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郵輪遭遇疫情風暴

記者 | 鄭萃穎 楊霞

編輯 | 沈霄戈

1

1月21日,“歌詩達·威尼斯號”郵輪從深圳蛇口離港駛出,徐芳芳和母親對第一次郵輪旅行的期待,因武漢肺炎疫情消息而變得有點忐忑。

登船排隊時,她們掏出家裡抽屜翻出來的棉口罩戴上,現場戴口罩的旅客大約只有三分之一。甚至當時還有朋友羨慕她“運氣好,要在海上躲過疫情了”。

僥幸之旅

徐芳芳花17美金買wifi套餐出了問題,重新購買後信號也時好時壞,沒有網絡也就失去了外界消息。

直到23日,她看到了武漢封城的新聞,但這似乎沒有影響船上的氛圍。倒計時party、泳池party、舞會party……母女倆愉快地度過了一半行程,還和其他乘客在越南峴港和下龍灣集體出遊。

24號,船上工作人員開始佩戴口罩。

25日,她感覺船上氣氛驟變,郵輪餐廳門口擺出了免洗洗手液。下午,郵輪廣播告知全體乘客要集中聽“下船說明”:下船時需要接受檢疫,下船時間會延遲。

26日凌晨,她從朋友發來的消息得知,“船上有不少湖北籍旅客,靠岸後如發現確診案例,說不定會被海上隔離。”

26日早上,郵輪如期靠岸,所有旅客接受郵輪員工上門測量體溫、登記。徐芳芳母女閉門不出,一邊和岸上朋友們交流信息、查閱報導,一邊緊張地等待郵輪廣播通知。

所幸,該郵輪上采樣的4例發熱病例和9例曾發熱病例樣本,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檢測結果均為陰性。船上有148名旅客需要安排進行集中隔離和醫學觀察。

船上廣播通知每人可以領取一個口罩,可徐芳芳去晚了,看到現場擁擠的人群,嚇得趕緊又退回房間。快下船前,她才從工作人員那兒又要到口罩。

26日晚上7點多,母女二人準備下船,船方通知按著行李牌顏色分批次下船。但輪到她們的時候卻發現,下船出口什麽顏色行李標簽都有,有人發生了爭吵,有兩名工作人員在阻止一名試圖插隊的乘客。

“這是我第一次坐郵輪,船上有那麽多全員聚集場所,但凡我們那艘郵輪有一個確診病人,我們就都慘了”。如今徐芳芳看到多個郵輪疫情新聞,心裡有點後怕。

緊急叫停

並不是所有疫情爆發前出航的郵輪都僥幸躲過一劫。

1月19日22:00,“星夢郵輪-世界夢號”郵輪由廣州南沙碼頭出發,郵輪將途徑越南芽莊和峴港,24日返回南沙碼頭。船上逾1800名乘客,其中約1600人為香港居民。

1月20日當地時間16:19,日本“鑽石公主號”郵輪駛出橫濱港,包括船員在內,船上3700多人,大約一半乘客是日本人,其余客人來自全球56個國家和地區。

郵輪駛出後,船上集體度假生活就開始了。乘客們按照船上的娛樂節目時間表,去看電影、觀演出、逛珠寶店,去酒吧、泳池、桑拿,然後一日三頓在餐廳集中用餐,偶爾去甲板上呼吸海風,但更多時候在船艙內同呼吸。

1月20日晚,鍾南山首次公開肯定,新型冠狀病毒存在“人傳人”現象。中國文旅部決定,24日起停止國內旅行團和機加酒服務,27日停止所有出境旅遊團。

24日,地中海輝煌號郵輪停靠在上海吳淞口,準備帶團上船的領隊楊紅髮現港口停了幾輛救護車,後得知上一批乘客裡有兩人發熱,需要做乘客健康測試。

原定郵輪上午11點放空,但新客人登船時間等到了下午3點。郵輪公司臨時決定,客人在碼頭現場可選擇免費退訂,楊紅的團隊中有四成客人放棄了這段行程。

24日前後,出售郵輪產品的旅遊公司處在焦灼狀態下。

一位郵輪業者告訴界面新聞,兩艘25日準備起航的郵輪緊急停航。

歌詩達是第一個宣布取消春節期間所有航次的郵輪公司。其他郵輪公司也陸續一個一個班期地發布暫停在中國內地運,並推出了面向全部乘客的無損退訂政策。

“停航的損失非常大。”上述從業者稱。儘管郵輪公司采取了緊急措施,但壞消息還是接踵而來。

1月25日,“鑽石公主號”郵輪一名八十多歲的香港乘客在香港下船,1月30日開始發燒,2月1日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據日本媒體報導,2月3日郵輪返回橫濱,全船人員接受健康狀況調查,集體隔離14天。截至2月8日確認,“鑽石公主號”豪華郵輪上共已被檢測出63名患者。

2月3日,廣東疾控發布通知稱,省疾控最新接報的數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曾乘坐上述編號“WD05200119”的“星夢郵輪-世界夢號”郵輪。目前星夢郵輪方面接到有廣東政府有關部門通報的確診人數共3例。

郵輪上疫情的出現,引起全球警戒。

當地時間1月30日,因為一名中國乘客被發現發燒,一艘意大利郵輪上的6000多名乘客被要求暫時禁止在羅馬奇維塔韋基亞港下船,所幸檢測表明是虛驚一場,乘客為普通感冒。

近日,日本政府拒絕了一艘原計劃7日抵達衝繩縣的郵輪入境,因為該“威士特丹號”郵輪此前發現了疑似感染新冠病毒乘客。該船2月1日從中國香港出發,停靠台灣南部高雄後,被拒絕進入北部的基隆港。日本政府已要求該郵輪返回中國香港,並計劃讓船上的日本籍遊客乘飛機回國。

截至今日,中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確診人數突破三萬人,日本確診人數為全球第二。

2020年1月30日,代表全球60家成員的國際郵輪協會(CLIA)發布聲明,認為遊客的安全和健康是協會成員的第一要務,暫停從中國大陸出發的船員往來,禁止過去14天內從中國大陸出發或者途徑中國大陸的任何個人登船,包括乘客和船員。

被擊中的軟肋

適合全家休閑出遊,船上娛樂項目也是越來越豐富、新奇,郵輪遊一直是受人歡迎的旅行產品。

然而,疫情暴發,戳到了郵輪的軟肋。

“作為大型聚集型的旅遊產品,人員數量多,來源多樣,船上人員流動性強,聚集度高,封閉性強,使得郵輪作為人群聚集的海上載體,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防控難度較大。”上海工程技術大學教授、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葉欣梁告訴界面新聞。

中遠海運高級船長,首席培訓師胡月祥對界面新聞介紹,現代船舶和郵輪都是高度密閉的場所,郵輪上的每一個艙室設計都是密閉的,僅在門上安裝了方便開啟、有百葉窗結構的逃學生孔。艙室內部的通風由中央空調調節,而空調的循環功能分為外部循環和內部循環兩種。

他解釋說,外循環系統,空氣是通過連接在外的吸風口吸進海洋上的空氣後,再調節艙室內的溫度,空氣新鮮,衛生,但需要消耗更多能源;內循環系統是通過內部的空氣循環系統達到調節溫度的目的,但會增加病毒傳播風險。如果船上發生疫情,應當開啟外循環系統。

這並不是郵輪第一次遭受病毒打擊,歷年時有發生的諾如病毒和流感情況。

2015年5月,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擴散到韓國,前往韓國的郵輪紛紛調整航線,有的將目的地港口調整為日本,即便抵達仁川港的郵輪也因擔心感染MERS,取消了下船觀光安排。

不過國際郵輪協會也表示,在監管乘客和船員的健康狀況方面,郵輪業是裝備最完善和經驗最豐富的行業之一。

“郵輪公司會根據情況采取預防措施,在登船前對乘客和船員進行被動和主動篩查。此外,船舶必須配備全天候的醫療設施、船上和岸邊醫療專業人員,以便在生病時提供醫療服務並防止疾病傳播。”國際郵輪協會稱。

一位在郵輪上經歷過隔離的乘客向界面新聞敘述,自己在郵輪上曾因為拉肚子,報給醫務處,郵輪安排她帶上行李前往單獨的房間隔離24至48小時,期間不得出門,可打電話給送餐部訂餐。

重挫復甦難

然而,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影響規模前所未有, 處於潛伏期患者可能沒有任何症狀,更增加郵輪防疫的難度。郵輪公司不得不作出全面停航的斷腕之舉。

2015年,韓國郵輪業受到MERS影響。據韓國海洋水產部長官當時預計,全年利用郵輪訪韓的外國遊客數較2014年(105萬人次)減少22萬人次,造成的經濟損失將達到2576億韓元。

經歷了2015年MERS的中國郵輪業從業者告訴界面新聞,MERS只是暫停了一個郵輪目的地,而新冠狀病毒肺炎的影響,是抹去了整個客源地--日益增長、基數龐大的中國市場。

行業自媒體“港口圈”引用了克拉克森、羅蘭貝格等管理谘詢機構的分析指出,“2020 年開年不利,當前共計 8 艘郵輪(合計 25,456 床位)取消原定 1 月底 2月初中國母港出港船期,佔全球郵輪運力的 4.1%。 ”。

2019年國際郵輪協會的行業報告顯示,全球郵輪的運力部署中,中國佔比4.9%,亞洲(除中國市場)佔比4.3%;而全球郵輪客源亞太地區佔比5.7%。

上海國際郵輪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葉欣梁告訴界面新聞,某些郵輪公司因為取消航次直接損失在7-10億元左右,小型郵輪公司的損失也在5000萬元左右,而為郵輪公司和港口配套的其他供應商、企業等,相關損失初步預計在10億元左右。

“更為嚴重的是,本次疫情事件影響郵輪公司對中國市場戰略和郵輪布局,對未來發展較為不利。”他說。

按照2019年各家郵輪公司的原定計劃,MSC地中海郵輪打算將旗下最新旗艦郵輪“地中海榮耀號(MSC Bellissima)”在2020年的6月投放到中國首航。皇家加勒比郵輪也打算在2020年派遣3艘郵輪入華,還新增了奧運主題航線和長航線。歌詩達郵輪則計劃安排一艘專門針對中國市場設計的新船,在2020年底抵達中國。

“如果國際郵輪協會宣布亞太地區全部暫停,需要更多的郵輪公司進行配合,而對於中國和亞太地區的郵輪業務將是嚴重打擊。”葉欣梁分析說。

據此前上海國際航運研究所的數據,中國是全球第二大郵輪市場,僅次於美國,到2030年則可能成為最大的郵輪市場。

“我們的四艘郵輪都在港口待命” ,歌詩達郵輪集團亞洲總裁馬睿哲說。目前歌詩達郵輪已經暫停了2020年1月25日至2月29日期間從中國母港發出的30個航次,並對被取消行程遊客提供全額船票和船務費退款或免費改簽航次服務。“我們會利用這一時機優化產品及船上服務。一旦疫情緩解,旅遊行業復甦,我們期待以最好的姿態重新贏得消費者的信任。”

他還強調,無論是以中國為母港運營的航線還是海外航線,歌詩達郵輪都采取了嚴格的健康預防措施和流程。

“疫情結束後一般會迎來行業回彈期,但郵輪由於自身特殊性,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渡過此次難關。“葉欣梁說。“疫情過後,郵輪業一方面需要加強郵輪安全的宣傳,降低遊客對郵輪安全的擔憂;另一方面,則應對本次疫情防控措施進行全方位的總結,在此基礎上完善應對此類疫情的應急響應機制。”

他舉例說,比如針對此前防控中的薄弱環節,升級港口的相關查驗設備,持續優化“港區聯防聯控機制”。建立健全郵輪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預案,形成“總預案+海關處置流程+郵輪港預案+郵輪公司預案的防控體系”。

皇家加勒比郵輪回復界面新聞,鑒於此次疫情發展態勢,將再次提高郵輪上消毒標準,更嚴格、嚴謹遵循國際衛生標準。而暫停2月中國母港運營航次和推出各項退改簽政策後,大部分遊客選擇改簽了後續的航次,“這說明廣大消費者對郵輪旅行的熱愛和對乘坐皇家加勒比郵輪出行的認可”。

載有3700多人的“鑽石公主號”目前還在日本橫濱港旁集中隔離。“郵輪隔離,對外界影響將大大減少。但對郵輪上旅客心理情緒來說是挑戰。”胡月祥說。

目前“鑽石公主號”隔離乘客發放了口罩、橡膠手套,配備了溫度計每天檢測,每日配送餐食,增加了電影儲備以度過海上隔離的兩周。乘客們接受媒體採訪紛紛表示,他們希望能早日平安回家。

(文中 徐芳芳、楊紅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