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996啟示錄:奮鬥主義與人本主義,一個都不能少

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604篇原創首發文章

馬雲和劉強東,不約而同談奮鬥

工作996,生病ICU。這一場從互聯網圈內開始的大討論,在馬雲、劉強東等大佬加入後,進入高潮。

4月11日開始,馬雲三度談996這個話題。

在與內部員工的談話中,馬雲說,能夠996是員工的幸福,很多公司、很多人想996都沒有機會,且他本人長久以來就不止是996的工作時長,甚至是007。他告誡年輕員工:“加入阿里,你要做好準備一天12個小時,否則你來阿里幹什麽?我們不缺8小時上班很舒服的人。”

當然,馬雲也認為任何公司不應該強迫員工996,在4月12日的微博中,馬雲進一步解釋了自己的態度,“任何公司不應該,也不能強製員工996;阿里巴巴從來也都提倡認真生活,快樂工作。但年輕人自己要明白,幸福是奮鬥出來的,不為996辯護,但向奮鬥者致敬!”

或許是巧合,在4月12日晚間,劉強東也在朋友圈發了一篇《地板鬧鐘的故事》回應京東近期末位淘汰和網絡關注的996。

在文中,劉強東回顧了自己創業的頭四年,每天工作到半夜,一個人睡在辦公室地板上的往事。劉強東回憶說,當時自己是公司一號客服,為了及時回答客戶問題,把老式鬧鐘放在耳朵邊的木地板上,兩小時響鈴一次,四年的時間,從來沒有連續睡眠兩個小時以上的!而那個時候兄弟們也很拚,也正是因為大家的這股拚勁,硬生生在上千家電商公司裡邊一路殺了出來,活到了今天。

針對近期的末位淘汰,劉強東說,“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拚殺於江湖,一起承擔責任和壓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

與馬雲的態度類似,劉強東承諾京東永遠不會強製員工995或者996,但是每一個京東人都必須具備拚搏精神!劉強東還表示,自己的體質,做到“8116+8”(周一到周六,早8點工作到晚11點,周日工作8個小時,每個月休假兩天)完全沒問題!“我享受拚搏的快感!”

馬雲和劉強東同時談奮鬥,既是對外界輿論的回應——此前996最嚴重的就是互聯網公司;也可以看作是企業家的內心獨白——老闆與員工,到底價值觀上有哪些不同?

但是更重要的是,馬雲和劉強東相繼表態的背後,是中國企業家從奮鬥主義向人本主義還需要漫長的轉變時間。

企業家的“自虐傾向”

從價值觀上說,首先當然要旗幟鮮明地高舉奮鬥主義。而企業家的“自虐傾向”,在某種程度上看,又與其倡導的奮鬥主義息息相關。

今年第一波996的討論高潮,緣於1月份在有讚的年會上,有讚CEO白鴉在演講中提到,要將“996加班”制度化。本來996是互聯網圈內的工作潛規則,突然被擺到了台上,就顯得有點刺耳了。

這樣的規定在引發爭議後,雖然有讚向媒體做過996工作制度不是明文規定的解釋,但白鴉本人卻並未就此作出更多解釋。白鴉在創業前曾是支付寶的產品設計師,阿里一直以“拚”著稱,創業後,白鴉曾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自己的工作狀態基本上是每天工作十四五個小時。

從企業家的角度來看這個問題,996可能會是另一種解釋。無論中外,企業家大多享受一種“自虐”式的工作方式,並很容易作為一種價值觀在公司內部形成文化被推廣。

企業家中,頗有“自虐”傾向的有很多,比如1944年出生的任正非已經75歲,還是“空中飛人”,他向員工承諾,“只要我還飛得動,就會到艱苦地區來看你們,到戰亂、瘟疫等地區來陪你們”,“我若貪生怕死,何來讓你們去英勇奮鬥。”任正非鼓勵員工拚命工作。有數據稱,歐洲研發人員的工作時間約為每年1400小時,而華為中國研發人員的工作時間翻了一番。據說在華為有種“床墊文化”,每人都有一個墊子,是加班的時候用來睡覺的,任正非在他的辦公室也有一個簡陋的小床。

中央電視台財經頻道《遇見大咖》第三季劉強東的節目中講述了一個細節,京東有一個慣例,每天早上八點鍾開早會,劉強東要求所有高管必須參加,因為時間太早,他們把早餐也搬到了會場上吃,據說這樣的早會已經保持了十多年,劉強東只要在北京,就不會缺席,也不會遲到。劉強東在接受採訪時說,“如果你要我幾個月的時間,不想著戰略,不想著生意,只是在享受咖啡、陽光、沙灘、游泳,就是享受生活,我肯定不幸福,企業家多多少少都有一點自虐。”

所以從企業家(創始人)的角度來看,拋開大道理,為什麽996或者加班文化會流行,因為從經驗來看,他們對奮鬥和幸福有更深的體悟,從現實來看,老闆都還在努力,你有什麽理由不努力?

但奮鬥主義就像道德,你可以用來要求自己,卻不能以此裹挾別人。更何況,在中國,缺的不是員工的任勞任怨,缺的是更多企業老闆的奮鬥精神。這些年中國企業家群體為什麽風評直下,很多人在財富暴漲之後,吃喝玩樂、不思進取,這也是為什麽輿論對企業家談奮鬥會有反彈。

當然,更缺維護員工利益的人本主義。

員工到一個企業工作,其最終的目的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實現職業理想和個人(家庭)生活的自由,賺錢只是實現這個理想的工具,如果以賺錢代替了員工工作的全部目的,就異化了這種奮鬥的本質。

以此反推企業的目的,正如彼得·德魯克在《公司的概念》一書中提出的,企業的目的必須存在於企業本身之外。事實上,企業的目的必須存在於社會之中,因為企業是社會的一部分,也是員工實現其理想的依托。基於這樣的企業觀,彼得·德魯克深刻地指出:“大公司的特徵除了其組織形式、大規模生產的技術以外,還有第三個決定性的因素,那就是大公司在多大程度上實現我們社會的信仰和希望。”

也就是說,如果企業為了自身的目的,而完全異化了員工的信仰與希望,讓員工失去了生活,失去了家庭和睦,那也就失去了奮鬥的意義。特別是從人力資源角度,榨乾奮鬥者在90後身上已經不管用了。對於90後來說,奮鬥既然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就不能有命賺錢沒命花。

而且,還有一個特別殘忍的現實,正如日本著名社會學家上野千鶴子所說,“這是一個即便努力了也不一定會得到回報的社會。這個世界上,有很多努力了也沒得到回報、想努力卻努力不了的人。”美國作家菲茨傑拉德在《了不起的蓋茨比》中就告誡我們,“每當你想批評別人的時候,要記住,這世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有你擁有的那些優勢。”

從奮鬥主義到人本主義還有多遠?

12.9%的人平均周加班時間超過10小時,53%的勞動者有時或者經常在深夜仍然工作,超過8成勞動者承受著一般或更高的精神壓力和身體壓力,處於過勞狀態。這是最近武漢科技大學勞動經濟研究所發布的一份職場調查報告中的數據,多數職場人加班已經成為常態。

企業家們加班、談奮鬥當然沒錯,中國能在短短40年間躍居世界前列,就是因為我們肯奮鬥,肯吃苦。但價值觀不同、選擇不同,可能看待996會有不同,比如對員工來說,奮鬥的回報分為近期回報和遠景回報,近期回報是馬上會產生的收益,比如加班工資或升職加薪;而遠景回報,就是馬雲口中,五年十年後你自身的成長。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當老闆,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當老闆,畢竟馬雲自己也曾說後悔創立阿里巴巴。

在中國,稍有前瞻思想的企業家都在談人力資源的重要性,談人才的重要性,卻對人才的訴求視而不見。

4月12日晚間,順豐速運總裁王衛在“豐聲”上發表了一段耐人尋味的話。順豐最近被曝取消了快遞員的底薪,引發激烈的討論,並陸續有快遞員辭職。王衛談了順豐上市後的心路歷程,並反省自己,“每月都在努力完成上市的對賭承諾,就沒有想過大家,為了完善上市公司的合規,還做了一些調整,想想真很差勁,我對不起大家!特別是我們前線的一哥,我所以在這段時間必須放下眼前和短線的利益,員工的幸福才是我王衛長期努力的方向,儘管公司有壓力,我必須要堅持去做對的事。”

馬雲關於員工離職原因的總結很到位,他說離職的理由可能林林總總,只有兩點最真實,一是錢沒給到位,二是心委屈了。這些歸根到底就一條,“乾得不爽”。

在關於996的討論中,程序員是怨聲最大的群體,很多人質疑程序員矯情,像BAT的程序員,稍微乾乾都是年薪四五十萬,給錢了還不乾活?——錢可能是給到位了,但心委屈了,不爽。

“過勞”似乎已成中國職場的常態,過度加班又是導致過勞死的首要原因。“過勞死”曾被視為日本獨有的社會現象,但從2006年,中國躍升為“過勞死第一大國”,中國人逐漸意識到,原來上班也會死人的。2016年智聯招聘數據顯示,巨大的工作壓力導致我國每年“過勞死”的人數達60萬人。

更何況,在中國,也並不是所有企業都像BAT等互聯網公司程序員那樣“錢給到位”的。社保、公積金、商業保險、職業培訓沒有,至少,你得關懷員工,盡量避免過勞死吧?

一個國家,一個民族,還是需要奮鬥精神的,這也是我們為什麽一直推崇企業家精神的原因。但如果能通過管理的創新,能快速、高效地完成工作,是不是完全沒必要加班?中國的職場,如果只有一群朝九晚五按時下班打卡的職業者,而沒有理想者、拚搏者,可能會像詩人聞一多所說的“一溝絕望的死水,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但如果只有996,也將是一個過勞死的慢性病房。

奮鬥主義與人本主義,對企業來說都不能少!

「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眾號:qspyq2015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