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什麽樣的書畫家才有資格稱為“著名書畫家”與“大師”!

弘揚傳統文化,傳播書畫藝術

傳播:書法 |國畫|文化 | 藝術| 教育

時下,書畫界“著名書法家、“著名畫家”、“大師”一詞可謂是什麽人都在標榜自己為“著名”,感覺十分時髦,自己也洋洋得意的。一些媒體常常用“著名”、“大師”一詞來標榜某些書畫家,而藏界也以收藏“著名書畫家”、“大師”作品為時尚。記得有一年,中國畫展藝委會組織部分專家以無記名投票方式,評出了20世紀13名傑出的中國畫大師,排名依次為:齊白石、傅抱石、黃賓虹、吳昌碩、林風眠、李可染、潘天壽、徐悲鴻、張大千、蔣兆和、瀏海粟、石魯、黃胄。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一排序引起全國書法、美術界的極大關注。於是各地書畫家也各抒已見,有的評論家認為這樣的評選十分幼稚和荒唐,有的還專門召開了研討會,對這一仿效當今流行音樂排行的做法進行了熱烈的討論。

三十年來,中國社會各界好像都患上了“大師綜合焦慮症”。近來,因為“高原”“高峰”的說法而愈演愈烈。

憑良心說,當代的書畫,從整體上看,是比以往任何時代的水準都高。但是,從最頂層看,卻沒有一個畫家能與以往的“大師”比肩,更何談超越。放眼世界,這也是一個沒有“大師”的世界。但是,世界人民好像也並沒有太多的焦慮。

看看最近的諾貝爾文學獎(這是諾貝爾獎裡唯一接近藝術的獎項),今年是石黑一雄,在世界上大多數文學評論家眼裡他並不是“大師”(在文學界稱之為“文豪”),只是一個“好作者”而已。他們說:“在六七十年代,諾貝爾委員會積極找尋文豪……當下最需要找尋文豪,諾貝爾委員會卻隻把視角聚焦到好作家身上。”所以,上一次是鮑勃·迪倫——一個歌手;再上次是斯維拉娜·亞歷塞維奇——一個記者。這也僅僅是一小撮人吐吐槽而已。大家更關心的是與自己的生活直接相關的——除文學獎之外的,其它獎項。但是,就是公認的“文豪”——至少在當下的中國,也是沒有人看的。君不見,前幾年有媒體做了年輕人“最讀不下去的書”的調查,結果,排在第一的就是《紅樓夢》。

人民群眾和業界專家想的好像正相反,他們不要看“大師”,他們不需要“大師”,當然,他們也沒有什麽“焦慮”。我前面說的社會“各界”,指的是“業界”。

正是因為沒有“大師”,所以,這成了一個空檔。所以,企圖以此牟利的人就乘虛而入。所以,就“大師”遍地。

李公明認為:“由藝術界的官本位引發的藝術圈權力崇拜症和由市場的天價現象引發的藝術資本崇拜症是‘大師’亂象背後的制度性腐敗現象,是當代中國美術界最突出的兩塊毒瘤。這‘亂根’不除,在利益驅動之下的‘大師’亂象難消。”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