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以太坊自救:分叉、分叉、不擇手段的分叉

來源/31QU

文/張宇

行將上映的電影《流浪地球》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太陽即將毀滅,地球也將滅亡。面對絕境,人類拒絕坐以待斃,在地球表面建造出了巨大的推進器,將地球推出太陽系,為人類尋找新的家園。

原有生態不再適合居住,人類選擇逃離,尋找新的家園。這個絕地求生的計劃被稱為“流浪地球”。

而當一條公鏈遇到大麻煩,不再適合成為一個理想的生存環境的時候,開發者會在原有生存環境邊搭建一個新的生態,這被稱之為“分叉”。

2019年1月16日,暴跌95%的以太坊即將迎來第八次分叉——君士坦丁堡分叉,這場計劃了近一年的變革,能否成為以太坊新航線的“推進器”?

1

君士坦丁堡計劃

1月10日凌晨,以太坊開發團隊負責人Péter Szilágyi宣布,以太坊測試網 Rinkeby 的君士坦丁堡更新成功。

推遲了兩個月的君士坦丁堡分叉終於要來了。

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是以太坊網絡更新的一個名字,這次更新是一個早就規劃好的硬分叉。

早在2015年7月,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Buterin就將以太坊網絡的開發過程分為四個階段:Frontier(前沿)、Homestead(家園)、Metropolis(大都會)和Serenity(寧靜)。

“前沿”階段為以太坊的初始試驗階段。此階段是為以太坊開發者測試網絡和進行挖礦的階段。那時的以太坊只有命令行界面,沒有圖形界面。

“家園”階段開始,普通用戶就可以參與以太坊的挖礦。這一階段的網絡是以太坊正式發行的第一個版本。

“大都會”階段就是如今以太坊所處的發展階段。在這個階段,以太坊底層協定將發生重大改變,即從PoW(工作證明協定)緩慢地向PoS(權益協定)過渡。

最後一階段“寧靜”,以太坊將完全使用PoS協定。在這個階段,礦工對於以太坊來說將不再重要。

但是,從PoW向PoS的遷移之路異常複雜,充滿博弈和不確定,因此,在第三個“大都會”階段,會計劃兩次硬分叉來推動。這兩次硬分叉分別被命名為拜佔庭(Byzantium)和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其中拜佔庭硬分叉已在2017年10月16日晚間成功完成,這次分叉引入了大量新特性,主要包括:zk-SNARKs、revert和returndata等新功能,正式開啟由POW向POS轉變之路。

這一次要進行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是在拜佔庭分叉的基礎上更徹底的一次更新,它將進一步解決由拜佔庭分叉帶來的問題,並進一步降低費用成本完成 PoW向 PoS的順滑過渡。

事實上,以太坊一直面臨“冰河時代”的威脅,這個問題也被稱為“以太坊難度炸彈”,具體表現為:挖礦的的難度就會持續增加,並且驗證速度也會變慢,網絡上的活動甚至會因此陷入停頓。

此次君士坦丁堡硬分叉能將以太坊冰河時代推遲12個月,除此之外,此次分叉,還將實施四項以太坊改進建議:EIP 1283,EIP 145,EIP 1014和EIP 1052。

其中,在改進提案145,1283和1052中,會使以太坊虛擬機使執行智能合約的引擎更高效,並降低在以太坊上運行智能合約的成本。

此外,君士坦丁堡分叉還將提供身份掩護功能,允許用戶自行決定私鑰地址,使整個網絡更加安全。

在君士坦丁堡分叉完成後,第三階段Metropolis(大都會)也將正式終結。

換句話說,以太坊網絡更新的主要內容就是其底層協定的變化。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可以看成是對“寧靜”階段的準備。

2

自救

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分叉雖然是V神團隊早已設定的必經之路。但挑選在這個時間點進行,也有一部分現實的原因。

讓我們把目光轉向2018年,在那個公鏈爆發的時代,具有先發優勢的以太坊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

尤其在去年6月份寒冬以來,以太坊日顯“老態龍鍾”之象。面對新時代,以太坊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沒落。

在去年4月份,以太坊價格在經歷一次反彈之後,遂開始跳水。距截稿日,以太坊價格收於125美元,與其最高點相比,累計跌幅超過90%。

市場上,一度傳出以太坊行將歸零的傳言。比特幣核心開發人員Jeremy Rubin在TechCrunch上發文預測:以太坊這個加密貨幣將會歸零。曾經穩坐加密貨幣市值排行榜第二的以太坊,現如今已經To the edge of the cliff。

另一方面,以太坊由巔峰跌落神壇,除了外部市場環境的惡化以外,其自身固有的缺陷,也是不可忽視的原因。

以太坊智能合約ERC-20曾掀起ICO狂潮,但在今天早已不具備競爭優勢。以太坊的問題,在Dapp領域表現的尤為具體。

對於一條公鏈而言,Dapp就是關鍵的公鏈生態構建者,Dapp的發展好壞直接決定著公鏈的前途。

據Dappreview平台數據,目前在以太坊上運行的Dapp數量為1499個。然而儘管數量可觀,但在活躍人數和24小時交易量來看,都與EOS、波場等其他公鏈相去甚遠。

用以太坊排名第一、第二的Dapp為例,以太坊活躍人數最多也不過709人,同期EOS則接近13000人,波場也有3800多人。

在24小時交易量來看,以太坊落後更多,以太坊上最多的也不過1897.04,而EOS上交易額最高甚至有4481479.3。

此外,給以太坊帶來輝煌的ICO被禁、以太坊寄予希望的STO也被定為違法。

種種負面消息堆積,因此,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分叉,也帶有自救的屬性。

3

姍姍來遲的硬分叉

這並不是以太坊的第一次自我救贖。

God help those who help themself ,神救自救者,早在去年3月,V神就在思考以太坊未來的出路。

是時,V神和比特幣閃電網絡聯合創始人Joseph Poon共同設計了Plasma擴容方案,這一概念被廣泛認為是以太坊短期內實現擴容的最佳選擇。

理想總是美好的,但在Plasma的多次迭代中,效果未能達到預期,隨著plasma速度的放緩,另一條前進的路線正吸引著以太坊對zk- snarks的關注——這是一種由以隱私為中心的加密貨幣zcash首創的加密技術。

Vitalik Buterin甚至表示zk- snarks這種方法可以幫助以太坊網絡擴容,說這種方法可以在短期內實現每秒500筆交易。

然而,這種轉換時間需要長達兩年的時間,這對於用戶不斷流失的以太坊來說,兩年時間太長。

擴容解決方案在繼續發展的過程中遭遇未預料到的困難。如果擴容問題無法解決,那麽在以後就會出現一款遊戲導致整個網絡擁堵的問題。而這種擁堵,也被黑客利用,成為獲利手段的一種。

譬如此前Fomo3D黑客攻擊事件。黑客利用網絡擁堵用0.8ETH賺得10000ETH。

無可奈何,只能選擇硬分叉,就算如此,原定於去年11月就開始的硬分叉也被一拖再拖。

直到現在,以太坊依然處在風口浪尖。

儘管開發者已經初步達成共識,但依然還有不同的聲音。有人擔心以太坊背離了去中心化精神;還有人認為,以太坊只是“垂死掙扎”罷了。

各方意見層出不窮。以太坊伴隨著種種問題來到了2019年。

ProgPoW匿名開發者Ikmyeong Na甚至擔憂,如果不將ProgPOW和EIP-1234捆綁在一起,那將會是GPU礦工的災難,他預計超過30%的以太坊礦工將破產。

作為以太坊生態重要組成部分的礦工,又該在這次分叉中何去何從呢?

4

礦工沒有發言權?

以太坊從PoW轉到到PoS,受到衝擊最大的當屬以太坊礦工。

此次分叉預計會大幅改進以太坊的性能,同時區塊獎勵將從 3 Eth 變為 2 Eth,也即礦工的挖礦獎勵將減少 33.3%。

儘管核心開發者在去年 8 月就決定採用這一更新方案,但直到現在,仍有不少礦工表示並不能完全接受。

以太坊硬分叉方案被一拖再拖,很大程度上和礦工的“消極怠工”有關係。此前,在以太坊測試預定更新的區塊高度時就出現過因為礦工過少而更新失敗的情況。

奪人財富猶殺人父母。作為在此次硬分叉事件中直接的利益受損者,礦工或許內心也在糾結。一方面,如果不進行分叉更新,或許以太坊的幣價將會一直在谷底徘徊,甚至有歸零風險,另一方面,硬分叉更新帶來的挖礦獎勵減少對於礦工而言同樣難以接受。

礦工還在糾結,但硬分叉的車輪卻滾向前,甚至ethhub.io創始人Eric Conner表示,不認為礦工們在治理決策上有發言權。

此次更新有可能讓以太坊至少兩到三成的礦工受到衝擊,其生存環境會進一步惡化。

更新之後,以太坊會進一步減產,並逐漸摒棄GPU挖礦方式,這樣下來,電費成本高、運維效率低的機器就會被淘汰。

在這次君士坦丁堡分叉中,有一個爭論的焦點,那就是接下來,該用什麽挖礦?

以太坊核心開發人員在上周五的電話會議上就實施ProgPoW的決定達成了共識。ProgPoW,程式化工作量證明,是現階段以太坊共識機制的替代算法。該算法最大的特點是能將ASIC挖礦和GPU挖礦之間的差距進一步縮小。

與此同時,以太坊則是加密貨幣世界最大的GPU挖礦幣種。面對性能效率優於GPU的專業挖礦設備ASIC,以太坊礦工們表現出前所未有的擔憂。

專業礦機入場,對於不少顯卡礦工來說,賣卡、轉型或許是不得不走的一步。

此外,近日來風頭不斷地Grin宣布16日正式開始挖礦,正好和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分叉時間接近。值得注意的是,Grin同樣支持GPU挖礦。

5

以太坊生態歸途?

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1月11日評論網友推文時稱:“我不認為針對ETC的51%攻擊能夠證明ETH自身在工程上的完備性;兩者的唯一區別是,ETH的算力是ETC的20多倍。不過,這也證明了ETH在理念上的是完備的,因為這證明了我們轉向PoS的決定是正確的。”

儘管V神對分叉抱有極大信心,但分叉之後的以太坊,其最終歸宿究竟如何?目前各方大佬眾說紛紜。

Gnosis的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馬丁?科普爾曼表示,為了保護去中心化,實現PoS的步驟比可能引發爭議的對ASIC礦機的排斥更具建設性。馬丁認為即將施行的ProgPow算法會讓人們不再關注於最終歸宿POS算法。

此外,還有人擔心以太坊更新之後會對本已廝殺白熱化的公鏈大環境造成什麽影響。

通證道捷首席架構師孟岩表示,以太坊君士坦丁堡更新對於性能的提升,並不會改變公鏈點競爭態勢:

第一,以太坊君士坦丁堡的更新並沒有太根本的改進,除非落實Casper這樣性能上的重大提升,否則不會改變公鏈競爭態勢。

第二,市場處於低潮狀態下,大家都在用放大鏡去看各公鏈的競爭。

人們對採用ProgPow算法的以太坊的前途也有著各種各樣的猜測。

在Ethereum Magicians論壇上,Sia聯合創始人戴維?沃裡克表示,在更強大的抗ProgPoW的機器被開發出來之前,ProgPoW只會在一年左右的時間裡有能力抵抗以太坊ASIC。

此次分叉不乏反對之音,那麽以太坊準備好了嗎?

據ambcrypto消息,根據Ethernodes的說法,目前在7683個以太坊客戶端中,已有852個為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做好了準備(包括Geth和Parity的客戶端)。除此之外,還有全球大大小小19家加密貨幣交易所宣布支持此次以太坊硬分叉。

然而,據PeckShield態勢感知平台數據,目前以太坊全網只有23.6%的全節點 (Full Node) 完成了軟體更新,而且這一比例在過去幾天內增長較緩。

此外,據trustnodes消息,ProgPoW開發者的匿名人士Ikmyeong Na表示,一個以太坊ProgPoW節點已經啟動,目的是在君士坦丁堡之前或之後三天內分裂以太坊區塊鏈。

Ikmyeong Na聲稱,ProgPoW項目基於Geth客戶端和Ethereum基金會Holiman的工作基礎,已經創建一個採用本地ProgPoW的以太坊替代節點,將君士坦丁堡的更新排除在代碼庫之外。

有積極因素,有消極因素,甚至還有威脅。看來以太坊和它的團隊要經歷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考。

6

以太坊歷次分叉價格走勢

以太坊的7次硬分叉,其分叉的原因和結果各不相同。Frontier、Frontier Thawing、Homestead和Byzantium是有計劃的分叉,在以太坊的白皮書也有提及。但是其他的三次分叉則是規劃外的,是對網絡中出現的意料之外的問題做出的回應。

對於這7次分叉,每次分叉都會給以太坊的幣價帶來波動。

在2015年9月8日的Frontier Thawing分叉中,以太坊價格從8日前的均價1.22美元一落千丈,在10月22日跌落至谷底約0.42美元。

2016年3月15日,受Homestead分叉消息影響,以太坊從月初的6.38美元,飛漲到15.21美元,在15日分叉之後,幣價迅速跌至9美元上下。

2016年7月20日,以太坊收到DAO黑客攻擊事件進行了一次計劃外的分叉,幣價從11美元短時間內迅速拉升至15美元。此外,此次分叉還將以太坊一分為二,誕生了新型加密貨幣以太坊經典。

計劃外的三次硬分叉(DAO、EIP150以及Spurious Dragon)在分叉當天的價格波動最大。

對於計劃內的分叉(Homestead和Byzantium),波動峰值出現在分叉前,而分叉後價格波動顯著下降。即將推出的君士坦丁堡硬分叉也是一次有計劃的系統更新,我們是否可以預期價格的波動跟之前HomeStead和Byzantium分叉期間看到的類似?

結語

此次分叉是以太坊自創立以來的第8次分叉,這次分叉或許將會重新決定以太坊未來的命運。

正如《流浪地球》中,離開太陽系的地球孤零零在宇宙中流浪,沒有人知道自己明天的命運。

以太坊也是如此,分叉即將開始,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希望有一個好的結局。

聲明:“31QU”所有原創文章,轉載均須獲得“31QU”授權。未獲授權嚴禁轉載。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