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世界上最好的醫學技術是什麽?狂犬病疫苗革命性創新

台灣時間9月23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世界上最好的醫學技術是什麽?什麽藥物能夠拯救人類,或者哪些醫學技術對人類發展做出巨大貢獻?

伯特·漢森(Bert Hansen)

美國紐約城市大學巴魯克學院科學與醫學史教授,曾撰寫《從巴斯德到小兒麻痹症的醫學進展》一書。

“狂犬病疫苗改變了醫生的基本預期。”

儘管許多人感到驚訝,但影響人類最大的藥物是1885年路易斯·巴斯德(Louis Pasteur)發明的狂犬病疫苗,這項發明震驚了全球媒體,當時狂犬病是一種罕見、非常致命的疾病,對於每次孩子被狗咬傷,無論傷口咬得有多小,都會讓父母感到害怕,媒體經常報導稱,病人死亡過程非常痛苦,醫生對狂犬病非常無助。

巴斯德成功治療了第一批狂犬病患者,這則消息不僅在法國,而且在全世界都成為頭條新聞,狂犬疫苗不同於其他醫療方法,也不同於專利藥品,巴斯德研製的注射疫苗是在實驗室完成的,而不是製藥廠,這是一項科研成果,也是世界首次醫學突破,它確立了一個革命性新概念:醫學進步理念。

天花疫苗沒有成為頭條新聞,聽診器、乙醚麻醉術、消毒術,以及微生物理論也沒有成為頭條新聞,但是治療致命狂犬病的故事和圖片建立了一種新模式——這是公眾所期待的,這不僅影響了新聞報導,而且還影響一些新藥物和療法的研製,例如:抗白喉血清、維生素、治療糖尿病的胰島素、抗生素、心髒移植和人造心髒等。

這些頭條新聞並不能代表現代醫學進步,但是狂犬疫苗改變了的基本預期,1885年,歷史上第一次患者對醫生的學位或者長期從醫經驗不感興趣,而是對藥物研發者是否在實驗室工作,是否提供最新研究結果感興趣。

從那時起,人們開始願意為醫學研究捐款,而不僅僅是對醫院做慈善,很快人們對醫學突破所蘊含的新奇性和實用性的熱情轉移到了其他科學領域,對X射線、鐳、飛行、愛因斯坦科研理論、原子彈、DNA、基因組以及其他科學領域進行新聞報導宣傳。

喬納森·賴納茨(Jonathan Reinarz)

美國伯明翰大學醫學史教授。

“對於精神病和孤獨症患者而言,微笑是最好的藥物。”

世界上哪種藥物是最好的?我覺得應該是“微笑”,近期我在進行精神疾病和孤獨症醫療活動,我認為回答這個問題時最好保持謙虛心態,因為我們面對當今世界上最大健康威脅時,我們需要轉向預防模式,因此,和保持微笑的樂觀心態一樣,健康食物和純淨的飲用水是非常好的“藥物”。

但是如果你尋求一種“醫學乾預手段”,一種已被包裝起來並作為一種“藥物”出售或者提供給公眾的真正醫療技術,那麽胰島素、生理鹽水或者輸血等是最佳選擇,安全帶、滅火器、頭盔和游泳背心也會出現在這個名單。

大衛·羅斯納(David K。 Rosner)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歷史和社會醫學教授。

如果將純淨水作為一種“良藥”,當它提供給貧困社區的兒童時,它無疑可以拯救數百萬人的生命。

純淨水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藥物,許多傳染性疾病,例如:霍亂、傷寒症、盤尾絲蟲病、瘧疾都是通過受汙染或者不流動水源傳播感染,蚊子在水中繁殖後代並傳播病菌。

這聽起來有些“簡單”,但如果你將純淨水作為一種“藥物”,當它提供給貧困社區的兒童時,無疑可以拯救數百萬人的性命,如果你研究分析轉變人類歷史上重大疾病事件,你會發現19世紀有許多傳染疾病,有些疾病是通過空氣傳播的,有些是由於環境擁擠、空氣不流通,患者直接將病毒傳染其其他人,或者是通過老鼠傳染給人類。但是作為服務全體居民的一項乾預措施,引入完善的純淨水供給和汙水處理的衛生水系統,可能減少傳染病的傳播,從本質上講,最好的“良藥”是消除貧困,之後良藥的範圍可以擴大至疫苗、抗生素和其他醫療技術。

亞歷山大·懷特(Alexandre White)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助理教授,研究傳染病爆發在歷史和當代環境中的社會影響,以及對傳染病爆發做出的全球響應機制。

“如果某人攜帶的艾滋病毒無法檢測到,避孕套結合抗逆轉錄病毒可以阻止艾滋病毒通過性交配方式傳播擴散”。

疾病預防是世界最好的“良藥”,這聽起來有些老套,但這往往是真實有效的,上世紀70年代末,醫學領域和全球公共衛生領域可能已經解決了傳染病傳播問題——天花已經根除,小兒麻痹症逐漸消失,傳染病災難已成為歷史,黃熱病、鼠疫、麻疹、腮腺炎和風疹都可以通過抗生素治愈,或者通過疫苗預防。

然而,我們開始受到新的疾病威脅,例如: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非典型肺炎(SARS),這些疾病導致許多人喪生,引發全球性傳播疾病,雖然我們沒有治愈艾滋病毒或者埃博拉病毒的有效措施,但是當前有許多潛在的治療方法仍在試驗階段,並且出現了一些預防措施。如果某人攜帶的艾滋病毒無法檢測到,避孕套結合抗逆轉錄病毒可以阻止艾滋病毒通過性交配方式傳播擴散,黃熱病和麻疹疫苗可使接種疫苗的人具有免疫能力,從而防止疾病傳播。

疫苗對於阻止麻疹等疾病傳播擴散尤為重要,因為疫苗限制了病原體發生致命突變的可能性,而這種突變可能會降低現有藥物療效,這一點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全球麻疹病例和死亡人類正在增多,對青少年人群影響最大。

米卡爾·拉茲(Mical Raz)

美國羅徹斯特大學歷史學教授,《前腦葉白質切除術:美國精神外科的形成》的作者。

“死亡率下降幅度最大的是19世紀公共衛生乾預的結果,而不是隨後出現的許多創新醫療手段的導致的。”

世界上最好的“良藥”是以低成本、高效率幫助最多的人,因此,這種“良藥”應當是積極有效的公共衛生乾預措施,對實現健康具有重要、可衡量的益處,公共衛生措施通常成本較低,但可能帶來很多好處。儘管如此,當兒童無法獲得純淨飲用水時,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從歷史上看,死亡率下降幅度最大的是19世紀公共衛生乾預的結果,而不是隨後出現的許多創新醫療手段的導致的。

梅勒妮·果恩(Melanie Goan)

美國肯塔基大學健康、社會和人口歷史副教授,主要從事醫療史研究工作。

“在細菌理論出現之前,研發靶向藥物是不可能的,因為傳染病的病因一直是未解謎團。”

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因為對於每個面臨生命威脅疾病或者慢性病的患者而言,讓他們恢復健康的藥物似乎是最重要的,如果要找出一種特定的“最佳藥物”,天花疫苗和青霉素浮現在我的腦海中,因為它們為其他疫苗和磺胺類藥物開辟了道路,這些疫苗和藥物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

如果更廣泛地定義醫學,我會說最好的醫術是發現細菌理論,在細菌理論出現之前,研發靶向藥物是不可能的,因為傳染病的病因一直是未解謎團,如果沒有對致病因子的認知,人類治愈疾病的努力很可能就會誤入歧途,1833年霍亂流行期間,為了保護人們免遭“壞空氣”和感染霍亂而向空中開炮射擊,從現代觀察者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有些荒謬可笑,如果人們不知道水中的病毒是疾病傳播擴散的罪魁禍首,就不可能找到疾病根除辦法。在細菌理論出現和磺胺類藥物引入之後,一些致命疾病的治療方案出現了,可以治療肺結核、傷寒症、白喉症。

史蒂芬妮·斯諾(Stephanie Snow)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醫學教育資深研究員,聚焦研究自19世紀以來人類醫學和醫療保健發展。

“麻醉劑臨床表明,使用麻醉劑消除手術疼痛對患者沒有不良影響,分娩時的痛苦可以在不傷害母親或者嬰兒的情況下得到緩解。”

19世紀40年代末,隨著麻醉劑的引入,人類對醫學的體驗發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無痛外科手術和牙科手術,以及減少分娩時的痛苦,都是吸入乙醚和三氯甲烷(chloroform)等化學物質的直接益處,但是麻醉劑也催化了社會群體和醫學技術對身體疼痛的認知態度發生深刻而廣泛的轉變。

直到18世紀末,人們仍認為手術期間產生的疼痛是一種刺激物,可以幫助身體承受手術的壓力,分娩時的疼痛、慢性疾病、死亡都是人類生命中不可避免的事情,麻醉劑臨床表明,使用麻醉劑消除手術疼痛對患者沒有不良影響,分娩時的痛苦可以在不傷害母親或者嬰兒的情況下得到緩解,到19世紀末,麻醉劑被醫生和病人稱為本世紀最重要的發現之一,是人道主義和文明社會的顯著標誌。

很難想象還有什麽創新醫學技術能夠產生如此積極廣泛的影響,使人們能夠在麻醉手術中受益,整個過程不承受痛苦。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