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了不起的比爾·蓋茨:他比川普更像一個美國總統

作者|周超臣

頭圖|IC photo

這場被世衛組織定義成大流行病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在檢視著所有人。

它既檢視各國政府的治理能力,也檢視各國民眾的服從意願。它既檢視各國的醫療系統,也檢視人心和道德。

這是一個不好做出選擇的選擇題。

對各國政府而言,是選擇維持經濟繼續運行,還是關閉絕大部分非必要的經濟設施,讓經濟實際處於停擺狀態?是保住GDP,還是保住國民的生命?

對普通民眾而言,是繼續走上街頭呼吸新鮮空氣、走進酒吧喝兩杯、參加朋友聚會,還是把自己關在家裡、保持社交距離?

但這麽艱難的選擇題似乎對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來說不是問題。

川普3月24日在白宮接受福克斯新聞“市政廳”節目採訪時說,他希望美國能在4月12日復活節之前重新開放。

“我們會在4月上旬進行評估,如果需要更多的時間,我們會給疫情管控更多的時間,但我們的國家需要繼續運轉,大家得回去上班,讓工作生活恢復正常,解除疫情限制必須要更早於大家預期的時間。”川普說。

這種放縱的言論遭到了包括衛生專家、學者、企業家和政府官員在內的批評,但在川普心中,顯然GDP比控制住疫情更具有優先級。蓋茨說:“有人建議我們可以兩全其美,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

當川普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方面自吹自擂、甩鍋給中國、每天在Twitter上和白宮裡扮演他最擅長的真人秀主持人時,有些人正在腳踏實地做實事,為抗擊這場覆蓋全球的大流行病盡心盡力,尤其是一些企業家群體。

中國有馬雲們,美國有比爾·蓋茨們。

虎嗅在3月15日的《馬雲的口罩外交》中認為,馬雲正通過微薄之力來消解其他國家在中國疫情爆發時產生的偏見甚至歧視,以德報怨。愛心和捐贈沒有護照之分,沒有國籍之分,沒有種族之分,沒有意識形態之分。

而在美國,在對待疫情的態度和措施上,比爾·蓋茨——實際是絕大多數有常識的人——都表現得比川普更像一個美國總統。

蓋茨在周二播出的TED Connects節目中,批評川普早些時候的言論錯得離譜:“疫情之下真的沒有中間地帶。有誰肯對人們這樣說:‘嘿,你們該繼續出門就餐,去買新房子,別管牆角的那些屍體,我們希望你們繼續花錢,因為有些政客認為GDP增長才最重要。’很難在大流行期間告訴人們說,明明知道做這些事情會傳播疾病,卻還應該去做。”

考慮到新冠肺炎的致命性,蓋茨建議美國政府能在全美範圍內采取封禁措施6到8周。

這與他一周前得出的結論一致。上周四,蓋茨在社交新聞網站Reddit的“問我任何事”欄目上就新冠肺炎回答Reddit網友提問時說:“中國的病例已降至低點,他們的檢測和‘閉關’措施非常有效。如果一個國家在檢測方面做好,並且能在6到10周內進行‘閉關’,那麽他們應該也能看到病例的大幅降低,並能夠重新開放。”

或許中國的抗疫經驗成為了比爾·蓋茨呼籲美國進行封禁6~8周或6~10周的理論基礎。湖北省從1月23日宣布封閉到3月25日起武漢以外的城市解封,基本上是8周左右的時間。

蓋茨盛讚了中國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所采取的措施:“1月23日之後,中國意識到了疫情的嚴重性,然後實行了強有力的隔離措施,收效顯著。當然,隔離給所有人都帶來了困難,但確實阻止了疫情的蔓延。”

“中國的經驗是我們能獲得的最關鍵的數據。他們實行了有效封鎖,減少了確診病例。他們進行了廣泛的檢測,所以馬上就看到確診病例的大幅上揚,但是到目前為止,新增病例數已經很少了,中國成功避免了大規模的感染。”他對Reddit的網友說。

從中國到法國,從意大利到美國——不包括川普總統,封城甚至封國已經成為共識。歐洲多國已經暫時關閉了邊境、停飛了班機。全球第二大人口國家印度也宣布從3月25日凌晨起,在全國範圍實行為期21天的嚴格封鎖隔離。

蓋茨說:“美國已經錯過了無需封閉就能控制(新冠病毒)的機會。之前我們沒有足夠快地采取行動,因此無法避免封閉。”

他補充道,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底在中國發現的,美國官員早在此之前就應發出警告,“今年1月就應該引起每一個人的注意。”

實際上,長期關注世界各地的傳染病和醫療健康的比爾·蓋茨在2月底為《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撰寫的文章中就認為,新冠肺炎可能成為百年不遇的大流行病,並呼籲:“全球領導人應當立即行動,刻不容緩。”世衛組織直到3月11日才將新冠肺炎疫情定性為全球大流行病。

現在,留給川普的時間不多了,他需要盡快作出決策。實際上,《經濟學人》認為,想既救經濟又救命現在已經非常難了。

數據同樣不等人。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截至台灣時間3月26日7時,全球累計確診病例466955例,其中,意大利累計確診74386例,美國65285例,西班牙49515例,其中美國已經連續第3天新增病例超過1萬例。

如果美國不采取果斷的封鎖措施,很有可能美國會在未來三四天超越意大利和中國,成為全球感染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的國家。

比爾·蓋茨是少數在公開場合對川普政府提出尖銳批評的企業家之一。

自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他與妻子聯合成立的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下文簡稱“蓋茨基金會”)也是最早參與到抗擊疫情的私人部門之一。

2月10日,蓋茨在《2020年信》裡說:“我們正在經歷一場重大的公共衛生挑戰——新冠肺炎疫情。為了應對這一挑戰,基金會的工作人員正在與中國和世界各地的合作夥伴密切合作,遏製疫情蔓延,幫助各國保護最脆弱的人群,並從長遠利益出發加強創新工具研發和系統建設。”

1月27日,蓋茨基金會宣布提供500萬美元緊急贈款,並提供相應的技術和專家支持,用於幫助中國相關合作夥伴加速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流行病學、應急乾預實施和醫藥產品研發等方面的工作。

2月25日,蓋茨基金會宣布承諾投入最高1億美元贈款——包括1月末已經承諾投入抗擊疫情的500萬美元——用於支持全球應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這筆資金將有助於加強病例發現、隔離和治療,保護弱勢人群以及加速開發疫苗、藥物和診斷方法。

具體金額分配三方面:

1)將投入最高2000萬美元資金,用於加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的發現、隔離和治療,以阻斷傳播、控制疫情。蓋茨基金會表示,贈款將用於支持世界衛生組織等多邊機構、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和已報告確診病例國家的公共衛生部門,包括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

2)將提供最高2000萬美元資金,幫助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南亞地區的公共衛生部門提升應急運作能力、加強疾病監測,並提高安全隔離和治療確診病例的能力。

3)還將提供最高6000萬美元資金,用於加快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苗、治療和診斷工具的識別、開發和測試。

3月10日,蓋茨基金會、惠康基金會和萬事達卡公司共同發布新冠肺炎治療加速器(COVID-19 Therapeutics Accelerator),承諾投入最高1.25億美元種子基金,通過篩選、評估、開發和規模化推廣新冠肺炎的治療方法,加速疫情應對工作。其中,蓋茨基金會和惠康基金會各承諾投入最高5000萬美元,萬事達卡公司承諾投入最高2500萬美元。而蓋茨基金會此次宣布的最高5000萬美元投入是上述2月宣布的為支持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投入最高1億美元贈款的一部分。

一定程度上,馬雲與比爾·蓋茨如此相像。

蓋茨在創辦微軟25年後創辦了蓋茨基金會,馬雲在創辦阿里巴巴15年後創辦了馬雲公益基金會。

蓋茨基金會關注的重點是全球健康、公共教育、氣候危機和性別平等領域,馬雲公益基金會關注的是鄉村教育、企業家精神、女性領導力、環保與健康等領域。

馬雲公益基金會1月29日宣布捐贈1億元用於支持新型冠狀病毒的疫苗研發;蓋茨基金會2月25日宣布承諾投入最高1億美元贈款,用於支持全球應對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疫情。

蓋茨基金會主要關注全球普遍存在的問題,正處於起步階段的馬雲公益基金會目前主要關注的還是中國的鄉村教育,但它從前年開始逐漸將公益項目拓展到非洲、約旦、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

很難說馬雲不是參考了蓋茨基金會的運作模式和關注領域,不過關注優先級和側重點不同而已。

不過馬雲有時候要比比爾·蓋茨更激進。他在去年9月10日急流勇退辭去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專心做起了公益事業。今年3月14日,蓋茨在微軟即將迎來45歲生日(4月4日)前夕宣布退出微軟公司董事會,同時退出巴菲特旗下投資公司伯克希爾·哈撒韋董事會的職務,將把更多時間投入於慈善事業。

蓋茨基金會成立於2000年1月,由比爾·蓋茨及其妻子梅琳達·蓋茨共同創立,總部位於微軟總部所在地華盛頓州西雅圖市。該基金會屬於非營利性質,旨在促進全球衛生和教育領域的平等,如今是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會。

蓋茨基金會於2007年設立了北京代表處,支持中國改善公共衛生狀況、消除極端貧困,並助力中國發揮創新潛力、分享發展經驗,成為全球健康與發展領域的重要夥伴。

今年恰好是蓋茨基金會成立20周年。

在過去的二十年中,蓋茨基金會總共捐贈了538億美元。”蓋茨夫婦在《2020年信》裡透露,“總的來說,我們為取得的成果感到激動。但是,我們所花出去的每一元錢是否都產生了預期的效果呢?也不盡然。我們失望過、挫敗過、也意外過。但我們相信,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開誠布公都非常重要,分享我們的經驗教訓也很重要。”

比如,2005年1月25日給予全球疫苗與免疫聯盟7.5億美元的捐贈;

2003年12月9日,給予PATH的兒童疫苗計劃2700萬元的捐贈,用於對Japanese encephalitis的免疫工作;

2000年10月捐贈2.1億美元以幫助留學生就讀英國劍橋大學,每年約100名學生獲得基金會的資助;

通過美國黑人大學基金捐贈10億美元為美國少數民族的學生作為大學獎學金;

通過多個慈善組織共為2004年印度洋大地震災難受害者捐贈300萬美元;

每年對在美國國外,利用創新的項目讓大眾免費使用資訊科技的公立圖書館或類似的機構給予最高100萬美元的獎勵;

……

在全球衛生領域,梅琳達表示,蓋茨基金會與世界衛生組織、世界銀行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共同創立了全球疫苗免疫聯盟(Gavi)。Gavi號召各國政府與其他機構,共同籌措資金購買疫苗,並將這些疫苗提供給低收入國家的兒童。

“到2019年,Gavi已經為超過7.6億名兒童接種疫苗,避免了1300萬兒童的死亡。它也成功地將更多的疫苗和物資,以更低廉的價格引入市場。如今,全世界86%的兒童可獲得基本的免疫接種,這個數字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要高。”梅琳達說。

為了應對艾滋病的不斷擴散,以及另外兩大疾病殺手結核病和瘧疾,蓋茨基金會在2002年資助成立了抗擊艾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全球基金(簡稱“全球基金”),向低收入國家引入能夠挽救生命的藥品、技術和項目。

蓋茨透露,僅僅在2018年,全球基金就在項目實施的國家中讓將近1900萬人獲得了抗艾滋病毒治療。“我們正在尋找新型治療方案,以降低用藥頻率,希望能夠將用藥間隔延長到一年。”

他說:“全球健康一直是蓋茨基金會所關注的核心領域。氣候變化導致越來越多的人更易患病,這份工作在未來只會愈發重要。”

“除了在疫苗和艾滋病方面的投資外,我們還將繼續支持瘧疾、結核病和脊髓灰質炎等其他傳染病防控取得進展。我們也會繼續資助自主計劃生育、孕產婦和新生兒健康方面的新嘗試,並探索預防營養不良的新方法。”蓋茨在年信裡說,之所以做這些,是因為健康改善對於脫離貧困至關重要,“只有人們健康了,他們的生活才能得到改善,這個世界才會最終變得更美好,更公平。”

在教育方面,蓋茨基金會成立了“蓋茨千年學者計劃”(Gates Millennium Scholars Program),先後為兩萬名有色人種學生提供了大學全額獎學金。

另外,“到目前為止,我們已向30個學校網絡資助2.4億美元,它們中很多(並非全部)都是按地域劃分的。每一個網絡內包含8到20所學校,專門針對它們自己選擇的目標,例如幫助落後的新生跟上進度,得以順利畢業。”蓋茨說。

梅琳達說:“我們當然知道,很多人質疑億萬富翁慈善家是否適合引領教育革新或參與教育政策的制定。坦白說,我們也有同樣的質疑。然而比爾和我一直清楚,我們不是要自己產生想法,而是支持那些在教育領域工作多年的人們進行創新,他們包括教師、管理人員、研究人員以及社區領袖。”

她說:“過去二十年裡,我們不斷加強繼續推動全球健康和公共教育的承諾,同時我們也對另外兩個問題產生了強烈的緊迫感。於比爾,是氣候變化。於我,是性別平等。”

當然,做慈善事業也必然會帶來很多批評的聲音。

除了一直被質疑合理避稅外,還比如,世界衛生組織曾認為蓋茨基金會在瘧疾研究上的影響力過於強大,消減了他們的政策制定能力,讓科學多樣性趨於停滯。曾經開放研究成果的科學家出於基金會的財政激勵制度而封閉起來,緊緊保護自己的研究,獨立的研究提議評論變得越來越困難。

《刺針》雜誌上的一篇文章也曾批評認為,蓋茨基金會強大的影響力扭曲了全球衛生議程,比如把巨量資金重點放在瘧疾領域,而其他疾病導致了對人類更多的傷害,這導致了對政界人士、決策者和衛生工作者的破壞性的倒錯激勵,大量頂尖人力被吸往蓋茨基金會的瘧疾專案,吸走了其他醫學領域的人力。

但借用馬雲今天在微博上的一句話:“今天的世界,充滿著各種觀點,各種看法,各種雜音,所有的聲音我們都可以有不同意見,但是無論國別信仰,任何人不應該對無助民眾求生求救的呼聲冷嘲熱諷、坐看笑話。”

人間正道是善良。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