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端硯長的都一樣?這個你見過嗎?

端硯之美在於它美的石質,美的自然。雕刻硯如修人品,硯雕在有限的空間上“因石構圖”、“因材施藝”,把一塊普通的石頭化為神奇,讓人叫絕,取決於設計者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

在肇慶,在端硯界,人們一提起梁慶昌便肅然起敬。

梁慶昌師從黎鏗大師,是黎鏗入門首徒。1971進入端溪名硯廠,剛進廠的那年,梁慶昌吃住都在山裡,和硯石坑洞裡的石工一起,拿著工具采石、慢慢學會了區分各種硯石形成的層次結構。明白了優質石種的分布位置,也讓他深深地感受到采石之艱,也知道了硯石都是有生命的,所以他對每一方硯雕作品的要求是能寓情於物,賦予靈魂。

1980年,梁慶昌擔任端溪名硯廠副廠長。1978年,梁慶昌作品《如意吉祥》硯曾選作“國禮”贈送給外國元首。此事記載於1988年2月肇慶市地方志辦公室編著的《肇慶市歷史大事記》中。

滿手的老繭與年輕的樣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初學硯雕從瓜果、花卉開始,然後到動物、山水過渡,最後的人物。在眾多的雕刻題材中,梁慶昌對人物雕刻情有獨鍾,從技法上講,花卉、山水類最為複雜,考慮更多的是設計布局,但從造型角度來看,人物雕刻更有難度。

人物雕刻可以引用硯雕手藝人常常引用“做人難”這句人生處世的俗語。因為人物雕刻不單要具有真功夫的形似,而且要表現出人物思想感情的神似,欲得“神”更必須先有“形”,形神兼備才顯得生動。而且,只有懂得形體的基本比例和運動規律,才能造就“形”傳“神”。

以“形”傳“神”,就是使一塊天然樸實的硯石,成為一件精美的工藝品,這個過程中就需要創作設計和雕刻的過程。這個過程處理得當是錦上添花,處理不當就會畫蛇添足甚至弄巧成拙。

端硯構思設計要層次分明,不但前後左右都要照顧到,還要循序漸近,雕刻的物體最重要的是比例合適、構圖豐滿,不能逞一時之快,大量剔除荒料。而在設計中要盡可能地躲過綹、裂、砂、釘,或把這些缺陷根據情況設計成山崖、怪石等景物,化腐朽為神奇。

端硯雕刻主要有深刀(高深雕)與淺刀(低浮雕)雕刻,還有細刻、線刻,適當的通雕(鏤空)。雕刻時,要淺浮雕刻結合,刀法的正、側、逆、反、切、刮、剔、削,圓刀、平刀、尖刀、鏟刀、斜刀運用自如。要盡量通過巧妙的設計,結合端硯特有的石品花紋,顯現其藝術特色。

用於雕刻的硯材百種坑口,千般姿態,每一方硯石的坑口,特徵都有很大差別,都有其特有的性質,有自己的大小,形狀,石色,石品花紋,裂紋瑕疵等持征。這些特徵就是一種未經人工雕啄的自然景物。

梁慶昌注重的不是硯石的後天塑造,而是如何通過雕刻展現硯石的天生麗質,展現端硯的“格調人生”。所以梁慶昌說:“多年的端硯創作生涯讓我認識到,端硯之美在於它美的石質,美的自然。”

譬如,2016年,梁慶昌做了一方麻子坑的料子,石質細膩如玉,石品豐富,左邊有幾顆不可多得的天然精瑩石眼,此石雖厚實但卻窄長,如何突出漂亮的石眼和美麗的石質是他著重考慮的問題。

經過反反覆複的思考,一幅“浮生閑”的畫面躍然眼前,在青青翠翠的竹林中,一位神情悠然,開懷而笑的老翁,手持一把煙槍,把玩幾只可愛的小龜,那小龜正是利用天然石眼雕刻而成,另一邊是林中開闊之地-線條清晰的硯堂,這樣讓整件作品即有寫實之意,又有濃濃的硯味。

而現如今,梁慶昌的兒子梁成勁也繼承其衣缽,亦是【硯曰文風】的創始人。

梁成勁自幼受父親的硯雕藝術熏陶,每天耳濡目染,對端硯工藝產生濃厚的興趣,十多歲時已在多位父輩的教導下學習繪圖與雕刻,掌握多方面的雕刻技法。

大學畢業後,更深入研究父親的各種刀法和技藝,在繼承傳統硯雕技藝的基礎上,把父親的藝術特點經過自己消化、吸收,巧妙地應用到自己的創作中來,所雕刻的山水、人物端硯風格獨特,藝術感染力強,深受收藏人士好評。

因繼承其父的衣缽,又融入新一代人的創新思維,如今梁成勁可以說是師古承新。他創辦的【硯曰文風】工作室的作品以有文化個性,更雅氣、更實用的硯台為主。

作為工作室的領頭人,他每天工作室成員在一起創思,同時更利用計算機專業所學,把計算機與端硯構圖,設計結合在一起,把傳統端硯技藝與現代感結合在一起,創作出不少惟妙惟肖的佳作如《溪山訪友》,《天池》,《化石魚》,《夜月觀星》等。

硯雕是把生話中一些不起眼的事物化為神奇,讓人叫絕,觀硯是亦是觀設計者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

如今【硯曰文風】的每個人都在嚴格要求自己,要求每件作品都能寓情於物,賦予靈魂。展現自己身後的文化知識、生活經驗、感悟生活,以及哲思。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