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倪妮劉詩詩“住”在熱搜,雙女主劇要爆發了?


1905電影網專稿 近段時間,分別由李一桐搭檔金晨徐璐搭檔文詠珊主演的劇集《了不起的女孩》和《風聲》先後與觀眾見面。此外,由兩朵“85花”劉詩詩攜手倪妮擔綱,《流金歲月》也在一片期待聲中亮相。


雙女主劇相繼登場,率先打響了2021女性題材大戲的第一槍。值得一提的是,除了《風聲》水花較弱之外,其余兩部雙女主劇,皆頗受關注。


截至目前,《了不起的女孩》已經收官,網播熱度曾達到貓眼電視劇熱度首榜的位置;《流金歲月》播出過半,同樣長期穩居電視劇熱度排行榜的前列。這兩部劇集,更讓不少粉絲嗑起了“金桐玉女”和“為倪寫詩”的CP。尤其是劉詩詩和倪妮,幾乎“住”在熱搜裡,劇集話題閱讀量超過了41億。


 

但在口碑方面,上述兩部討論度頗高的雙女主劇,整體表現只能算是中規中矩。豆瓣評價上,前者開分7.2,最終定格在6.8;後者開分7.5,目前跌至7.1,且仍有繼續滑落的趨勢。


雙女主劇,成了開年大戲裡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而高開低走,又似乎成了它們共同的結局。歸根到底,是打著“雙女主劇”旗號的它們,並未探索出真正切合主題的方法。



偽”獨立的人設


《流金歲月》和《了不起的女孩》,都致力於打造獨立女性的主角人設。契合新時代獨立女性堅韌果敢的特質,這樣的設定,確實更容易討喜。


先拿關注度更高的前者為例。根據亦舒同名小說改編,編劇把故事發生的背景從香港移植到上海,劇集圍繞一對好閨蜜蔣南孫(劉詩詩飾)和朱鎖鎖(倪妮飾)共同成長的經歷展開。


 

蔣南孫,出身優渥的富家小姐,從小生活在象牙塔裡,父親去世後不得不成長為家中的頂梁柱;朱鎖鎖,胡同裡長大的拜金女孩,長期寄人籬下的她,心底裡渴望著早日衝破束縛。


蔣朱這對閨蜜,分別映照著上流社會和普通大眾兩個階層,她們身上,都不乏獨立女性勇於承擔,敢闖敢拚的“狠勁”。遭遇家道中落,前者主動與心機滿滿的男友分手,並留在國內承擔起父親的巨額債務;備受寄人籬下的痛苦,後者在找到工作的第一件事,便是單獨搬出來自己住。


不難發現,做事不拖泥帶水,兩位女主都竭力立住了剛強理智的“爽劇”人設。但遺憾的是,這樣的獨立設定,並沒有滲透至人物的骨子裡去。



雙女主劇作為“女人戲”的一種表現形式,理應更加強調女性主角獨立成長的過程。但在這一關鍵點上,《流金歲月》的呈現卻比較可惜。每次到了兩位主角成長的節點,劇集往往依靠更加強大的女性力量或男性角色來推動情節的轉折。


兩人堅韌果敢的性格不假,但也不妨礙她們衰落的人生借助外力開掛。


 

當然,或許會有人反駁,很多成功背後都離不開“貴人”的扶持。誠然,“世外高人”般的小姨,公司老總葉謹言,富二代謝宏祖,圍繞在蔣朱身邊向她們伸出援手的強大角色確實不少,無形之中,這也與她們塑造的獨立女性形象相對背離。


 

無獨有偶,《了不起的女孩》,同樣有類似的弊病。陸可在雜誌存亡時刻以極強的使命感從普通編輯躍升至主編之職,在面對不善管理,合作難談等事業困難時,也沒少依靠他人的幫忙。


聚焦女性獨立或成長的這幾部雙女主劇,很多主角一定程度上仍未做到真正“靠自己”,而是通過外界力量讓角色升級打怪的“爽”得以延續。



“套路”深的情感


“愛情是錦上添花,友情則從不缺席。”這是《流金歲月》編劇秦雯所認為的原著精髓之一。然而,這部雙女主劇在愛情線上的勾勒,卻略顯刻意。編劇眼中錦上添花的愛情,實則花了不少筆墨,且難免陷入熟悉的“言情內核”。


南孫和鎖鎖,都經歷過不止一段感情。巧合的是,她們都屬於先遇上“渣男”,然後再收獲高富帥的一掛。


從這對閨蜜的官配CP分別為旅歐設計師王永正和“空調王子”謝宏祖來看,她們的愛情線終究沒有放棄“公主配王子”,“灰姑娘遇上富二代”的“瑪麗蘇”戲碼。



同樣地,《了不起的女孩》亦是如此。感情穩定的陸可,遭到相戀多年的男友出軌背叛,最終遇上了各方面都更加優秀的張芒;遊戲愛情的沈思怡,身兼感情施暴者和受害者,卻有一個始終愛自己的姚遠。


就連諜戰背景的《風聲》,不苟言笑的特工李寧玉,身邊都有一個時刻想守護著她的大隊長吳志國。



不得不說,單就這偶像劇般的愛情而言,也未免過於理想主義,從而落入了言情劇的情感套路。


而同樣走“CP”套路的,還有雙女主劇大力行銷的閨蜜情。在秦雯看來,亦舒女郎的世界並不只有愛情,這一點,也高度契合於當代青年女性獨立強大的人格魅力。因此,《流金歲月》對於蔣朱這對好友的刻畫,沒有互撕,沒有誤會,而更多是互相扶持,互相鼓勵。


鎖鎖無家可歸,南孫會毫不猶豫地邀請她到自己家住;南孫家遭遇重創,鎖鎖則“承包”了姐妹一家的生活。兩人彼此都把對方視為家人,向大家展現了一段令人羨慕的神仙友誼,“為倪寫詩”,也由之而來。



此外,《了不起的女孩》中“金桐玉女”,沈思怡和陸可則曾深陷誤會,皆因沈思怡為了本可考複旦卻執意為了愛情報考大專的陸可,當眾親其男友一口,從而致其分手。


但當兩人和好之後,她們也可以在對方陷入事業或生活危機之際,時刻陪伴左右,為彼此東奔西走。



實際上,無論是《流金歲月》還是《了不起的女孩》,一剛一柔,本質都是兩個性格互補姑娘湊成了一對摯友。前者總能使盡渾身解數為後者遮風擋雨,後者又會為前者獻上溫暖安慰與鼓勵。如此一來,觀眾便自然而然地嗑起了“CP”。


誠然,“CP”之間熱衷發糖,只能為觀眾提供一時的“甜蜜”。當觀眾回過頭來細心一想,販賣閨蜜情的背後,反倒是作為女性題材作品的它們,所呈現的現實意義略顯薄弱。


再加上,大量的愛情戲亦難免搶了閨蜜戲的風頭,一定程度更削弱了雙女主劇的底色。當這些套路隨著劇集播出而逐漸顯露,“老掉牙”的設定最終也消耗了觀眾對於驚喜的期待。



共情之後,才會迎來風口


當然,雖然《流金歲月》和《了不起的女孩》口碑高開低走,但不妨礙它們為女性題材作品的表達打開了新的思路。從“大女主”到“女性群像”再到“雙女主”劇,市場聚焦女性題材的作品,表達形式日趨多樣。



而值得關注的是,2011年,一部《甄嬛傳》徹底拉開了“大女主戲”創作序幕之後,近年來卻鮮有同類佳作冒頭;2020年,《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聯手把“女性群像劇”推至高光;不過,它倆最終也沒有守住口碑收視齊飛的輝煌。


可見,“女人戲”的細膩,注定了它並不容易表達。如今,雙女主劇頻繁亮相,熱度頗高。雖然當下內容表現仍略有瑕疵,但起碼也關注到女性獨立的話題和閨蜜之間的珍貴情誼。至於它是否會是下一個爆款風口,可能則取決於編劇們對於此類作品的更加深刻的解構。


事實上,既融合了“大女主”強調的個人奮鬥,也融合了“女性群像”展現的閨蜜情誼,雙女主劇其實具有極廣闊的發揮空間。


不過,挖掘不深,空談獨立,本該點綴的愛情線成了“瑪麗蘇”的表現,卻是當前雙女主劇的創作窘況。那麽,如何處理好現實意義和情感意義的交織,如何讓更多觀眾達到共情,顯然是創作者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值得期待的是,接下來,蔣勤勤搭檔張慧雯的《當家主母》,殷桃搭檔吳謹言的《正青春》,“《延禧攻略》姐妹花”秦嵐攜手吳謹言的《傳家》以兩位戲骨馬伊琍海清主演的《心居》等一大波雙女主劇正在醞釀。


下一個“現象級”作品,或正處於它們中間。


放眼未來,平衡好友情、事業和愛情的比重,多元化刻畫人物的同時更加關注女性獨立的本質,從而在根本上勾起觀眾共鳴。或許這樣,雙女主劇,將成為下一個爆發的風口。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