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疫情中,印度農民“圍困”首都

12月5日,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農業法改革引發的農民抗議仍在繼續。圖片來源 視覺中國

綜合編譯 袁 野

印度農民要打“持久戰”

到處都是抗議示威。據美國《時代》周刊報導,成千上萬的示威者佔據了通往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高速公路,拖拉機、拖車、木板車和牛車密密麻麻地停在一起,一眼望不到頭。

人們在印度各大城市抗議。這場抗議已經持續一個多星期。《時代》稱,示威者主要是農民,他們聚集起來,反對一項放鬆對農產品買賣管制的新法律。

印度政府表示,這項改革將刺激投資,但正在首都街頭風餐露宿堅持抗議的農民們認為,這一改革威脅了他們的生存。

“(新法律會)毀了我們孩子的將來。”72歲的農民卡爾萬·辛格說。卡爾萬來自印度西北部哈裡亞納邦的杜拉納村,他帶著兒子、孫子和其他十幾個人,坐著一輛拖車,跋涉160多公里趕來抗議。

他們帶來了麵粉、扁豆、土豆、床墊和做飯用的柴禾。卡爾萬告訴《時代》,他要堅守陣地,直到政府廢除新法。“哪怕需要一個月、兩個月、6個月的時間,我們也會獲勝。”他說。

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稱,這些農民令印度總理莫迪頭痛不已,政府用混凝土路障、高壓水槍和催淚瓦斯“迎接”他們。印度有兩億多人從事農耕,約佔該國勞動力總數的44%。

《每日電訊報》稱,莫迪眼下稱得上焦頭爛額。印度衛生部12月7日公布的數據顯示,該國確診新冠肺炎病例超過967萬例,為全球第二多。專家們擔心,該國疫情可能在未來幾個月進一步惡化。

與此同時,疫情已對印度經濟造成毀滅性的影響。英國路透社援引印度央行的預測稱,印度將在這一財年遭遇自1947年獨立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衰退。

政府與抗議者進行了幾輪談判,雙方似乎都寸步不讓。12月4日,農民們呼籲進行新一輪全國性罷工,並威脅將封鎖通往首都的所有道路。示威活動造成了嚴重的交通擁堵,向新德里運輸生活必需品的卡車寸步難移。

印度《印度斯坦時報》報導稱,莫迪用安撫性的話語對農民發聲,稱他們受到了反對黨的誤導、欺騙。“農民不該受到指責。”12月初,莫迪在一次演講中向他的“農民兄弟姐妹”保證,他的政府的意圖如同印度教“聖河”恆河的水一樣純淨。

莫迪沒能打動抗議者。“他們覺得,來這兒的都是文盲。”23歲的碩士生亞斯卡蘭·辛格說。他的父親靠種田為生。“亞裡士多德說過,如果一個暴君想要統治,他就會讓人民貧窮。”他說。

亞斯卡蘭告訴《印度斯坦時報》,今年9月,莫迪政府在“幾乎未經辯論、也沒有議會委員會審查的情況下迅速通過了新法律”,這就是為什麽農民們要冒著疫情風險趕來抗議。

“農民們怎麽會反對呢”

在印度,農業的主體是小自耕農,幾乎每戶農民都守著自己的一小塊土地過活,鮮有大型農場,這限制了大型農業機械在該國的使用。此外,印度在水利等方面的農業基礎設施已幾十年沒有更新,難以滿足需要。經濟學家指出,印度未來的發展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能否提高農業生產效率,需要為從農村遷移到城市的年輕人創造足夠多的高薪工作。

正在抗議的大多數農民來自印度北部的旁遮普邦和哈裡亞納邦。旁遮普被稱為印度的糧倉,是重要的小麥和水稻產區。《每日電訊報》稱,在旁遮普,政府通過特許的批發市場,以官方設定的價格買下農民生產的大部分糧食。

《每日電訊報》稱,不僅是旁遮普,在印度的許多邦,買家必須在這樣的批發市場中進行交易,大大小小的中間商從中收取名目繁多的費用。莫迪政府的改革正是針對這種現象。按照新法律,任何持有有效身份證件的人都可以自由購買農產品,不需經過批發市場。

“真正的輸家將是代理商、中間人和損失了部分收入的邦政府。”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委員會的農業經濟學家阿肖克·古拉蒂對《印度斯坦時報》說出了心中的困惑,“這解放了農民,讓他們能把收成賣給任何人。我很驚訝——農民們怎麽會反對呢?”

農民們擔心的是,新法律可能把他們拋進“自由市場”的驚濤駭浪。具體來說,就是擔心自己被各種各樣的私營企業,尤其是那些霸道的“大公司”擺布。如果對方強買強賣,勢單力孤的農民們可能訴苦無門。此外,商人們還可能操縱糧價,讓農民血本無歸。

“你怎麽能允許所有人都涉足農產品?”印度管理學院的農業經濟學家蘇赫帕·辛格對《印度斯坦時報》說。政府聲稱,新法律能吸引投資者,但蘇赫帕認為,“投資不是因為放鬆管制,而是因為資本覺得有利可圖”。

他預計,政府和農民最終都將被迫作出一些讓步,但這個過程可能相當漫長、困難。

12月4日下午,冬日的霧霾籠罩著德裡城。在城郊外一條高速公路上扎營的農民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有人在鋪著稻草和毯子的拖車裡休息,有人聆聽各色人物滔滔不絕的演講。《時代》報導稱,這些人屬於幾十個不同的農民工會,絕大多數是印度的宗教少數派錫克教的教徒。

教徒們組織有序,非常團結。抗議者自發組織起集體食堂,提供熱騰騰的免費食物。農民們把各自帶來的食物集中起來,無論是參與抗議的農民,還是附近的居民,誰有需要都可以來飽餐一頓。每天都有物資從他們的家鄉源源不斷地運來,支持者們也會送來禮物,有成箱的蘋果,有新鮮的優酪乳,還有一輛貨車滿載著杏仁開來。

55歲的農民蘇克溫德·辛格·薩卜拉跋涉了500公里才趕到抗議現場。他帶來了能“堅持”6個月的麵粉、扁豆、洋蔥、黃油,還有柴禾和用來遮風避雨的油布。每晚驟降的溫度、與家人分離的擔憂,都無法動搖他的決心。家人們已經回到他家祖祖輩輩耕種的那塊不到4.5公頃的土地,但薩卜拉決定堅持下去。

“母親生下我們,而土地賜我們生命。”薩卜拉告訴《時代》,他擔心新法律會讓“大公司”奪走他的土地,到那時,“我們將任由他們擺布。”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