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蘭州多所高校學生進行布魯氏菌檢測 獸研所實驗動物管理或存疏漏

據央視報導,12月7日下午,蘭州市疾控中心已對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下稱“獸研所”)的317名師生進行布魯氏菌檢測,其中96人血清檢測為陽性,均為隱性感染。目前,感染者暫無典型症狀,仍在進行醫學觀察。對此,蘭州市肺科醫院感染科主任周瑩荃表示,經過專家組共同協商,還是建議感染者們進行治療。

12月7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走訪了獸研所宿舍區。該校學生表示,被查出血清陽性的學生分屬於不同課題組、不同年級,目前看不出什麽共性。依據校內張貼的《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關於成立疑似布魯氏菌感染應急處置領導小組的方案》,第一批被檢測為血清陽性的4名學生屬於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第二個檢測出血清陽性的團隊為獸醫納米材料與應用課題組。

公開資料顯示,獸研所成立於1957年,專門從事預防獸醫學研究,下設的實驗動物中心每年生產各類小鼠、豚鼠、實驗兔等動物,並提供給各科研機構、大專院校、醫院、藥廠等。出於對獸研所實驗動物的擔憂,自12月5日起,包括蘭州大學、甘肅農業大學、蘭州理工大學在內的蘭州市內多所院校醫學生、動物醫學生,開始在蘭州軍區總醫院安寧分院(下稱“蘭空醫院”)等醫院進行布魯氏菌檢測。截至目前,未有其他學校學生被查出血清陽性。

“隱性感染”不等於布病

“你現在屬於隱性感染,還不需要治療。”12月8日,蘭空醫院感染科的醫生告訴一名獸研所學生。根據這名學生的檢驗報告單,他在“虎紅玻片凝集測試”(RBPT)、“試管凝集測試”(SAT)兩個項目中被檢測為血清陽性。

醫生說,這兩個項目檢測的並非學生體內布魯氏菌的多少,而是其血清中針對布魯氏杆菌S-LPS抗原的凝集性抗體。RBPT測試中,抗體存在即為陽性;而SAT測試中,抗體效價一旦超過1∶100,才被認定為陽性。

這名學生的SAT測試抗體效價為1∶100++。“效價後面的數值越大,表示抗體越強。”醫生說。

在醫學上,一個人的血清中存在布魯氏菌抗體,意味著他在此前一段時間內接觸過布魯氏菌,是一名布魯氏菌隱性感染者。但隱性感染者不一定就是布病患者。據新京報記者了解,此次被確診為隱性感染的學生中,有人SAT測試的抗體效價為1:800,但因為該學生未出現布病應有的臨床症狀,所以依然不屬於布病患者。

依據《中華傳染病雜誌》2017年刊發的文章《布魯氏菌病診療專家共識》,布病的臨床表現症狀包括發熱、多汗、關節痛、頭痛、乏力、厭食、肌痛、體質量減輕、關節炎、脊椎炎、腦膜炎或局灶器官累及心內膜炎、肝脾腫大、睾丸炎、附睾炎等。

上述醫生表示,各種症狀中最典型的就是發熱,“有些同學查出陽性後,說自己關節痛、腿痛,我說你這就是心理因素,如果不告訴你陽性,你肯定感覺不到。”

這名醫生解釋,抗體存在,不意味著會發病,“實際上大多數隱性感染病例都不會發病,只是需要定期到醫院複查。”

但不發病,也不代表患者體內抗體數量就會自動消失。上述醫生表示,抗體從很高的效價開始下降的過程相對較快,可一旦降到1:100後想要繼續下降就非常困難。“有的病人治療半年、一年後仍然是1∶100。”

2017年,獸研所就有4名學生因為布魯氏菌隱性感染到蘭空醫院住院治療。據上述醫生介紹,這些學生中住院時間最長的達到了3個月,但始終沒有出現布病症狀,之後辦理了出院手續。出院時,這位學生的SAT檢測結果依然為陽性。

實驗動物管理或存在疏漏

公開資料顯示,布病一般通過動物屍體、毛髮、血液等傳播,人與人之間幾乎不傳播。而獸研所是蘭州市內多個高校的實驗動物來源地,據其官網介紹,其實驗動物中心年生產各類小鼠60000隻、豚鼠2000隻、實驗兔1000隻,面向其他科研、大專院校、醫院、藥廠等部門提供不同品種、品系,不同級別的實驗動物。

12月5日,獸研所學生被檢測出布魯氏菌隱性感染後,包括甘肅農業大學、蘭州大學在內的多校醫學院、動物醫學院學生均前往蘭空醫院、蘭州市疾控中心、蘭州大學第一醫院等進行血液檢查。一名護士表示,僅蘭空醫院一家,當日就為133名學生進行了檢查。一名甘肅農業大學的研究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各學校情況不一樣,有的是學生自費,有的是學校報銷。”

此次大規模發現布魯氏菌隱性感染,是從發現一隻實驗小鼠感染開始的。12月7日,多名獸研所學生表示,11月底,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發現小鼠不孕不育,便對小鼠進行檢查,發現了布魯氏菌感染。此後,不同課題組的學生都出現了布魯氏菌隱性感染病例。

新京報記者採訪蘭州市多所高校內參與動物實驗的學生後發現,在動物實驗中,存在各種安全漏洞。

第一個問題是購入動物時不進行檢疫、淨化。一名蘭州大學的學生表示,向獸研所購買小鼠的行為,是各課題組內學生自己完成的,往往由低年級研究生聯繫獸研所。購買後,課題組不會對小鼠進行病原體檢測,而是直接進行實驗。

對此,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研究員王德華曾對《中國科學報》表示,課題組購入特定級別的實驗動物後,一般不會再次檢驗動物攜帶的微生物是否合乎標準。此次事件是一個提醒,“建議科研人員根據物種特性,對購買的實驗動物增加檢疫環節。”

第二個問題是實驗中,防護環節的疏漏。據甘肅農業大學的一名動物醫學院研究生介紹,今年6月底,他的師兄從獸研所買過BALB/C(白化家鼠)小鼠,主要用作解剖。由於學生們主觀上認為這批小鼠是清潔級的,所以做實驗時隻戴了手套,沒戴口罩。

同樣的情況,也曾在獸研所出現。一名學生曾對《中國科學報》提及,當他們相信自己操作的動物實驗沒什麽額外風險時,有時就隻穿白大褂、戴手套,采取最基礎的防護措施。

以這樣的裝備進入實驗室,並不符合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2008年的《實驗室生物安全通用要求》。對此,武漢大學動物實驗中心副教授周立表示,在實驗室中,口罩、頭套以及從帽子到襪子的連體實驗服都是必需裝備,而且實驗服的扣子是雙層的,要一直扣到頸部,手套也必須套住袖子。

職業病引發的憂慮

12月7日上午,幾名獸研所的學生表示,學校通知隱性感染的同學入院治療,“不是強製的,可以自願去,費用學校出。”

當天下午,新京報記者在蘭空醫院看到,有學生提著裝滿生活用品的手提袋辦理住院手續。但一名感染科的醫生勸阻了這名學生。

醫生認為,沒有發病症狀時,無需到醫院治療。“因為住院的還有其他患者,所以會有感染其他疾病的風險。”這名學生最終沒有住院,在老師的陪同下返回學校。

一名學生表示,之所以要住院治療,是擔心日後發病,難以向學校索賠。

依據原國家衛計委、人社部、原安監總局、全國總工會於2013年發布的《職業病分類和目錄》,布病屬於“職業性傳染病”類別,與艾滋(僅限醫療衛生人員和警察)、炭疽、森林腦炎、萊姆病並列。但此次被檢測出布魯氏菌感染的,均為研究生,與學校不存在雇傭關係。

對此,律師郭增忠告訴新京報記者,學生與學校不存在合約關係和勞務關係,因此不受勞動法、職業病防治法的保護。但依據侵權責任法、校園管理條例,學校作為科研和教學活動的組織者,要對學生負責。“但在這次事件中,學生只是隱性感染,尚未發病,也就是說健康還沒有受到實際損害。在這種情況下,學生獲得賠償的可能性就比較小。”郭增忠說。

另一方面,也有學生擔心布魯氏菌感染會影響未來的職業發展。

由於不少感染學生來自獸醫專業,將來很有可能在牧場一類的企業任職。但絕大多數牧場類企業的入職體檢中包括布病檢測,如果布魯氏菌檢測呈陽性,找到工作或許比較困難。

對此郭增忠表示,如果學生們今後因為隱性感染導致職業發展受限,可以為此向學校提出索賠。但先要證明感染與職業發展受限間的因果關係,再確定學校需要承擔的責任比例。

新京報記者 龐礴 付子洋 實習生 曹一凡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