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功勳》導演鄭曉龍:講述動人故事 致敬功勳人物


經過兩年的創作打磨,電視劇《功勳》在今年國慶節前與觀眾見面了。《功勳》的主旨,是將首批8位“共和國勳章”獲得者的人生華彩篇章與新中國奮鬥史聯繫起來,詮釋他們“忠誠、執著、樸實”的人生品格和獻身祖國服務人民的崇高境界。


這是一次極具挑戰的主題性創作。8位功勳人物事跡豐厚,觀眾耳熟能詳,而電視劇篇幅有限,如何通過人物、情節、畫面濃墨重彩地表現出來,重點拍什麽、怎麽拍出新意,怎樣把握真實與虛構的關係?這是一重挑戰。《功勳》包括8個單元故事,8位主角、幾十個人物角色,8位導演、8組編劇、8個劇組,整個攝製團隊超2600人,如何做到既有整體性又有各自的風格?這又是一重挑戰。


我認為,不論什麽題材,通過內容決定形式最重要。8個故事不必追求樣式一致,講述方式可以有閃回有倒敘,也可以平鋪直敘,要給不同導演藝術創作的空間。因為他們翻閱過大量資料,也做過大量採訪,最了解通過什麽形式恰當地表達內容。


我們需要一個統一的片頭設計,向觀眾闡明創作主旨。我希望片頭莊重且獨特,能拉近電視劇與真實人物的關係。片頭裡,首先是一枚“共和國勳章”的近景特寫,隨後扮演功勳人物的演員一一向觀眾徐徐走來,逐漸過渡成為真實的功勳人物。雖然這個片頭只有1分30秒,卻是整部劇創意實現最難的部分,也可以視作對中國電視劇製作能力的一次技術摸高。劇集開播首日,有觀眾在微博上留言:“看到袁隆平爺爺走近的時候瞬間淚目。”這讓我特別欣慰。我們創作者的用心,觀眾感受到了。


現實主義是這部劇的總體基調。第一是真實,用畫面和故事準確還原那個年代的真實生活;第二是樸實,用樸實的情感、樸實的藝術語言表現樸實的功勳人物;第三是平視,用平視的眼光去發現功勳人物平凡中的不平凡,表現他們不平凡中的平凡。在這當中,準確還原每一位人物所處的時代氛圍,還原當時人與人之間的真實關係非常重要。因為每一位功勳人物的事跡和貢獻,必然與他所處的時代背景有關。脫離時代塑造人物,觀眾會感覺不真實、有隔閡。真實還原,涉及製作上的方方面面、點點滴滴,包括服裝、道具、美術、置景都要力求逼真,我們甚至要求各單元的小角色、群眾演員不能重復出現。細微之處出現紕漏,一定會影響整部劇的藝術質感。


現實主義創作原則,要求遵循生活的真實性、邏輯的合理性,包括對常識的認真對待。《功勳》是英模題材的主題創作。為什麽英模人物的真實經歷很感人,但有些文藝作品表現出來卻讓觀眾難以產生共情?我認為,關鍵在於細節。細節真實可以帶來情節的真實、情感的真實。人物是真實的,故事也是真實的,但細節不真實,觀眾不會相信。細節刻畫,考驗創作者對生活的觀察與感悟,對靈感的捕捉和把控,尤見藝術功力。尊重常識內含尊重藝術規律。電視劇是文藝作品,通過故事、情節、人物的塑造去感動人,通過春風化雨的方式傳遞思想和價值。所以,《功勳》力圖細致描摹英雄人物的平凡之處、普通人的崇高人格,集中筆墨寫功勳人物的“高光時刻”。讓觀眾讀懂功勳人物的卓越所在,讀懂英雄人物的崇高精神和時代價值。同樣是“高光”,不同的人物、不同的職業,甚至同一個人的不同人生階段都不一樣。大家反覆討論,幾易其稿,就是想表現出每一個功勳人物生命中最為閃光的片段。比如,《能文能武李延年》集中講李延年抗美援朝戰爭一場戰役中的三天兩夜;對於申紀蘭,我們不重點講她連續十三屆當選全國人大代表的事跡,而是集中講她如何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為婦女解放、男女平等事業起到的重要作用;在張富清的章節,我們講了他的一生,因為張富清就是深藏功與名,一輩子都勤勤懇懇。雖然每個人物只有6集篇幅,但每個單元的籌備期有7—10個月。


我們是否成功塑造出人們心中的功勳人物,有待觀眾的反饋。(作者鄭曉龍,為電視劇《功勳》總導演)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