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以太坊暴跌20%的幕後“黑手”:大概率是中國遊資所為

文 | 棘輪 比薩

“仿佛坐了一次過山車。”對以太坊近日的幣價走勢,投資者如是評價。

在經歷數月的下行後,以太坊在短短幾天內,實現了超越幣市平均水準的增長;隨後,又掉頭下跌。

在幣價背後,以太坊社區正在醞釀一個跳票已久的計劃——“君士坦丁堡”更新。在此之後,以太坊將逐漸從PoW轉向PoS共識。

這意味著,以太坊挖礦收益將逐漸降低,直至歸零。礦工會離場,但以太坊卻有望迎來性能爆發。

無數的競爭者,正在對以太坊“公鏈之王”的地位虎視眈眈。以太坊的未來,仍然前途未卜。

01過山車

大起,然後是大落:在達到近期高點——158美元不久,以太坊的價格開始迅速下挫。

一直被唱衰的以太坊,曾經出人意料地走出了一輪犀利的上攻:短短6天,就從12月16日的年度最低點81.9美元,攀升至前述高點,大漲92%。

“以太坊價格重回四位數了。”12月24日,當以太坊被突然從128美元拉升至145美元(合人民幣1000.38元)時,一位投資者感歎。

這句感歎頗讓人心酸:2018年初,以太坊的價格還是1400美元,折合人民幣約9627元,是目前的9倍有余。

無論如何,隨著以太坊前段時間的大漲,比特幣、XRP、EOS等主流數字貨幣也全線大漲,24小時平均漲幅均超過了10%。

但好景不長,很快,以太坊價格便開始出現斷崖式下跌。

暴跌始於12月24日23:00,1小時內,其價格由158美元跌至144美元,跌幅達8%。

隨後又是一輪下跌。截至12月25日19:00,以太坊已跌至127.22美元,累計跌幅近20%。

“我只想罵人,這樣的玩法,只有國內的莊家做得出來。”一位投資者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

礦海會COO俞陽也認為,此次過山車行情,很可能是遊資所為。

所謂遊資,即嗅覺靈敏、極度貪婪的流動資本。它們看準時機,聞風而動,快進快出。

支撐俞陽下這一判斷的 ,是這次流入以太坊的資金多是USDT,拉盤的時間節點選在北京時間上午8:00,還有央視消息面配合。“大概率是中國的遊資所為。”他說。

急漲之後就急跌,這說明遊資已經開始撤退。

而財經專欄作家殷浩天認為,此次幣價波動,一個原因是多頭與空頭在博弈。

“比特幣在4000美元這條價格線上,有很多空單,”殷浩天說,“多頭利用拉升以太坊價格,帶動比特幣價格上漲,吃掉空單。”

為什麽多頭不直接拉升比特幣價格?他表示,這反映出了數字貨幣市場的資金不足——主力資金不足以將比特幣價格拉升至爆破空單的程度。

這也從側面印證,拉盤資金很可能來自遊資。

他認為,急跌的另一個原因,是美股突然崩盤。

北京時間12月24日,美股慘烈下跌,三大股指跌幅均超過了2%。其中,標普500指數和納指,已經跌入熊市。

“美股的暴跌徹底擊潰了投資者們的心理防線,導致他們恐慌性拋售。”他分析。

02“君士坦丁堡”更新

遊資為何在此時關注以太坊?在眾多外部原因之外,以太坊即將發起的“君士坦丁堡”更新,很可能是原因之一。

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更新,究竟指的是什麽?

按照以太坊的路線圖,以太坊從發布至今,將經歷四個主要階段,它們分別被命名為:前沿(Frontier)、家園(Homestead)、大都會(Metropolis)、寧靜(Serenity)。

其中,第三階段又被劃分為兩個部分——“拜佔庭”與“君士坦丁堡”。它們都是土耳其著名城市伊斯坦布爾的古稱。

2017年10月,以太坊網絡在第4370000區塊高度,完成了拜佔庭更新。按原定計劃,2018年下半年,以太坊應完成君士坦丁堡更新。

但由於以太坊社區不斷有新的EIP(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以太坊改進建議)出現,時間被一再推遲。

直到12月7日的以太坊核心開發者會議。會上,以太坊社區達成一致,計劃於第7080000區塊(2019年1月14日左右),進入君士坦丁堡階段。

在這一階段,以太坊的共識機制將由PoW逐漸轉換為PoS,並最終進入完全PoS的“寧靜”階段。

按照計劃,在君士坦丁堡階段,以太坊的TPS、分片、狀態通道、節點分布等性能指標,將得到全方面的提升。

但與此同時,由於共識機制的更改,以太坊網絡中的礦工,也面臨著利益受損的情況。

今年9月,以太坊社區發布了EIP-1234,計劃將挖礦產生的區塊獎勵,由3ETH降至2ETH。這已經是以太坊社區與礦工群體互相妥協的結果——在今年4月的EIP-1011中,以太坊開發者甚至計劃將獎勵降低至0.6ETH。

從技術角度看,君士坦丁堡等大版本更新,本身即是一次“硬分叉”——只有認同更新的節點,才能繼續加入以太坊網絡。如果以太坊社區不能就更新達成一致,共識坍塌,便會導致新的以太坊分叉幣產生。

回顧歷史,以太坊也曾如比特幣一樣產生分叉幣——以太經典(ETC)。

2016年年中,以太坊上的明星ICO項目——The DAO遭遇黑客攻擊,360萬個ETH被盜走,約佔當時以太坊總量的5%。在V神等社區領袖的呼籲中,以太坊在7月20日執行硬分叉,回滾了被盜的ETH。

但仍然有10%的以太坊社區成員,投票反對硬分叉。他們繼續“留守”以太坊原鏈,以太經典(ETC)自此誕生。如今ETC的價格為4.7美元,總市值5.6億美元,不及以太坊的5%。

因為君士坦丁堡更新,挖礦收益受損的礦工群體,可能成為新的“不穩定因素”。如果礦工聯合抵製更新,以太坊網絡便可能誕生出新的分叉幣。

以太坊會走上BCH的分叉之路嗎?

“目前來看,應該不會,”網錄科技副總裁李尼對一本區塊鏈表示,“BCH分叉,是社區中出現了兩股不同利益的對抗力量。而現在來看,以太坊社區中的絕大多數人,仍然是支持以太坊更新的。”

他認為,更新之後,以太坊降低了挖礦區塊獎勵。這和比特幣四年一次的產量減半類似,對幣價可能會是利好。

以太坊礦工陳林也這樣認為:“挖的幣少了,但幣價應該能漲,實際收益不一定會少。”他在甘肅酒泉部署了幾十台以太坊顯卡礦機。

與比特幣挖礦行業常用的ASIC礦機不同,以太坊網絡至今仍有大量礦機採用顯卡挖礦。相比“專一的”ASIC礦機,顯卡礦機可以挖以太坊、門羅幣等多個幣種。即便遭遇“礦難”,礦工們也可以把顯卡賣給遊戲玩家,礦機不會成為“廢鐵”。

在陳林看來,這也是礦工難以主導以太坊硬分叉的原因之一。“以太坊和比特幣不同,沒有比特大陸這樣代表礦工的‘巨頭’,”他說,“沒有足夠強大的勢力,能主導以太坊的分叉。”

按照以太坊的更新計劃,君士坦丁堡更新後,以太坊網絡將引入“難度炸彈”。挖礦收益會逐步下調,直到降低為0。在收益下調過程中,所有礦工,都會出局。

“以太坊的白皮書,其實早已指出了路線圖:暫時使用PoW,但終有一天,會進入完全的PoS時代,”李尼說,“整個社區,包括礦工們,對此都存在共識。”

03未來

10月31日,在捷克布拉格,以太坊社區召開了第四屆開發者大會。V神走上講台,對台下近3000名開發者,闡述自己對於“以太坊2.0”的理解。在30分鐘的演講中,V神不停地揮舞著手臂,他標誌性的粉色錶帶手錶,在燈光下格外醒目。

V神亮相以太坊第四屆開發者大會

“以太坊2.0能處理的交易量,比現有版本高出1000倍,”V神說,“這將讓以太坊成為真正的世界電腦。”

在經歷了ICO退潮、幣價下跌、公鏈競品衝擊等一系列挫折之後,君士坦丁堡更新,是以太坊朝著2.0時代邁進的必由之路。

但以太坊仍然面臨著巨大的挑戰。DappRadar數據顯示,以太坊平台當下最火爆的數款Dapp,近日日活用戶均不足1000人。

而EOS、波場等公鏈平台,在活躍用戶、交易次數上,均已超越以太坊。這是共識機制帶來的優勢——相比以太坊,EOS、波場的TPS更高,且不收手續費。

以太坊平台Top 5 Dapp日活用戶數均不足1000

“不過,現在的EOS、波場上,充斥著大量博彩遊戲。以太坊的整體生態相對更加健康。”國內某公鏈項目負責人張康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

DappRadar數據顯示,EOS、波場以日活用戶計算的Top 20 Dapp中,分別有14和12款為博彩類應用。而在以太坊平台,Top 20 的Dapp則大多為交易所、遊戲類應用。

波場Top 5 Dapp中,有3個為博彩應用

根據DappRadar數據,以太坊平台在Dapp數量上也仍然存在優勢。在DappRadar收錄的1579個Dapp中,有1304個都基於以太坊平台,EOS、波場的Dapp數量,則分別只有226和49個。

“以太坊在Dapp數量上佔據優勢,但在增長速度上,EOS和波場卻在超越以太坊。”張康說,直至今日,以太坊的TPS依然停留在20-30的水準。再不提升,其競爭力會越來越差。

投資者對以太坊的焦慮,直接表現在了幣價上。自今年5月的小高點至今,以太坊的幣價已跌去84.7%,是近半年來跌勢最猛的主流幣之一。

“目前看來,近日炒作以太坊的遊資,還在出貨階段。”俞陽告訴一本區塊鏈記者,短期來看,以太坊的幣價還會繼續波動,直到這波遊資完全退出。

以太坊的靈魂人物V神,如今在Twitter上的ID為“不會送ETH的Vitalik”(Vitalik Non-giver of Ether)。此前以太坊幣價高企時,Twitter上常有人冒充V神,以“送ETH”為名義詐騙錢財。隨著以太坊幣價的走低,詐騙者漸漸消失。

如今,V神在Twitter上的主要工作,也由“抓騙子”轉向了提振以太坊投資者的信心。12月10日,他連發15條Twitter,闡述自己對於Dapp與區塊鏈的看法:“相比中央伺服器,區塊鏈不能降低計算成本。相反,區塊鏈利用‘提升計算成本’的方式,降低了社會成本。”

“過去70年裡,人工成本提升了2~10倍,但計算成本卻降低了1兆倍,”V神說,“以計算成本為代價,降低社會成本,顯然是劃算的。”

如何權衡計算成本與社會成本,對於由PoW向PoS轉型的以太坊,是一個難以抉擇的難題。

在公鏈市場中,EOS等競品,正是依賴更低廉的計算成本,向以太坊發起了挑戰。而以太坊則仍然在如何降低計算成本方面,反覆取捨。

不進化,就死亡。這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即將到來的“君士坦丁堡”更新,對以太坊無疑是利好。

但在熊市中,任何風吹草動,都可能被資本作為拉盤割韭菜的工具。

這次是“君士坦丁堡”,下次是什麽呢?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為化名。)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