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武漢重災區裡,爸媽的一日三餐

作為一個蟄伏在魔都的武漢人,我一開始對自家的疫情,是沒有特別明確概念的。一年到頭也回不了幾次家,於是年前拚盡人品,搶到一張大年29的火車票。

開始意識到事情變嚴重,是身邊很多群裡開始爆出不同的消息。在反覆猶豫後,年二七凌晨,我在家庭群裡試探性地說,“好多人要我別回了,說這個病毒挺嚴重的,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

不知什麽時候,地鐵開始變得不再擁擠,人們不知不覺都戴上了口罩。

*國民健康雲

果不其然,一大早外婆的回復:“曼曼,你乾脆和媽媽商量一下,就別回武漢了,等疫情過去了再說。無論你做什麽決定,要記得告訴我們。”

過了幾個小時,外婆又說:“曼曼,坐飛機是不是人流少些?”

我知道家裡人是盼著的。

離上次回武漢又有好幾個月,外公外婆尤其期盼我回去,但思來想去覺得不能冒險。爸爸比較警覺,直接建議我暫時別回了;媽媽在電話那頭哀歎,上好的鮑魚海蟹我是沒有福氣享用了 —— 這是她委婉表達思念的方式。

*艾格吃飽了

後來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人們在家各過各的年,幾乎沒人想過疫情會如此來勢洶洶,我爸媽也完全沒有料到,自家所在的水果湖街會變成此次疫情的重災區,甚至連吃飯都成了一個問題。

水果湖街目前已成重災區

*作者供圖

在我的記憶中,武漢過冬的吃食是很豐富的,過年更不用說。但回想起來,每年冬天必吃的,絕對少不了粉蒸肉、排骨藕湯、臘鴨燉萵苣和洪山菜薹。

粉蒸肉有紅白兩種。自從在洪湖吃過白粉蒸肉之後,我便再也不願意吃紅粉版本的了,加了腐乳汁的不是不好吃,但總覺得掩蓋了些什麽。

*搜狐

包裹了碎米粉的豬肉和粉藕是極佳的組合,豬油浸潤下的碎米保持著恰恰好的濕度,肉則完全不膩了。吃粉蒸肉的樂趣在於一口肉一口藕,淡淡的甜鹹味混著著飽滿的米香在口中散開,肉或者藕相互加持,質感軟糯可人。

紅色的粉蒸肉是選用肥瘦相間的五花加腐乳醃製,肥肉的層次雖然看著明顯,但入口一點都不膩。

*武漢吃喝玩樂

排骨藕湯算是最為人所熟知的湖北菜了。

俗話說老銚子煨湯,越煨越香。每個老武漢人家裡,都把用了十幾年的銚子當成寶。

*武漢吃喝玩樂

在我們家,藕是一定要用洪湖出的粉藕,和排骨一起燉上數個小時,入口即化,軟爛甜香,吃一口便能拉出長長的絲,往往弄得滿臉都是,但這才是燉到合格的藕。

*《舌尖上的中國》

藕湯裡什麽都不需加,出鍋前一把蔥末、一點鹽,再灑上點睛的白胡椒面,一碗煨出來的肥厚的白湯下肚,我不相信任何人會拒絕第二碗。

*優良better

挖藕時至今日都是極其辛苦的人工活兒,我曾親眼目睹采藕師傅穿著連體防水衣,在冬日刺骨的湖水中一點點把藕從泥濘中小心拔出來。我們從小被教育吃藕最不能浪費,因此見到沒來得及吃就爛掉的藕,感覺是極痛心的。

采藕師傅們在泥田中勞作

*《舌尖上的中國》

比起藕湯,臘鴨燉萵苣則在外省的知名度近乎零。我吃口極淡,通常不喜臘味,但惟獨和萵苣一鍋燉的臘鴨沒辦法拒絕。風乾的臘鴨洗淨斬塊焯水,與萵苣同燉,加一點薑片燉到湯白即可出鍋。

*搜狐

臘鴨本身含鹽量高,不需額外加鹽。記得姑姑對我說,在傳統的湖北廚房中你幾乎看不到醬油的身影。湖北菜吃的是食材的新鮮本味,用得最多的便是鹽與白胡椒,鹽增味、胡椒去腥,如此便夠了。

別的臘味完全無法取代臘鴨特有的鮮香,其肉質肥而不膩,緊而不柴,吸飽了鹹鮮味的萵苣更是讓人愛不釋口。

*搜狐

這是寒冬中最暖胃的一道菜,也是我離開家鄉後從未嘗試複製過的一道,因此它成為了我每年冬天回家最“欠”的那口。

其實平日我很少跟父母聯繫,但疫情當前,對父母的關切也更頻繁了一些。

媽媽跟我說,她和爸爸平時吃得不多,但為了保證營養,一開始她還是會像往常一樣,每餐做上四五個菜。她告訴我,因為我沒有回去,也因為一直買不到萵苣,臘鴨還一整隻掛在陽台。

年關將近時,湖北家家戶戶陽台上都掛起臘魚臘鴨、醃肉、灌香腸……

*武漢吃喝玩樂

隨著隔離的時間變長,每個菜的量都有所減少,逐漸變成一家兩口,每餐最多只能保證三個菜。記憶中,我家那口超大號的冰箱永遠都是塞得滿滿當當,感覺全世界的山珍海味都在裡面,我從來沒覺得有一天,家裡會斷糧。

突然爆發的疫情,也給了冰箱一個“措手不及”

*新浪微博

但漸漸地,大家都發現,肉還好說,水果蔬菜的確是越來越難獲取了。

武昌成了重災區,小區出入比較困難,有些人家已無限接近彈盡糧絕,於是物業發起了為大家代買蔬菜的服務。媽媽跟著買了幾次,爸爸則負責買後把菜從小區物業取回家。

業主們戴著口罩排隊領菜

*中國經濟導報

爸爸是科學家,放心不下工作,仍舊每天堅持從家,沿著人跡罕至的東湖步行至湖上的實驗室,兩點一線、獨自工作。口罩這個稀缺品,用了好幾天也不捨得扔。

媽媽則正式開始“一菜多吃”。原來大家都一顆一顆吃白菜,現在是一片一片兒吃。以前菜葉蔫兒了就不要了,現在一點也不敢浪費。

這個不服輸的城市在與疫情的鬥爭中也擁有了更強大的創造力~

*阿美小廚房

媽媽說,她很有辦法的:白菜葉子用來燉,白菜梗切絲炒。年初一在家吃了一頓清湯火鍋,後來就再也不敢了,因為這樣太消耗蔬菜。

韭菜一頓炒黃瓜,一頓炒豆腐,一頓炒鴨血,韭菜頭留下來還能炒一頓“蟹粉”蛋。剩下來的鴨血還可以做鴨血粉絲湯。雞蛋和各種食材配合在一起,又可蒸又可炒,一下又能變出好幾個菜。

*搜狐

年前運氣好,洪山菜薹備了些,於是這個冬季湖北家庭必不可少的蔬菜,也被我媽炒出了很多花樣。清炒,酸辣或者和若乾片臘肉爆炒,包裹著肥肉油脂和煙熏氣的菜薹花,“可甜可鹹”,是我最喜歡的家的味道。

*優良better

這個年,對於千千萬萬個武漢家庭來說,終究味道是不對的。但是在物資緊缺、人人自危的環境中,武漢人基因自帶的韌勁和潑辣天性卻也可以讓日子過得沒有那麽難。

針對這次疫情,各個餐飲企業也發動起來為醫生患者提供食物。

*武漢廣播電視台

媽媽微信上傳給了我幾段視頻,那是在洪山體育館和武展方艙集中隔離的輕症患者,發來的“前方來報”。視頻裡大家調侃著設施簡陋的“難民營”,和各自被分配到的生活用品或便當

便當是最普通的那種,完全比不上家裡做的,但視頻裡的中年男子還是操著一口正宗的武漢話,感歎便當品質超出預期:“今天這個夥食,居然還有xxx,我靠,可以的。”

*看川

這是多麽可愛、多麽寬容的一群老百姓啊,明明已經如此難了,但還能淚中帶笑、苦中作樂。好像只要大家聚在一起,力氣就多了一分,意志就更堅定了一些。

一位阿姨在方艙醫院內跳廣場舞,當被採訪時說道:不動不舒服,要保持好心態~

*武漢美食中心

“在認清生活的真相後,依然熱愛它”,武漢人的英雄主義誠不我欺;可我卻比任何時候都希望他們能夠趕緊卸下堅強的盔甲,回歸到平凡生活的瑣碎當中。

*陳小桃

那個時候,武漢一定又恢復了往常的熙熙攘攘,急脾氣的武漢人又開始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情拉拉扯扯;到了那時,也請同樣不要忘記,站在水汽氤氳的早點攤子旁邊,一口熱乾面一口面窩熱烈吃著的他們,曾是我們的英雄。

一起等待武漢人重新開始排隊過早的那一天吧!

*艾格吃飽了

作者:謝斯曼

頭圖來自:新京報

圖片部分來源網絡

如有疑問請聯繫

你希望跟武漢人說些什麽?留言告訴她吧!

點擊下“在看”吧,讓更多人看見武漢人的真實生活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