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專訪劉煒:年輕時不被大家理解 希望對自己的定義多點好評

文/李旭

周三晚上,上海大鯊魚在主場不敵北京,止步季後賽首輪。本賽季初,39歲的劉煒與上海男籃簽訂了一份“一年球員外加四年教練”的合約,這也意味著,隨著上海男籃告別本賽季,這位傳奇後衛也將結束自己的球員生涯。這一夜的源深體育館黯淡了刀光劍影,輸與贏也變得不再重要,點點滴滴充滿著懷念與不捨。

當晚劉煒沒怎麽睡著,第二天早上6點鍾就起床了。“因為沒有吃晚飯,所以是餓著睡不著了。”劉煒並不願意說這是失眠,但想必這個沒怎麽睡著的夜晚,他的思緒間,一定會掠過往日種種。“我的一半人生,冷暖就讓我自己過問,有熱愛有恨,有未知的前程。”五月天阿信寫下的這一段歌詞很應景。

不過,“退役”兩個字始終還是沒有從劉煒的口中吐出來。下一個標點,是逗號、句號,還是感歎號,“一切隨緣,順其自然就好。”接受騰訊體育的專訪的這一天,上海的氣象很風騷,早上雨大風驟,中午出了太陽,傍晚有時雨滴陣陣。劉煒說:“下雨或者大太陽,都是風景。”

無論是否留在場上,劉煒都不會離開籃球。【CBA專題】

說好了不哭,可就是忍不住

沒有任何官方通告,但很多球迷周三晚踏進源深體育館的目的,就是衝著劉煒。

經歷了那麽多的起起伏伏,39歲的劉煒明白生活也好、籃球也好,總有那麽一些規律是無可逃遁的。“整個賽季都在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其實這個時間我覺得已經比正常時間要慢了,感覺自己有特異功能一樣,但時間總要往前走,就像人生一樣,會往最後一個結束點在走。”主角只是希望在那一刻的到來的時候,能有更好的一個心情、更好一個狀態去面對。

終場哨音最終還是響了起來,上海隊以103-117不敵北京,他們本賽季的征程就此結束。在這場極有可能成為職業生涯謝幕戰的比賽中,劉煒出場16分鐘,5投0中,一分未得,隻搶到1個籃板。

“今年這個賽季之中的很多比賽,自己也是在經歷磨煉,環境不能說是煎熬。一個很好的過程,酸甜苦辣都有。所以當比賽結束的時候,我覺得輸贏對於自己來說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劉煒說。

重要的是什麽,人們心裡都有答案。

接下去的時間,流動得異常緩慢。看台上不斷傳來“劉煒模子,再打一年”的呼喊裡,劉煒哽咽著走遍源深的每一個角落,向那些呼喊著他名字的人們揮手致意,與每一個能擁抱得到的球迷擁抱合影。

他拿著話筒,走到了球場正中央。“非常開心能夠回到上海,很開心,真的很開心。非常感謝各位陪伴的這一年。”說話間,淚水分明在眼眶閃爍。

“其實晚上的比賽之前,做好了很充足的心理建設。告訴自己一定不要哭,因為哭了(形象上)就不好看了。可就是忍不住。”第二天在接受騰訊體育專訪時,劉煒如是說。就像原本也沒打算講話,但當現場司儀將話筒遞過來時,一切是那麽順理成章。

在外漂泊4年之後,無論是劉煒本人、亦或媒體,都將他本賽季的回歸稱為“回家”,而劉煒也把所有的球迷看做是自己的家人。劉煒說:“所有到場給自己力量的人應該全都是我的家人,流淚、擁抱,都時家人彼此之間情緒自然地表達,到那個份上的時候,克制不了。”

批評和讚譽,都是籃球的饋贈

比賽結束的當晚,劉煒沒怎麽睡著,第二天早上6點鍾就起床了。“因為沒有吃晚飯,所以是餓的睡不著了。”劉煒並不願意說這是失眠,但想必這個沒怎麽睡著的夜晚,他的思緒間,一定浮現出種種過往。

職業生涯22個賽季,分別效力上海、新疆、四川三支球隊,登上過總冠軍的領獎台,在CBA歷史得分榜排第四、CBA歷史助攻榜排第二(僅僅4個的差距排在胡雪峰之後)。

留下最深刻的自然還是身穿國家隊戰袍的表現。劉煒從2002年開始代表中國男籃征戰比賽,接下去的11年時間裡保持國家隊比賽全勤,也是唯一全勤的球員。中國男籃最黃金的那幾年當中,劉煒是球隊的主力控衛,2008年北京奧運會,他場均能夠貢獻8.5分,是姚明、易建聯之外中國男籃最穩定的得分手。整個職業生涯,劉煒征戰了3屆奧運會、3屆世錦賽、3屆亞運會和4屆亞錦賽。

“有人說,劉煒能在國家隊打主力,是因為他和姚明的私交甚篤,卻往往忽略了,劉煒之所以能給姚明傳出好球,首先得益於他敢於在陣地戰中突破。他的對抗能力,一直是CBA後衛當中的頂級,而在世界大賽的賽場上,劉煒是中國男籃歷史上為數極少的,在對抗能力上並不吃大虧的後衛。”騰訊體育籃球專項記者陳月澤評價,“可是,這些往往都被忽略了,很多人記憶中的劉煒,只是一個失誤多、愛浪投的後衛。”

2008年奧運會對西班牙,劉煒在最後時刻的失誤,所有球迷的謾罵一擁而上。似乎沒有人記得劉煒全場12投7中轟下的19分為球隊最高,要是沒有他,也許比賽早已失去懸念;2010年土耳其世錦賽,有人製作了“劉煒華麗失誤”集錦傳網上。但很少有人知道那屆比賽他場均出戰全隊最多35.7分鐘,“全身都是傷,沒有一個零件是好的。”更少有人記得,八分之一決賽上,劉煒面對強大的立陶宛,全場獨得21分,幫助中國隊和對手僵持了三節半……

劉煒從小就是一個好勝心極強的球員,但他更多的把這種運動員的自尊留在了賽場上。生活中的劉煒,謙遜自省,即便在遭遇謾罵最厲害的那些時光,他都沒有過激烈的回應。“我覺得每個人的路程是不一樣的。有的人是在讚美聲中慢慢成長,有的人就是在指責或者督促中經受洗禮。其實就看你怎樣去進行轉換。”劉煒坦言,“過程的確是挺煎熬的,但也因為有這樣的經歷,磨練出一個更加堅強的人。”

歷史有時候像是永劫輪回,當年劉煒的遭遇,現實也正發生在郭艾倫、趙睿的身上。劉煒說:“人心都是肉長的,後衛這個位置的確不容易,要得分、要搶籃板,更要組織,是球隊的大腦,當時我年輕的時候不被大家理解,希望現在的年輕後衛在場上比賽的時候,能更多得到大家的寬容和鼓勵……”

林語堂曾總結過,要評價一個人不容易,要為一個同時代的名人蓋棺定論更難——之於劉煒,當他離開國家隊之後,球迷們這才覺得,沒有劉煒的日子是那麽糟糕——或許,這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希望中國籃球來怎麽定義自己?”我問劉煒。

“這樣的問題不應該我來回答,自己應該屬於是被動型(笑)。但無論什麽時候,我都在努力爭取做得更好。評價這東西,有人說好也會有人說壞,一陰一陽才是平衡。當然,從內心來說,希望好的評價能夠多一些。”

“未來你的孩子看比賽的時候,會怎麽來介紹自己?”

“和孩子們在一起的時候,父親永遠是最厲害的。”

下一個標點,順其自然就好

鮮少有人知道,打完北京的比賽之後,當人群散去,劉煒又走回到了二樓場地。他抬頭看了一眼掛著的退役球衣,向身邊朋友說道,“你說我以後的球衣會掛在王燕寧老師(上海籃球資深解說員)邊上吧?”。“應該會掛在章文琪的邊上。”言語間,劉煒指了指看台,“下賽季我估計就坐這上面看球了。”

劉煒用了“估計”一詞,的確,一切還沒有塵埃落定。賽後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將劉煒未來去向的問題拋給主教練,李秋平沒有正面回答,隻表示一切等休賽期再商議。另一邊上海男籃更衣室裡,當被問及“自己的職業生涯是否已經畫上一個完整的圓”時,劉煒的回答是還差一個標點符號。

面對騰訊體育的鏡頭,再度談及未來,劉煒說:“很多東西其實就像今年聯賽一樣,計劃趕不上變化。很多東西還是順其自然為好,因為很多東西想多了,想好了反而是沒有用。”從劉煒的話中,能夠體會得到就此結束的不甘心,“作為自己來說,這個賽季身體狀態保持得還不錯,十成的話發揮了四五成,確實有點可惜,有些缺憾,在自己的最後一個賽季沒能幫助到球隊更多,但是也給了自己奮鬥目標,有了更多的上升空間,讓我有了學習的地方。”

即將到來的標題符號是逗號、句號,還是感歎號?劉煒借用了一句廣告詞,“一切皆有可能。隨緣,順其自然就好。”劉煒還記得4年前要遠走他鄉時,對於故土的戀戀不捨,走進機場時,心中的那份悲傷。但現在的他感恩這一段經歷,接觸了不同的事務,見識了不一樣的風土人情。他形容這是4年的留學生活,成就了不一樣的自己。“就像今天上海的氣象,早晨還在下雨,中午就出了大太陽,不管下雨或者陽光,都是風景。”

“人生已經過去了三分之一,接下去無論做什麽,肯定還是離不開籃球。”劉煒說,“當然,在規劃之前,先好好的休息一下,陪陪家人。”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