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生三孩沒交6.4萬社會撫養費 村民2萬多存款被凍結

每經記者:李彪 每經編輯:李淨翰

中國人不願意生了。今年1月,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1523萬的出生人口,創下1962年以來的新低。

據國家衛健委官網,近日就有人大代表建議對生二孩家庭給予獎勵。對此,國家衛健委答覆稱:“您關於對符合條件並生育二孩的家庭給予獎勵的建議,反映不少家庭現實的呼聲。采取經濟手段可以在一定程度減輕很多家庭的經濟顧慮和壓力,刺激生育意願。但能否直接給予二孩家庭獎勵,仍需要作進一步的研究測算和政策論證。”

這邊國家還在為鼓勵生二孩,提高生育率操碎了心,一些生了三孩的父母卻在為高昂的社會撫養費而發愁。近日,山東的一對夫婦就因為沒有按期繳納6.4萬元的社會撫養費,導致自己兩萬多元存款被法院凍結。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社會撫養費是我國在計劃生育背景下,對不符合法定條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徵收的行政性收費,具有補償性和強製性。2016年我國全面開放二孩政策,社會撫養費的存廢一直是社會爭論不休的熱點。

未交費致存款账戶被凍結

2月10日,山東省菏澤市成武縣人民法院官方微博發布了題為“關於成武縣原衛生和計劃生育局申請執行王某華、劉某花社會撫養費行政徵收一案的情況通報”的消息:王某華和劉某花夫婦系成武縣孫寺鎮李莊村村民,於2017年1月5日違法生育第三個子女,成武縣原衛生和計劃生育局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四十一條、《山東省人口和計劃生育條例》第三十七條第二款之規定,決定徵收該夫婦社會撫養費共計64626元。

該夫婦在法律規定的期限內未繳納社會撫養費。經成武縣原衛生和計劃生育局申請,2018年6月25日,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強製法》第五十七條之規定,成武縣人民法院作出(2018) 魯1723行審136號行政裁定書。2019年1月7日,成武縣原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向成武縣人民法院申請強製執行。

成武縣人民法院於2019年1月10日立案執行,依法進行網絡查控,對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及財付通餘額共計22957.86元進行了凍結。

這對夫婦因未按時繳納社會撫養費账戶遭凍結的案例也並非孤例。如福建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在2017年修改的《福建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中表示:“對拒不繳納社會撫養費的,衛生和計劃生育行政部門可以通知有關機構將其違法資訊錄入個人信用征信系統”。

成武縣衛計局政策法規科相關負責人12日對媒體表示:“這件事之前在網上已經爆出來了,由於公眾對於情況不是很清楚,認為二孩都已經放開了,質疑為什麽還要徵收社會撫養費。法院發布通報相當於把具體情況解釋了一下,儘管有的地市頒布了鼓勵二孩的政策,但這與徵收三孩社會撫養費並不衝突。”

社會撫養費徵收有一定彈性

相對於王某華和劉某花夫婦,緊鄰成武縣的某縣村民方華(化名)感覺社會撫養費已經離自己遠去了,她在2017年迎來了自己的第三個小孩,目前小孩兩歲,並未繳納過社會撫養費。

方華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自己生第三個小孩後,政府並沒有來進行超生罰款。雖然二孩政策放開了,但是,很多人生二孩的積極性並不高,當地對計劃生育的管理實際上已經放鬆了,不僅沒有政府來找自己要求繳納罰款,周圍也沒有聽說有被罰款的情況。

隨後,記者致電方華所在縣的衛生健康局,該縣衛生健康局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得比較委婉,她稱,目前按照國家政策的話,正常情況下是不能生第三個孩子的,國家沒有頒布政策放開三孩,違反計生政策的話,是要罰款的。

該工作人員說:“(如果要生三孩)那是你自己的事,但是,國家還沒有放開三孩。”對於方華生了三孩而沒有罰錢的情況,上述工作人員稱,有病胎或再婚家庭的話,可以提交申請,如果獲得批準並發證的話,是可以生第三個孩子的。但國家規定是要交社會撫養費。

記者核實發現,方華並非屬於有病胎或再婚家庭,也沒有申請並獲得過準許生育三孩的相關證件。河北省某地衛健部門一位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目前,當地不符合計劃生育邀請生育三孩的話,是需要繳納社會撫養費,但是,沒有出現分配徵收社會撫養費任務的情況。

社會撫養費徵收問題多

近年來,社會撫養費的徵收成為不少地方政府的難題。2017年6月,發表在《光華時報》(現更名為《江西政協報》)的一篇文章就指出,峽江縣社會撫養費徵收卻舉步維艱,形勢嚴峻。2014年~2016年,全縣實際徵收社會撫養費分別為2695.7萬元、1297.3萬元和162.5萬元,呈斷崖式下降。

去年5月,大冶市審計局的吳夢瑩和秦麗雯在題為《莫讓社會撫養費變成“雞肋”》的文章中表示,當地社會撫養費徵收存在多種問題:一是執法程式不合規。當地在崗計生工作人員227人,僅2人持證上崗;二是社會撫養費徵收不到位。2016年元月至2017年12月,當地違法生育多孩應徵收例數576例,應征社撫費5826萬元;實際已征例數230例,已征社撫費1496萬元,佔應征例數和社撫費的39.93%、25.68%。根據現行的社會撫養費徵收管理辦法,第一年首征率應不低於40%,所在縣的實際首征率僅為18.3%。

2013年9月國家審計署公布的全國9省45個縣社會撫養費審計報告,則暴露了社會撫養費管理中更多外人不知道的秘密。

審計報告顯示,從2009年到2012年間,這45縣向徵收部門和計生部門違規撥付的社會撫養費,總金額約達16.27億元,佔總徵收額的約60%。同時,45縣未按規定上繳國庫的社會撫養費金額,不少於31941.65萬元。

社會撫養費徵收管理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包括:未按規定上繳國庫、擅自挪用資金;違反原國家人口計生委“杜絕按比例返還社會撫養費”的規定;違規下達徵收任務。其中按照比例向計生部門和徵收部門撥付計生經費的做法相當普遍。部分縣向鄉鎮返還的比例,最高達到90%。

這一做法,直接導致社會撫養費的徵收與基層計生部門自身的收入福利掛鉤,客觀上加劇了基層計生工作在催繳社會撫養費中採用暴力手段以達到目的的現象。甚至在一些地方,基層計生工作人員為了收到更多的社會撫養費,不惜“放水養魚”,鼓勵群眾超生,然後再徵收社會撫養費。

不利於增強生育意願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二孩政策開放以來,全國30個省份修改了計生條例,其中20余省份明確了社會撫養費的徵收標準。但並未取消社會撫養費。

2018年7月5日,河南柘城縣召開了社會撫養費徵收工作動員會議並表示,“社會撫養費由縣衛生計生委或縣衛生衛生計生委委託鄉(鎮)人民政府和街道辦事處徵收,徵收人群主要面向全縣三孩以及以上家庭”,“徵收標準為夫妻雙方上一年度純收入的三倍,可一次性繳清,若經濟能力有限,可分期繳付,但不可超過五年”。

此事在社會上引發熱議後,當地相關負責人對媒體表示,“之前確實有針對三孩徵收社會撫養費一事,但目前只是停留在宣傳發動階段,還沒有進一步真正在社會範圍內徵收。即便是真正實施徵收,也是會以做工作為主,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我們會分期進行徵收。”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國家統計局今年1月發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新生兒數量比2017年減少了200萬人,相當於2017年全年出生人口的12%左右。再將歷史刻度拉長,2018年1523萬的出生人口,也創下1962年以來的新低。此前各地父母生育二孩的意願已基本釋放完成,成為影響人口表現的重要因素。

需要指出的是,2016年我國開始推行“全面二孩”政策,當年新出生人口數即回升至1786萬人,創下2000年來最高水準。

國家行政學院經濟學部教授馮俏彬此前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全面二孩”政策對經濟的刺激效果是存在的。首先是刺激消費,比如說一個家庭多生了一個孩子後,對嬰幼兒用品的需求會大幅度增加。家庭人口增多以後,會產生改善居住環境、小房子換大房子的需要。此外還可刺激圍繞孕期、哺乳期產生早期教育、撫育的整個產業鏈。所以說二該政策可以進一步挖掘消費潛力,效果比較明顯。

而在當前的人口發展背景下,計劃生育政策是否需要繼續推行也已引起了社會的熱議。

今年2月,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公布了於2018年9月25日成文的“對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第1949號建議的答覆”,針對代表提出的“關於全國人大刪去所有法律中各種有關‘計劃生育’的內容”,國家衛健委答覆稱:“2018年3月11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修正案》,保留‘國家推行計劃生育’等相關表述。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等法律均根據憲法制定,不宜立即全面刪除‘計劃生育’內容。”

北京大學陸傑華教授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稱,從國家現有的計劃生育政策來看,是不允許生育三孩的,國家頒布鼓勵生育政策也是在全面二孩的前提下,按照現有法律規定生三孩肯定是需要繳納社會撫養費的。

“現在正處在生育政策調整完善的階段,相關部門也在關注人口出生率的變化,從今年的人口出生率來看,未來3~5年時間可能就會全面放開生育政策。”陸傑華表示,個人是希望盡快全面放開生育政策,實現在法律的尺度下自主生育。

每日經濟新聞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