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針對變異毒株採用多條技術路線,中國第二代新冠疫苗呼之欲出

【環球時報記者 趙覺珵】 截至本月7日,我國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疫苗已達21.19億劑次,完成全程接種人數接近10億,距離完成免疫屏障構建越來越近。但與此同時,德爾塔等傳染性更強的變異毒株不斷出現,也給疫情防控帶來新挑戰,全球科學界正為此研發新一代疫苗。

在剛剛結束的2021年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上,國藥集團中國生物展出的多款第二代新冠疫苗備受關注。據國藥集團中國生物黨委書記、新冠疫苗三期臨床項目全球負責人朱京津介紹,中國生物武漢所和北京所已針對德爾塔變異毒株和貝塔變異毒株開發出滅活疫苗。國藥集團中國生物首席科學家、副總裁張雲濤此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介紹稱,中國生物採用替換毒株的方式進行第二代新冠滅活疫苗研發,目前已經向監管部門滾動提交疫苗的相關資料。

與第一代新冠疫苗一樣,中國研製第二代疫苗時同樣採用多條技術路線同步推進的方法。據朱京津介紹,除了滅活疫苗外,國藥中生研發的第二代新冠疫苗還包括一款重組蛋白新冠疫苗和一款mRNA新冠疫苗,前者是針對病毒變異“量身定製”的廣譜重組蛋白新冠疫苗,目前處於一二期臨床試驗中;後者也是針對變異毒株的新冠疫苗,目前正在完善mRNA平台建設和大規模生產車間布局。

儘管世界衛生組織或其他權威機構尚未對第二代新冠疫苗給出明確定義,但綜合相關研究進展看,第二代疫苗普遍擁有更好的保護效力,尤其是針對變異毒株的效果明顯,其中還包括多處技術突破。

例如由江蘇省疾控中心、泰州醫藥高新技術產業園區和瑞科生物聯合研發的重組雙組分新冠肺炎疫苗(ReCOV)也屬於第二代疫苗,該疫苗於今年6月在紐西蘭開展一期臨床試驗。據悉,ReCOV採用中和抗體指導的基於抗原靶標的全新疫苗設計理念,在對新冠病毒S蛋白兩個關鍵結構域RBD(受體結合區域)和NTD(氨基端區域)與其對應的全人源中和抗體FC08、FC05的結合位點、作用機制等進行深入剖析之後,提出中和抗體“Cocktail”理念,設計針對S蛋白RBD和NTD雙組分亞部門新冠病毒下一代基因工程疫苗的概念並完成功能性驗證。

知名臨床疫苗學專家、江蘇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朱鳳才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抗原構象設計-研發技術平台-疫苗免疫方案魔幻三俠疫苗研發創新理念中,抗原靶標設計是基石。理想的抗原靶標設計應包含盡可能多的中和位點區域並減少非中和位點區域,在提高疫苗免疫效果的同時降低免疫病理反應的安全性風險。ReCOV疫苗的技術突破就在於RBD和NTD的雙靶標,可以富集並放大關鍵抗原表位信息,使疫苗有更好的免疫原性。作為對比,目前的mRNA疫苗、DNA疫苗、載體類疫苗、亞部門蛋白疫苗、VLP疫苗等第一代重組新冠疫苗,其抗原都僅選用全長S蛋白或RBD片段作為抗原靶標。

今年3月,美國莫德納公司的下一代新冠疫苗mRNA-1283也開始進行一期臨床試驗,該疫苗同樣轉向RBD和NTD的雙靶標設計思路。朱鳳才向《環球時報》記者分析稱,莫德納的研究也佐證了雙靶標設計思路的前沿性和科學性。他透露,ReCOV疫苗有望在未來一個半月左右進入二三期臨床試驗,疫苗應對變異毒株的效果也需要在該階段進行印證。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與德國生物科技公司CureVac目前也在進行第二代新冠疫苗研發。一項最新研究顯示,該疫苗能誘導出比CureVac此前研發的第一代新冠疫苗更強的免疫反應。在這項有待同行審議的動物試驗研究中,兩家公司表示其 mRNA新冠疫苗可以誘發能夠抵抗多種重點病毒變種的抗體,包括貝塔、德爾塔和拉姆達變異毒株。

針對目前國內機構對第二代新冠疫苗的研發情況,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科研突破組疫苗研發專班工作組組長、國家衛生健康委科技發展中心主任鄭忠偉7日透露,我國的疫苗研發部門已經開展伽馬變異毒株和德爾塔變異毒株的滅活疫苗研究,目前臨床前研究已經完成,部分部門向藥品審評中心提交了臨床試驗的申報資料。此外,一些研發部門也開展針對貝塔變異毒株和德爾塔變異毒株的腺病毒載體疫苗和核酸疫苗的研發工作,部分部門也完成了動物有效性和安全性的實驗,正在準備申報臨床試驗。同時,我國有關機構也已經開展了針對變異株疫苗審評審批指導原則的制定工作,為審評審批做了一些基礎性安排。

不過,鄭忠偉強調,真實世界的研究表明,我國疫苗對不同區域流行的各種主要變異毒株造成的感染和感染後的再傳播都有明確的效果,對於預防重症和死亡有顯著的效果。總體來看,新冠病毒的變異到目前為止,相對而言還是比較穩定的,沒有出現根本性的變異。目前的新冠病毒疫苗對各種變異毒株仍然是有效的,對於第二代新冠疫苗的研發更多是未雨綢繆、有備無患。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