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為了祖國邊防的安定,我們沒有不能付出的犧牲!”

崗巴,坐落在喜馬拉雅山北麓,

被生物學家稱為“生命禁區”。

這裡平均海拔4800多米

空氣含氧量不足內地的60%

最低氣溫零下40攝氏度

8級以上的大風一刮就是200多天......

在這個天無一日晴,

風無一日停的高寒之地,

戍守官兵們每年要徒步巡邏1萬公里

翻越6000米以上雪山78次......

他們在這裡用腳步丈量雪域,書寫忠誠。

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走近

《軍旅文化大視野》節目現場,

聆聽這些“崗巴勇士”背後的故事。

戰位就是我的生命

官兵們因常年巡邏,滿臉黢黑

“崗巴黑”,是崗巴軍人身上獨有的印記。高寒缺氧、風雪肆虐、強烈的紫外線,讓這些戍邊勇士滿臉黢黑。

官兵們在巡邏路上

大學生士兵魯周揚因為常年執行巡邏任務,臉上布滿了曬斑和凍瘡。第一次休假時,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硬是躲在朋友家裡足足養了一周才敢回家,但一周時間,他的臉根本無法恢復。當父母看見臉在脫皮的魯周揚時,心疼不已,心裡也忍不住想要開口勸說兒子:退伍回家吧。可二老知道,在魯周揚心中,戰位等同於他自己的生命,誰來勸退他都沒用......

生命的最後一刻 也要回到曾經的戰位

查果拉哨所海拔5318米,是崗巴營海拔最高、條件最艱苦的哨所。這裡的大雪封山期長達6個月,空氣含氧量不足內地的35%(在內地心髒跳動一次的供養供血,在這裡心髒需要跳三到四次才能滿足這種供給)......可每年卻有大批的崗巴軍人申請駐守查果拉,他們說駐守查果拉,是自己一生的榮光。

曾在查果拉哨所駐守多年的老兵樊德聚,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要堅持回到這裡。他說:“我這一生最美好的時光 ,就是在崗巴度過的。”

樊德聚不幸患上肝癌(晚期),在病痛的折磨下,他原本健壯的身體日益消瘦(體重只有70來斤)。樊德聚自感時日不多,便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再看一眼查果拉。登峰路上,虛弱的身體,加上劇烈的高原反應,樊德聚每前進一步都異常艱難,但他卻謝絕戰友的攙扶。在成功登上主峰後,樊德聚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他卸下了滿身的疲憊,說出了一句讓在場戰士無比動容的話:“我人生的最後時刻,還能回到查果拉,此生無憾了!

這就是崗巴軍人!身在戰位,他們用心堅守;離開戰位,他們依然不忘初心!在崗巴營,像樊德聚、魯周揚這樣的戍邊勇士還有很多:那年巡邏時,崗巴官兵遭遇暴風雪,兩名官兵被大雪吞沒,永遠留在了祖國的邊防線上;年僅19歲的上等兵任浪,在執勤中突發高原心髒病,一頭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醒來......然而一代代官兵依然前赴後繼,勇上崗巴!他們說:“駐守高原,時時需要犧牲奉獻,但為了祖國邊防的安定,我們沒有不能付出的犧牲!

致敬,邊防軍人!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