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紫禁城8000餘件宮廷傢具中的「絕品」 | 紅木視界

今天的我們將目光聚焦——紫禁城。

紫禁城,這個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為完整的木質結構的宮殿型建築,在這裡曾有明清兩代24個帝王登基坐殿,統治時間長達500多年。

▲太和殿

自明永樂遷都北京到清宣統退位出宮的500餘年間,紫禁城的宮廷傢具藝術經歷了明式傢具、清式傢具、清代晚期傢具三個歷史階段,反映了不同時期的藝術風格和特點。

▲養心殿

明式傢具以黃花梨為主,其次為紫檀、櫸木和楠木,還有相當數量的雕漆、彩漆盒大漆嵌螺鈿傢具。產地主要有蘇州的木製傢具,北京的雕漆、彩漆傢具,山西的黑漆嵌螺鈿傢具等。

▲明末清初 黃花梨百寶嵌蕃人進寶圖頂豎櫃

▲明 黃花梨獨板圍子羅漢床

▲明 黑漆嵌螺鈿雲龍紋大案

清式傢具以紫檀木為主,次為花梨木、酸枝木等。此外還有一部分外國傢具,其中大部分是日本傢具。

▲清 紫檀嵌玉寶座

▲清 黃花梨邊座嵌雕雞翅木染牙樓閣座屏風

▲清 紫檀雕花嵌琺琅扶手椅

清代晚期傢具,是指道光朝以後所製的傢具,多呆板臃腫,幾乎談不上別的藝術性,是過分追求繁細裝飾走到極端的結果。

宮廷傢具是在民間傢具基礎上總結經驗,與民間傢具在造型、結構和使用習俗上有許多相通之處,所不同的是宮廷傢具在造型結構上、製作上都高於民間傢具,並且使用了上等優質的木材,因此宮廷傢具可以歷經500餘年至今完好,頗有萬年不倒之勢。

▲太和殿紫檀龍櫃

故宮所藏明清宮廷傢具達8000多件,絕大多數都是當今傢具之珍品,代表了中國傳統傢具的最高水準,因此就顯得十分特殊。

如紀年款傢具,它對於研究明清宮廷傢具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禦用傢具是為皇帝專用的心愛之物,特製傢具是用特別材質製作的特殊樣式的傢具。

▲清乾隆 紫檀滿雕雲龍紋「禦製八徵耄念之寶記」玉冊匣

總之,這些傢具存量極少,均為傢具珍品中之絕品

| 紀年款傢具 |

在故宮所藏的眾多明清傢具中,除最受推崇的上等硬木傢具外,還有相當一部分漆木傢具,在傳統家具體系中佔有重要的位置。尤其是一部分有具體年款的,有著重要的參考價值。

這批傢具的年代有明宣德款、萬曆款、崇禎款;清康熙款、乾隆款。質地有雕漆、填漆戧金、描金漆、罩金漆、推光漆,嵌螺鈿、灑螺鈿等。

明代紀年款傢具

▲明永樂款 剔紅牡丹紋渣鬥

器的腹部、頸的內外壁均雕俯仰相間的牡丹花6朵和含苞欲放的花蕾。足底髹赭色漆,左側近足處針劃「大明永樂年製」行書款。旁刻乾隆壬寅新正禦題詩句,並鈐「比得」、「朗潤」二方章。


此器在錦地上壓雕花卉紋的做法有別於當時以黃漆素地壓雕花卉的主流做法,是為特例。

▲明宣德款 剔紅牡丹花茶几

幾面雕牡丹孔雀紋,其他部位雕各種花卉紋,後刻「大明宣德年製」楷書戧金款。


宣德雕漆以各式盤、盒為主,這種高幾的造型目前所見獨一無二,為傳世品中的重器。

▲明萬曆款 黑漆描金雲龍紋箱式櫃

櫃蓋四周描金行龍,間布串枝牡丹花,櫃蓋下橫樑及櫃門輥角描金斜方格棗花錦。開光外側四角,飾纏枝蓮花。下側有突出櫃身的櫃座。

在活插栓內橫樑正中,有描金「大明萬曆年製」六字款。

▲明崇禎款 填漆戧金雲龍紋羅漢床

該床通體紅漆地,床身正面及左右雕填戧金雙龍戲珠,其間填彩朵雲。床圍正面及兩扶手裡外面雕填戧金海水江崖,中間正龍一,雙爪高舉聚寶盆,兩側行龍各一,間飾彩雲及雜寶。

後背正中上沿線刻戧金「大明崇禎辛未年製」楷書款。

清代紀年款傢具

▲清康熙款 黑漆嵌螺鈿花蝶紋畫案

通體黑漆地嵌彩螺鈿山石花鳥紋。案面中心長方形開光內嵌螺鈿山石、牡丹、蝴蝶,四周嵌開光花卉紋,間飾錦地。

此案畫面生動飽滿,鈿色絢麗,在大件漆嵌螺鈿傢具中屬稀見之物,且其紀年準確,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紅色漆裡,正中穿帶上刻「大清康熙甲寅年製」楷書款,表明此案製作於清康熙十四年(1674年)。

▲清雍正款 黑漆地識文描金長方套箱

套箱外側通體黑漆地,用泥金勾畫龍戲珠紋,間布流雲紋。黑素漆裡,不露木胎。外箱一側面正中有滿漢文對照描金題籤:

雍正元年吉月孝陵所產蓍草六蓯計三百莖敬謹儲內。

▲清乾隆款 紅雕漆勾蓮紋綠地炕幾

通體剔紅花紋,幾面回紋邊內浮雕拐子紋及卷草紋,正中飾蝙蝠及鯰魚紋。幾面下鏤空拐子紋托角牙,側沿及腿浮雕蝙蝠、卐字、桃及拐子紋。

幾底面正中刻楷書「大清乾隆年製」六字豎行款。清代傢具署款識的極少,故此幾對研究清乾隆年間傢具工藝有重要的參考價值。

| 特殊傢具 |

故宮收藏的傢具,論時代特點與各朝皇帝的愛好、信仰和使用有密切聯繫。尤以康熙、乾隆皇帝較為明顯。現存傢具實物中也不乏其例。

清代禦用傢具

康熙帝一生勤奮好學,對宗教傳播雖有限制,但對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知識卻大為賞識並加以利用,尤其對天文、地理、曆法及數學頗感興趣。

▲清康熙 楠木雕花框鑲銀刻比例表炕桌

此為便於康熙皇帝作數學演算而特製的炕桌。桌面嵌3塊銀板,可以裝卸,銀板上刻有各種數學、比重表。桌內膛有7個大小不等的格子,用於存放計算和繪圖用的工具。

桌面三塊銀板,其中一塊刻有「開平方比例尺」及「求圓半徑」比例尺表。另一塊銀板上刻有用十條橫線和斜線組成的精確到千分之一的分厘尺,上方刻有五條射線,分別標有一、五、十......千、萬、十萬直至千萬萬的數字。

▲左右兩塊刻比例表銀板

總之,這兩塊寬不過17厘米的銀板上共刻有十幾個數學、物理用表。使用時,利用中間製圖或計算,在兩側查表,極為方便。


這張炕桌是康熙皇帝讀書時的專用設備,為清宮內務府造辦處製造。桌面銀板上的各種數學、比重表等可供隨時查閱,一目了然。

在故宮博物院眾多的傢具中,還有一件極為少見的品種——文具桌。

▲清乾隆 旅行文具箱,箱長74cm,寬29cm,高14cm,箱底和箱蓋各高7cm

此桌為紫檀木製,四腿上端裝合頁,將桌面翻轉朝下,可以將桌腿收進桌邊,桌面由兩個長方形匣屜組成,中間安合頁。桌腿放平後,可以將桌面合攏,形成一個長方形小箱子。

這裡且不說小桌摺疊成小箱製作工藝之巧妙,單就其中所藏器物,足以令人驚嘆。但世人難以見其全貌。這裡作一詳細介紹, 讓大家對其有個全面了解:

桌箱內盛:

繪圖器一份、乾隆款綠端硯(帶石盒)、康熙墨、乾隆墨、牙籤、雍正款畫琺琅煙壺、白玉雕花葫蘆式小水池、金星料水丞、未刻白玉瓦鈕印章、畫琺琅人物蓋小銀盒、牙耳挖、木柄白玉推胸、牙雕小臂格、銅鍍金福壽紋印、銅鍍金鏤空小方盒、銅火漆封印、銅邊緙絲火鐮盒、《寫本詩韻》、《應製詩選》、鐵剪、鐵鎚、鐵鉗等,雕花牙佩、木框鏡、小銼刀、碧玉葉形碟、木琴幾、銅鑲金星料盒、乾隆款景泰藍爐、乾隆款景泰藍瓶、乾隆款景泰藍盒、宣德款銅壇、瑪瑙小鹿、乾隆款銅鎮尺、未刻瓦鈕印章、竹筆管、漆筆管、象牙畫尺、未刻發晶圖章、藍釉葫蘆瓶、四層漆提盒、青玉杯、鏤空牙球、仿明白地青花瓷獸、黑紙扇、青玉水丞、仿漢銅壺、水晶獸、未刻瑪瑙章(2件)、《佛說無量壽佛經》、小望遠鏡、染骨雙陸、乾隆款嵌琺琅小盒、《類苑麗語》、染骨柄鬃刷、牙尺、周鯤畫《山水冊》、周鯤畫《秋山行旅》小卷、周鯤畫《春郊散牧》小卷、銅盤蠟台、紫漆描金方套盒、填漆長圓盒、三足木冠架、繪畫嬰戲圖燈擋、匏(葫蘆)製四方筆筒。

以上共收器物66件。

▲清乾隆 旅行文具箱

不難看出,這件小桌內所收器物分別具有書寫、繪畫、製圖、健身、娛樂、照明等多種用途,為乾隆皇帝鍾愛之物;無論出巡、打獵或出兵打仗都把它帶在身邊,尤其適合離宮外出時使用。

明代特製傢具

明代特製傢具存量極少,較有代表性者僅有天然木流雲槎。

▲明 天然木流雲槎 長320厘米,寬257厘米,通高86.5厘米

槎,本指用竹木編成的木伐,用以代舟。古代有乘槎上天拜見牛郎織女的故事,於是人們根據傳說做出這種傢具。

槎身正面枕處有明代趙宦光題填綠篆書「流雲」兩字,下署趙宦光題,並「凡夫」白文一印。

▲明 趙宦光題「流雲」篆書

槎面及邊沿刻有明代董其昌、陳繼儒,清代阮元、半畝園主人,現代王衡永題記共五則。

▲明 董其昌題記

▲明 陳繼儒題記

▲清 阮元題記

▲清 半畝園主人題記

▲王衡永題記

這件流雲槎原為明代正德年間揚州新城康對山故物,製作年代已無法考證。曾陳於康山草堂。清代乾隆初年,江鶴亭購其宅地時,亦以千金購得此流雲槎。

乾隆南巡曾兩次至此觀賞並頌禦書:

奇花二月之中,遇古木千年以上,論楹帖以賜。

道光二十年,偶然為阮元發現,這時此槎已塵封蟲蝕,間有破損。這時江氏已家境敗落,無暇顧及。

▲天然木流雲槎(局部)

經阮元購回修整,轉贈給他的好友當時的河道總督麟慶(即半畝園主人),運回北京,陳放於紫禁城外東北角的半畝園中。並收入麟慶本人編著的《鴻雪姻緣圖記》書中。後由其後人王衡永修整復原,於1958年捐贈給故宮博物院。

天然木傢具雖早有所見,但真正受到人們賞識則到明代才興起,這類傢具存世量極少,因此頗顯珍貴。

清代特製傢具

▲清中期 黑漆描金填香靠背 通長153.5厘米,寬82.5厘米,座面高8.2厘米。

靠背,也叫「養和」,是一種供坐時後靠的活動支架,大多沒有腿足。

這件傢具造型美觀華麗,舒適實用,在製作材料上也有獨到之處。座面和後架底板以及圍欄中鑲嵌的夔紋香料片,據故宮的老專家講,應是「紫金錠」。

▲座面用直徑5cm的八角形紫金錠香料片拚接而成,其上線刻填金雲蝠和蓮花紋

清代有使用香料的習慣,除焚香外,還常用香料做成念珠、手串、齋戒牌等,既是裝飾品,又是很好的香料。至於大面積地使用在傢具上,這是目前僅見的一例。

據內務府檔案記載:雍正七年(1729年),江寧織造隋赫德進貢的一批黑漆描金傢具中,有黑漆描金甜(填)香炕椅靠背、黑漆描金甜(填)香炕幾等。說明這種傢具是江南製造的。

▲座面與後底板以及圍欄中鑲嵌的夔紋片是用紫金錠香料片製成

清代有用紫金錠香料片製成念珠、手串、齋戒牌等物的習俗,但將其大面積地應用在傢具上尚屬罕見。在故宮博物院傢具收藏中僅此一件,彌足珍貴。

清代另一件特製傢具,大家應當十分熟悉——鹿角椅。

清朝統治者入關以前,年年到塞外舉行大規模圍獵活動,把行圍打獵所獲鹿角製成鹿角椅,由此可見,鹿角椅的製作,始終充滿著強烈的政治色彩。

▲清乾隆 《乾隆皇帝一箭雙鹿圖》,時年78歲的乾隆依然身手敏捷。(故宮博物院藏)

自順治皇帝入關至嘉慶,除雍正皇帝未做過鹿角椅外,其餘四個皇帝都做過鹿角椅。

據史料查證,盛京曾珍藏著清太宗皇太極的鹿角椅,避暑山莊曾珍藏著康熙皇帝的鹿角椅,故宮珍藏著乾隆皇帝和嘉慶皇帝的鹿角椅。

▲清 皇太極禦用鹿角椅 瀋陽故宮博物院 藏 通高119.5cm 椅高57cm 靠高64cm

清末,由於英法聯軍和八國聯軍的劫掠、破壞,清宮舊藏的鹿角椅大部失存。這裡介紹的鹿角椅,是故宮僅存的三件。

其一為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製作的鹿角椅:

▲長103.5厘米,寬78.5厘米,通高104.5厘米,座高42厘米,背高62.5厘米

椅背正中嵌有象牙板一塊,板上刻乾隆帝禦詩:

獵獲八叉角,良工製椅能。由來無棄物,可以備時乘。

詎是仙都遺,從思家法承。夔夔成椅側,棣棣慎居興。

休斷形猶曲,豐尖柔足征。底須七寶飾,樸素審堪稱。

乾隆壬午仲秋禦題

其二為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製作的鹿角椅:

▲長80厘米,寬79.5厘米,通高127厘米,座高41厘米,背高86厘米

椅背木板中心浮雕圓環,環內以隸書字體刻乾隆帝題詩:

大獮年年幸塞沙,詰戎深意礱荒遐。

虞人惟許獻三殺,匠氏因教製八叉。

既樸而淳供憩息,匪雕以飾戒奇邪。

昭哉白水欽前跡,鄙矣青氈詡舊家。

乾隆癸未夏六月禦題

其三為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製作的鹿角椅:

▲長76.5厘米,寬92厘米,通高131厘米

椅背刻有隸書乾隆禦製詩:

製椅猶看雙角全,烏號命中想當年。

神威詎止群藩讋、聖構應謀萬載綿。

不敢坐兮恆敬仰,既知樸矣願捐妍。

盛京惟遠興州近,家法欽承一例然。

此詩作於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從詩句中可以得知,此椅系用康熙帝親獵之鹿製成。

| 故宮傢具之最 |

最高的傢具

故宮藏明清傢具若論最高器當屬坤寧宮內陳設的一對花梨木雕雲龍紋立櫃,形體之高大,令觀者無不驚訝。

▲清 花梨木雕雲龍紋立櫃 長192厘米,寬80.5厘米,通高518.5厘米

通常所見頂豎櫃由頂櫃和底櫃組成,兩個頂豎櫃合稱四件櫃。而這對櫃每櫃竟由七件組成。底櫃之上裝三層頂櫃,為組合方便,每層頂櫃由兩個並排拚合而成。

此櫃由於既大且高,故用料粗壯,櫃門雲紋開光,浮雕海水江崖和雲龍紋圖案。浮雕較深,加上鑲入邊框的厚度,整塊門板厚度要超過5厘米。櫃身兩側的做法與正面相同。

▲清 花梨木雕雲龍紋立櫃 (櫃門)

坤寧宮原陳的是一對黑漆地堆灰罩金雲龍櫃。因年久漆剝,才換成這對花梨櫃。這對花梨櫃從奉旨成做,中間經過設計圖樣、製作小樣、屢經呈覽,直到最後完工,前後歷經9個月時間。

從乾隆七年九月二十七日安放之日起,到現在已度過250多個春秋,這對櫃子一直陳放在這裡,誰也沒有挪動過它。

最大的傢具

故宮內形體最大的傢具要算是太和殿內的金漆雕雲龍紋屏風、金漆雕雲龍紋寶座。

▲金漆雕雲龍紋寶座 長158.5厘米,寬79厘米,通高172.5厘米,座高49厘米

這座屏風由於它特定的位置,不需挪動,故製作時採用諸扇用榫卯銜接,使整個屏風形成一個堅固的整體。

太和殿在明末失火焚燒後,屏風、寶座為清康熙朝重做的,新中國成立以後,在恢復太和殿原狀陳設時,決定撤下這件寶座。

▲金漆雕雲龍紋屏風背面

現今陳設的寶座是在一次整理傢具庫房時發現,然已破碎。後來在故宮專家朱家溍的指導下精心修補,耗費一年時間,才得以恢復原貌。

據朱家溍講,這是明代嘉靖朝太和殿寶座的備份。如果仔細觀看,會發現屏風和寶座上的裝飾龍紋盒雲紋都各具不同時代的風格。因為寶座是明嘉靖朝的,屏風式清康熙朝的。

最小的傢具

故宮所藏最小的傢具是貼黃小立櫃和貼黃提梁小櫃,為清代乾隆時期傢具。

▲高30.4厘米,寬26.9厘米,進深13.3厘米

櫃身四面滿貼竹簧,這種工藝異常複雜,其工藝手法是取竹筒內壁之黃色表層,翻轉過來,經煮壓後粘貼到木製胎骨上,製成器物。

這種小櫃在故宮藏品中,佔有一定數量,質地有紫檀、花梨等各種硬木。陳設時,多在內宮寢室的條案之上,用以存貯應時小巧用具或精緻古玩。

- END -

往期回顧

奇葩!不用木頭也能做傢具?| 傢具篇

中式生活:最後的避難所 | 風月無邊

傳世重器 —— 存世第一紫檀畫案 | 經典


TAG: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