高跟鞋”……

在影妹看來,方靜有個性有人格魅力,對待生活也有自己的想法。

這有錯嗎?需要用那麽多的震驚臉來質疑嗎?

嘉賓改造方靜的方式也極其簡單粗暴:

找知名化妝師給一個從不化妝的人化全套妝,找知名造型師給方靜換一個髮型,讓韓火火給她挑幾套漂亮衣服,再讓設計師把方靜的家全面翻新。

知名髮型師化妝師看著很貼心,實際上呢?

節目結束後,依然不會化妝的方靜到哪去找這些化妝師造型師?

換句話說,節目沒有幫方靜解決任何問題,此後的她和之前相比不會有什麽改變。

沒有實質作用的幫助就只是一場秀而已。

節目最後,昆凌送了方靜一件婚紗,可是方靜根本就沒有找對象的打算。

“好看團”召集了一些獨居人士聚在一起說自己有多孤單,可是很多獨居人士很享受一個人的生活。

這種做法看似很溫馨,實則很尷尬。

因為“好看團”的價值觀是,

我希望你好看,是我以為的好看,我希望你幸福,是我認為的幸福。

這其中,沒有一種生活方式對另一種生活方式的尊重和理解。

而這些問題,並不只存在在第一期中,而是從頭貫穿到尾。

薑丁天因為工作壓力大導致過勞肥。

她愛美,喜歡洛麗塔風格的衣服,喜歡用美顏自拍。

愛美是人的本性,愛美也是每個人的權利。

但“好看團”看到她的洛麗塔裙子,集體震驚臉。

看到她家堆滿的快遞箱,同樣是震驚臉。

雖然嘉賓們沒有明目張膽嘲笑薑丁天胖,但表情已經能說明一切。

難怪有網友說,

這檔節目應該叫《快來讓我改造你吧》《你怎麽這麽難看》。

02

可能會有人說,

我覺得《你怎麽這麽好看》很溫馨很正能量很好哭啊。

但如果你看過《粉雄救兵》,就不會這麽認為了。

《你怎麽這麽好看》的本質是否定素人的現狀,讓素人去迎合世俗的審美。

管你什麽女博士、996社畜、四胞胎的媽媽、事業有成的醫生,管你有什麽現實的需求和自我個性,都必須化全套妝穿高跟鞋走精致女人的路線。

《粉雄救兵》的本質是,告訴素人他們本來就很美,應該堅持自己的與眾不同,把自己的優點展露出來,讓自己變得更自信。

見面之前,“閃耀五人組”不會通過標簽認識素人,而是真正地去了解這個人。

見面之後,他們不會居高臨下地評判素人和他現在的生活。

改造素人時,“閃耀五人組”會照顧素人的喜好,詢問他們的意見。

你喜歡格子襯衫,我們就給你找到更適合你的格子襯衫。

你喜歡留著大鬍子,我們就把你的大鬍子修飾得更有型。

你喜歡戴帽子,我們就給你找一頂適合你的帽子。

哪怕你不喜歡洗澡也是可以的,我們會告訴你你適合穿什麽質地的衣服。

同樣地,嘉賓不會找國內知名造型師和化妝師來一次性改造素人。

他們會根據素人的消費情況給他推薦家附近的適合的店,他們會告訴素人終生實用的生活竅門。

比如告訴他鬍子適合剪成什麽形狀,平常要如何打理鬍子。

比如告訴他適合用什麽護膚品,什麽樣的床墊。

在心理疏導上,嘉賓不會盲目地把自己的價值觀灌輸給素人,而是找出他的心結,挖掘出他被遮蓋的美,提升他們的自信心。

他們會問素人,你上一次開心(自信)是什麽時候,你最喜歡自己哪一點,以便找到讓素人開心(自信)的辦法。

看到了嗎?

《粉雄救兵》裡,處處體現著尊重和體貼,這種尊重和體貼是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也是一種生活方式對另一種生活方式的。

換句話說,這是一群有愛有趣的人擁抱和鼓勵不同的人和不同的生活方式。

素人不是標簽,而是有煩惱有個性的人;嘉賓也不是在作秀,而是實打實地從現實出發為素人著想。

素人不必活成別人期待的樣子,他們只需要勇敢自信地去做自己。

從這個角度看,

《你怎麽這麽好看》的價值觀和《粉雄救兵》的價值觀不只是截然不同,

簡直是截然相反。

03

《你怎麽這麽好看》被罵慘了。

但一切都是節目的錯嗎?

事實上,節目不過是強化了社會對女性的偏見,教導女性去迎合主流審美。

根源還是出在社會的固有成見上。

縱觀節目組找的素人,都非常典型——

“大齡單身女博士”,“過勞肥的社畜”,“照顧四胞胎的全職媽媽”,“跟不上潮流的老一輩”。

對這些群體,社會一直抱有很深的偏見。

“找不到對象,就算是女博士又有什麽用?”

“胖子應該有自知之明,怎麽還喜歡洛麗塔裝?”

“全職媽媽完全沒有了自我,談什麽價值感?”

“做的飯這麽淡,穿的衣服這麽土,父母怎麽這麽沒自我?”

這種偏見在報名人的身上可見一二。

郎慧茹的老公抱怨妻子一心帶娃忽視了自己。

“她把一切的身心都放在孩子身上,完全忽略了我們兩個人。”

陳姬秀的兒子抱怨媽媽做的飯太淡,穿的衣服太素。

做兒子的還有一個愛的理由,“讓她能夠接下來為自己而活。”

讓妻子做回自己,讓媽媽做回自己,這種愛說到底是打著愛的名義的自私。

郎慧茹不想做自己嗎,但她的時間全被四個女兒佔據了。讓她做回自己的辦法,不該是讓她化妝穿盛裝,而是幫她分擔育兒和家務啊。

相比一句“我愛你”,她更想聽到的是“放著別動,我來”。

陳姬秀一直在做自己,吃的健康穿的有品位保養有方事業有成,本就不必去做兒子眼中的“自己”啊。

這種偏見在“好看團”的嘉賓身上也可見一二。

看到“沒口紅不化妝不穿高跟鞋”的標簽,韓火火脫口而出“是男的”。

好像沒口紅不化妝不穿高跟鞋就不是女人。

面對薑丁天,范湉湉說“感受到異性的目光之後,她會不會打開一個新世界呢”。

好像女性就應該活在異性的目光中,按異性的期待和審美而活。

面對這些固有偏見,節目做的,不是打破偏見,肯定每個人本來的價值,

而是教導他們迎合世俗對女性的期待,也就是從眾。

這種從眾是生活方式上的,也是審美層面上的。

可是啊,如果所有人都從眾,人還怎麽稱之為人,美還怎麽稱之為美?

人是與眾不同的,不同的人,不同的生活方式都可以自得其樂。

美也有千百種模樣,不是所有的美都是化濃妝穿華服踏高跟鞋。

人有按自己意願生活的自由,也有化妝不化妝的自由。

生活和美從來都沒有標準答案,並不是像別人一樣“精致”就是愛自己。

在“白瘦幼”審美大行其道的今天,在消費主義盛行的當下,

是該堅持做自己還是向世俗妥協?

最後,奉上《粉雄救兵》的金玉良言。

這才是真正的“你怎麽這麽好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