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太平天國覆滅之際,湘軍是如何順利拿下天京的?

湘軍圍攻天京,其實還要從曾國藩的湘軍攻佔安慶之後開始正式進圍天京城。

當時的整個天京局勢並沒有瞬間崩垮,僅僅是長江北岸的陳玉成從安慶敗退。

陳玉成想要進攻湘軍武昌切斷湘軍後路,但是剛剛戰敗的太平軍將士們都不願意再次進攻,陳玉成無奈之下只能在黃梅回師退到了江北的安徽廬州境內。湘軍想要在短時間內拿下天京的據點並不是一件容易的時間,可問題的關鍵在於天京城中的洪秀全。

安慶失守的消息傳到洪秀全耳中的時候,洪秀全勃然大怒,不僅僅削奪了陳玉成的王爵,還開始大肆分封王爵,想要製衡陳玉成在安徽獨掌一軍的權勢。洪秀全這麽做,無疑給江北的陳玉成造成了重大的打擊。

安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因為它扼守這巢湖平原,巢湖一帶廣闊的平原地區農業高度發達,是江北地區絕佳的的水稻生產區。安慶失守,也就意味著太平軍的軍資被湘軍在無形中切斷,而且還喪失了對於長江中上遊據點的控制權。

眼看陳玉成已經敗退廬州,湘軍匆忙前去圍攻陳玉成,洪秀全驚慌失措,急令三路大軍同時前去援救陳玉成:

黃崇發從梁山進軍,援救廬州

陳觀意從蕪湖進軍,援救廬州

陳坤書從常州進軍,援救廬州

然而這三路大軍還沒有靠近廬州,就被湘軍擊退。這三股勢力為洪秀全臨時組建的救援軍,和戰鬥力彪悍的湘軍相比,根本不是這些湘軍的對手。

在太平軍三路大軍敗退之後,桐城的湘軍也迅速出兵朝著廬州的方向衝過去。

陳玉成無奈,只能挑選了廬州城中精銳軍隊三千多人,奮勇衝出了城中,想要投靠鎮守在壽州的苗沛霖。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苗沛霖早已經暗中投降了清軍,在陳玉成抵達壽州城下的時候,苗沛霖擒獲了陳玉成。

這位太平天國中的年輕將領留下了一句:

“大丈夫死則死耳,何饒舌也。”

隨後,陳玉成在河南延津被凌遲處死。

陳玉成在江北敗落,整個天京西翼的防線開始瞬間崩垮,安慶以西的防禦據點被盡數攻破,曾國藩親自坐守在安慶指揮湘軍,由胞弟曾國荃為湘軍統帥分三路大軍圍攻天京。

北路大軍:李鴻章招募淮軍,進入上海

中路大軍:曾國荃帶領湘軍水師進逼天京

南路大軍:左宗棠帶領軍隊進入浙江

至此,湘軍幾乎已經完成了對於太平天國都城的全面包圍,可是有一點,此時的額李秀成在上海開辟新戰場,這也讓天京城的東翼一直有良好的屏障,沒有被湘軍全面包圍。

可是隨著湘軍對於天京城的圍攻日急,李秀成開始在天京、上海、蘇州三地疲於奔命,常常無功而返,反而讓李鴻章手下那些剛剛招募的淮軍一步步的成長起來,成為了他在蘇州、長江兩地最為重要的勁敵。

李鴻章在上海的發展可謂是火箭一般,他不僅打退了李秀成的進攻,還開始在蘇州外圍漸漸蠶食,順利攻佔了蘇州。

李鴻章的進攻讓天京城東南翼的優勢盡無,天京南翼所依靠的蘇杭兩地的戰略物資補給線宜興---溧陽---金壇一線也被李鴻章強行攻佔。

這樣一來,蘇州、杭州的物資宣告徹底被掐斷,天京城也成為了一座固守待斃的孤城。

隨著天京外圍的曾國荃、江蘇的李鴻章、浙江的左宗棠的步步緊逼,三線進攻的優勢漸漸顯露出來,太平軍的據點被如數拔除,湘軍也開始對天京城進行了全面的包圍。

有了他們兩個人的配合,曾國荃更是如魚得水,他先後帶兵突入到江北的江浦、浦口、九洑洲三個重要的據點,完成了對於長江北岸的封鎖,同時下令攻佔燕子磯,這下子,整個長江南北的交通運輸線幾乎被全部掐斷。

李秀成眼看著天京城被湘軍重兵圍困,不是久守之計,數次勸誡洪秀全放棄進攻天京,轉而進入江浙地區,以圖再起,可是已經年老昏聵的洪秀全誓死不願離開天京,李秀成無奈,也只能組織軍隊困守天京。

同治四年,六月。

洪秀全病逝,曾國荃帶領著湘軍攻入天京,這個曾經以犁庭掃穴姿態建都天京的政權也宣告徹底滅亡。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