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馬雪征:不是我特別強,是我特別幸運

文 | 敬師

編輯 | 志潼

“有這麽一段話,定義出什麽叫權利是很容易的事情,定義出權利有多重,有多大的權利是件困難的事情,人人有權利,很難比較出權利的大小。沒有聯想就沒有我,不是我特別強,而是聯想特別強。我幸運,因為我坐在了這個位置。”

博裕資本創始合夥人、前聯想首席財務官、香港交易所獨立非執行董事馬雪征因胰腺癌於8月31日辭世,享年66歲。

9月2日,聯想集團發布訃告。楊元慶在朋友圈發文悼念,”相識30年,她曾是並肩打贏一場場硬戰的戰友,也是完美平衡職業和生活的良友。在聯想歷史上,Mary 的名字早已銘刻其中。”

馬雪征畢業於北京首都師范大學英語翻譯專業,獲文學學士學位,她曾是中國科學院最年輕的處長、主任。負責管理由中國及歐洲共同合作發展的科研項目外,還負責世界銀行給予中國科研借貸項目的行政管理及聯繫工作。1990年她放棄中科院升任副局長的機會,加入聯想集團,擔任柳傳志行政助理。

這一決定奠定了她此後30年的職業生涯走向。

1997年,她作為執行董事加入聯想集團董事會;

2000年,擔任聯想集團首席財務官;

2007年,馬雪征辭任聯想首席財務官一職,擔任TPG(美國德克薩斯太平洋投資集團)中國區董事總經理兼合夥人;

2011年,創立博裕投資顧問有限公司;

2013年,被任命為香港證監會非執行董事。

今年3月港交所公告,中國香港政府委任馬雪征為香港交易所董事會成員,任期約為兩年。

每轉身一步,互聯網都流傳著她的一個故事,馳騁商場30余載間,她縱橫捭闔,成為商界最耀眼的精英女性領袖。

回憶起14年前與柳傳志的9次晤面,馬雪征用的是“震撼”二字。

當時聯想在香港的工作環境非常艱苦,是個座落在破舊工業區的小公司。“柳總和他的部下們談宏圖、談戰略、高談闊論,如同指揮千軍萬馬、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的將軍,非常不一般。”馬雪征承認,她之所以從中科院處長的行政位置上下海,極大程度上是被柳傳志的個人魅力吸引。

“一個人倘若離開了特定的平台,就不會有太強的權利。”正是聯想賜予了她這種權利的平台。

在聯想的17年,是馬雪征與柳傳志並肩的17年。

1952 年出生於天津的馬雪征,從小接受的是鼓勵式教育,“一直是功課最好的學生,在很多事情上也自信可以做得比別人更好”。在進入商業企業的兩三年時間裡,“我的自信差了很多”。

加入聯想,從柳傳志助理做起,幾乎將聯想當時的各個部門都實習了一遍,這和她在中科院接待諾貝爾獎科學家、高級別外賓相比,有極大的落差。“資產階級小姐鬧革命,從城市到延安”,她這樣形容大家眼中的自己。

“企業和體制內最大的不同,就是企業是為了做事而做關係,不是為了做關係而做事。我們做的事情是我們的事業,如果把這個想透了,你就不會覺得委屈。”在馬雪征初入商場的幾年,柳傳志給了她非常多的啟發,甚至扭轉了她對很多問題的看法。

“企業做事情是以結果來考核人的,不是考核過程。面對結果與過程,任何時候都不要埋怨。不要埋怨領導,不要埋怨環境,也不要埋怨對手或者你的同事,你只能埋怨你自己做得不夠好。”這些話成為馬雪征17年職場的座右銘。

“我跟柳總這麽多年,他指導自己行為的法則就是天下沒有做不成的事情。環境不好有環境不好的做法,環境好有環境好的做法。”

馬雪征記得很多細節。1994年,在一個寒冷的冬日晚上,為了向一名負責相關工作的處長匯報工作,柳傳志帶著馬雪征和另外一個同事在冷風中等了將近3個小時,天那麽冷,但是柳傳志依舊樂呵呵的,沒有任何一點埋怨的意思。

柳傳志用“做大事,不埋怨”的態度化解了一個又一個的狂風巨浪,也給同行的馬雪征帶來了信念。

“雪征,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馬雪征會想起深圳到廣州的那輛火車上柳傳志說的話。

“我不是一個有財務教育背景的人”,如果做得不好就改,“不能埋怨別人,要靠團隊”。當時,馬雪征對內外部的專業人員經常講的一句話是,“有問題我就會問你們”。

她從不諱言自己的無知,並總會找到恰當的解決方案。從頭學習“行銷、市場、財務”,對馬雪征來說成為一件輕鬆的事。

2000年,馬雪征正式出任聯想集團CFO,主管香港分部、策略投資和投資者關係工作。在這期間,馬雪征在聯想一系列重大行動中表現出色。柳傳志開玩笑說:“我是給馬雪征打工的。”

外界評價馬雪征的個人事業成就堪比聯想集團在世界舞台上達到的高度。也曾有媒體這樣評價她,聯想成為今天的聯想,馬雪征功不可沒。她是香港聯想與北京聯想合並,將神舟數位從聯想拆分以及 IBM PC 並購案的直接操盤人,同時還參與制定了聯想的發展戰略。

在收購IBM的全球PC業務過程中,她居功至偉。

這項交易也一直被作為中國企業站在全球角度管理收購的案例而被廣泛援引,馬雪征也因為這起“蛇吞象”收購案聲譽鵲起。

2003年,當聯想收購IBM的提議第二次遭到聯想控股董事會否決時,作為聯想走入國際市場的支持者之一,馬雪征並沒有選擇用對抗的姿態說服反對者,而是用她清晰的洞察力,找出解決爭議的關鍵點,她邀請來自第三方的麥肯錫、高盛和GA投資公司逐一說服董事,在這一過程中,她選擇與楊元慶一起回避,最後這個彌漫著“蛇吞象”質疑聲的並購提議成功翻盤。

2003年11月,聯想談判隊伍由馬雪征領隊飛往美國,與IBM進行了第一次接觸。雖然此前數次會晤,聯想盡顯誠意,但當馬雪征等人前去紐約接觸對方,IBM的高度職業化立刻顯現出來:雙方不得共同出入餐廳用餐,在會議進程中,若有人說話,便不能接聽手機。IBM表示:一旦聯想對外透露絲毫信息,談判立即終止。在相當長時間內,談判雙方幾乎是就每個關鍵技術的所有權反覆爭執。以至於某次談判過程中,因某個技術IBM不想讓出,而聯想一定要獲得,IBM甚至要求中止談判。為談判的繼續進行,馬雪征等人不得不在半夜一點半將楊元慶叫醒,由他決定是否適當讓步。這次過後,雙方關於知識產權的談判有了很大的躍進。

據悉,類似此次因談判衝突而IBM提出放棄的經歷,前後至少有3次。到2004年10月份,雙方談判進入收官階段,開始密集談判。直到2004年12月6日交易達成,最終簽署的文件達50余種,摞起來高達1米。歷經了無數次北京、香港、紐約之間的往返,2004年12月8日,馬雪征最終代表聯想集團在此次收購交易書上簽下自己的名字。聯想對“藍色巨人”IBM的全球PC業務的跨國收購終於塵埃落定。

馬雪征一戰成名。

2006年5月,馬雪征遞交聯想集團收購IBM PC業務後的第一份年報,與此同時遞交的是她的退休申請。

“如果到了60歲,就沒有投資公司要我了”,她提出了被自己擱置長達6年的想法,做投資人。

那個說自己沒學過財務,不懂投資的人完成了從CFO 到 PE的完美跨越。

曾主導新橋入主深發展的單偉建說:“做投資最重要的是對企業的基本判斷,這需要有深厚的企業管理經驗以及市場判斷能力,而在這些方面她是出類拔萃的。”

這一點從她在聯想的收購事件中就已略窺一二。

搜狐、金山、FM365的投資中,都能看到馬雪征的身影。

2000年,馬雪征主導聯想投資搜狐。在搜狐上市前,馬雪征參與了其最後一輪融資。這次IPO前投資的每股價格為12美元,約等於搜狐最終上市價的12.5美元。隨著互聯網泡沫的破滅,搜狐的股價一路跌落至1美元以下。據稱,在公司股價跌到1美元以下後,張朝陽曾經找到投資者,試圖幫助原有投資者退出。但這一建議在馬雪征那裡被拒絕了。她說,既然已經每股虧了11美元,我就不退了,等著你翻身。馬雪征稱,“那段時間見到柳傳志都是繞著走的”,聯想在搜狐股價漲到40美元以上之後傾數出手,獲益近3倍。

2004年7月,聯想以3億元作價置換亞信公司15%的股權。聯想與亞信交易時的成本價為5.25美元,這是馬雪征牢牢記住的數字。這次投資在很長時間內都未得到回報,到2008年1月底,亞信的股價已經漲至8.5美元以上。聯想當年3億元的股份,至今價值約為5.55億元。

2007年,馬雪征入圈投資圈。

“我沒有像職業經理人那樣只打工賺錢,也沒有像企業家那樣把企業當命根子。”轉入 TPG 最初那段日子,為了盡快加強對 PE 行業的了解,她的生活就是“密集地看企業”,有時候甚至一天看兩三個。

儘管她極度低調,但“中國資本市場女一號”的名號依然是她神秘背後的實力顯露。

她所創辦的博裕資本管理著總募集規模為近百億美金的美元基金,是中國最大的私募投資公司之一。

博裕資本旗下管理著13支基金,參與了近40起投資。2012年投資阿里巴巴,2015年參與藥明康得私有化投資、戰略投資金域醫學,2016年戰略投資微眾銀行,2018年參與“中誠信征信” A輪融資、網易雲音樂B輪投資,2019年投資了一米滴答、愛康國賓、水滴互助、德琪醫藥。

任職期間,她打出了一系列漂亮的投資戰。代表 TPG 斥資5.5億元入股達芙妮,账面獲利逾倍。投資案例包括同城旅遊(同城藝龍),基因藥業,中糧肉食,阿里巴巴,網易雲音樂、居然之家等企業。

無論是在聯想工作期間,還是自立門戶創辦博裕資本,馬雪征鮮少在媒體前露面。在聯想期間,她堅持多談公司、少談個人,而擔任博裕資本董事長的她,在公開場合的亮相也多是為行業發聲。

“冰雪聰明,有極強的責任心和溝通能力”。是柳傳志對她的評價。

“她頭腦特別清晰,對事物判斷直逼本質,又有極強的行動能力。”她的到來,是商界的一大驚喜,她的辭世,是資本的一次哭泣。

TOP HER | 中國女性商業財經第一媒體

北京· 上海· 香港· 紐約· 倫敦· 溫哥華

合作聯繫:段志潼

手機:17551021629

Email:[email protected]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