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不能結婚的男人:不是“無法脫單”,而是“不願脫單”

或多或少,我們都擁有一種焦慮。

名叫單身。

同時伴隨不少荒謬的罪名:傷害親人,傷害社會,甚至,傷害自己。

社會也對單身者越來越不友好。

Sir還記得好多年前,“單身”後面還跟著“貴族”,“王老五”還戴著“鑽石”。

而今,那些和“單身”搭配的詞,聽起來越來越慘。

“單身狗”“自殺式單身”“單身癌”……

唉。

如果你有單身焦慮。

Sir百分百建議,聽聽這個男人的故事。

《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

まだ結婚できない男

脫胎自13年前的《不能結婚的男人》。

8.9,有口皆碑。

2010年,《不能結婚的男人》在上海的電視台播出。

有人愛到“百看不厭”,還有人聲稱“看過50遍”。

如果你沒看過這部劇肯定納悶。

看一個不結婚的老男人,有這麽爽嗎?

哈哈,就有。

這部劇裡,有對真實入木三分的剖析。

有從平淡汲取歡樂的可愛。

還有對“不婚主義”既調侃又支持的智慧。

本以為是來看一個大家都覺得不開心的人生。

沒想到,能夠看得歡笑、感動、若有所悟。

桑野信介(阿部寬 飾),一個不願意,不想,不會結婚的男人。

他不是什麽神經病、醜八怪、性無能。

只是一個鋼鐵直男。

他有一套特別的婚姻理念:

不結婚。

對他來說,結婚就是白受罪。要把錢花給老婆和孩子,要把空間分給其他人。“女人、孩子、房貸是當今社會男人的三大不良貸款。”這是他的至理名言。

沒有停留在口號上。

當年這部《不能結婚的男人》,對單身狗內心精準的描繪,看一個細節就夠。

租A片。

戴上帽子,做好隱蔽措施與心理建設後,才能走進DVD店。

盯著成人片區域,深呼吸。

可剛走一步……

遇到路人,瞬間轉向。

哈哈哈。

單身過的男人(生)都懂。

男人的自尊心中,是不包括“承認自己的性欲要用黃片解決”的。

讓所有單身直男感同身受的細節,乃本劇一大特色。

桑野信介的最大樂趣,獨自在家給自己做牛排,吃的時候一臉沉溺。

非常熱愛自嗨,在家聽著交響樂,兩隻手還要舞來舞去。

家裡決不允許有第二個人出現,媽媽也不行,因為會覺得“空氣似乎都變得渾濁和沉重了”。

他很瞧不起一個花花公子的同行建築師,但卻每天都會關注那個人的部落格,然後對他的動態發表充滿優越感的評論:“這人就知道裝13”。

得了類似痔瘡的病,死活不肯在女醫生前脫下褲子。最後病情加重不得不脫的時候,還會流下屈辱的淚水。

而這個男人最吸引人又最討人厭的,大概是他的奇葩表達方式了。

在他嘴裡,所有好話,都會莫名其妙變成壞話。

“她好白”不叫“她好白”,叫“沒得病卻臉色慘白”。

“我能跟你說話嗎”不叫“我能跟你說話嗎”,叫“你很想跟我說話嗎?”

“謝謝你”不叫“謝謝你”,叫“你該不會有做過志工(志願工作者)的經驗吧”。

“希望你自愛”不叫“希望你自愛”,叫“他們(男客人)應該也希望你能更年輕一點,像女大學生那樣”。

反正好話說出口,討厭指數幾何增長。

最好玩是他道歉,和微笑的方式。

道歉的時候,似乎是在跟世間萬物道歉,而不是跟眼前這個人。

微笑的時候,如同變態獰笑,隨隨便便嚇哭小寶貝。

在《不能結婚的男人》的結尾,桑野信介終於微微改變了自己的“直男癌”,開始接納他人。

那麽,13年後呢?

劇名就破了懸念——

“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

為什麽?

我們接著跳轉桑野信介的53歲。

除了頭髮更亂,魚尾紋更深之外,他依然是那個有“表情管理問題”的男人。

《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開頭,給我們呈現了一個令人揪心的社會觀察。

日本人口少子老齡化日趨嚴重。根據厚生勞動白皮書,終身未婚率,即50歲仍未婚的人士所佔比例,男性超過23.4%,女性超過14.1%。現已成為需要全社會協力解決的問題。

“終身未婚率”。

聽起來是一個非常嚴肅的社會問題。

一代人的求之不得,數千萬人的孤獨悲劇。

然而,劇卻告訴我們——

未必。

正如桑野信介,的確還是單身。

但請注意,他不是“無法脫單”,而是“不願脫單”。

對於單身的態度,他根本沒變——絕不結婚。

從40歲開始,他的妹夫就已經跟他借錢買禮物送給酒吧女。

到了53歲,他身邊的每一個例子,都在暗示他的選擇有多麽正確。

妹夫整天跟他抱怨束縛,被嶽母、老婆和女兒,三個女人夾著的世界有多麼痛苦。

“男人的夢想就是離婚了,跟情人在一起重新開始生活”。

認識了一個正在跟前夫打官司的女人,她想證明前夫出軌,爭取他的一半財產,自己卻總是不開心,一個人默默流著眼淚。

這位女士,溫柔賢淑,善解人意,人到中年依然可愛。

但她的前夫卻還是想偷腥,自從打了官司後,還把她當作敵人,處處防備。

你看,曾經相擁入眠、相濡以沫的兩個人,往往走向互相陌生,乃至爾虞我詐的結果。

結婚,有何意義?

與這幫中年男女,在婚姻和關係的事情上喘不過氣,焦頭爛額相對的——

是53歲的桑野信介,如同小鳥一般的幸福生活。

想吃什麽吃什麽。

想買什麽買什麽。

想管什麽閑事管什麽閑事。

想怎麽中二就怎麽中二。

你甚至會發現,他是無數中年影視角色中,最沒有目標的一個。

不同於半澤直樹,總是要在12個小時之內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桑野信介的每天,無所事事,無憂無慮。

朋友們,當你真正來到中年,你就會明白——

沒有壓力,就是幸福。

“不能結婚的男人”?

不如說,“沒有中年危機的男人”。

一個社會的終身未婚率,漸漸提高。

反過來想想,它不一定是個巨大的社會悲劇。

一種生活方式之所以成為了一種新潮流,它一定滿足了一群人的某種心理需求。

什麽需求?

它有兩面,一面叫孤獨,另一面叫自由。

請別誤會。

《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並不是在維護什麽“獨身主義”。

就算享受孤獨如桑野信介,在看到別人親昵的時候,他也會若有所思。

無非,羨慕。

而,現實中,在這種“終身不婚”的潮流作用下,日本社會已經來到了一個十分嚴峻的狀態。

這個詞,你們都多少聽說過——

無緣社會。

中老年人們不跟任何人產生關聯,獨自工作,不交朋友、不見家人,最終命運都是孤獨地在家中死去……

《家族之苦2》中的老交通員,晚年孤獨,死於一場老同學聚會的酒後

《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的松子,晚年孤獨,死於青少年犯罪謀殺

孤獨是很自由。

但它自始至終,還是孤獨。

那麽,《還是不能結婚的男人》到底想傳遞一種什麽樣的態度呢?

第一集結尾,桑野信介到台上發表了一段演講,闡述了他的建築理念。

Sir以為,這也是編劇在台詞中闡述自己的人生理念。

正好,給你們聽聽。

日本的住宅是在結婚生子的前提下建造的。人生一百年的時代下,住宅也應該根據人的需求變得多樣化,如何一個人度過漫長的老年生活。不是將不結婚為前提,即使結婚了,也有離婚的、死別的,有小孩的也會獨立出去,到最後還是會變成一個人。

總而言之,我想建造的也許是我自己想住的房子,即使一個人也能舒適生活的房子。

人生一百年,也就是說一定會迎來第二人生。結婚也好,不婚也好,和第二人生是否幸福沒有關係。

結婚與否不是人生的本質。

讓人去將就房子,荒謬!

所以,建造貼近人類的房子,這是我秉持的理念。

在Sir看來,這就是一種“自私的政治正確”。

你有愛的人也好,你喜歡孤獨也罷,都要盡量對自己好點。

想要愛,那就去尋找愛;

喜歡自由,去享受自由。

而,不論如何,你都要把快樂,建立在自我選擇之上,不依靠任何人而幸福。

這,才是幸福最正確最持久的模樣。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