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巴菲特午餐會剛被幣圈90後拍下,比特幣卻跌了

6月4日,以456萬美元創下巴菲特午餐最新紀錄的買家揭曉——中國90後區塊鏈創業者孫宇晨。

孫宇晨表示,將邀請區塊鏈行業人士一同參與和股神的交流。尷尬的是,在巴菲特眼裡,“數字貨幣一文不值,是騙子的工具”。

孫宇晨稱,午餐會最重要的話題是希望修正巴菲特的價值投資理論,目前巴菲特對比特幣等加密貨幣有偏見,希望通過交流會可以讓巴菲特了解區塊鏈和加密貨幣,“不指望能扭轉或改變他的看法,三個小時不可能改變,這個午餐會是交流會”。

他還表示,目前與巴菲特約定的慈善午餐時間為三季度、地點初定為舊金山,擬邀請比特大陸吳忌寒、火幣網李林、“V神”等共同參加。

巴菲特:期待午餐會的到來

據媒體報導,巴菲特在獲悉將與孫宇晨共進午餐時表示:“我很高興賈斯汀(孫宇晨)贏得了午餐,並期待與他和他的朋友見面。我們將度過一段美好時光。”

孫宇晨拍下巴菲特慈善午宴後的“官方宣傳”,頗具區塊鏈布道者的口吻。

他稱此次與巴菲特共進午餐“將是一個謀求互相理解和成長的機會”,他堅信通過此次溝通,“巴菲特將轉變他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總體立場,將這一新的投資策略融入自己的投資組合”,並表示參加巴菲特午宴象徵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他特別邀請了區塊鏈人士共赴午餐,“為了增進對話並支持整個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社區,希望讓整個行業真正受益”。

但從反響來看,區塊鏈和加密社區似乎都不買账。多數幣圈人士認為這是孫宇晨的一次行銷行為。

幣圈知名財經分析師肖磊發布微博稱,孫宇晨以456萬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對加密貨幣行業應該是一個大利空。

肖磊指出,無論是官方還是媒體,對這種信息都會產生警惕,站在行業歷史的角度看,這會成為行業瘋狂的一個歷史印記。對於孫宇晨來說,除了炫富和曝光率,可能也很難獲得實質性的東西,因為巴菲特肯定不會就加密貨幣的看法與其辯論,更談不上對行業的貢獻了。

巴菲特一貫不看好比特幣為首的加密貨幣,並明確表示不會持有比特幣。

早在2014年,巴菲特就提出要“遠離比特幣,那只是一種幻覺”。

2018年1月,巴菲特稱自己幾乎可以肯定,加密貨幣終將以悲劇告終,他永遠不會持有任何加密貨幣。

2018年5月,巴菲特將比特幣比作老鼠藥,還說加密貨幣只能依賴高價接盤,沒有任何生產力。

2019年伯克希爾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將比特幣定義為“賭博設備”,而不是一種投資,不生產任何實質性的東西,他還用去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親身經歷比喻炒比特幣的像玩賭博,“其實就是點燃你們賭博的激情”。比特幣有一點有限的用處,便是和欺詐活動有關。

在孫宇晨之前,曾有三名中國人成功競拍巴菲特慈善午餐,分別是創立小霸王和步步高的段永平、私募教父趙丹陽、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

備受爭議的幣圈創業者

孫宇晨的身上充滿了光鮮亮麗的標簽:北大畢業、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富比士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90後學員……

孫宇晨算是幣圈的“老人”了。孫宇晨早年因比特幣的投資經歷而活躍於美國比特幣社區,真正接觸數字貨幣和區塊鏈技術始於2013年。那一年,他加入矽谷互聯網金融公司Ripple Labs,並稱瑞波幣(Ripple)相比比特幣更為神奇。

2014年,是價值網絡全球發展取得突破式進展的一年,全球多家金融機構接入Ripple協議實現清算,並使用Ripple協議作為跨境支付與清算的通道。那時,孫宇晨以Ripple Labs大中華區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國創業。他到處演講,在名聲最盛時入選了馬雲的第一屆“湖畔大學”,是其中唯一一名90後。

2015年4月,孫宇晨成立銳波科技公司,從事去中心化清算系統產品開發,獲得了信中利資本領投,IDG資本、中科資本、清控科創等多家機構跟投的千萬美元級A輪融資,公司估值達10億元人民幣級別。銳波公司的股東還包括A股上市公司力帆股份實控人尹明善、時尚集團董事長劉江等多人。

2017年7月,孫宇晨創建區塊鏈項目“波場TRON”,號稱“全球最大的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應用作業系統協議之一”。

波場誕生後,孫宇晨一度身陷跑路、套現、抄襲、空氣幣等一系列輿論漩渦。2017年8月25日,波場開始項目眾籌,發行代幣10億枚,共募集到6億元。但當年9月4日,國家七部委聯合發布公告,明確禁止項目方的私募行為。孫宇晨以總部在國外為由,聲明拒絕退幣,此後其代幣登陸海外多個交易所。

隨著波場一系列高調行銷和被業內質疑的操作,幣圈出現了一個傳說:入局僅一年的孫宇晨套現達120億元。

此外,業內對其代碼抄襲和發幣套現的指責也一直存在,其中最有力的指責來自以太坊創始人“V神”(Vitalik Buterin)和“幣圈首富”李笑來。

2018年4月6日,孫宇晨發布推特,列舉了波場幣強過以太坊的七點優勢。“V神”在該條推特下回復稱:“第八點,寫白皮書的能力更強(粘貼複製的效率可比鍵盤拚寫新內容效率高)。”

2018年7月初,“幣圈首富”李笑來的一段聊天錄音曝光,引發軒然大波。錄音中爆料了幣圈“割韭菜”套路,稱很多幣種都是空氣幣,還點名孫宇晨,“你再去看孫宇晨,就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

截至6月4日,波場幣(TRX)市值為152億元,在數字貨幣中市值排名第11位。當前價格為0.22元人民幣,較歷史最高價1.79元已跌去87%。

天眼查數據顯示,孫宇晨共擔任包括銳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陪我歡樂(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在內的12家企業的法人代表;14家公司的股東,其中7家公司投資比例超過80%;在9家公司擔任高管;對14家公司具有實際控制權。其中,銳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曾因登記的住所或者經營場所無法聯繫,被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澱分局於2018年11月22日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數字貨幣市場整體走弱

加密貨幣企業家將與“股神”共進午餐的利好消息,並未阻止數字貨幣市場的頹勢。

今日,數字貨幣市場整體走弱。比特幣自晨間8時開始大幅下跌,一度跌破7800美元,目前暫報7931美元,24小時內跌幅近7%。

整個數字貨幣市場都在下跌。數字貨幣總市值跌至2523億美元,交易量前20的主流貨幣有19種呈現下跌趨勢。截至記者發稿時,以太坊跌6.25%,萊特幣跌7.47%,瑞波幣跌6.29%,比特幣現金跌6.98%。

據Alternative.me情緒調查顯示,6月4日,加密市場的交易情緒為“憂慮”,而上周市場情緒為“貪婪”。

比特幣近期的跌勢或與不絕於耳的監管聲音有關。6月3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執法部門負責人John Reed Stark表示,除了幫助洗錢,恐怖主義融資和勒索軟體勒索計劃等犯罪行為之外,比特幣還沒有用處。同時,由於對加密行業的監督很少,市場已經催生了“越來越多的全球危險犯罪分子”。

6月1日,原中國銀行副行長王永利也發布文章表示,比特幣完全比照黃金的設計思路本身,卻完全違背了貨幣發展的邏輯:

1、事先設定總量和階段性產量的做法,使得比特幣的總量供應難以與可能用比特幣標識價值的社會財富的規模相對應,因此,難以保持貨幣幣值的基本穩定,並發揮貨幣作為價值尺度的基本功能。

2、作為貨幣,需要有確定範圍,受到法律保護的社會財富與之對應。比特幣完全是一種網絡體系的產物,沒有任何受到法律保護的社會財富與之相對應,局限在自己的網絡體系中,比特幣就完全是虛無的。

3、比特幣平台成為一個完全封閉的網絡體系,難以配套解決現實世界交換交易的標的確權、合約執行、糾紛處理等問題。而且,由於目前尚未達成統一的共識和標準,跨鏈之間的交易很難處理,更不可能做到點對點處理。

今年以來,數字貨幣集體復甦,尤其是沉寂許久的比特幣波動性陡增,其價格觸及一年新高,攀上9000美元。年初迄今,比特幣漲幅已達到140%,5月更是漲勢如虹,從5500美元附近一路走高,累計上漲近70%。

經濟學家、加密貨幣交易員Alex Kruger針對比特幣價格走勢和中國市場的比特幣熱度做了相關研究指出,中國投資者很有可能是5月份推動比特幣價格躥升的一大積極因素。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