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炒作屢禁不治,狀元歇了,“高分屏蔽生”火了

為防止炒作高考狀元,今年廣東省高考放榜期間,70名考生成績被屏蔽。

外界無法知曉誰是狀元而無從炒作。不過,事情很快演變成炒作“高分屏蔽生”,姓名、學校、生源地甚至學習生活細節等還是被曝光。

從炒作高考狀元到炒作“高分屏蔽生”,換了一張皮,還是原來的問題,根源在哪裡?

高考志願填報專家晨霧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根源還在於我國優質教育資源不充分不均衡,必須通過競賽即高考來分配。狀元受追捧,一個原因在於獲得優質教育資源方面比別人佔優勢。

炒作狀元屢禁而不治

廣東是高考大省,高考報名人數僅次於河南省的115.8萬人,今年達78.8萬人。

廣東高考成績7月23日出爐,有70名考生成績被屏蔽,分別是全省理科前50名和文科前20名

為防止炒作高考狀元,廣東省教育部門從2012年開始使用屏蔽技術,全省前10名的考生成績會被查分系統技術屏蔽。2018年,屏蔽範圍擴大至文理科前20名,2019年擴大至文理科前50名。

不止是廣東,福建、雲南也有類似操作。今年福建理科前50名不顯示、文科前15名不顯示,雲南則文科、理科前50名的考生成績均被屏蔽。

設置了高分屏蔽,確實把高考狀元屏蔽了,炒作狀元也就無從談起,這也是導向要求。

早在今年一月,教育部在部署今年高招工作的通知中就強調,堅持正確育人導向,不得宣傳炒作高考狀元、高考升學率、高分考生等。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專家組成員陳志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社會可能有狀元宣傳的需求,但過去全國只有一個狀元,而今從省到市、縣甚至街道、學校都有狀元,狀元泛濫。與其宣傳狀元,不如探究他們的家教。

廣東屏蔽了高考狀元,70名高分屏蔽生成為轉移聚焦的重點,省市縣等各級狀元不少都在其列。

從宣傳狀元到宣傳高分屏蔽生,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兩者能有什麽區別呢?

炒作多年來屢禁而不治,晨霧向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只要優質教育資源不充分不均衡存在,從幼兒園一直到大學追捧分數的現象就不可能消失

晨霧認為,如果優質教育資源能夠做到按需分配就沒有這個問題了。這些年教育領域內許多亂象的根子其實都在這裡,不把這個根子解決而是試圖去把一些現象消滅,那是不可能的。

分數依然是最重要的剛性依據

人們追捧分數,因為分數是升學最主要的評價依據。要讓社會不炒作,必須破除唯分數論。

近年來,高考改革一直在試圖構建多元的評價體系。嘗試文理不分科、科目多樣組合,自主招生、強基計劃、綜合素質評價潮起潮落。

不過,晨霧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這些改革都是在考試方式上兜圈子,在招生錄取上幾乎沒有實質性變化,成績還是大學錄取的唯一依據

陳志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即便增加了綜合評價等形式,最後往往還是不得不回到分數這個重要的剛性依據上來。今年推出的強基計劃,對高考成績的要求不低於85%,相比自主招生明顯是加強了高考分數的權重,壓縮學校自由裁量權。

今年的高三考生,生於非典,考於新冠。高考成績陸續公布後,與去年相比,考生們的高考成績以及高考分數線,並沒有出現想象中的滑坡。

根據日前河北、雲南的考分統計,兩地理工科700分以上的考生人數均過百,河北理科700分及以上共108人,雲南共135人。

7月25日,北京高考成績放榜,一名學霸總分高達722分。今年湖北省理科狀元拿下725分,其中語文高達146分,僅僅扣了4分!

高考的根本目的是選拔人才,但近年來不少地區都出現了“高分通脹”現象,由此產生了“700分上不了清華北大”的情況。2019年四川理科700分以上182人,而清北招生計劃僅72人。

陳志文認為,在仍然以考試成績為核心錄取依據的背景下,高分考生過多,負面作用較明顯,一是區分度問題,一是應試教育問題。試題固化,難度降低,讓重複訓練、刷題的效果顯著。

高考把公平看得比什麽都重要

雖然清楚只看分數不合理不全面,但我們最後不得不主要回到分數上。

晨霧向中國新聞周刊表示,升學制度是根據國情來決定的,在優質教育資源不充分不均衡的情況下,高考是目前適合中國國情的制度

高考模式科學的地方,在於它的設計實現了高招辦與高校之間權力的互相製衡,在這個領域內最大程度地限制了腐敗的產生。無論是高校還是高招辦,都不可能單方面決定考生的命運。

高考的投檔環節巧妙地解決了製約問題。在投檔過程中,高校隻具備提供投檔比例的權利,高招辦根據提供的招生計劃以及投檔比例,把分數前若乾名考生投到該高校,工作即結束。

晨霧指出,有了這個制度設計,就提供了中國在優質教育資源不充分不均衡的情況下,公平地選拔學生的一個辦法。

陳志文告訴中國新聞周刊,因為高考公平是中國公平正義的起點,導致我們不得不為了確保公平放棄一些理想的手段。

教育是社會問題的映射,一切教育問題都可以從社會中找到根源。學生評價主要看分數,但是我們社會上哪個行業的評價不是看分數?我們的評價更喜歡定量評價。我們為了公平,只好回到簡單數數。

陳志文認為,綜合評價的難以全面推行,是複雜的,需要很多配套的制度建設與文化基礎,比如個人誠信的建設,比如嚴懲的機制。

如果考生家長提供的綜合評價不真實,學校又有什麽權力、資源去證偽?甚至連時間都沒有,最後可能不得不放棄。當然,這些建設都是漫長的,需要步步推進,這也是改革的實際意義。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