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滴滴退市背後:陣地正在失守,很多業務崗位收縮,造車遇挑戰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 最話FunTalk,作者 | 行者,編輯 | 王芳潔

滴滴終於還是要退市了。

12月3日上午9:00,滴滴突然通過微博發聲,表示將從美國證券市場退市,回歸香港股市重新上市。此時,距離這家年輕的上市公司完成IPO,不過過去了156天。

6月30日,滴滴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此時,中美就中概股企業的數據管轄權已拉鋸了一段時間,在雙方未達成一致的背景下,身為互聯網巨頭的滴滴悄然赴美上市,甚至連鍾都不敲一下,令各界震動。

“在那種情況下,像滴滴這樣,閃電式通過SEC審核,從遞交IPO文件到正式上市不到一個月時間,之前我們從來沒看過”,美國華人證券分析師王琪對《最話》表示。

至於滴滴為何一意孤行,關鍵人的心事大概只能埋藏心底。外界只能通過一些常識揣測,但究竟與事實的真相有多遠,卻未可知。

例如,突擊上市的背後是否有對賭協議在催促。畢竟從2012年成立至今,滴滴在一級市場融資23次,累計融資金額超過226億美元,軟銀、Uber、騰訊、阿里巴巴、蘋果、中投等都在股東之列。

“軟銀等一些主流投資者,在2021年上半年或多或少出現一些資金方面的問題,這些因素的疊加,很可能是促使滴滴6月份悄然赴美上市的重要原因。” 香港投行分析師林曦說。

但很快,這次強把“生米煮成熟飯”的“任性”,就讓滴滴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上市兩天后,國家相關部委發布通知對其展開數據安全審查,同時新用戶被暫停注冊。而《數據安全法》也在不久後火速頒布,為中國網絡行業數據的保護定下了法律標準。

自那時起,市場已有預料,滴滴將很快退市。一位中概股CFO對《最話》表示,對於中國企業來說,數據的國家主權要被提升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上來,“所以滴滴從美國退市是肯定會發生的事情”。

或許不是巧合,就在滴滴宣布退市計劃當天,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在其官網發布聲明稱,SEC宣布通過法規修正案,完善了《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FCAA)》相關信息提交與披露實施細則,監管即將進入實質性執行階段。

當晚,中概股全面飄綠,哀鴻遍野。滴滴的股價跌幅甚至達到22.18%之巨。目前6美元的股價,相較於14美元的發行價來說,已經是在膝關節上打折了。

“滴滴的這個聲明,其實超乎香港投行分析師預料,我們一直覺得滴滴回歸港股的速度沒那麽快,最早也應該到明年春節後才會有消息”林曦表示。

對於當下的滴滴來說,一切當然越快越好。它太需要一次勝利。

2020年是滴滴的全盛時期。在大規模的補貼政策下,花小豬計程車市場份額提升迅速,助力滴滴網約車業務重新回到巔峰時期,同年11月在程維“投入不設上限”的口號下,滴滴旗下橙心優選日訂單突破1000萬,一度躍居社區團購行業第一。

然而隨著2021年赴美上市,這家互聯網企業就像度過了生命力最旺盛的青春期,步入中年。中年人的世界是危機四伏的,它對宏觀環境的感知變得遲鈍,核心業務的地盤又遭到侵蝕,那些曾經給予厚望的新業務,開展起來也沒想象中容易。

和所有中年人一樣,滴滴還需要一場和解,和宏觀環境和解,和反壟斷的市場和解,和自己和解。

就在滴滴退市聲明發布幾個小時後,蘋果中國的軟體下載平台以及其他一些主流安卓軟體市場,滴滴旗下部分軟體悄然恢復下載。

01 陣地正在失守

從2016年收購Uber中國區業務之後,滴滴在網約車市場再無強勁競爭對手,一統江湖之勢日盛。

但6月份滴滴被數據安全審查並暫停新用戶注冊之後,滴滴旗下軟體悉數被平台下架。網約車市場中的其他玩家如打了雞血一般,紛紛開始搶奪滴滴的失地。

移動互聯網數據平台極光大數據三季度報告顯示,曹操出行月活用戶上升為1101.5萬,曹操出行也成為繼滴滴之後,首個突破千萬月活用戶大關的網約車出行平台。

而背靠強大資本的T3出行,在這場戰鬥中的火力輸出相當凶猛。2019年7月,一汽、東風、長安三家汽車集團,聯合騰訊、阿里巴巴、蘇寧等頭部公司共同推出了T3出行,現在成為繼滴滴之後,估值和業務最被看好的出行平台。

T3高層先是在內部“打雞血”,喊出“全員開啟戰鬥模式”、“主動實行007”等口號;隨後在外部開啟了“鋪廣霸屏”模式,雙微一抖、小紅書等社交媒體平台都可以見到T3出行廣告的身影。至於拉新紅包、司乘補貼,只能算是常規操作。

三季末,T3出行月活用戶為986.7萬,與一季度相比,增長接近一倍。

曾經下架兩年之久的美團計程車APP,在滴滴出事之後,“改頭換面”火速上線,一邊推出多項激勵搶招司機,一邊通過大額補貼搶佔客源。

而之前在阿里內部並未獲得戰略級支持的高德計程車,現在也展開了瘋狂招人和市場拓展的模式。一位與高德同處一個辦公大樓的互聯網大廠員工透露,之前高德計程車部門的員工基本都準點下班,“很少能跟他們搶加班後的電梯,但最近這幾個月,每天晚上九點多,電梯裡都少不了高德的員工”。

事實上,由於巨大的先發優勢,目前還難說,這些網約車市場的後起之秀,有誰可以真正撼動滴滴的地位。

根據網約車監管信息互動平台發布的數據顯示,滴滴出行8-9月訂單量連續兩月環比下降。其中,8月訂單量環比下降21.1%。但10月份的相關數據又顯示,滴滴當月訂單量環比上漲了7.5%。

相比於積澱深厚的網約車業務,這次監管給滴滴新業務帶來的打擊,更為致命。

例如社區團購業務——橙心優選,當程維內部說出“投入不設上限”之後,橙心優選就進入了全國擴張階段,每天都在瘋狂地開城、搶流量。據說為了刺激一線團長的積極性,橙心優選除了給到團長10%以上的提成外,每拉到一個新用戶就直接獎勵5塊錢,加上新人下單的提成獎勵,團長平均拉到一個新人就能獲得二三十塊的獎勵。

另外,在網點的配送環節,橙心優選也開出了各種誘人的補貼政策。特別是針對米面糧油等大件商品,會有40元一噸的計重補貼,並且對容量超過20L的食用油、重量超過50公斤一袋的白糖、25公斤以上的大米也都有每件1塊的計件補貼。此外,對BD銷售也有8%-9%的GMV提成。

但是,這些政策從今年7月份開始就陸續停止了。受數據審查帶來後續一系列措施的影響,橙心優選的用戶和訂單急速下降。

為了盡快止損,7月初,橙心優選把大區的直營團隊解散了,根據內部透露的信息,到了11月20號,很多大城市的中心倉被關閉。橙心優選將從一個to C的社區團購平台轉型成一個B to B的生鮮批發平台。

業界分析,橙心優選大撤退的主要原因是沒有能夠達到預期。易觀千帆數據顯示,橙心優選在今年4月份的活躍用戶為293.57萬,但在5月和6月,這一數據環比下滑了4.35%以及10.7%。

02 造車、造車

隨著市場格局的變化,滴滴一直心心念念的造車項目,戰略基礎也遇到了挑戰。

滴滴的造車項目,中文名為“達文西”,由副總裁楊軍牽頭。楊軍同時也是D1的首席產品官,D1為滴滴去年與比亞迪合作推出的、為共享汽車定製的第一輛電動車。

一位汽車供應鏈人士向《最話》透露,滴滴已經在順義建立汽車研究院,正在設計滴滴第二輛自研汽車。

這位知情人士透露,滴滴原來想加強和比亞迪的合作,“但一方面比亞迪自己的汽車都賣不過來,滴滴代工還要佔據產能,確實並不十分積極;另一方面滴滴也想自己切入造車行業,爭取能建立未來10年發展的基礎”。

如果造車是滴滴未來10年發展的基礎,那麽在上述人士看來,平台上的海量網約車司機,就是滴滴造車的基礎,因為車可以賣給他們。

但顯然,上述判斷若要成立,首先要滴滴司機買單。當滴滴對網約車市場具有絕對主導權時,它確實有定義司機用車的能力。一個典型的案例是,在深圳市政府推動全市網約車電動化後,絕大多數專車司機都淘汰了舊車,選擇了比亞迪的一款車,因為這是符合專車營運標準,又價格最低的一款新能源汽車。

所以,當滴滴對平台司機用車有定義權,其造車計劃將有絕對的市場優勢。可是,一旦滴滴的核心業務優勢減弱,網約車司機就不一定會聽它的了。

目前來看,滴滴造車計劃仍在推進過程中,上述人士表示, “大概率滴滴會自己建廠生產下一款汽車”。

根據相關披露的信息可以看出,滴滴下一款自研汽車是自動駕駛的網約車。早在2016年,在競爭對手優步宣布其自動駕駛目標一年後,滴滴也創建了自動駕駛部門。據滴滴的招股說明書,該部門在2019年升級為一家獨立公司,團隊擁有超過250名工程師,並正在開發4級自動駕駛技術。

自7月下旬來,滴滴為其“Voyager”獨立部門發布50多個自動駕駛工程師和產品經理的招聘信息,該部門將專門負責自動駕駛技術。

但問題是,開發自動駕駛技術是一個艱難且燒錢的過程,無人駕駛計程車實現替代可能還需要幾年,甚至幾十年時間。

現在唯一拿到無人駕駛計程車試商用許可的只有百度,而這也是十幾天前才發生的事情。

“之前聽說滴滴的第2款車應該是在D1技術上進行升級,還是基於服務司機的意識,但現在這款車拔高了需求,後續製造難度直線上升”,曾經在北京奔馳工作5年的汽車行業資深人士張旭圖表示,據他了解的情況,滴滴在今年8月份提高了第2款車的設計標準和技術水準。

他建議滴滴還是要務實,在現有情況下做一個保守的車型,通過市場銷售反饋再來不斷優化,“根據我自己的行業能力和判斷,如果照現在傳出來的技術標準,這款車三年都不一定能上市”。

03 何時再少年

從脈脈上得到的信息顯示,滴滴的HC在很多業務上目前呈現收縮的態勢。據說許多業務崗連校招的實習生都開始辭退,相應的用工需求也已經被鎖定,不再放出。

都說沒有企業的時代,只有時代的企業,以上是一家遭遇時代轉換的企業,再正常不過的反應。

某種意義上說,現在的程維和他的滴滴,在網約車行業裡,已經變成了一個防守方。

從2018年5月及8月兩起順風車安全事件開始,這家年輕的公司不斷遇到重大挑戰。順風車事件所招致的口誅筆伐,讓滴滴整個團隊異常狼狽。此後相關業務一度下架,令公司整體業績受到重創。

在經歷了長達一年多的整改後,滴滴終於2019年末重新上架順風車業務。但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再次讓其主營業務陷入窘境。

也許是在整個過程中,程維發現團隊的心態有變化,據說他在內部會議上喊出了口號,要二次創業重回巔峰。

然後就是多面出擊,不管是社區團購項目橙心優選,還是悄悄上線的低端網約車平台花小豬,亦或是貨運、跑腿、外賣等服務,程維都不惜成本的正面競爭,要把整個團隊的創業精神找回來。

創業精神,曾是程維身上最突出的標簽,這位阿里前員工,出身於以狼性聞名的中供鐵軍,曾在老東家負責過一個只有四個人的銷售團隊。只花一年,他就帶這四個人把業績做到了全國第三。

創辦滴滴之後,程維身上狼性不泯。起初,為了讓更多的計程車司機和計程車用戶了解滴滴和下載滴滴,程維自己跑到北京火車站、機場,說服司機和用戶下載並使用滴滴。

“我自己掏腰包買最便宜的智能手機送給司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程維不止一次的說起過這些事,包括自己曾被計程車司機呵斥、辱罵,但他並沒有把這些掛在心上,反而更激發了鬥志。

這些不斷被咀嚼的故事,被視作滴滴的底色,依憑這個底色,年輕的滴滴在熱競爭時代勝出。

程維曾喜歡用“血海狼窩”來形容滴滴的處境,在他看來,“滴滴是一家非常沒有安全感的公司,出生在血海狼窩,生下來就面臨激烈的競爭”。

據說,在血海狼窩的那些年,程維明白了一個道理,狼的力量,不光體現於吼叫和撕咬,更體現在長途奔襲和雪夜蹲守,而耐力才是最強大的力量。

現在,遠渡重洋的滴滴踏上了歸途,雖則歸來已不是少年,但它腳下的路既不窄也不短。

但願少年記憶還留在這個組織裡,習慣不安全感,享受長途奔襲,享受雪夜蹲守,並且保持耐力。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