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這裡埋葬著“應該”——艾伯茨堡女修道院

在一個春光夏陽的轉換季節,我因為去小扁豆愛心餐廳(Lentil as Anything)而找到了艾伯茨堡女修道院(Abbotsford Convent),然後順帶走了一圈科林伍德兒童小農場(Collingwood Children’s Farm),那一日的氣象和心情都非常愉悅,每次在找尋中的意外都讓人開心不已。

墨爾本最好的地方總是在不顯山露水之處,艾伯茨堡女修道院幽幽靜靜地藏在Heliers小街深處,真沒想到紛繁的城邊上有這樣一個田園小桃源。

在艾伯茨堡女修道院(Abbotstord Convent)前廣場的花叢中,有一塊小墓碑,是一塊很難發現的墓碑,上面只是刻著“HERE LIES’SHOULD’”,中文的意思“這裡埋葬著(應該)”。據說這塊墓碑以及它的墓志銘,在墨爾本還有一定的名氣。墓碑是一位叫:羅賓迪維斯R.I.P.的藝術理療師立的。至於這塊墓碑,也許,不理解其內涵的,會認為這塊破碑石沒有什麽,但是那簡單的幾句墓志銘,卻以其深刻的哲理,告訴了你人生的道路。在墓碑的旁邊,有一個介紹,是這樣寫的:“應該”在英語語言裡是不必要的,是多餘存在的。你多久會聽到一次人們自己責備自己?“我應該去做那個”“我應該到那裡去”“我早應該明白的”而這些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因此,是時候埋葬它了,再也不要見到它了。

即便如此,如果我們認真的培育它,如果運氣再好一點,它還是可以重新作為一個更實用並更富有同情的詞匯。在這裡,我邀請你們寫下關於你們自己的“應該”,然後把它恭敬地放在我的面前。

我將透過過程性藝術,幫助你們發現心底的真實意願。而在過去的8年時間裡,作為一個完全形態的藝術理療師,非審判方式已經成為了羅賓的基本工作宗旨。合作交流藝術項目已經成了她藝術實踐的主體。羅賓,一個視覺藝術家,在英國格拉斯哥大學開始她的藝術理療課程,並在2003年,於拉托貝大學獲得了藝術理療碩士學位。

羅賓,墨爾本藝術理療工作室的共同創立者,位於艾伯特斯堡女修道院。她已完成了媒體藝術的學士學位,完全形態理療的高級文憑,和正在進修的公共空間碩士學位羅賓想要感謝詹姆士和教堂的信徒們。羅賓迪維斯R.I.P.“應該”。

艾伯茨堡女修道院曾經是牧師們居住了100多年的舊址,烏黑的石頭教堂,淺褐鑲紅邊的泥牆大樓,參差的老樹槎椏,一半陽光一半黑暗的一樓走廊,幾輛舊單車靠在牆角,寬敞靜謐的大院落,如果沒有教堂杵著,還以為到了中國上世紀70年代具有前蘇聯風格的機關大院。

我第一次來艾伯茨堡時走偏了,沒有找到正門,先是從教堂側面幽暗的小道裡窺探到了背後的明亮,然後就被那片明亮一步步地引入,所以那份豁然開朗的心情是和從正門進入大不相同的。

進了大院,從明晰的路牌上發現原來我要找的愛心餐廳就在這裡。而且這裡還有好幾個咖啡館。小扁豆愛心餐廳佔據了大院景致最美的一角,它的後院直接對著修道院內的田園大草坪,餐廳的裝飾擺設銅燭鐵尊、斑斕漆桌很有印巴異域風情,一個公益餐廳也弄得那麽有情調,不錯,這就是墨爾本的風格。

餐廳的創建者來自斯裡蘭卡,這位善心人曾在學生時期十分窮酸,從而決定創辦這樣一個公益餐廳幫助遭遇生活困難的人,這樣理念在墨爾本這個友愛城市當然很受推崇,不少志願者紛紛加入“小扁豆”家庭提供服務,其中很多人也是曾經接受過慈善機構的幫助,現在參與進來回報社會。

餐廳進門處放著一個古色古香的小錢箱,小黑板上寫著“吃好吃飽了,憑你的感受自由捐贈(when you are happy and full, pay as you feel in our magic money box)”。

餐牌確實沒有價目表,你覺得這餐值多少錢,就投多少錢到魔箱裡。餐廳為素食主義,吃飽是主題,選擇性不多,不過食材都是來自修道院的有機產品,每道餐食都會有黃色的咖喱點綴,來這裡用餐多為囊中羞澀之人,也有一些來用餐捐贈的。志願者服務生們都相當地和藹可親,看到沒能擺脫困境的常客還會坐下特別關心一下。

從修道院出來,院外是科林伍德兒童農場(Collingwood Children's Farm),大片的綠地上散養著牛羊雞犬,這裡還有那種神乎其神的山羊鄧肯(Duncan)。

後來在網上看到一小段英文留言,蠻好笑地建議人們無須理會農場裡那些笨笨的牛兒、狗兒,直接帶了食物去喂鄧肯小羊兒,當它雙眼望定你的一刻,你就可以將煩惱全部扔給它。所以,如果你願意,在修道院埋了“悔不該”之後,就像梁朝偉對著樹洞說話那樣去向農場的羊兒吐吐槽吧。

可惜我去的時候並不知曉靈羊之事,倒是有頭肥肥的澳洲綿羊殷勤、關愛地走到我身邊,和我大眼對小眼地對望了一輪,我包裡除了一瓶水別無他物,於是厚著臉皮用手機把它拍了個夠。人家見我並不打算打賞點肖像費什麽的,便很是無聊地走開了。

每個月月末周六小農場還舉辦新鮮自種蔬菜集市,吹拉彈唱的和菜農們的呼呼喝喝此起彼伏,家禽們更是嘰嘰咕咕個不停,主婦們大包小包地搬運收獲,孩兒們四處瘋跑,怎一個熱鬧了得。農場也有小餐館,農家餐館對著綠地小河,頂著澳洲的陽光,可口的綠色美食,沒有比這更愜意的田園之樂了。

江柳:文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