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亨頓:斯諾克不只是一項娛樂活動,它還能改變人們的生活

斯諾克只是一項娛樂活動,想必這是每一位斯諾克球迷都聽過但不認可的評價。

有人會這麽想:“這種只是休閑娛樂,何必如此投入、激動、沉迷戲劇化情景甚至要為此爭辯呢?”

“不就是打丟了一杆球、斯諾克沒做好或是出球時機沒打好嗎?何必在意一位陌生人輸給另一位陌生人呢?一場球打到最後何必如此焦灼,何必為此喜怒哀樂呢?”

好吧,就算斯諾克是一項娛樂活動,時至今日它突然停辦,或許會讓人想通起初是因何熱愛。和其他所有職業運動一樣,斯諾克也因新冠肺炎疫情被迫停賽,讓人有足夠的時間來思考。

那就來思考:我們為何選擇斯諾克?這項獨特運動怎會收獲大批觀眾?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份答案。對知名斯諾克撰稿人大衛·亨頓而言,在他成長的80年代,斯諾克是英倫文化的核心代表之一。當時最大的四個頻道都會轉播斯諾克賽事,人們在日常生活中幾乎做不到和斯諾克完全不沾邊。

斯諾克從來就不是一項容易上手的運動,但和其他的一些體育項目相比,親身接觸體驗的門檻還是非常低的。當時很多孩子家裡就有張小尺寸球台,在俱樂部注冊會員也花不了幾個錢,你還能通過電視轉播粉上幾個斯諾克球星,有了偶像,也就有粉絲開始模仿他們。

那是屬於史蒂夫·戴維斯的年代,他將賽事質量和職業水準提到高前所未有的新高度,然後是史蒂芬·亨德利的時代,屆時他又將這一水準線大幅提升。亨頓在9歲時開始製作世錦賽參賽選手的剪貼畫冊,他會從報紙、雜誌上收集球員的照片,剪下來製成冊子,參賽的球員每人一頁。

這個項目唯獨在1986年出現缺憾,那一年,喬·約翰遜力克史蒂夫·戴維斯奪得冠軍,而這年的“秩序冊”上沒有約翰遜的位置,因為亨頓從來沒聽說過他。

1990年,亨頓第一次來到斯諾克運動的最高殿堂、世錦賽的舉辦地——克魯斯堡劇院,和其他人一樣,他最初的反應也是驚訝於賽場面基如此小。電視轉播會騙人,這裡明明就是世錦賽,但親臨現場感覺又是如此不同。

他看的第一場球是約翰·沃爾戈對陣加裡·威爾金森,沒人會對這場比賽有印象,可能球員本人都不記得,但那場比賽的氛圍充滿魔力,已經超脫了電視螢幕,將你和斯諾克真實地、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這樣的故事亨頓也聽過不少,斯諾克已隨著電視轉播和在線流媒體平台走遍世界各地,鐵杆球迷的數量急劇增加,共鳴越來越多。它接觸到人們,影響人們,吸引住人們。

斯諾克球迷也是一個獨特的群體,大家烘托氣氛依靠的不單單是喝彩歡呼,還有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營造出的安靜。

斯諾克的現場就好比是披頭士演出的反面:沒有人尖叫不止甚至直接嗨到昏倒,只有帶著敬意的沉寂,伴有偶爾出現的咳嗽聲、耳語聲,還有清脆平快的出杆、碰球、撞袋聲,當然還有回應精彩瞬間的熱烈掌聲。

同樣是斯諾克賽場,可沒有哪個現場能像克魯斯堡劇院這樣,讓觀眾和賽場真正融為一體,不止是斯諾克,任何一項電視轉播的大型體育賽事都不曾擁有這樣的環境和氛圍。

克魯斯堡是一個真正的斯諾克球迷社區,是每一位朝聖者的聖殿。賽後他們會在The Graduate酒吧重聚,和賽事官員、媒體以及斯諾克大家庭的更多成員一起談天說地,推杯換盞間聊比賽做分析,一晚上都不夠盡興,說好明天再來這麽一輪。

斯諾克之所以能取得蓬勃發展,不單單因為它是一項休閑娛樂功能的體育項目,還因為它能讓很多人找到真我並真實做自己。團體運動項目可能不適合性格內向的人,但一項複雜、精密的個人運動顯然是更理想的去處。

這是一項娛樂活動,但不只是一項娛樂活動,它還能改變人們的生活。

格雷姆·多特成長於蘇格蘭格拉斯哥相對窮苦的伊斯特豪斯,在那維持生計不是件容易事;馬克·威廉姆斯出生在南威爾士的一個礦工家庭,伴隨他成長的是經濟崩潰導致的礦井大面積倒閉;馬克·塞爾比因家庭條件困難采取選擇打球,曾四處尋覓免費練球的機會;而年輕的尼爾·羅伯遜曾在澳大利亞的一家人才市場排著長隊,時間久到足以讓他決定將斯諾克納入人生規劃……

這些人,還有其他更多人,最終站在斯諾克世界的頂端,將自己的故事融進這項體育運動的發展史,每一滴淚水和汗水交織,通過這項運動走過千秋萬代。

這段路上,有淚眼汪汪的阿歷克斯·希金斯招呼著他小女兒上台和他一起領獎,有克利夫·桑本創造世錦賽首杆147後的雙膝跪地,有丹尼斯·泰勒搖晃球杆、單手一指,有羅尼·奧沙利文5分08秒的史上最快147,還有賈德·特魯姆普各種神乎其神的瘋狂進球……

太多動人瞬間,以後只會更多,任君挑選。

亨頓曾擔任過新聞官、新聞記者和解說評論員,倍感榮幸地親眼見證過不少這樣的歷史時刻。三年前,世錦賽迎來落戶克魯斯堡劇院的40周年,亨頓在比賽中的解說評論席放眼望去,思緒曾有一瞬拉回1990年首次到此觀賽之時,光是能參與其中成為整個盛況的一份子,他都覺得無上榮幸。

思緒回來,亨頓轉過頭看了看解說搭檔——喬·約翰遜,讓他自製“秩序冊”留有缺憾的那個人。這難道是一場夢嗎?畢竟這只是一項娛樂活動,一場遊戲。

一場遊戲,亦是一場難得的美夢!現在,克魯斯堡空空如也,因為疫情,再美好的夢也要延期再做。健康和安全是重中之重,當凜冬過後萬物復甦,美妙的夢不會缺席。

就當是一場精彩的世錦賽正在中場休息吧,下半場回見!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