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留學生談疫情下的生活:毅然選擇前行,堅信疫情終將過去

9月國內各高校陸續按下“重啟鍵”,

各地的新生陸續抵校報到。

但對於已被海外大學錄取的中國留學生來說,

異國求學之路卻顯得道阻且長。

今年3月以來,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主戰場

從國內轉到了海外。

與國內整體疫情趨於平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

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外迅速蔓延,

海外不斷上升的確診病例,

以及各國先後頒布的出入境管理政策,

時刻挑動著留學生們緊繃的神經。

在境外防疫形勢日漸嚴峻的情況下,

堅持出國留學成為了一次充滿風險的博弈。

記者採訪了多位遠赴不同國家的中國留學生,

記錄疫情之下

他們在異國他鄉不同尋常的求學經歷。

1

與家人通話報喜不報憂

疫情讓留學生們更團結

今年9月16日7時,吳倩從深圳寶安國際機場搭乘班機飛赴英國,班機起飛的前一夜,吳倩的父親徹夜未眠。當吳倩醒來,看見父親拿著一個紅包守在臥室門前。“丫頭要出遠門了,討個吉利。”父親含著淚說。

機場送別的時刻,吳倩一直埋頭向前走,不敢回頭看身後的父母。過完安檢後她收到了父親的短信——“重要的事說三遍,平安,平安,平安”。

2019年從深圳大學畢業的吳倩去年12月收到了英國巴斯大學的錄取信。雖然英國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一直居高不下,但吳倩權衡再三還是決定赴英留學。“因為我畢業後空窗了一年,所以今年無論如何我都要繼續自己學業。”吳倩談及堅持赴英的原因時說。

▲吳倩與朋友身穿防護服乘飛機抵達英國。

3套防護服、400隻口罩,以及一些必要的防疫物品把吳倩的行李箱塞得滿滿當當,即便是這樣,父母也時刻擔心著遠隔重洋的女兒。“我這邊挺好的。”是吳倩與父母通話時最常說的一句話。正如大部分中國留學生一樣,離家萬裡的他們與家人通話時大都“報喜不報憂”,刻意弱化當地疫情對生活的影響以緩解家人的憂慮,但與之對應的環境卻是搶購一空的超市與冷寂肅殺的街道。

在這段艱難的時期裡,來自同胞的關懷讓身處異國他鄉的吳倩備感溫暖。“我來到英國後,發現中國留學生群體非常團結,”吳倩說,“在疫情面前,來自祖國的留學生們緊密地團結在一起。在幾乎所有線下社交活動都被取消情況下,我們給彼此互相打氣,共渡難關。”據吳倩介紹,在巴斯大學留學的中國留學生經常向有需要的同胞送去自己從國內帶來的口罩,網課期間還有許多人熱心地幫她解決專業上的問題。

2

曾購買一張5萬元機票回國

在家數月網課後再次出國

深圳大學2019屆畢業生李浩去年1月被新加坡國立大學與巴黎政治大學聯合培養的公共政策專業錄取,這意味著他將在法國和新加坡各生活一年,因此見證了海外疫情發生的全過程。

“法國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時,大部分藥店的口罩早已銷售一空。”李浩對法國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記憶猶新,直到意大利病例數飆升,他才真正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歐盟和申根區內的人員是可以自由跨國界流動的,所以我預感歐洲的疫情即將爆發。”今年3月,學校發布停課通知後,李浩購買了5萬元一張的回國機票回國了。

在國內完成巴黎政治大學數月的網課學習後,李浩收到了新加坡國立大學發來的郵件,告知他新學期可以選擇來校報到或在家通過線上學習。李浩的父母得知消息後,表示在目前海外疫情防控形勢尚不明朗的情況下,希望他留在國內,但李浩最終還是選擇了如期前往新加坡入學。

▲新加坡機場內要求所有人必須佩戴口罩。

“數月的網課經歷告訴我,那只是非常時期不得已的選擇,效果與線下授課相差太遠。而且我所學的專業需要近距離接觸、觀察當地的社會,這也是我當初留學的初衷所在。”目前李浩在導師的帶領下正在完成畢業設計,研究的主要內容為新加坡防疫政策。

3

是否出國面臨抉擇

身邊就有確診病例

去年12月被法國埃塞克高等商學院錄取的溫娜,今年6月收到了學校發來的一封郵件。面對疫情,擺在溫娜面前的是一道難以抉擇的“選擇題”——學校為留學生們提供了三種解決辦法:秋季入學、在家上網課、明年再次申請。

今年,還有數以萬計已收到錄取通知,計劃遠渡重洋、在秋季開啟求學生涯的準留學生面臨著同樣的選項。但不管怎樣的決定,他們的未來都充滿著不確定性。在這段特殊時期,每一步選擇,都是一場博弈。

思考再三,溫娜終於和家人達成一致,堅持赴法留學。“在家上網課的學習效率太低,而且選擇出國留學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親身體驗不同的教學模式和當地的文化,這些都沒有辦法通過網課實現。”溫娜如此解釋當初堅持前往法國的原因。可當真正來到法國,眼前的的景象還是讓她大吃一驚。“在日增4萬確診病例的情況下,不敢相信在公共場所還有許多法國人沒有佩戴口罩。”溫娜說。

讓溫娜更加恐懼的是,來法國後認識的幾位朋友,先後被確診為新冠肺炎患者。“當在法國得知身邊朋友確診時,我第一次感覺到與疫情的距離如此之近。”回憶起當時的情形,溫娜仍心有余悸。得知朋友確診的消息後,溫娜將家裡徹底消毒了一遍,那段時間她洗手更頻繁了,並隨身攜帶免洗消毒液。

▲海外學校課堂教學要求學生隔位就座。

在做好防護措施的同時,溫娜逐漸適應了當地的生活節奏,學習上也慢慢步入正軌。她表示儘管法國的疫情防控形勢十分嚴峻,但仍不後悔當初堅持赴法的決定。“現在我覺得學習效率高了很多,當地的語言環境對提高我的外語水準很有幫助,而且我相信疫情終將會過去,那時候這裡的一切將會重新回歸正常。”溫娜說。

(文內受訪者應其要求使用化名,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