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棱鏡|疫情中的巴菲特:手握1454億美元現金 曾協助中美萬裡送口罩

劃重點:

作者 王凡

出品 | 棱鏡·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長達一年的新冠疫情改變著美國人日常的生活習慣,也衝擊著商業格局的每個角落,連股神也不能幸免。

2021年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坦言,去年一季度看到公司巨虧497.46億美元時,自己也嚇了一跳。“我看了一下數字,難道我去度假了麽?的確是我在管呀。但因為三月份的股票大跌,出現大額未實現的虧損。”

除了曾經的投資账面虧損之外,還有BNSF鐵路公司面臨經濟停滯帶來的裝載量暴跌,保險板塊不僅需求下滑而且理賠躥升,家具賣場、喜詩糖果、DQ冰淇淋等消費品在各地居家令的要求下,被迫關閉門市。巴菲特所執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曾受益於旗下90多家企業多元化的業務分布,但多條業務線在疫情蔓延和社會騷亂面前整體受挫,也讓這艘承載36萬員工的巨輪遭遇前所未有的運營考驗。

“3月中旬各個企業都在想辦法借錢度過難關。”巴菲特在2021年的股東年會上表示,“我們只有自己想辦法。”

從2021年5月1日公布的一季度財報來看,伯克希爾似乎已經走出了“至暗時刻”,季度運營利潤達到70.2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20%。公司所持現金儲備較上一年繼續創新高,達到1454億美元。巴菲特坦言,經濟復甦比預想中來得要快,但他仍不敢掉以輕心。巴菲特自稱是公司的“首席風險官”,在財報中也繼續提示疫情前景對業務線的影響仍不明朗。

從股東會的公開發言、財務報表和公開報導,大致可以描繪出對風險尤為敏感的巴菲特在疫情危機中的生存法則:安全邊際、現金和信任網絡。

踐行價值投資大半生的巴菲特在過去十年屢屢遭遇外界質疑,特別是近些年多年跑輸標普500。但在1965-2020年的55年間,伯克希爾每股市值的複合年增長率為20%,該期間的市值增長率更是高達2.8萬倍。上述生存法則也助力他成為投資界的“長跑冠軍”。

保險業務留出安全邊際,不敢為馬斯克開保單

保險50多年來一直是伯克希爾的核心業務。1967 年,巴菲特收購國民保險公司,開始了保險業的經營,其不僅提供豐厚的營業利潤,也為巴菲特的價值投資實踐提供低成本的資金。但2020年開始,新冠疫情和多地騷亂在多個業務條線衝擊美國保險行業,大型線下活動的被迫中止,門市因居家令關停、店鋪被打砸搶等財產受損在多地發生,保險也成為股東最為擔心的業務之一。

伯克希爾的保險業務面對疫情最大的風險敞口,集中於伯克希爾再保險(BHRG)和伯克希爾主要保險(BHPG)兩個業務分支,前者提供財產和意外保險,後者提供勞工保險、車險等綜合性商業險種。

對於這兩塊業務最大的意外衝擊,將在於美國保險業是否需要為流行病而導致營業中斷進行賠付。去年以來,麻省、新澤西、俄亥俄等州府發起立法提案,要求無論原始保單條款如何限定,營業中斷險都可以追溯性覆蓋新冠疫情造成的損失。美國財險協會(APCIA)擔心,此舉將導致許多承保相關財險的機構破產。這也是伯克希爾股東所擔心的風險因素。

但事實上,伯克希爾已經和同行相比留出更大的安全邊際。以此次股東大會所在的洛杉磯曾經經歷的1992年大騷亂進行比對,當時,6000多項財產損失申請理賠,保險公司賠付7.75億美元,相當於現如今的14億美元。外媒曾經測算,即便人口超過50萬的美國城市都遭遇十倍於此的財產損失,按照伯克希爾在財險3.1%的市佔率進行測算,面臨的理賠規模大約在160億美元,相當於當前現金儲備的十分之一。

巴菲特還在年會上表示,公司將會加入法律訴訟抗爭,且在此類訴訟中敗訴的可能性不大,“會面臨索賠,也會承擔訴訟費用,但從比例上講,負擔沒有其他公司重”。分析機構晨星(Morningstar)在研報中稱,伯克希爾保險業務可能面臨長期的訴訟纏鬥,但總體理賠風險可控。

在年會現場,當有人問及伯克希爾是否會為馬斯克去火星開出保單,伯克希爾旗下負責保險業務的阿吉特笑稱,很擔心給馬斯克承保,因為後者太有冒險精神。這也從側面顯示伯克希爾保險業務對風險管控的自我要求。

現金儲備高達1454億美元,或為“離開”作準備

但投資人對巴菲特的期待不僅是能夠在危機中傷亡最少,最好還能上演“神來之筆”。危機時刻往往是巴菲特壓價掃貨的最佳時刻。

巴菲特目前僅次於蘋果的重倉股美國銀行,就是在危機中的一次“別人恐慌時出手”的砍價案例。

美國銀行CEO布萊恩·莫伊尼漢(Brian Moynihan)曾經回憶公司被投經歷,在美國政府可能違約的2011年,巴菲特主動打電話說想注資。“第二天早上,我們已經簽了協議,第三天,就收到了他的投資款。”

這筆快準狠的投資,給伯克希爾的股東帶來豐厚的收益。根據當時的協議,伯克希爾公司50億美元買入5萬份美國銀行累積永續優先股,每年股息收益為6%,同時獲得7億份美國銀行認股權證。2017年8月,巴菲特行權,在美國銀行的股價已經漲到23.58美元的時候,以約定的7.14美元的價格加倉。行權之前,美國銀行已經給伯克希爾帶來約20億美元分紅,行權之後,巴菲特持倉部分市值已經漲至170億美元,相當於淨賺120億美元。

但在這次新冠疫情中,巴菲特和芒格卻始終捂住錢包。

今年2月,芒格曾表示,疫情中並沒有接到任何求助電話。在年會上,面對股東的質疑,芒格再度回應稱,“在瘋狂的市場環境下,我們沒法做大型投資。”

而晨星公司分析師格雷戈裡·沃倫(Greggory Warren)對作者分析稱,巴菲特的按兵不動由多重因素造成。一來,和以往相比,聯邦救助項目多元和私募資金激增至2.3兆規模,都讓巴菲特不再是疫情中紓困救急的唯一選擇;二來,過去十年中,巴菲特為減少現金餘額而進行的幾筆大投資效果差強人意,讓他出手愈發謹慎。

2014-2015年間,伯克希爾曾和巴西私募股權機構3G Capital聯手,以49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卡夫食品,並將其並入亨氏集團,但2018年業績全面下滑,巴菲特在隨後的年會上承認買貴了。2015-2016年間花費372億美元購入的精密機件成為轟動一時的收購案,但5年之後,巴菲特卻面臨110億美元財務減記。而從2016開始巴菲特建倉美國四大航空公司各持股約10%,結果也在疫情中割肉清倉。

“也許下一筆大投資就是巴菲特的收官之作了,會更謹慎。”格雷戈裡·沃倫表示。他同時猜測,巴菲特和芒格或許也在為可能遭遇的突然離開,做好更充足的“備用金”準備。

以蘋果的賈伯斯離開作為參照,儘管賈伯斯在2011年10月去世的消息令人傷心,但市場並不感到意外。早在2004年8月,賈伯斯首次被診斷出胰腺癌並將腫瘤切除之後,市場就開始考慮他可能不再主導的那一天。

但對於伯克希爾來說,市場似乎難以對巴菲特突然離開進行提前估值。“我們猜測,也許消息宣布當天會跌10-15%。”格雷戈裡·沃倫在研報中寫道,“這也是為什麽我們覺得伯克希爾正在由一個再投資機器轉向通過定期的股票回購將資金回饋給投資人的機構,同時在資產負債表上長期留存大量現金,保存一筆緊急資金,以備在巴菲特突然離開的話,可以入場做點什麽。”

財報顯示,在按兵不動的2020年,巴菲特破天荒地花費247億美元回購自家股票,後在2021年一季度再回購66億美元。

但現年90歲的巴菲特自己似乎還沒有“遊戲進入終局”的緊迫感。在股東大會上,他笑稱,現在接近1500億美元的現金不過公司估值的15%左右,“這個佔比還比較健康,未來數字會慢慢降低的”。

口罩和飛機:疫情中的信任網絡

雖然沒有接到困境公司的求購電話,但“打電話給巴菲特”依舊是許多公司或組織在生死關頭嘗試的“最後一招”。這也讓伯克希爾不僅僅是關乎複利的財富增長遊戲,也成為錯綜複雜的社會網絡裡傳遞價值的關鍵節點。多名股東對作者表示,投資伯克希爾並樂於每年參加巴菲特股東會,不僅僅想獲悉財富增值的秘訣,也想學習巴菲特的人生哲學和處世之道。

根據《商業內幕》的報導,在2020年美國疫情初期,巴菲特曾經接到過高盛CEO大衛·所羅門的求助電話。和2008年期間高盛尋求資金注入和信用背書不同,這次的電話是關於國際物流的難題待解。

2020年3月21日,美國爆發疫情後,庫存不足的美國醫院四處求購醫療用品。全美頂級的西奈山醫院向中國合作夥伴求助,急需N95口罩等醫療物資,前者曾經在中國疫情爆發之初給國內提供醫療物資捐助。但因為當時國際航線的供應緊張,即便購買到物資,也沒有合適貨機安排運輸到美國。

身兼西奈山副董事長的高盛商業銀行部負責人佛裡曼(Richard Friedman)通過高盛CEO向巴菲特求助。接到電話的巴菲特隨後讓佛裡曼和旗下私人商用飛機NetJets董事長取得了聯繫。後者最終捐出兩架小型客機,並拿到監管批文,協助13萬個N95口罩落地西奈山醫院,解燃眉之急。

而這種基於口頭應承的全力以赴,在巴菲特過往商業往來中屢見不鮮。曾有多名被投企業高管對作者確認,巴菲特的報價和確認交易往往以握手或口頭協議為準,而並不需要在法律協議的限制下才以誠相待。

財富只是人生的一方面。巴菲特曾經表示,雖然相信自己終會變富,但也並不想僅僅用“有錢人”來定義自己。“時間和愛是用金錢買不到的,也是人生最重要的東西。我非常幸運可以在生活中控制自己的時間,也有足夠的金錢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版權聲明: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