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2018下半年100大傳銷幣實錄清單

鏈得得注:2018年數字貨幣行業迎來爆發式增長,賺錢效應明顯更使其成為投資機構的“新寵”。在行業野蠻生長之下,市場上也湧現出了一大批披著區塊鏈、虛擬貨幣外衣,實際上開展非法傳銷的團隊,並使投資者遭受了巨大損失。

為厘清此類犯罪的套路,鏈得得App編輯自2018年初起開始監控、預警並編撰傳銷幣清單,並於2018年7月初發布了

《2018上半年100大傳銷幣清單》

,其中列舉了數百種活躍於市場的傳銷幣種。在該名單發布後,鏈得得App陸續獲取社會各方的舉報信息。從受害者、參與者、監督觀察者等各層面,詳細記錄了受騙經過並追蹤傳銷幣線索。

【得得TV】五招教您辨別傳銷幣騙局

此前,鏈得得App研究團隊曾在《2018上半年100大傳銷幣清單》中提煉傳銷幣基本規律如下:

1、傳銷頭目在國內或國外注冊成立空殼公司並設立網站,通常巧立慈善、理財、遊戲、醫療研究等明目,以建立大眾初步信任。

2、通過微信、QQ群、講座等形式大力度宣傳某種“虛擬貨幣”的價值,有些甚至配以專門的公關進行網絡洗白以打消會員疑慮。

3、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額返利”為噱頭,吸引眾多人的參與,經營模式通常為“交入門費”、“拉人頭”、“組成層級團隊計酬”這三點,不斷吸納會員會費達到斂財目的,具體形式為:

1)交納或變相交納入門費,即交錢加入後才可獲得計提報酬或者發展下線的“資格”;

2)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即拉人加入,並按照一定順序組成層級;

3)上線從直接或間接發展的下線的銷售業績中計提報酬,或以直接或間接發展的人員數量為依據計提報酬或者返利。

4、最終往往因無下線加入該項目,該項目會員因不能將數字代幣兌換成現金,資金鏈斷裂而案發。

在此次監控整理中,鏈得得App研究團隊注意到:此前已預警曝光的傳銷幣在沉寂一段時間後,於2018年下半年再次出現,傳銷團隊或轉移發展地區、或更改已被預警的傳銷幣名稱,繼續以同樣的運營手段和相似的傳播途徑進行傳銷。

為更完整揭示傳銷幣的騙局圖譜,鏈得得App研究團隊在此前監控的基礎上,與鏈法律師團隊、反傳銷網合作,不僅將法院、地方警方已調查入案的部分傳銷幣進行監控,還通過反傳銷網站舉報、自媒體曝光的信息進行搜集並整理,完成此次2018年下半年曝光的上百種傳銷幣發生詳情始末,包括虛擬貨幣傳銷案例的發生時間、傳銷方式、涉及金額或人數等。

國內合作發布:火幣資訊、火星財經、布洛克科技、深鏈財經

海外聯合發布:blockchain business community、The blockchainers

司法確認的傳銷幣種名單(2018年下半年共監控到37個):

GRDC 、亞盾幣、DGC虛擬幣、EGD—Super 、天合幣、U寶幣、皇尊幣、“π”、亞元、獎金幣、文某(虛擬貨幣)、聖幣、世通元幣、中央幣、克拉幣、雲訊通(報單幣、雙慧幣、五行幣)、購派幣、寶特幣(TRC)、洛克幣(RKC幣)、E幣、ADC、BTM巴特幣、LCC幣、維卡幣、雲尊幣、雲金幣、CNB、空中比特幣俱樂部(ABC)、碼鏈、摸金派、環保農業鏈(NYC、CTOP)、IAC、亮碧思、亞歐幣、(建業幣、金鑲玉)、沃克理財、萬福幣。

群眾舉報的傳銷幣種名單(2018年下半年共監控到63個):

AE、AG、AOK、ATC、BAC積分、BFC、CHP城市獵人、FC幣、FQC食品溯源鏈、JON農生鏈、KCI文化鏈、PCK未來鏈、善梵鏈SFC、盛源幣、世通幣、速通寶、拖富鏈TFC幣、威萊特幣WLT、威特幣WTB、星翰鏈、DFC幣、BIOC(中科鴻基)、金桔鏈(GOC)、九遊鏈(9MC)、酒鏈世界(聖酒token)、聚眾創享、科唄(KBA)、跨境發燒貨(FSH)、萊姆幣(LMC)、樂付鏈(LFC)、樂太坊(HEH)、流量魔盒;六度鏈(SDC)、慈善鏈 LMC、楓葉幣CMCC、共享鏈商城、美思沃 (POF)、螞蟻鏈(山寨ANTC)、綠特幣(GTB)、趣步鏈(IWC)、趣購商城(趣豆)、瑞波聯儲幣(山寨瑞波幣)、睿鑫寶 (RXBC)、任務幫/硒鏈/幫唄 、品牌鏈 (中資鏈)PPL、REC中財數字幣、富泰鏈(RHC)、融特幣(RTC)、TCC泰牛鏈、TOMB淘唄國際商城、U寶優聯萬家(優寶幣USS)、Vpay(V-token)、阿·裡礦主、柏拉圖(PLATO)、恆豐世紀供應鏈、霍特幣、基鏈幣、全球電子商務幣(GEC)、Airbitclub、麥加幣、光錐LCC、BHB。

五招辨別是否屬於傳銷幣:

1、發行方式

數字貨幣依據特定算法,通過大量的計算產生,是去中心化的發行方式。每個不同的終端節點負責維護同一個账本,而這個維護過程主要是算法對交易信息進行打包和加密。

而傳銷幣則主要由某個機構發行,傳銷頭目在國內或國外注冊成立空殼公司並設立網站,通過微信、講座等形式大力度宣傳某種“虛擬貨幣”的價值,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額返利”為噱頭、不斷吸納會員會費達到斂財目的。

2、交易方式

數字貨幣是市場自發形成的零散交易,形成規模後逐漸由第三方建立交易所來完成交易。

而傳銷幣則受到機構或個人控盤,無法自由交易。此類平台發行的假虛擬貨幣往往無法在交易所交易,因此多採用場外交易或自有交易所交易,同時價格被機構或個人高度控制。

3、實現方式

虛擬貨幣本身是開源程序,在Github社區維護。其總量限制的參數和方式,均顯示在開源代碼中。

而傳銷幣的開源是完全抄襲別人的開源代碼,且沒有使用開源代碼來搭建程序,無法產生區塊或在區塊上運行,因此多採用人為拆分的方式進行代幣獎勵,通過在短期內不斷拆分,產生大量積分或代幣,造成財富“暴漲”的錯覺。

4、是否給出源代碼鏈接

去中心化數字貨幣都會在官網的顯要位置給出源代碼的鏈接,這樣做是為了公開透明地展示貨幣系統的運作機制。而傳銷幣重點宣傳的是充值購買交易流程,並不提及其運作機制,甚至網站都沒有源代碼的鏈接地址。

舉例來說:比特幣是開放源碼且有限量,一共2100萬枚,每產生一個比特幣都是透明的,不受任何操縱。而傳銷幣不開放源碼,產生幣的速度、數量都由企業或平台操縱,只要平台開發者願意,傳銷幣可以無限增發。

5、官網是否是https開頭

一般的去中心化數字貨幣的官網和交易網站地址都以https開頭,其目的是這類網址可以很好地保護用戶的數據不被非法竊取。但傳銷貨幣的官網、交易網站等在內的相關網站都沒有以https開頭。

從2009年最早的“HGC”虛擬貨幣傳銷案,到近來被查獲的“亞歐幣”、“亞元”等傳銷團夥,此類刑事案件數量呈逐年增加態勢。因互聯網傳播的跨地域性,導致調查取證困難重重,各地工商部門只能就本轄區的傳銷活動進行監督,對全國性的傳銷無法從源頭上切斷,讓部分傳銷團隊有可乘之機,甚至多次作案。

鏈得得App將從即日起,繼續密切關注傳銷幣動態,及時為大家披露疑似傳銷幣的“虛擬貨幣”名單,同時定期進行總結。以下為鏈得得研究團隊最新完成的2018年下半年“數字貨幣”傳銷詐騙事件匯編,文中包含100大傳銷幣事件詳情始末。

考慮閱讀體驗,本文僅為媒體大眾簡版,詳情報告內容點擊報告原文閱讀下載。

百大傳銷幣清單

司法確認的傳銷幣種名單:

1、GRDC(金磚儲備資產貨幣)

號稱中國金融建設第一期虛擬資產工程項目,采取二局各五次拆分模式推進,同時采取“四大收益”、“三大獎勵”作為會員的獎勵,從收取的會員費中提取獎金,根據業績檔次獲取獎勵。會員入會需繳納會員費為600元的倍數,繳納會員費後獲得相應等級。

2、亞盾幣

“亞盾幣”網絡傳銷模式包括會員管理系統和“亞盾幣”交易平台。會員管理系統對會員進行分紅和發展下線時層層返利。對會員進行分紅稱為“靜態收益”,發展下線的返利稱為“動態收益”。

3、DGC虛擬幣

投資DGC虛擬幣,要求下線至少繳納人民幣680元以上成為DGC公司會員。上線從下線繳納的費用中抽取直推獎、對碰獎、領導獎,獲取非法利益。每個參加者最多只能發展兩個直接下線,下線再逐級發展,形成金字塔型網絡層級結構。

4、EGD—Super(簡稱:ES)

ES幣設立十二個城邦,會員按照推薦和安置關係形成層級結構,會員投資有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截止案發前,激活申購账戶557998個,傳銷層級達到20層以上,收取會員費100億餘元。

5、天合幣

天合幣借鑒“網絡黃金”的模式,設定了天合積分的獎勵計劃、銷售模式,需要繳納會員費才能取得會員資格,會員投資分為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

6、U寶幣

“U寶”發行於 2018年2月26日,其平台系統根據注冊時的推薦關係自動識別記錄,使推薦人與新會員之間形成上下線關係,可無限發展下線,形成自上而下、多層級、金字塔形的傳銷組織體系。

7、皇尊幣

繳納一定金額成為會員,獲贈“皇尊幣”,“皇尊幣”可買賣或提現,有六種以發展會員數量為計酬依據的獎勵制度。

8、“π”

在“SCI”理財平台購買虛擬貨幣“π”投資到澳門博彩業領取分紅,要求參加人繳納100元報單費獲得注冊碼後注冊成為會員,之後購買最低50個π,可通過發展下線投資π進行提成。

9、亞元

“亞元”網站平台吸引會員投資,並引誘其他人員加入,形成省級分公司、市級分公司等6個層級,根據發展下線人數、投資額,按照動態、靜態獎勵的方式進行返利。

10、獎金幣

獎金幣為了達到非法獲利的目的,利用辦信用卡、金融培訓、POS機刷卡返現獲取銀行分潤等為由頭,大肆拉人入會進入該傳銷組織。會員按雙軌制排列某,會員的各種獎勵均以會員網站內虛擬貨幣(獎金幣)的形式發放,獎金幣可轉換成電子幣,可提現,但需收取10%的手續費。

11、文某(虛擬貨幣)

網絡虛擬貨幣“文某”宣稱高盈利及合法性,引誘他人購買,並引誘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按照發展順序形成上下級關係,直接或者間接以發展人員的數量作為計酬和返利的依據,牟取非法利益。

12、聖幣

“聖幣”對外宣稱是“國家唯一承認的虛擬貨幣,增值空間很大”,投資“聖幣”可以獲得高額回報。

13、世通元幣

投資人交納費用購買世通元幣成為不同級別會員,且半年後投資會翻番。在購買”世通元”幣成為會員後,除每日分紅的靜態收益外,還可以金字塔的方式”拉人頭”發展下線,從而獲得動態收入

14、中央幣

“中央幣” 發行於2016年11月份,采取會員費和三軌製傘形結構,設置了動態獎勵和靜態獎勵,鼓勵會員發展下線。截止2017年4,已激活會員账戶30,855個,層級達83層,吸收會員資金共計200,042,006元。

15、克拉幣

克拉幣以泰國五軍集團開發克拉運河需要資金為由,設立網站,組織、策劃發行克拉幣、克拉期權等虛擬貨幣、期權。要求參與者交納費用、注冊账號,獲得加入資格,以投資、發展下線可以獲得高額獎勵。

16、雲訊通(報單幣、雙慧幣、五行幣)

以銷售”原始股”為名,引誘參加者繳納費用注冊成為會員,進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雲訊通”平台自開啟以來,先後經歷了”報單幣”、”雙慧幣”、”五行幣”三種模式。

17、購派幣

購派幣要求參加者租用“礦機”取得會員資格,不同等級的“礦機”每天能產生不同數量的“購派幣”同時鼓勵會員發展下線。

18、寶特幣(TRC)

寶特幣是一種從台灣引進的虛擬貨幣,以線上租賃礦機挖寶特幣的賺錢項目,有礦工收益和推廣收益兩種獎勵機制,鼓勵發展下線。

19、洛克幣(RKC幣)

“洛克幣”由秉東公司發行,又稱RKC幣,宣稱可用於投資理財,採用三級分銷的模式推廣,獎勵分為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

20、E幣

E幣依托心未來互聯平台,以成為該平台會員購買商品短期內報銷為誘餌,發展會員,對外承諾成為該平台會員後可實現100%報銷返現。

21、ADC

曾用名“IAC”。“IAC”日收益高達2.8%,采取交會費和拉人頭的方式吸收資金。後因IAC騙局被曝光,該模式更名為ADC,並借助虛擬貨幣的新外衣,重新上線。

22、BTM巴特幣

即用區塊鏈包裝的傳銷幣詐騙項目,宣稱可充話費,有商城購物,收益豐厚。目前詐騙犯還逃脫在外,警察機關正在通緝詐騙嫌疑人。

23、LCC幣

宣稱是和非洲某國家合作扶貧,搞石油、鑽石和設施建設,在其官網上,有一套複雜的動態、靜態收益計算方法。今年3月,投資者的平台账戶被凍結,從此無法交易。

24、維卡幣

由保加利亞人魯婭等人建立,並向我國境內滲透。該組織打著未來世界主流貨幣、第二代加密電子貨幣的旗號,誘騙他人投資。而實際上會員一旦注冊不能退會,不能退款,主犯現已在泰國被逮捕,涉案約幾百億。

25、雲尊幣

2018年5月,某商貿公司以“為世界區塊鏈研究所貴州分部名義”發展會員,進行違法傳銷行為,南明區市場監管局做出沒收違法所得6萬元,罰款4000元的行政處罰決定。

26、雲金幣

兆雲金資產的交易盈利模式是分層級的盈利模式。2018年6月,經人舉報,包括吳金霖在內的8名嫌疑人被批捕。

27、CNB(中金博泰)

2018年1月以來,深圳中金博泰公司以高額投資回報為誘餌,銷售網絡貨幣CNB,使會員遍布全國29個省、市、自治區,達23000餘人,吸金2.8億元。

28、空中比特幣俱樂部(ABC)

用戶可通過交易機器人“低買高賣”,穩賺靜態收益,聲稱每年超過50%的理財回報率。2018年6月,江西宜春市金融辦指出該組織涉嫌非法集資,有傳銷性質。

29、碼鏈

“碼鏈”,是指使用智能手機對準“二維碼”“掃一掃”,即可“生成新的含有掃碼DNA的二維碼”,全程追溯。2018年6月13日,青羊區警察分局、區維穩辦聯合區檢察院等部門100餘人對碼鏈的公司主體“四川天首合生能源有限公司”突擊檢查。現場擋獲涉嫌傳銷人員50餘名,涉案金額近3億元。

30、摸金派

“摸金派”平台2016年9月份起盤,2017年9月份以“平衡交易”為借口拖延至今,數百萬人的投資資金被困。

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公眾號“摸金先生”,前名稱為“開普幣CPC”。開普幣在2016年被央視曝光定性為金融詐騙,後更名為摸金先生繼續詐騙。

31、環保農業鏈(NYC、CTOP)

環保農業鏈詐騙團夥推出了一種山茶油,買山茶油就贈送NYC,後體現困難,詐騙團夥強製讓投資者把NYC兌換成CTOP,之後項目方跑路。目前,公司董事長羅軍雄已被抓捕。

32、IAC

宣稱是以區塊鏈、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基礎打造的社交平台,在國內多地組織活動進行推廣,實際是在從事傳銷活動。

截至目前,警方已抓獲主要嫌疑人27名,在該團夥專門用來藏匿非法所得的一棟房屋裡,警方查扣涉案現金高達13億元。

33、亮碧思

自2018年以來,“亮碧思”傳銷的媒介已由過去的“洗發水”變成了虛擬平台,傳銷人員通過搭建虛擬平台,以“投資挖礦”的形式,受害者多為中年女性,他們對“區塊鏈”概念也是懵懂。目前,深圳福田警方抓獲了“亮碧思”傳銷案的第37名涉案嫌疑人。

34、亞歐幣

犯罪嫌疑人夏某榮在海口注冊成立跨亞歐公司,編造各種身份,在海口市運營“亞歐幣”項目,而“亞歐幣”實際為虛擬產品,沒有任何實體產業。

2018年7月,跨亞歐公司特大網絡傳銷案在海口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25名“高管”集體過堂,涉案金額38億。

35、建業幣、金鑲玉

2019年1月,以 “建業幣”“金鑲玉”等花樣百出的“虛擬貨幣”為名義的傳銷活動團夥被湖北武漢市漢南區法院一審判刑。經查,這起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涉案金額達到3000多萬元。徐某和馬某兩人發展下線累計超過120人。

36、沃克理財

沃克理財曾在平台發售數字貨幣,一年內吸引會員35萬人,而其創始人是一個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犯罪嫌疑人搭建的傳銷平台。

據福建泉州市警察局通報的情況,沃克理財傳銷案形成高達309層的傳銷網絡,涉案總金額50億元。

37、萬福幣

該有組織傳銷案利用虛擬貨幣進行傳銷,發展下線千餘人,騙取傳銷金超1.42億元。2018年6月,該案在徐州市雲龍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7名被告人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年至六年不等,最高並處罰金50萬元。

考慮閱讀體驗,本文僅為媒體大眾簡版,詳情報告內容點擊報告原文閱讀下載。

群眾舉報的傳銷幣種名單:

1、AE

AE鎖倉計劃是一個鎖倉APP,用戶可以將自己交易所或者錢包裡的AE提現到AE鎖倉APP中。每日都可以獲得不菲的固定收益,並且邀請他人可以獲得獎勵。

2、AG

AG幣自稱其類似比特幣,通過幣價增值來獲取收益,每天持續上漲,最終運行24天團隊跑路,並卷走千萬元。

3、AOK

澳客國際AOK自稱集合一批包括區塊鏈研發團隊、金融管理專家的專業團隊,打造了一個全新的社區體系。其本質是一個資金盤,以直銷方式運營並宣稱以高額方式回報。

4、ATC:

在鏈得得《2018上半年100大傳銷幣清單》就有提及,主推ATC礦機,以多至百倍收益的“高額返利”為噱頭,鼓勵會員開拓市場。

沉寂一段時間後,2018年下半年再次出現,免費送礦機,承諾可挖120天,一共可以挖28.8個幣,現有群眾舉報需礦機流量才能提現,而礦機流量需採用推下級或者買幣方可。

5、BAC積分

BAC積分主創團隊曾舉辦大型招商會,授命委託公司講師大肆宣揚“數字貨幣及區塊鏈的趨勢”,並到各個城市路演,號稱BAC是第二個比特幣,誘導他人貸款、刷信用卡購買“BAC數字貨幣”。

6、BFC

一個託管式懶人理財平台,40美金開戶,分為靜態收益和動態收益,宣稱公司的贏利點是在區塊鏈期貨市場獲取,而非賺後面會員的錢。

7、CHP城市獵人

自稱是一家全球性的另類投資管理公司,在2018年10月對第一版區塊鏈虛擬貨幣(C幣)進行內部公測,現已崩盤。

8、FC幣

號稱“中國第一枚虛擬貨幣”,中國版的比特幣,2017年經央視曝光後仍在部分地區活躍,而涉事公司業務早已轉型,不再做虛擬貨幣。

9、FQC食品溯源鏈

假借他人的之名,宣稱是由沃爾瑪京東IBM聯合發起,實則是一款FQC的挖礦產品,2018年9月10號關網跑路。

10、JON農生鏈

JON是公有鏈農生鏈(JOUANN)的簡稱,線下暗中組織發展直推會員,JON的運作團隊近日還明目張膽地打著“大咖”、滴滴出行等旗號為農生鏈月台背書,企圖“忽悠”更多的會員入局。

11、KCI文化鏈

KCI公司自稱創建了兩個系統,一個是KCI區塊鏈系統,一個是智能合約系統。同時KCI使用拉人頭的方式進行推廣,共設計了8級人頭制度,同時還鼓勵會員尋找有實力上家,通過上家的扶持進行推廣賺錢。現已崩盤。

12、PCK未來鏈

PCH前期利用區塊鏈噱頭,讓用戶進行充值購買礦機產幣交易,目前已經跑路,投資人皆血本無歸。

13、善梵鏈幣-善梵鏈SFC

號稱依托房地產+零售百貨+互聯網電商模式基礎,以區塊鏈為技術根據,打造全新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善梵鏈。事實上是通過出售礦機、拉人頭騙取資金的傳銷項目。

14、盛源幣

參與盛源鏈需先注冊並充值680元,後還需要以6600元購買商品,盛源鏈要求參與者直接或間接發展下線,並根據推廣效果增加分紅。

15、世通幣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