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匆匆改姓下嫁蘇寧,家樂福“賤賣”背後有何苦衷?

所有的手段都用盡,家樂福終究還是慢了時代半拍,自救失敗。

|作者:咖喱

以僅僅60億元人民幣的估價,家樂福中國被“賤賣”了。

6月23日,蘇寧易購公告稱,公司全資子公司蘇寧國際擬出資48億元收購家樂福中國80%股權。本次交易完成後,蘇寧易購將成為家樂福中國控股股東,家樂福中國徹底改姓“蘇”。

一家法國公司,在華坐擁210家大賣場,全年在中國地區有接近300億元的銷售額,如今這些數字都成了歷史。

究竟為何,家樂福集團不惜“賤賣”也要迅速甩掉家樂福中國這塊燙手山芋?在年初收購萬達百貨之後,蘇寧馬上又下一城,下的又是一盤什麽棋?

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

事實上,家樂福欲賣身的傳聞由來已久。

去年底就有媒體報導稱,家樂福中國的“戀愛”對象是阿里,想整體出售給對方,但最終沒能談攏,不歡而散。

隨後,家樂福又陷入和騰訊、永輝的“三角戀”關係傳聞中。2018年1月23日,家樂福宣布,騰訊與永輝將分別基於技術和生鮮運營經驗對家樂福中國進行潛在投資,且家樂福與騰訊已達成在華戰略合作協議。投資完成後,家樂福依然是家樂福中國的大股東。當時看來,這場聯姻幾乎板上釘釘,彼時的家樂福依然掌握話語權。

然而,僅僅5個月後,前段姻緣作罷,家樂福匆匆下嫁蘇寧,而且價格稱得上是“賤賣”。

本次交易中,蘇寧為家樂福中國提供的估值僅僅60億元人民幣,比上月初彭博所報導的10億美元(1美元大約6.87人民幣)估值還縮水不少。如果跟2018年家樂福的銷售額299.6億元比,此次估值更是“一落千丈”。

沒有話語權、沒有談判余地,出讓80%的股權,隨了他姓,家樂福一再退讓,急於甩開中國業務包袱的迫切心情可見一斑。

幾家歡樂幾家愁。與家樂福中國慘淡身價形成對比的是,中國商超企業永輝超市2018年營收705億元,為家樂福中國的兩倍,但市值如今已超千億,為家樂福中國的17倍左右。

而就在蘇寧宣布收購家樂福的第二天,永輝超市發布公告稱,據綜合考慮各方面相關因素,永輝超市與騰訊將終止對家樂福中國的投資。

人們不禁要問,經歷一段無果而終的“愛戀”後,永輝為什麽怯了?

細想,以永輝現在的體量和戰略重點,如果在2019年去消化家樂福如此龐大的資產包,可能也會造成一定的戰略“分心”。從目前永輝的發展階段來看,後有追兵,前有堵截,倉儲會員店的人才、技術、供應鏈都是其短期內不能補足的,如果COSTCO(美國最大的連鎖倉儲量販店)殺入大陸,那麽永輝則完全沒有足夠的軍備可以對抗。所以,相比砸錢為家樂福數字化賦能,加快自身門市戰略布局才是永輝的當務之急。

或許,家樂福也深知,躊躇不定的終究不值得倚靠。而此時,蘇寧出現得恰到好處,解了其燃眉之急。

家樂福如何走了下坡路?

如今委身下嫁的家樂福中國,一度是中國商超市場風光無兩的大贏家。

作為大賣場模式的鼻祖、歐洲第一大零售商,家樂福在1995年進入中國,引入的“大賣場”模式讓人眼前一亮。

隨後數年間,家樂福中國如入無人之境,門市數以每年十多家的速度不斷遞增,到2006年時,其門市總數已突破100家,成為國內大賣場業態名副其實的龍頭。

但這樣的勝利並未持續太久。2006年開始,國內大形勢的變化以及家樂福自身“價格欺詐門”“315過期食品案”的曝出,再加上公司對外部變化不敏感所帶來的不思進取,奏響了家樂福中國衰落的序曲。

2009年,家樂福中國的門市數即被本土競爭者大潤發超過,這是家樂福中國由盛到衰的轉折點。一年後,沒能止住頹勢,家樂福中國又被同為外資企業的沃爾瑪超過,屈居行業第三。

屋漏偏逢連夜雨。

2011年電商崛起之年的到來,掀起了整個行業的衰退浪潮。家樂福中國首當其衝,從其銷售額變化也可以明顯看出,2011年開始,家樂福中國的銷售額增長從15%驟減至8%,從此銷售額幾乎止步不前。

一路失勢,家樂福中國並非沒有嘗試自救。

2014年,家樂福在上海推出“Easy家樂福”便利店,並於次年將部分門市調整至24小時營業。但效果不佳,5年過去,“Easy家樂福”仍然僅在上海和無錫兩地徘徊,門市數維持在40家左右。有業內人士認為,“Easy家樂福”模式完全沒有找準定位,畢竟小業態和大賣場的經營完全不一樣,粗放式和精細化的風格完全不同。

至於線上,“家樂福網上商城”2017年在全國18個城市相繼上線,除了自建APP平台,還聯手知名O2O平台美團、餓了麽及百度外賣,為消費者提供在線購物服務。但交易量有限,對於動輒數十億元的體量來說還是太小了。

開便利店、做電子商城、加入外送平台……所有的手段都用盡,家樂福終究還是慢了時代半拍,自救失敗。

目前,家樂福在中國的市場佔有率已一路下滑至第五名。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家樂福以2.8%市場份額排在高鑫零售(大潤發+歐尚)、華潤萬家、沃爾瑪、永輝之後。

二十多年之後,家樂福中國必須要面對的是,當年那種開到哪紅到哪、開門前門口排長龍的盛況早已成為過去。在躺著賺錢的階段,家樂福沒有意識到創新和改變的重要性,錯失了幾次轉型的絕佳機會,加上一直缺位的供應鏈和物流體系,如今早已無力回天。

在這樣的情況下,家樂福選擇“退出”中國市場,也不失為一種明智的選擇。

蘇寧下的是一盤什麽棋?

這兩年的蘇寧,幾乎隻做了一件事情:瘋狂開店。

2017年,蘇寧開始進軍新零售以來,一直在加速互聯網門市的布局。去年,蘇寧共開店8000多家。今年1月份,蘇寧董事長張近東聲稱今年開店的目標加碼到15000家。到今年一季度為止,蘇寧已經擁有自營和加盟門市超過12000多家。

線下門市的快速擴張,顯然給蘇寧帶來了看得到的業績增長。2016年,蘇寧易購的營業收入為1485.85億元,到去年就已經增長到2449.57億元。

進入2019年,蘇寧擴充線下布局的戰略沒有停歇。1月份,在以95億元價格成功收購萬達百貨的37家門市之後,蘇寧旗下已擁有“百貨、家電、影院、嬰童、體育、精品超市”等全部主力專業店,唯一缺少的就是大賣場業務,而大賣場業務對於蘇寧廣場這樣的大綜合體而言,無疑是前期消化租賃面積以及擁有招商號召力的重要渠道。

因此,不差錢的蘇寧,看到便宜貨自然沒有不撿的道理。更重要的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儘管近些年來業績不理想,但在規模上,家樂福中國仍然是2018年中國快速消費品連鎖百強前十的行業領跑者。

家樂福中國擁有完善的供應鏈及倉儲能力,擁有6個大型配送中心,覆蓋了全國51個城市,其倉儲物流方面的豐富經驗,剛好能補足蘇寧的物流和配送能力。屆時,蘇寧家電家居、蘇寧紅孩子、蘇寧極物、蘇寧金融、蘇鮮生生鮮超市、蘇寧小店即時配送等豐富業務,都可以搭上家樂福的順風車,讓蘇寧能更高效更低成本地觸達消費者。

配送優勢之外,蘇寧也看中了家樂福的人氣資本。公開資料顯示,目前家樂福在國內開設有210家大型綜合超市以及24家便利店,覆蓋22個省份及51個大中型城市,同時擁有約3000萬會員。這個消費群體與蘇寧擁有的4億會員能夠形成消費場景的互補,對迫切希望獲取流量的蘇寧而言,無異於又是一座寶藏。

此外,家樂福的人才資源應該也是蘇寧看中的一塊,畢竟家樂福曾有著“零售界黃埔軍校”的美譽。

物流、會員基礎、人才資源,這些都成了蘇寧最終願意將家樂福收入囊中的理由。

另一邊,家樂福的離開也代表了一個外來傳統商超退出中國的縮影。

近年來,不少國際零售巨頭在中國都過得不順意。英國樂購、韓國樂天瑪特、韓國易買得等外資零售企業紛紛退出中國,留下來的外資超市則紛紛尋找本土合作夥伴。如沃爾瑪與京東合作,樂購則被華潤入股,法國零售商歐尚的中國業務也在2018年底被其合作夥伴大潤發全面接管。

在傳統超市陷入困境的同時,國內的互聯網巨頭們則趁機攻城略地。此前,騰訊已經入股永輝超市,而阿里巴巴更是相繼入股三江購物、聯華超市、新華都和高鑫零售。此外,阿里巴巴的盒馬鮮生、京東的7FRESH、蘇寧的蘇鮮生等新生代零售也對傳統超市形成了衝擊。

時轉勢移,可以預見,以家樂福賣身為節點,這波商超便利店的混戰還遠沒有結束。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