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王興坐擁千億美團,李彥宏、程維、張一鳴都坐不住了?

本文來自全天候科技,閱讀更多請登陸www.awtmt.com或"見聞VIP" APP。

作者| 張吉龍 編輯|安心

本地生活領域迎來了收獲期,也引來了新的“狼群”。

美團是當之無愧的贏家。儘管近期美團交出了一份營收下滑的2020年第一季度財報,但市場卻給與了極大的寬容,5月26日,美團股價上漲10.41%,市值突破1000億美元的歷史性關口。

美團最近一年股價走勢圖

1000億美元,這是一個百度未曾企及的目標,這也意味著美團市值進入了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Top3。

5年前,在美團管理論壇上,美團創始人王興提出:到2020年,要把美團打造成一家交易額超1兆人民幣,市值超過1000億美元市值的公司。彼時,美團估值僅僅70億美元,外界把王興的想法視為瘋狂和浮躁。

不僅是五年之前人們難以想象“千億美團”,就連兩個多月之前的人們可能也沒有預料到。今年3月19日,美團的市值還僅有544億美元,但在接下來的兩個多月裡,美團股價翻了一倍,幾乎每天都在上漲。

本地生活市場成就的不僅僅是美團,還有達達集團。近期,京東集團作為大股東的即時零售和配送平台達達集團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了更新後的招股書,其中顯示,達達集團募集金額約在3.03億美元,上市後市值約在35億美元至40億美元。

據招股書,2019年達達集團的營收為2019年營收為31億元,而今年一季度儘管疫情肆虐,但達達集團仍然取得109%的快速增長。

市場價值日益凸顯的本地生活市場,不僅讓美團和達達在資本市場上受到青睞,也吸引了一批新老巨頭的目光。

支付寶轉型數字生活平台,阿里加強了在本地生活領域的攻勢;就連百度、滴滴、甚至字節跳動都在近期紛紛入局。

新老巨頭入局本地生活

近日,有蘋果手機的用戶發現,百度app下拉會出現服務中心頁面,包括醫療健康、快遞服務等入口,覆蓋便民生活、吃喝玩樂、旅遊出行等各個領域。而過去百度app的布局,下拉出現的是小程序列表。

事實上,在4月下旬,百度APP安卓端已經在首頁下拉位置上線了“服務中心”。

百度方面稱,這一舉動意味著百度重新殺回了“本地生活”業務。

曾經,百度也是本地生活市場的重要玩家之一,旗下曾擁有百度糯米和百度外賣等產品。

2013年,百度向人人網旗下團購網站糯米網戰略投資1.6億美元,獲得約59%股份,成為糯米網第一大股東。2014年1月,百度收購了人人網所持的全部糯米網股份,糯米網改名為百度糯米。

被收購後的百度糯米一舉成為繼美團和大眾點評後,團購領域排名第三的玩家。

百度對糯米進行了資源和資金的大量投入,百度前副總裁、百度糯米公司總經理曾良曾提到,百度當時對糯米進行了品牌、技術、人才的整合,讓糯米的單日流水從千萬級拉升到了2億以上。

在資金上,百度也曾不惜血本。2015年6月,百度公司董事長兼CEO李彥宏在百度糯米“會員+”戰略發布會上宣布,3年內,百度將對糯米業務追加投資200億元人民幣。在糯米內部也提出了“當年超過點評,三年內超過美團”的口號。

百度之所以當時如此看重糯米,因為李彥宏將其視為百度下一步轉型的方向。按照按照李彥宏的說法,當時百度已經從以PC互聯網為主的搜索引擎換成以移動互聯網為主的搜索引擎,但接下來要做下一個轉型,從連接人和信息到連接人和服務,“因為連接人和服務更有價值。”

除了百度糯米,當時百度對於另外一項本地生活服務百度外賣也曾大舉投入——計劃5年內投資90個億,做強同城物流業務,為O2O戰略的落地提供基礎保障。

然而,沒有人想到本地生活市場很快會發生一場巨大的變化。

一個變化是,幾個月後,美團和大眾點評正式宣布合並,新美大在團購市場的份額佔到了80%以上。

另外一個變化是,從2016年開始,百度開始將人工智能視為百度的未來,按照李彥宏的說法,互聯網是開胃菜,人工智能才是主菜。

與此同時,百度糯米和美團外賣開始被棄療。2016 年 11 月,百度糯米放棄了自營酒店業務。2017年2月,李彥宏在百度財報會上承認,百度降低了糯米和百度外賣的消費補貼和行銷費用。

2017年8月,百度外賣業務被以8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餓了麽。2018年,市場爆出百度糯米2億美元賣給愛奇藝的消息,愛奇藝招股書透露,愛奇藝與百度簽署了股份購買協議,百度方面將在線電影票、票務預訂轉移到愛奇藝。

自此,百度退出了本地生活市場。

但現在各種跡象表明,百度似乎又要重新“殺”回來了,除了在APP上線“服務中心”外,已經被打入冷宮的百度糯米也有新的動作。

工商資料顯示,今年2月,百度糯米的運營主體“北京糯米網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法定代表人和公司經理都進行了更換,此外,該公司的注冊資本也由原來的100萬元猛增至20億元。

另據招聘網站的公開信息,目前糯米網在進行相關人員招聘,包括城市經營總經理、研發工程師、新業務渠道總監等職位。

以百度本地廣告-新業務渠道總監為例,“職位要求”是“負責百度新業務在特定區域內的夥伴商發展、夥伴商管理和夥伴商商業績完成。”

除了百度在蠢蠢欲動外,另外一家互聯網小巨頭滴滴也在本地生活領域有所動作。

天眼查數據顯示,5月20日,滴滴關聯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孫公司“北京小桔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成立,該公司注冊資本5000萬人民幣,法定代表人蔡曉鷗,公司經營範圍包括境內旅遊業務、火車票機票銷售業務、酒店餐飲管理等。

從以上信息看,滴滴或有意進軍旅遊和酒店業務。這不是滴滴第一次在本地生活領域有動作,此前滴滴就探索過外賣和酒店業務。

2015年,滴滴App推出過“吃貨專車”的新頁面,點擊進入後,用戶將收到根據地理位置推送的相關信息,主要分為美食、電影、酒店及休閑四種。用戶選擇在某餐廳消費,預定後將在滴滴計程車APP中收到相關優惠券,用戶除了可享受餐廳的優惠外,還將獲得計程車到店的費用減免。2015年11月,滴滴投資外賣網站餓了麽,且在餓了麽董事會中佔有一席。

滴滴早期投資人王剛曾建議滴滴發展外賣業務,但是由於考慮到國情和市場競爭的情況不同,滴滴並沒有親自下場。直到2018年4月,為了回應美團進軍計程車市場,滴滴在9個城市上線外賣業務。

2018年10月,《財經》報導指出,滴滴R-Lab團隊正在探索酒店業務。

但是滴滴在本地生活領域的探索很快被叫停了。2019年2月,滴滴CEO程維在滴滴月度全員會上宣布,公司將做好過冬準備。他稱,2019年,滴滴會聚焦當時最重要的出行主業,繼續加大安全和合規投入、提升效率,對非主業進行“關停並轉”。於是,被視為非主業的R-Lab進行了裁員,外賣業務和酒店業務都被叫停。

近期滴滴對於本地生活的想法似乎發生了改變,自3月份以來,滴滴在本地生活領域屢屢傳出動作:今年3月疫情期間,滴滴在杭州和成都試點推出了“滴滴跑腿”,由滴滴代駕司機擔任首批跑腿員,為社區居民提供蔬菜、糧油、藥品等日常所需生活物資的代買服務。

4月,滴滴成立了兩家全資子公司——天津快桔安運貨運有限公司和北京快桔安運科技有限公司,入局貨運市場。近期名為“滴滴貨運服務號”的微信公眾號已經開通了司機加盟。

相比百度和滴滴在本地生活項目上的折騰,字節跳動則頗有試水的味道。近日,天眼查數據顯示,字節跳動全資子公司北京量子躍動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一項對外投資——山西懶熊火鍋超市管理有限公司,獲得15%股份,為公司第四大股東。

資料顯示,懶熊火鍋中餐便利店是一家集火鍋食材、中餐成品、半成品、烤肉、精釀啤酒、生鮮食材於一體的火鍋中餐連鎖生鮮便利店,和字節跳動目前的業務並無太多關聯。

如果字節跳動真的要在本地生活市場折騰一番,那意味著,TMD(字節跳動、美團、滴滴)首次齊聚在一個同一個市場正面交鋒。

殺進來,如何殺出去?

作為曾經的失敗者,百度有何信心重新進入這個市場?

“移動互聯網的世界既可以壁壘森嚴,也可以沒有邊界。”在百度看來,這個問題需要動態地去看,“畢竟移動互聯網的發展幾乎一天一個模樣,今天的百度移動生態也與幾年前的自己有著明顯的區別。”

對百度而言,生態最大的變化是小程序的出現,“可以說,小程序在功能和服務能力上的成熟給了百度返場一戰的信心。”

小程序的出現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百度過去的枷鎖,給百度提供了新的能力——過去通過搜索,百度只能提供信息服務,而無法滲透到交易層面,但小程序則出現後,百度可以深入到之前並不擅長的商品和服務層面。

在按照百度方面的說法,過去百度是信息的入口,用戶在百度搜索獲取相關信息後,會跳轉到第三方應用獲取服務;但隨著小程序的出現,用戶不用跳轉就可以直接在百度上瀏覽信息並獲取服務。“因此,殺回本地生活服務市場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在不久前的百度“萬象大會”上,百度集團執行副總裁沈抖重提服務對於百度的重要性,他認為,依托搜索和信息流等優勢,百度借助小程序等板塊,為用戶提供快速、高效的端到端服務。

在“萬象大會”上,沈抖明確百度移動生態將進一步推進服務能力

百度在“萬象大會”上披露,百度小程序已經覆蓋了271個細分行業,通過小程序百度每天完成的訂單服務已達到四、五百萬單的規模。

但在百度方面看來,僅百度App就擁有超過2.3億的日活,百度未來在本地生活領域的前景遠不止這些。

重返本地生活,百度要怎麽打呢?

百度稱,在對信息、服務質量要求苛刻的健康等領域百度會自建生態,而對於旅遊等領域百度會讓別人做,也就是邀請行業的頭部企業加入,在百度的平台上運營。

和百度主動重返本地生活不同,滴滴進軍本地生活市場多少有點“被動”的意味。在國內互聯網巨頭中,滴滴一直是一家相對聚焦的企業,在出行市場深耕。

然而,萬事都有利有弊。

2018年5月,滴滴連續發生順風車乘客人身安全傷害事件,導致順風車長時間下線,這甚至對滴滴的估值造成了影響。

2018年10月,《華爾街日報》報導稱,滴滴出行的部分股票被私下交易,交易價格顯示,滴滴的估值大約在500億美元到520億美元之間,低於上一輪融資560億美元的估值。

此後,在股權交易市場,滴滴的估值呈現進一步下滑。2019年7月,少量滴滴出行的股份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按照轉讓價格推算, 其對滴滴的整體估值已經降到了475.44億美元。

不過,這些都不能100%等同於滴滴官方在一級市場的估值水準。

2020年初的疫情進一步對滴滴的業務造成了打擊,據一些司機爆料,他們在疫情期間收入下降了50%以上。

在此情況下,進行業務多元化,進軍前景廣闊的本地生活市場對滴滴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從路徑來看,酒店、跑腿、貨運都和滴滴原有業務場景和司機群體有一定的關聯,不僅可以幫助平台上的司機獲取新的收入,也可以為滴滴拓展新的收入來源。

首批滴滴跑腿員由滴滴代駕司機擔任

更重要的是,對於滴滴來說,新嘗試還可能為滴滴在資本市場帶來新的故事,這也是接近IPO關口的滴滴所需要的。

獲取新的增長空間也是字節跳動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最近幾年,由於互聯網人口紅利減低,C短流量增長天花板越來越近,字節跳動一直在尋求新的增長空間。

目前來看,出海是方向之一。利用tiktok作為排頭兵,字節跳動在全球範圍內繼續拓展C端用戶。

另一方面,字節跳動在國內進行廣泛的業務探索,不僅在線上尋找空間,還開始向線下發展,涉足領域包含搜索、醫療、企業服務、教育培訓、娛樂社交、房產經紀等不一而足。

這樣看來,字節跳動在本地生活領域進行試水也並不令人意外。

本地生活市場並不是一個好啃的骨頭,在這個領域,美團和阿里巴巴已經纏鬥多年,眼下,雙方圍繞外賣、生鮮、酒旅等業務激戰正酣。

如何在生活服務市場找到自己的位置並做大做強,是新入場的玩家們面臨的共同挑戰。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