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清代狀元對聯趣聞

01

秦大士(1715-1777年),字魯一,又字澗泉,號秋田老人。江南江寧(江蘇南京)人。乾隆十七年(1752年)壬申科狀元。

相傳,秦大士跟著名文學家袁枚等人一起遊杭州西湖。經過嶽墳,大家看到秦檜夫婦跪像,七嘴八舌地議論了一氣。袁枚發現秦大士一臉尷尬,故意和他開玩笑說:“秦公,我們今天作副對聯吧!我出上聯,你對下聯如何?”於是隨口吟道:“人從宋後羞名檜……”秦大士當即紅臉應對:“我到墳前愧姓秦。”此事不知怎麽傳到了乾隆皇帝那裡。有次,秦大士陪乾隆皇帝閑聊,乾隆皇帝突然提及此事,並問:“人家都說你是秦檜的後人,是真的嗎?”秦大士自我解嘲:“一朝天子一朝臣。”

02

潘世恩(1769-1854年),字槐堂,號芝軒。江南吳縣(今江蘇蘇州)人。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癸醜科狀元。

潘世恩天資聰穎,器宇端凝。15歲參加童子試時,終日端坐不離席。吳縣知縣李永亭非常驚異,於是將其拔置前列,並出對說:“范文正以天下自任”,潘世恩立即應對:“韓昌黎為百世之師”,李永亭又說:“青雲直上”,潘世恩不假思索地對答:“朱紱方來”。此語出自《易經》:“困於酒食,朱紱方來。利用享祀,征凶無咎。”“朱紱”,古代禮服上的紅色蔽膝,後多借指官服。潘世恩妙言以對。李永亭拊掌叫好:“此童子將來必定富貴!”後來果然。

03

蔣立鏞(1786-1847年),湖廣竟陵(今湖北天門)人。嘉慶十六年(1811年)辛未科狀元。

本來,蔣立鏞殿試過後,初擬的名次是第三。據傳,當日下午,嘉慶皇帝在禦花園接見眾進士,進行“禦批”。正當他舉筆欲點時,突然發現蔣立鏞為湖北籍,便停下筆來,問道:“汝是湖北人?湖北人要開天門才能點狀元。”蔣立鏞不慌不忙,從容答道:“臣正是天門人,此次從天門來應試。”嘉慶皇帝一時語塞,君無戲言,不得不點,但不甘心,還想面試其才,便說:“朕出一聯,願汝即刻對出。”他瞄了一眼旁邊的蓮花池,吟出一句:“青衿爭出玉宮”,“青衿”出自《詩經·鄭風·子衿》:“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由於此詩描寫的是周朝學子的服裝,因此“青衿”代指周朝國子生,此後也成為北齊、隋唐兩宋學子的制服,也是明清秀才的常服,故而指代讀書人。“玉宮”出自唐代“詩鬼”李賀《天上謠》:“玉宮桂樹花未落,仙妾采香垂珮纓。”原指月宮,這裡指代皇宮。

上聯意思是說,讀書人齊集皇宮,爭相脫穎而出。蔣立鏞一想,內涵雖然如此,但表面上都在寫眼前景物:“青衿”又可解為荷葉;“玉宮”還可解為水晶宮。這一句如此解來,便成了描寫青翠欲滴的荷葉從碧玉般的水面爭相透出的美景。蔣立鏞注意到嘉慶帝曾向蓮花池瞄了一眼。自己也暗瞅著那裡,只見株株粉荷含苞待放,直指蒼穹,頓時靈發心竅,朗聲答道:“臣謹對——朱筆獨點天門。”嘉慶皇帝聽罷拍案叫絕。於是朱筆一揮,蔣立鏞成為新科狀元。

04

林召棠(1786-1872年),字愛封,號芾南,諡文恭,湖廣吳陽(廣東吳川)人。道光三年(1823年)狀元及第。

道光三年八月,林召棠獲準榮歸故裡省親。路經蘇州時,住在蘇州廣東會館。家鄉新科狀元來了,會館自然要設宴接風。席間,請來了一些當地官紳、才俊作陪。蘇州是文化發達的古城,人才濟濟,僅清代就已出了十幾名狀元,號稱狀元之鄉。因此,在座的蘇州顯貴藐視出身邊遠省份的狀元,加之衣著簡樸,談吐無華,就想捉弄一番。有人出面建言:“敝地新建一關帝廟,還欠一副佳聯,恭請新科狀元題聯賜書。”林召棠察言觀色,早知其意,頷首微笑,並不推辭。不一會兒,文房四寶獻上來了,林召棠沒有猶豫,也不能猶豫,神態自若地握筆在手,說了一聲:“獻醜了!”隨即一揮而就。聯雲:匹馬斬顏良,河北英雄皆喪膽;單刀會魯肅,江南才子盡驚心。

此聯題關帝廟,句句不離關帝事跡,用典準確,對仗工穩,音韻鏗鏘,意境豪放,筆力雄健,充分顯示了林召棠的才學。於是,滿座驚服,氣氛大變。這副對聯很快風傳大江南北,成為聯苑翰墨趣聞。

05

翁同龢(1830-1904年)。字叔平,號松禪,晚號瓶庵居士,江南常熟人。鹹豐六年(1856年)丙辰科狀元。

當時日本侵略朝鮮,翁同龢是主戰派,與李鴻章為首的主和派政見各異,爭論甚烈。有一天,李鴻章退朝後調侃翁同龢說:“近日偶得一句下聯——司農常熟世間荒,可惜就想不出上聯。你是製聯高手,敢請賜教!”翁同龢時任戶部尚書,相當古代司農;李鴻章是合肥人,時任北洋大臣,掌管內政、外交、官事等大權,實為宰相。翁同龢淡然一笑,立即回敬:“宰相合肥天下瘦”,李鴻章頓時啞口無言。他們都以職務和籍貫以及時事相互答對,還各自正好用“荒”對了“熟”,“瘦”對了“肥”。既有互對、自對,又都是一語雙關。

06

孫家鼐(1827-1909年)。字燮臣,號澹靜老人。安徽壽州(今安徽壽縣)人。鹹豐九年(1859年)已未科狀元。

鹹豐九年是大考之年,孫家鼐告別家鄉,進京參加會試。殿試之後,鹹豐皇帝召見前十名進士,命以清朝的資盛為內容,各寫一副對聯。孫家鼐略加思索,即興書聯:億萬年濟濟繩繩,順天心,康民意,雍和其體,乾健其行,嘉氣遍九州,道統紹羲皇堯舜;二百載綿綿奕奕,治績昭,熙功茂,正直在朝,隆平在野,慶雲飛五色,光華照日月星辰。

這副對聯既歌頌了清朝的豐功偉業,又巧妙地把歷代皇帝的年號“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嵌入聯中。鹹豐皇帝看後驚呼絕妙,於是欣然舉起朱筆點孫家鼐為新科狀元。

07

駱成驤(1865-1926年),字公驤,四川資中人。光緒二十一年(1895年)乙未科狀元。

駱成驤自幼聰明,初為文字,即驚宿儒。九歲入錦江書院讀書,十四歲舉童試第一,後又考入成都尊經書院,受業於著名儒學大師王壬秋。駱成驤在書院學習生活十分清苦,不但不能得到家中資助,反把書院發給他的“膏火費”寄給家裡。有天,一個同學謝泰來邀駱成驤對句,先出上聯:“至窮無非討口”,“討口”是巴蜀方言,就是乞食的意思。駱成驤應聲對道:“不死總會出頭”。就是憑著“不死總會出頭”的信念,駱成驤終成清代狀元。

◎本文原載於《中國紀檢監察報》(作者周仁忠),圖源網絡,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