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我毛玉牛乳就一畫魅魔本子的,怎麽就上了火刑架?

「強行要求本就是色欲化身的魅魔走上純愛專情的路線,這何嘗又不是一種“牛頭人”呢?」

  在幾個月前,B站吸引到了不少以“局長きょくちょ”為首的「裡漫畫界」的作者入駐,這是一件好事。

  開啟了大版權時代後,新生代中國網民的正版意識無疑強了許多,不少老網民更願意在提上褲子之後交一張“贖罪券”,中國消費者的話語權也伴隨著人們版權意識的決心而不斷提升。或許當下有著大量未成年用戶的B站還需要對這些裡界作者進行嚴厲的管束,至少我們和這些“從小看到大”的老師,多了一條可以“和諧交流”的通道。

  這一通道被打開則不全是好事。

  就好比在前兩天,入駐B站2個月不到的“玉之けだま”老師,已經遭遇了第一次被中國網友“炎上”,不是因為參政議政,也不是家常倫理,而是二次元界經久不衰的一場黨爭——純愛戰士申請出戰/雷霆崖在線買房。

首先聊聊玉之けだま

  看名字你可能還不認識她,或者我換個大家更熟悉的名字“毛玉牛乳老師”,再或者——就那個2022年8月裡番裡終於被動畫化的蘿○魅魔的原作者。

哦哦哦,就那個《僕は小さな淫魔のしもべ》是吧

  你或許察覺到了,在稱呼毛玉老師的時候我會用“她”。實際上如今的網絡環境漫畫家的性別早就不算機密,毛玉老師是女性也不算是新聞了,通過幾重關聯度沒那麽強的聯想,阿宅們已經能夠構思出這樣一副畫面——在螢幕的那一頭,一個嬌小的少女捧著數位板,照著自己為原型創作了一個個戳中純欲天花板和人們下半身的蘿○魅魔,然後面紅耳赤地、欲迎還拒地將這些代表自己的化身親手獻給給廢阿宅、肥大叔或是好幾個肥大叔。

我TM涉爆!!

  當然毛玉老師能成為知名作者,靠的並不是女性身份,而是在當人們對於魅魔的刻板印象還停留在豐滿、喜歡上位、抖S的時候,她開辟了一條全新的賽道——蘿○魅魔,她筆下的魅魔,有堅守使命的斯黛拉,每一話的工作就是侍奉不同的人並收取“報酬”,每次看就格外想讓她“嘗嘗大人的厲害”。

斯黛拉和露露姆,也是毛玉老師最知名的兩個蘿○魅魔

  也有像露露姆這樣,既兼顧了成熟的、包容萬物的人妻屬性,又能夠滿足部分蘿○控的“計算機作業系統”。就和毛玉老師說的那樣——她即是我的女朋友,又是我的老婆,還是要成為我媽媽的女人啊。

  在剛結束的CM100,毛玉老師也發售了今年的作品——以純愛為賣點的魅魔露露姆的新作。

  只不過,大家在「主角依然是露露姆的限定特典」中發現了一絲不對勁,裡面怎麽多了一個毛髮旺盛的肥叔叔,事實上,在這部小短篇的劇情中,露露姆確實因為“餓”了太久而變回了人們認知中的傳統魅魔。

推特上的CM100返圖

  儘管只是和肥叔叔做了一些點到即止的事,這本小冊子的內容還是精準擊中了大家的純愛雷達,一場由純愛戰士率先發起的、浩浩蕩蕩的“獵巫運動”就這樣開始了。

0

從“審判女巫”到黨同伐異

  如果用人們過分的熱情為這一事件定性,我想用15世紀非常流行的“審判女巫”來形容毫不為過。

  在沒出事之前,毛玉老師的B站評論區大概是這樣的,人們有催稿的,有祝福CM100順利開辦的,也有像夏亞一樣對著蘿莉媽媽露露姆“發癲”的;

  而這是她出事之後的動態評論區環境,隨著評論人數的暴漲,這兩天的毛玉老師處在了互聯網(至少是B站)的風口浪尖上,而人們所傳達的情緒大多是負面的。

  這件事的樂子也在於此——不管是在B站還是在推特上,對毛玉老師發起純愛衝鋒有許多中國網友,其中有一些嘗試用機翻和老師講道理,也有許多“直球辱罵”的。

也有幾句半文不文給我一個中國人都整沉默的

  在被觸及“底線”的時候,純愛黨往往是出離憤怒的——你露露姆什麽魅魔啊,你明明設定裡是“簽訂了契約之後就隻榨一個人(據說這樣味道更好)”,現在怎麽又搞了一出“魅魔的本能需求”?

  反對派也有說法的——魅魔本就是色欲的化身,在世界各地的傳說中都是人們避之不及的妖鬼,也只有你們這幫○○入腦的臭阿宅才會喜歡了。要求魅魔也遵守三綱五常當個烈女更是離譜到家了,小夥子,真遇到這樣的魅魔你身體吃得消伐?

  不止是衝作品、衝畫師,泥沙俱下也帶來了更多在渾水中摸魚的樂子人,他們再一次將“你覺得沒問題,那你就是綠帽奴”這樣偷換概念的邏輯強加在了更多普通的讀者身上,這讓這場原本只存在於作者和讀者之間矛盾進一步激化。

  當然,我想在普通吃瓜群眾的認知中,因為“一群99%都在看盜版漫畫的閱聽人卻想對作品發展指手畫腳”,是一件好笑又好氣的事兒。

  對比以B站為主是個人都能插一嘴的中文互聯網中的一片聲討,在pixivFANBOX、DLsite等等消費者主導的輿論環境中,這一事件卻沒有引發多少風浪,沒有私信辱罵,沒有宛如菜市場的評論區,也沒人借此去刷差評,這應該能夠從側面反映出“盜版用戶更擅長指責”的離譜現象。

  就和公元190年十八路諸侯建立的反董卓聯盟一樣,反董卓不是剛需,借機割據才是最終方針,當這場風波並沒有以毛玉老師站出來為承認「小冊子是二創的二創」而結束時,當人們的情緒越發高昂時,我想已經沒有多少人關心魅魔露露姆“薛定諤的貞潔”了。

0

有一說一的部分

  實際上,純情魅魔露露姆的設定與其說在照顧純愛黨的“精神衛生”,不如說是在喜好魅魔但已經厭倦了榨○、濫交的閱聽人間開辟一條新的賽道。

  在我看來,要求一個魅魔當個貞潔烈女,在原本已經處於“道德盆地”的本子中要求她站在“珠穆朗瑪峰”上,這是個極其過分的要求,就和在中國古代書生們過度活躍的想象力下,富家小姐總是倒貼、女鬼/狐狸精能夠改邪歸正走上純愛路線一樣。

如果魅魔也是一種工作,那麽提出這一要求的讀者過分程度不亞於要五彩斑斕黑的甲方

  在表達最後的意見之前,我想我們也可以先從最原教旨的角度去理解“同人作品”的定義——同人精神的核心是表現自由,同人作品的創作往往是(作者)想創作什麽就創作什麽且不受商業影響的,就像是一個脫光了衣服在同好面前肆意起舞的阿宅,沒什麽好羞恥和指責的,只要你跳的夠好,沒準還會有更多的裸體阿宅加入這場狂歡。

  事實上,露露姆在肥叔叔的手中差點“嘗到大人厲害”的小薄本,是附加在CM100商業售品上的實體贈品,為了感謝疫情期間還能夠到場支持的忠實讀者。

鑒於當下日本的防疫政策再加上台風天的影響,應該沒有中國人能親自到場

  而哪怕在任何一個商業化運作的市場裡,玩家/讀者/作者間更偏向於信奉“用腳投票”而非“哭聲大有奶喝”的原則。

  就好像毛玉老師不會因為她的漫畫在某個盜版網站上的瀏覽量暴跌,開始照顧自己的“粉絲”中那麽多的純愛戰士,面對網友莫須有的“賽博獵巫”,當一切禮貌的、克制的文字都融匯成了一句相當真實的潛台詞——你TM到底誰啊?

好難啊,現在疫情外國人都沒辦法入場,中國讀者怎麽會對一本「日本人向」的作品指手畫腳

這是日本會場才有的特典(IF線),真實的露露姆怎麽會被NTR呢

  好像也無可厚非

  最後,和當下互聯網上絕大多數爭議事件一樣,一萬張嘴顯然沒辦法在毛玉老師的動態下面辯出真理,人們只有在借此機會宣泄完情緒後才會滿意離開。

  只不過,今天可以是牛頭人和純愛,明天就有可能是黑絲/白絲和生足、四角褲和三角褲之類的更加讓人摸不著頭腦的黨同伐異。

還是評論區的老哥說的實在

0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