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河南人為什麽上大學這麽難?

社長說

河南:別再問我為啥沒有985高校,這些年我已經夠委屈的了

●●●

河南人為什麽上大學那麽難?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高考季節,大江南北的考生齊聚考場為高中三年畫上一個句號。高考對考生和家長來說當然是一場困難的挑戰,而對於河南的考生來說,這個挑戰尤為困難。作為中國的人口大省,河南的考生數量和大學數量實在是不成正比,想要最優質的大學教育資源更是只能去省外碰運氣。

但河南並不是在歷史上就一直飽受教育資源匱乏的困擾。孕育了中華人文的河南,曾經是中國教育資源最好的地區,即使到了風雨飄搖的近代,河南也是中部最能搞高等教育創新的地區。

那河南的這些“大學”都哪去了?

古代的河南“大學”

河南注重教育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上古時代。商代自湯建都於亳(今河南商丘市),活動中心始終未出河南省沿黃河兩岸的地域。當時的殷商王朝已經設立了貴族官學,按照序、庠、學的順序,委派專門的官方教師講授宗法倫理。

河南-中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

在文化上有絕對的優勢

直至秦漢立國於關中

中原的優勢才稍有削弱

在後來春秋秦漢時期,河南一直是中華歷史的主要舞台,各王朝和各國對在此地興辦教育都非常重視。周公在設計周禮時,還在教育系統設計了右學和左學的學校,其實就是當時的大學和小學,並在大學分設五科,是為河南高等教育的最早雛形。

相傳為周公所作的《周禮》

東漢是河南在古代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大規模的公立教育的時代。洛陽太學規模巨大,“自是遊學增盛,至三萬餘生”,是世界最一流的學府。當時全國能讀會寫的人也不過百萬,河南這所學校就一年能培養出三萬來,可以說比雙一流還要雙一流了。

東漢洛陽平面圖

右下為太學

不過那時候的這種太學,還只是官僚子弟壟斷智力開發的產物,對平民並不開放。所以在官辦的太學之外,河南有著大量的私塾學校,班固在《東都賦》中稱之為“學校如林,庠序盈門”。其中有不少便是秦代以來隱居民間的私人講學大師及其弟子,與官學相輔相成。如南陽湖陽(今河南唐河縣)人樊鯈“授尚書,門徒三千人”,蔚為壯觀。

河南不但分享了比肩關中的政治地位

其交通與經濟地位更是關中不能比的

隋唐時,東都洛陽更是成為了匯集教育資源的窪地,人稱“征辟儒生,遠近畢至,使相與講論得失於東都之下”。但這時候的河南作為政治中心,教育主要還是由官府興辦的。由於資源豐富,甚至還出現了早期的文理分科學習,把算學專業和科技教育納入了與文學歷史教育相同的教育體系之中。這對於平民學習生存技巧是相當重要的。

相對來說,私人書院就比較薄弱了,直到唐末才出現了一些私人精舍。這一點和宋朝就不太一樣。宋初由於經歷了長年的戰亂,國家權力相對薄弱,官學在長達一個世紀的時間裡是停滯的。想要受教育的學生,就只能到私塾去,大大促進了私人書院的發展。時人稱為“每一裡巷,須一二所。弦誦之聲,往往相聞”。

宋代在五代十國的殘酷戰亂後

努力複興文化和教育

尤其是長江流域諸省

當時聞名全國的四大書院,河南就佔有兩個,即應天書院和嵩陽書院,分別位於今天的商丘和登封。兩者的作用還不太一樣。應天書院在范仲淹的教導下成為了培養官僚人才的私立機構,而程頤程顥兄弟主講的嵩陽書院則主要培養理學家,可以說是當時河南的應用和理論兩大最高私立學府。

嵩陽書院

宋仁宗時起,甚至給了這些著名書院舉薦學生參加科舉的名額。

政治氣息更濃厚的關中以官學為主,中央管控較少的南方則以私學為主,唯有河南有官辦教學和私立書院的結合。這也成為了河南古代教育體系的基本結構。

到了明清兩代,中國的政治制度開始向最強的中央集權衝頂。教育,作為輿論最重要的組成部分,自然也就被收為國有。但是和古代早期貴族式的官辦教育不同,明清時期的河南教育開始具有了平民化的趨勢。民間通過官辦學校和少量私塾的學習中舉上位者不計其數。

但傳統的學製無法實現中國封建時代晚期救亡圖存的夢想。在晚清劇烈的社會變革中,教育作為強國之根本,必須優先地得以改變。而河南的新式教育,其實在反應遲緩的晚清中部各地,速度是相當快的。

劇烈變革中的河南

1901年9月,清政府下令各地將舊式的書院、學館改為新式的學堂。其中由各省政府督辦的學校,被成為大學堂,也就是那時候的國立大學。

但是舊有的讀書當官的理念不可能這麽快變革,學習經書準備科考仍然是全國很多讀書人最信賴的選擇。反而民間辦學發達的河南是響應最快的,在第二年3月就在開封開辦了河南大學堂,選拔鄉試落榜生中的優異者前來上學。

河南大學堂禮堂

在本土專業化方面,河南的公立教育也進展神速,開辦了公立農業專門學校、河南法政專門學校、省立女師、省立信陽師范、省立一師等學校,布局各重要領域。

除此之外,河南省還對新式教育進行了一些本土化改造,使之更適應於本省學生的需求。

比如在1929年到1948年間,河南各高校的錄取考試中有一項名為“豫省概況”,考察學生對河南風物的了解程度。礦業科系的學生,要進行負重爬樓梯等項目的考核,以為河南礦業開發的中堅力量。農學院系特別多,為學生此後在這個農業大省謀求職務提供有針對性的指導。

當時的教職員和課程

省內高校對本省籍學生還有不少優惠政策。例如從1922年開始,河南高校錄取本省學生的分數線比國民政府教育部頒布的分數線平均低了10%左右,允許超過20歲的學生入學,使更多的河南學子獲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

由於河南常年被內戰蹂躪,又主要以農業起家,考入大學者多以貧困生為主,當時的教育界還專門為他們設計了扶貧獎學金,在民國教育系統內屬於首創。

作為一個災禍頻繁的農業大省

更需要強大的社會組織作為複興的根基

還有一點也是為了適應河南當時的現狀而做出的改革。當時全國各地的高校,雖名義上實施美式的學分製,但實際上還是實行學年製。唯有河南各高校,為了減輕貧困學生在校念書對家庭造成的經濟負擔,允許學生快速修滿學分畢業。當時中州大學(如今河大的前身)甚至有大二學生就畢業的記錄,這一點即使放在今天也是很先進的。

院系調整的犧牲品

但在新中國成立之後,教育資源還算豐富,而充滿教育實驗精神的河南卻逐漸陷入了無校可用的窘境。

20世紀50年代,為適應快速實現工業化的目標,新中國對全國的教育系統進行了全套的院系調整。這次院系調整的影響持續至今,基本沒有發生太大的變化。

按大區劃分,當時河南位於中南區,而中南區軍政委員會所在地是武漢,次中心是廣州,河南就成為了向湖北和廣東貢獻教育資源的省份。在政治的統一指揮棒下,河南各大院校紛紛拆解,按照科系與中南區其他高校的相關科系合並。

從河南直下兩廣的中南區

1953年,河南大學水利系調往武漢大學水利系;河南大學財經系調往地處武漢的中原大學財經學院;河南大學畜牧獸醫系調往江西農學院;河南大學植物病蟲害系調往地處武漢的華中農學院,還有一些院系遷到了鄭州,成為了鄭大的前身。開封的河南大學原址隻保留了部分文科學院,整個河南就沒有高級別的綜合性大學了。

1949-1953的河南大學

(資料參考維基百科)

考慮到這個問題,1953年高教部決定將原在青島的山東大學遷往鄭州辦學。但當時鄭州剛剛成為省會,仍然沒有擺脫過去鐵路城市的形象,沒有承載山東大學的能力。再加上濟南市政府積極爭取山東大學,河南失去了這次機會。

在大部分人心中

鄭州是一個中原樞紐

但文教中心的形象恐怕很模糊

1956年,鄭州大學終於被評定進入了綜合性大學的行列,但由於創建時間短、科研實力不強,沒能進入當時的重點院校行列。這也影響了鄭州大學後來評選985院校,只能作為河南全省唯一的211而存在。至於河南大學,則從曾經的中部名校變成了一所普通高校。

全河南省唯一211

非985的大學

1970年代,其實河南還有過最後一次獲得重點高校的機會。當時北京各大高校深陷政治鬥爭,成為了為人所不容的怪物,只能自行尋找下放勞動的出路。前往河南請求遷移的中科大人員帶著中央國務院科教組組長劉西堯給省政府的親筆信,卻還是得到了省政府明確的拒絕。

其實原因也很簡單,在當時的政治背景下,沒有人願意和這些“牛鬼蛇神”打交道。最終,中科大只能搬去合肥,將安徽的教育資源水準提高了一個等級。

安徽人民看得準

後來,擔任河南省委副書記的王全書回憶起這段往事,不無感慨地說:“在有些地方,高等教育已成為拉動經濟的重要增長點……我省在這方面有過教訓。當年中國科技大學有意遷到河南,當時的河南主要長官以糧食、副食品供應緊張為由拒之門外,結果遷到了安徽,使我們痛失了一次大好的機會。”

王書記的這聲感歎,想必也是今天所有河南學子的感歎。

今年,又有98萬多名河南考生走入高考考場,其中還有相當一部分是複讀生。他們中能夠上榜的,又大多數要背井離鄉,去往全國各地的高校開始新的生涯。如此大的競爭壓力,說到頭來還是源自河南缺乏屬於自己的好高校。

高考加油!

教育資源和一個地區的經濟發達程度成正相關,如果沒有新的強製行政調動,在近年來經濟見好且平衡發展的河南,優秀大學總會自己慢慢回來的。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