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新武器:益生菌對精神性疾病的【作用機制】

研究表明,乳酸菌緩解精神性疾病的作用機制表現在調節腸道免疫、促進神經信號物質產生、調節內分泌細胞激素、代謝物質的調節作用等方面。

1 調節腸道免疫功能

腸道菌群和腸黏膜共同構成腸道的生物屏障,而腸道菌群決定了腸黏膜的通透性。腸道菌群紊亂會導致腸道上皮細胞組織出現局部炎症,從而增加腸上皮細胞通透性,使其失去屏障作用,導致腸道細菌易位,激活腸道免疫系統。研究發現,自閉症患者腸黏膜通透性增加,血液中細菌脂多糖濃度升高,說明腸道功能紊亂可破壞腸黏膜屏障引起菌群易位。而某些益生菌可通過抑製炎症反應,調控蛋白受體表達,激活樹突狀細胞和殺傷細胞等調節機體先天性免疫,也可通過影響淋巴細胞分化,刺激胃腸道特異性IgA 分泌,平衡Th1 /Th2 反應調節獲得性免疫應答,激活腸道免疫,恢復腸黏膜屏障功能。臨床數據顯示,嗜酸乳桿菌(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副乾酪乳桿菌(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等益生菌能夠增強機體腸道和全身免疫反應中抗炎性因子的分泌量,對腸道免疫調節起到幫助作用,從而降低腸道病患者的焦慮癥狀,減少應激反應,改善情緒。

2 促進神經信號物質產生

迷走神經可影響大腦中樞神經系統,腸道微生物菌群產生的多種神經信號物質均可通過迷走神經影響大腦活動。GABA( γ- 氨基丁酸) 和5 - 羥色胺( 血清胺、5-HT) 是人體中重要的神經信號物質,乳酸菌可通過提高腦中GABA 和5-羥色胺的水準來調節大腦中樞神經系統的功能。GABA 是大腦中能夠抑製焦慮和抑鬱的一種神經遞質,當人體內缺乏GABA 時,會引發一系列不良情緒,比如焦慮、不安、憂慮、疲倦等,抑鬱症患者腦脊液、前額、背外側以及枕骨皮層GABA 的含量都非常低,而健康人平衡的腸道菌群可以調節GABA 水準使機體保持穩態。中樞神經GABA 受體的異常表達也與焦慮、抑鬱有關。有研究發現,鼠李糖乳桿菌可通過迷走神經調節大腦皮質GABA 受體表達,同時大腦幾個區域的GABAA和GABAB受體mRNA 的表達改變,有助於促進腦活化性的GABA 增加,從而減輕焦慮、抑鬱行為。Tanida 等發現,將約氏乳桿菌灌入麻醉大鼠的十二指腸20~30 min 後,頸部迷走神經的動作電位( AP) 頻率發生改變。而近年報導表明,多種乳酸菌都可以合成GABA,包括植物乳桿菌( Lactobacillus plantarum )、副乾酪乳桿菌( Lactobacillus paracasei )、短乳桿菌( Lactobacillusbrevis)、嗜酸乳桿菌(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以及來源於人體腸道的短乳桿菌( Lactobacillus brevisDPC6108 ) 以及齒雙歧桿菌( Bifidobacteriumdentium)等。

3 調節內分泌細胞激素

神經內分泌系統在機體穩態調節中發揮著主導作用,每種神經激素通過各自特殊的循環通路及激素間的互相聯繫、相互作用,並通過反饋調節使機體內穩態處於動態平衡。多種精神性疾病的發生與神經內分泌調節紊亂密切相關。研究資料表明,部分精神性疾病患者表現興奮過度,其體內血漿中皮質醇含量增高,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降低,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激素增高; 部分患者表現情緒低落,促甲狀腺激素和促甲狀腺激素釋放激素水準降低。這些內分泌激素水準的失調與腸道內部菌群紊亂有極大關係。益生菌的加入能使腸道敏感性改變,調節腸道內在感覺神經元的興奮性,可以有效維持腸道微生態的平衡,從而調節腸道內分泌細胞激素的分泌,如促腎上腺皮質激素釋放因子、促腎上腺皮質激素、腎上腺皮質酮等激素類物質,使其維持動態平衡,作用於機體腦部神經,維持機體精神狀態,緩解精神疲勞。

4 產生多種代謝物質

益生菌在人體內代謝可產生多種代謝物質,如乳酸菌就可以產生各種短鏈脂肪酸、胞外多糖、乳酸菌素等,這些代謝產物會作用於人體不同器官。除上述提到的神經物質可影響人體大腦中樞神經外,其他多種產物都可影響人體神經。短鏈脂肪酸可被腸上皮細胞和腸內分泌細胞上的受體識別,影響宿主神經系統。色氨酸可影響星狀細胞而抑製中樞神經系統炎症發生。胞外多糖可作為細胞間的識別分子,影響神經系統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