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藏羌織繡,讓植村秀、愛馬仕都成了她的合作夥伴

在成都金牛區“楊華珍藏羌繡工作室”裡,中國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藏羌織繡”傳承人楊華珍正指導社區婦女進行刺繡,圖案是茶花和羊角花。針線用色是明亮的桃紅與墨綠,與蜀繡針法娟秀、紋樣雅致不同,藏羌繡的針法粗獷、用色大膽鮮豔,常以紅撞綠表現花朵與綠葉相依相偎的關係,以白配藍描繪川西高原天高雲厚的明媚氣象。

藏羌織繡是“藏族編織、挑花刺繡”和“羌族刺繡”的合稱,分別於2011年與2008年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對於非遺技藝傳承人楊華珍而言,這兩門技藝有不少共通之處,比如創作主題大多源於大自然,針法都較為粗獷,這也正是藏羌織繡與“四大名繡”最大的不同。但美的獨特並不是缺憾,而是其生命力所在。正因為於此,不管是遙遠的過去,還是今天,或是未來,這份獨特的美,都讓人願意為之追尋與熱愛。

走出大山,建立繡苑

1957年,楊華珍出生於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縣一戶刺繡世家。在楊華珍的家鄉,層巒疊嶂間隱約可見的既有碉樓寨房,也有佛塔經幡。藏族、羌族兩個古老的民族在這片靈秀土地上共同孕育了獨具特色的文化。楊華珍從小在藏羌文化的浸染中長大,6歲便隨母親學習藏族編織、挑花刺繡的技藝。回憶起這段時光,楊華珍笑著說,自己幼年時,同母親、外婆學針線,常常喜歡打破既定套路,自創些針法。楊華珍16歲時,因手藝出眾,常被長輩誇讚,並在當地小有名氣。20歲出頭的楊華珍已較為全面地掌握了祖輩留下的技藝。

在成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藏羌織繡”傳承人前,楊華珍是四川《阿壩日報》的一名攝影記者。在此之前,她還開過照相館,彼時還收了4個徒弟教攝影。“攝影時,對構圖和色彩的琢磨和學習對我後期的織繡很有幫助,相當於讓我儲備了一些藝術理論知識。而從小對山中萬物的感知和捕捉, 讓我獲得了無數關於美的體驗——自然界中的花草樹木中那種無與倫比的豔麗,就是藏羌織繡想要去淋漓盡致地描摹的。”楊華珍說,現在專注於藏羌繡,跟從前生長的家鄉與攝影30年的經歷都有關係。

“端起相機,記錄真實河山;放下相機,織繡藝術靈感”,是楊華珍那時生活的真實寫照。然而2008年, 一場突如其來的大地震讓她的家鄉遭受重創,目睹滿地廢墟殘垣,楊華珍內心煎熬:“我應該做點什麽,才能讓大家重新振作起來?”突然有了使命感的楊華珍放下相機,拾起繡針,帶領十餘個志同道合的姐妹毅然離開大山,來到成都,為鄉親們探索以手工技藝重建家園的創業路線。

那年,楊華珍和姐妹們在成都租了間月租900塊錢的房子,她們吃一起,住一起,做出繡品就拿出來賣。這樣的生活持續了3個月,楊華珍帶出來的一萬多塊錢很快就用完了。

在楊華珍和姐妹們即將花光身上所有的錢、走投無路之時,一位企業家找上門來,不但以38萬元收購了全部作品,還承諾將提供場地,支持她們進行藏羌織繡的創作。從那時起,在社會各界的熱心幫助下,楊華珍和姐妹們藏羌織繡的事業開始步入正軌。

2009年,位於成都市文殊坊的藏羌繡苑成立;2011年,“中國汶川藏羌繡傳習所”在汶川縣映秀鎮建立,開辟了“傳承人+ 協會+ 公司+ 農村合作社”的傳承模式;2012年,藏羌繡苑正式成為成都華珍藏羌文化博物館。有了固定平台,漸漸地銷量不愁了,藏羌織繡的知名度也越來越高。因為楊華珍和姐妹們當年這份選擇和堅持,羌繡、藏族編織、挑花刺繡工藝也先後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她本人也在年近花甲時被授予“中華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薪傳獎”。

藝術與時尚的相逢

“民族的即是世界的”,這是在採訪期間,楊華珍重復得最多的一句話。她也常對學習藏羌織繡的姐妹與學生們講,文化是祖輩們一代代的生活經歷累積下來的精神意義,好比高山杜鵑“羊角花”,其花語是“愛的喜悅”,其花語都是人們賦予它的,是人們美好情感的寄托。

在向全世界傳播自己的民族文化時,“花”不過是向世界講述文化故事的形式。但在創作過程中,設計師本人對文化的理解與表達至關重要。圖案、紋樣、形式和顏色,都是設計師思想的外化體現。繡品中的圖案與紋樣的形式可以流變,承載圖案與紋樣的材料可以流變,但一件成功的藝術品,一定是某一段歷史時期內,人們認知和審美的某種程度的再現。由此,文化一代代傳承下去,同時一代代的有所創新。

2014年,日本護膚品牌植村秀聯繫到華珍藏羌文化博物館,希望與楊華珍合作推出2015 年羌繡主題的限量版潔顏油。楊華珍立即應允下來,用短短三天時間,便構思出兩款潔顏油的瓶身設計。由於這款產品顯示稱含有綠茶等多種成分,因此楊華珍便想到,以羌族茶花為創作主題,取名為“生生不息”。“羌族人有句話叫‘花在心中開’,說的是羌族人心中的茶花”,楊華珍說,“在對茶花圖案進行二次創作時,我取義‘茶尖常摘常新、生生不息’,意味‘茶葉采之不盡、用之不竭’,是為綠茶生命力的象徵。”

還有一個創作案例是2017年, 為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香港洗護品牌陶絲請楊華珍設計產品套裝。圍繞這個主題,楊華珍的設計思路是,用56種象徵符號組成一個圓形的團花,寓意中華民族大團結。

在楊華珍看來,圓有很多深層次的涵義,最質樸和暖人心懷的,就是和睦團圓。為了這枚包羅萬象的圓,楊華珍構思了整整一個月。她先後請教四川大學和西南民族大學的相關專家,請他們幫忙搜集56個民族有象徵意義的符號。有些民族可以將花作為意象符號,比如牡丹花可代表漢族,蝴蝶花紋代表苗族,有些民族的代表符號則是火焰、果實等。可如何將56個意象符號融合在一起並表現出來?楊華珍想到在一根不斷生長成為環形的樹枝上,結出了56朵“花”,代表56個民族同根生。

2017年, 成都華珍藏羌文化博物館與荷蘭梵高藝術博物館簽訂協定,將羌族“十二月團花畫”授權給梵高博物館進行再開發。“十二月團花畫”是羌族的文化瑰寶,每一朵團花代表一個月份,一年12個月則有12朵團花,代表不同寓意:2月櫻花、3月桃花??5月蘭花??9月菊花??在荷方博物館的運作下,“十二月團花畫”圖案出現在了愛馬仕絲巾的一角。

“十二月團花畫”也像12星座般,被定製成12瓶不同香水,用於生日送禮。在楊華珍看來,當藝術與時尚結合時,藝術為時尚賦值,時尚則為藝術提供更廣闊的生存空間。這是藏羌織繡與國內外時尚品牌跨界融合的意義所在。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