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B站、微博、抖音齊發力,Vlog這次能火起來嗎

Vlog這一“舶來品”能成為短視頻的新風口嗎?

文 |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陳嘉羽

2018年1月2日,一條「別再問我什麽是2017」,讓井越從「非著名」脫口秀編劇走上了受到追捧的Vlogger,目前其在B站上的每條Vlog都有近十萬播放量。

同時,在井越等國內最早一批Vlogger帶動下,讓2016年就已經進入國內的Vlog,終於開始發展起來。

相比短視頻多數時長在15秒,Vlog的視頻內容時長延長到3-5分鐘,表達形式脫離了短視頻「秀」的成分,更注重故事的完整性以及情感的表達,這種新穎的形式在國外用戶中受到了歡迎。很多人都在期待Vlog能在中國成為短視頻後的另一個風口。

而在國內將Vlog推廣到大眾認知層面,則是來自像藝人歐陽娜娜、李易峰、吳磊等明星相繼開始參與到Vlog中來。其中歐陽娜娜與今日頭條合作更新《nabi的日常》的Vlog運作相對成功,其在頭條、西瓜和抖音粉絲總量已經超過1400萬。

內容社交平台也是看到Vlog帶來的新流量機遇,2018年微博、今日頭條、騰訊、秒拍等企業紛紛進軍Vlog。

Vlog不是短視頻的新風口

根據《新榜&卡思數據 | 2019短視頻內容行銷白皮書》顯示,中國短視頻平台總月活躍用戶破5億。進入2018年Q2後增速大幅放緩,行業進入平穩期。於是此時許多內容社交平台開始補貼Vlog,試探Vlog究竟能不能成為短視頻流量天花板的突破口。

最先挖掘到Vlog流量寶藏的平台是今日頭條。2017年7月,歐陽娜娜因其主演的電影《秘果》的宣傳契機,開始在抖音上試水Vlog,視頻內容引起的效果不錯。此後歐陽娜娜與今日頭條旗下的西瓜視頻、抖音短視頻等平台,聯合出品的《娜就是這樣之nabi留學記》,成為為藝人量身定製的“自記錄”微綜藝,視頻正片突破了6集3000萬的播放量。

看到Vlog的熱度和流量後,微博也在2018年9月18日,通過微博Vlog官方發出「Vlog召集令」,要求30天內發布過4條以上Vlog,就有資格申請「微博Vlog博主」認證,享受相關的平台流量扶持等諸多利好政策。

在短視頻上一再折戟的騰訊,自然不甘心在Vlog領域再錯過。2018年11月1日,騰訊正式發布了一款原創短視頻App——yoo視頻, 其通過Vlog和Vstory兩種不同的內容形態,來展示有故事的人和有態度的價值觀。

作為國內Vlog源頭的B站也於2018年11月發起了30天Vlog挑戰,UP主們需要在30天內完成至少4支原創Vlog視頻,即可獲得平台獎勵。

就在大家以為Vlog會成為短視頻後新風口時,經過一年多的發展,不僅沒有誕生刷屏爆款現象,也沒有從明星和頭部作者走向大眾。在2019年3月,有消息曝出騰訊yoo團隊裁撤傳聞後,業內人士開始擔心Vlog的未來發展前景。

來自蟻坊軟體大數據進一步證實了Vlog熱度走低:2019年Q1微博Vlog日均原創熱度值達到僅為5000+,短暫的熱度波動彌補不了整體疲軟的趨勢。讓人們不禁感慨Vlog又成為一款短命的風口,元年過後就要涼涼。

微博、B站、抖音對Vlog的不離不棄

2019年,各家內容社交平台已經意識到,Vlog很難成為短視頻一樣火爆的新品類。這從國內Vlog最大的獨立平台「VUE」的發展也可以看出,VUE用戶過億但是日活維持在100萬,已經再難前進。

就在大家以為Vlog風口已過之際,各大平台並沒有遺忘Vlog。

B站近日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提到「B站時不時還會推出Vlog活動啊,去年30天Vlog活動後,又推出了校園Vlog、理想生活Vlog等活動」;而微博Vlog官方账號,還在這幾天再次轉載了Vlog召集令活動;抖音則在短視頻內插入“點擊可觀看完整視頻”的按鍵,而騰訊也提到yoo內容會整合進騰訊視頻“愛看”欄目裡。

為何明知Vlog很難大火,微博、B站、抖音等平台對Vlog仍不放棄?這原因Vlog的屬性存在一定優勢,相比15秒短視頻閱後即焚的瞬間注意力而言,其對用戶注意力的把握更具粘性,且這種粘性一旦形成便是持續性的關注。

視頻剪輯工具小影APP市場品牌總監Kathy也說:「相對於其他快消型的視頻形式,Vlog更符合年輕人實現自我表達,追求生活品質的特性。」

因此以社交內容起家的微博,沒有跟上短視頻風口,就在努力布局Vlog,試圖通過Vlog奪回被短視頻搶走的流量,以及提高年輕人對平台黏性。

微博產品的更新也驗證了這種變化,在微博的新版本中,在底部增加了「視頻」欄。很顯然,微博目的就是想讓用戶們更多地去刷視頻。微博還上調了視頻的清晰度,推出了視頻專輯等功能,讓Vlog創作者及消費者都能有更好的消費體驗,也更大力度地幫助優質博主找到自己的閱聽人群體。

B站雖然不屬於社交平台,但作為年輕人聚集的文化社區,也非常適合Vlog的發展。B站也希望通過發展Vlog的內容流量,一定程度上活躍其“生活”板塊。

在產品層面,B站也增加對Vlog內容的扶持。B站最中間的“動態”欄裡,可以看到很多Vlog,同時井越、王曉光等知名Vlogger也是B站認證的UP主,除了他們自己的Vlog,B站中以他們的內容做加工的相關視頻也很多。

最近,抖音也悄然開始了長達5分鐘的長視頻內測,用戶點擊視頻標題旁的「完整版」便可前往觀看。從以往15-60秒內容時長限制來看,此番抖音對站內短視頻長度的調整,令許多Vlogger興奮不已,也許抖音的長視頻會是Vlog本土化的重要一步。

抖音也寄希望Vlog用戶原創性高的特點,增加平台的互動以及分享的屬性,提升圍觀用戶的活躍性。

走向大眾化與商業變現是關鍵

儘管各大平台都還在力推Vlog,我們也要看到井越這樣的頭部Vlogger,他的Vlog在B站中的播放量也多在10萬左右,相比短視頻動輒千萬的播放量不可同日而語。Vlog未來發展還需要克服以下幾個難題,才能夠真正流行起來:

1、找到適合本土的表達形式

Vlog在中國的閱聽人範圍還是較小,Vlog源於國外並由一些海外華人引入國內,其有格調的內容和輕奢的風格,以及其表達出的價值觀和思想,與中國本土,特別是中國三、四線城市的理念差距較大。

另一方面名人IP做Vlog自帶流量,卻很難為腰部Vlog帶來學習思路,視頻內容應該如何策劃、IP如何養成,適合本土的Vlog內容形式還需要探索。

2、 降低Vlog內容製作門檻

視頻剪輯具有一定的製作門檻,微博的做法是對外在拍攝器材和剪輯工具上尋求合作夥伴。並去年的V影響力峰會上,宣布未來將成立Vlog學院、組建Vlog導師團隊,為Vlog的內容創作者們提供線上和線下的定期培訓。

快手這方面則在去年推出了“快影”視頻剪輯工具,幫助用戶降低視頻錄製的門檻。快手雖然沒有明確提出支持Vlog,但是快手視頻時長本身存在10秒、17秒、57秒三種類型。更長的視頻時長理念已經在和Vlog靠近。

3、解決商業變現難題

雖說Vlog變現模式有跡可循,卻也還處於粗放狀態,遠沒有直播等行業的變現模式明晰。而且與其他以內容為中心的短視頻不同,Vlog的中心是圍繞著人,它強調個人性,突出人格魅力,帶有Vlogger自身的鮮明特徵,難以複製,同時短期內Vlogger的數量和產出的作品質量,無法滿足市場的商業化需求。

此外,從拍攝到剪輯的成本都比較高,很多背後是MCN機構的Vlogger,面臨商業化乾預。但是Vlog的拍攝本身要求弱乾預性,而很少有廣告客戶能放任其自由發揮,許多頭部vlogger選擇不簽約的原因也是想擺脫控制性,做自己想做的內容。平台需要從Vlog的商業化和個性化中找到平衡點。

微博用戶運營總經理陳福雲表示,Vlog博主已經是一種職業,一些內容優質且高產的Vlog博主,未來均有可能成為職業Vlog博主。陳福雲認為,廣告、電商都是微博上很成熟的變現模式,微博也會鼓勵Vlog博主去簽約MCN機構,在內容製作和商業變現上,獲得更成熟更專業的服務和指導。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