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武漢一男子取快遞被感染新冠?當事人:我至今也想不明白

【版權聲明】本作品著作權歸紅星新聞獨家所有,授權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獨家享有信息網絡傳播權,任何第三方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據武漢市衛健委4月4日通報,3日當地新增確診病例1例,該病例系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病例居住在礄口區榮華街建國社區金玉華庭小區。病例曾多次到小區門口取團購食品和快遞,其生活樓棟曾有確診病例,不排除社區感染。

上述通報中提到的,該病例在取快遞時被感染一度引發網友擔憂。

4月5日,武漢市礄石區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這位患者確診以後已經被醫院收治。至於他是否是取快遞過程中被感染,目前來說只是一種可能性結論,流行病學史調查是要把可能的環節都考慮到,但不能確定哪個環節感染的。目前小區已經做了消毒,居民不需要過分擔憂,個人防護最重要。

4月5日,上述通報中提到的新增病例阿軍(化名)告訴紅星新聞記者,他在4月1日被確定為無症狀感染者,期間有過發燒,3日便被確定為確診患者。但目前體溫已恢復正常,目前也無其他明顯的臨床症狀。對於自己核酸檢測呈陽性的結果,他亦感到意外,並認為自己體溫升高或因吹空調所致。他的三位家人目前檢測結果呈陰性,正在隔離中。

患者此前未接觸確診患者也無身體不適 檢測是為復工做準備

自3月19日武漢新增本土確診病例清零後,4月3日,根據上述武漢衛健委通報,武漢出現一例“無症狀感染者轉確診”的病例,而該患者阿軍,也隨之成為輿論關注焦點。

現年42歲的阿軍,此前與妻子共同經營著一家茶葉店,家中的一兒一女,如今也都上了大學。自武漢因新冠肺炎疫情在1月23日封城後,一家四口人便開始居家隔離,只在需要外出取回外購生活必需品時,才會出門一趟。

隨著武漢疫情的好轉,阿軍和妻子計劃著復工。3月30日,阿軍便從家中步行至武漢省中山醫院。但到了醫院後,阿軍發現醫院裡就醫的人較多,於是又改至其所居住的榮華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谘詢就診。但他被告知,社區只為指定人群開展核酸檢查。

一上午阿軍沒能進行檢測,他步行回到自家中。當日下午,他又獨自駕車,到了武漢市第六醫院。當天,醫院便為阿軍采集了咽拭子開展核酸檢測,但並未進行血常規和胸部CT檢查。

完成檢查後,阿軍便回到家中休息。但他沒有想到,這一次“無心”的檢查,卻證實了他是一名新冠肺炎無症狀感染者。

4月1日,阿軍收到武漢市六醫院的檢測報告,結果顯示其新冠核酸為陽性。阿軍很意外:“我完全沒想到自己檢測結果會是陽性,因為之前我沒有任何身體不舒服,家裡也沒人確診,我也沒和太多人接觸過。”

核酸檢測結果證實為陽性後,因其無明顯臨床症狀,市六醫院便以“無症狀感染者”上報了阿軍的情況。同時,阿軍所在的社區也安排其住進了隔離酒店。據阿軍介紹,進入隔離酒店當晚,他的手腕測溫顯示為36.6℃,但額頭測溫卻是37.5℃。除體溫外,他也自覺有些上火,口乾舌燥的症狀,但並無畏寒、咳嗽、呼吸困難等臨床表現。

“我總覺得,我的體溫上升是因為吹空調導致。”阿軍告訴紅星新聞,由於隔離酒店空間較小,室內通風不太好,他便將空調一直開著,溫度大概設置在25℃左右。因為吹空調時間過長,才致使自己口乾上火和額溫上升。

三天時間從無症狀變確診 患者:確診後再無發燒等症狀 今日已再次核酸檢測

阿軍告訴紅星新聞,入住隔離酒店後,阿軍便自行服用了一些消炎藥。然而,在酒店隔離的第二天(4月2日),阿軍體溫的測量結果依舊與昨日一樣,額溫偏高。當天下午,阿軍便被送至武漢市肺科醫院。

入院後,阿軍再次進行了體溫測量,結果顯示其腋下體溫為37.3℃。隨即,肺科醫院發熱門診便以“鼻塞流涕3天,發熱1天”,將阿軍收住呼吸病區。同時,阿軍的胸部CT顯示,其雙下肺胸膜下磨玻璃影、咽拭子新冠病毒核酸檢測依舊為陽性。

4月3日,阿軍的血常規結果顯示,其白細胞及淋巴細胞正常,新冠IgM陰性,IgG為弱陽性。當天,醫院結合其臨床表現、胸部CT和病原學檢測結果,確定阿軍不再是無症狀感染者,而是新冠肺炎確診病例。

從無症狀感染者變成確診病例的結果,阿軍表示自己並沒有太多擔心:“3日以後,我的體溫就恢復正常了,也再無其他不適症狀。”阿軍透露,5日下午,醫院已再次為他進行了核酸檢測,結果尚不明晰。

同時,阿軍的兒子在4日也告訴紅星新聞,眼下,他與母親和姐姐三人已被安排在一家酒店隔離,他們也接受了檢測,檢測結果顯示三人都是陰性,目前健康狀況良好。

對於自己從無症狀變成確診的經過,阿軍坦言:“我並沒有太恐慌,因為沒覺得身體不舒服。”他表示,目前一直在醫院隔離觀察並堅持服用藥物,精神狀態好了很多,相信很快能痊愈。

拿快遞過程中被感染? 疾控中心:這只是一種可能性結論

面對自己被確診的結果,阿軍至今也想不明白,自己何以被感染。

據武漢衛健委的通報內容,自2月20日起,患者曾多次前往小區門口取團購食品和快遞,每次團購物品拿回家後未進行其他消毒處理,取外購物品時沒有戴手套,有幾次沒有洗手。

對此,阿軍也回應紅星新聞稱:“一般來說,都是我去取東西,偶爾家裡其他人會替換一下。除此之外,再沒有出過門,家中也沒人被確診,甚至沒出現任何不適症狀。”

阿軍告訴紅星新聞,無論是妻子還是兩個孩子,至今都沒有任何症狀,且3個人最近一次的核酸檢測結果均為陰性。

除取物品外,上述通報中也說明,阿軍此前生活的樓棟裡,曾出現過確診病例,因此不排除社區感染的可能。對此,阿軍則表示自己至今也不清楚小區裡是否有確診病例。

同時,紅星新聞記者也從“武漢本地寶”中查詢到,截至2020年4月4日,礄口區榮華街建國社區小區依然為“無疫情小區”,但並未見金玉華庭小區。

那麽,阿軍是如何被傳染的?武漢市礄口區疾控中心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這位患者只能說可能是拿快遞過程中被感染,但這個結論只是通過流行病學史調查得出的一個可能性結論。”該工作人員解釋,因為流行病調查要把患者所有可能感染的環節都考慮進去,而這名患者只有這些活動,所以還不能確定他在哪個環節被感染。

阿軍檢測結果呈陽性後,相關排查工作已經展開。“據我所知,那段時間有一名幫我修車的員工,現在也被隔離了,他是陰性,還在隔離中”,談到這些阿軍有些愧疚。

同時,上述疾控中心工作人員也告訴紅星新聞:“為防範感染,小區會對樓道、電梯等場所進行消毒。”該工作人員提醒:對小區住戶來說,沒必要過分擔心,若小區有別的感染者,現在都會及時發現並且得到救治。現在最有效的措施,仍然是外出戴好口罩,回家後認真洗手,做好個人防護。

紅星新聞記者 趙倩 吳陽 特約記者 艾國

編輯 劉宇鵬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