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瑞典:覆雪之下的波瀾往事

位於斯堪地納維亞半島的北歐國家,首都為斯德哥爾摩,西鄰挪威,東北與芬蘭接壤,東臨波羅的海。中世紀維京揚帆擄掠歐洲沿海,17世紀兵強馬壯笑傲北方各國,現代一如歷史同樣讓人驚豔。

瑞典確實遙遠,但並不陌生。

斯德哥爾摩/Ola Ericson

極北原始林,重溫維京傳說

8-11世紀橫行歐洲,甚至抵達過亞、非、美洲的維京人,如今已成為傳說。但海盜們留下的背影,叱吒四方時佩戴的頭盔、乘坐的戰船,仍可以在瑞典歷史博物館、斯德哥爾摩維京博物館、哥特蘭島維京博物館等地得見。

維斯比(哥特蘭島首府)城牆/Tuukka Ervasti

遙想當年,維京人曾令信奉基督教的歐洲民眾聞風喪膽,“北方下來的野蠻人,摧毀我們的家園。上帝啊,救救我們!”海盜也抓住修道院聚集財富的特點,專對修士修女下手。曾有一批蘇格蘭修女為防海盜侮辱,甚至將自己的鼻子與上唇割掉;海盜見狀,便將修女與修道院一起燒成灰燼,讓她們“如願”以貞潔面見上帝。

不過不能否認,維京人也立下過探尋四方的偉績,他們比哥倫布早500年就到達過美洲,和阿拉伯人做過生意,都柏林由他們創立,現在的冰島人是他們的後裔,就連英國人、俄羅斯人都有他們的血統。

森林徒步/Fredrik Schlyter

到了19世紀浪漫主義風行的時代,維京人更成為了歐洲人心中血氣方剛的英雄象徵,連“維京(Viking)”一詞都是1807年才最早出現在牛津英語詞典中的。

而到如今,現代化的北歐已經與傳說中粗獷熱血的維京時代大相庭徑,但身臨這極北之地,與魁梧的斯堪的納維亞人擦肩,日日以生魚、肉丸為食,相信你也能體悟出三分,維京人選擇走向大海的原因。

斯德哥爾摩維京博物館

所以,維京人的生活是什麽樣的?你能不能做一回維京人?答案是肯定得。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有一座完全仿建維京人鄉鎮生活的露天博物館——弗特維肯,裡面有23座真的可以居住的建築,以及一艘重建的維京船。每年五六月,你會在這裡看到身穿戰服、手持盾牌的維京狂熱愛好者,舉辦聚會、集市甚至戰爭,將時空穿越千年。這種沉浸體驗式露天博物館的發源地,就是北歐。位於斯德哥爾摩、展現19世紀瑞典市鎮風貌的斯堪森博物館,則是世界上第一座露天博物館。

拉普蘭人居住區/Staffan Widstrand

如果弗特維肯還不能滿足你對維京人的嚮往,那麽一路向北吧。雖然如今84%的瑞典人居住在城市之中,但那絕不是瑞典的全部,在64%被森林覆蓋、15%深入北極圈的瑞典國土上,有著一片片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壯美家園。當然,這山水遼闊、極光出沒的皚皚北境間,已經找不到化作歷史的維京人,但是曾與維京人交易、衝突過的薩米人,仍然生活於此,仿佛歲月的活化石。作為這片嚴寒地帶的原住民,薩米人(原稱拉普人)還部分保留著馴養馴鹿等傳統習俗。現在,在阿比斯庫國家公園等拉普人居住區,你就可以與薩米人一起坐狗拉雪橇穿行林海、在帳篷中肩並肩燒烤。

北境極光/Hjalmar Andersson

11世紀以降,北歐逐漸接受了基督教,出現王權國家,維京人那沒有文字的史前部落時代也就此畫下句號,成為絕響。

線路推薦:

斯德哥爾摩維京博物館(1-2小時)-弗特維肯露天博物館(1-2小時)-馬爾默市區(2-3小時)-阿比斯庫國家公園(1-2天)

典雅古街巷,回首北歐霸主

雖然現在北歐有五國(瑞典、挪威、丹麥、芬蘭、冰島),但在15世紀,這些國家地區都曾隸屬於一個邦聯——卡爾馬聯合。到了16世紀,瑞典出現了反卡爾馬聯合的聲音,丹麥因此大屠殺了斯德哥爾摩(屠殺近百人),瑞典卻由此起義獨立,並在17世紀一躍成為歐洲的強大王國,領土達現在的兩倍之大。就這樣,瑞典從曾經還是“好兄弟”的北歐諸國中脫穎而出,一度製霸斯堪的納維亞半島,並留下許多至今林立境內的王國榮耀。

瑞典地理位置中心/Rikard Lagerberg

譬如首都。1252年建立的斯德哥爾摩最初是一座商業港口,即現在城市中心的河中小島——老城。如今漫步其中,斯德哥爾摩乃至瑞典數百年的歷史,就在你身旁的建築間次第鋪展開來,傳說中的歐陸風情,應該就是這般模樣。歷史上戰火並不太多的瑞典,城市得以“有機更新”:從中世紀的老城街巷,行至巴洛克風格的瑞典皇宮,再轉到影響了全球現代公墓設計的世界文化遺產林地公墓,及至聳立有37米高玻璃柱的賽格爾廣場……斯德哥爾摩就像一幅流動的歐洲建築史長卷,環環相扣,娓娓道來。

瑞典聖誕節集市/Ola Ericson

雖然舊城中有一座皇宮,但現在的瑞典皇室其實住在城郊另一座氣派的宮殿之中——卓寧霍姆宮。這座宮殿的很多空間,平民、遊客也可以進去一轉,它已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譽為“18世紀自凡爾賽宮得到靈感的北歐王家居所的最佳樣本”。花園、教堂、裝潢、珍寶……皇宮的一切如夢似幻,正如你的想象。而且,還要特別推薦其中的一座“中國宮”,雖然它仿建自中國,但非常見仁見智,可以一窺18世紀歐洲上流社會對中國的瘋狂迷戀。

卓寧霍姆宮/Ola Ericson

至於親密接觸鼎盛瑞典的最佳去處,還有在斯德哥爾摩務必打卡的博物館——全世界如今唯一一條保存完好的17世紀沉船。這艘戰艦1628年建成並首航,沒曾想第一次出海就遭逢風浪傾覆,沉沒333年後,1961年“瓦薩號”被打撈出水,1990年起於船型建築的瓦薩沉船博物館內展出,之後便成為了全北歐最受歡迎的景點之一。那些船頭瑰麗多彩的裝飾雕刻,那些從水下打撈出的水手服、金幣、牛油乃至船員遺骸實物,將帶你走進17世紀的航海世界。

瓦薩沉船博物館/Ola Ericson

在歷史與現代間穿行,人會感受到一脈相承的底氣,而非古今殊途的迷茫。就像現在已經不問國政的瑞典王室,雖已成為歲月的遺產,但仍守護民族的情憶。

線路推薦:

斯德哥爾摩老城(3-4小時)-瑞典國家博物館(1-2小時)-瓦薩沉船博物館(1-2小時)-卓寧霍姆宮(2-3小時)

繽紛現代史,體驗瑞典驕傲

有人說北歐的現在就是中國的未來。已被評為世界文化遺產的法倫礦區,它在16-17世紀的鼎盛期曾出產了歐洲70%以上的銅礦,見證過瑞典工業革命的火熱。至今,這裡還保留著至少140座熔爐和圍繞這些熔爐所建的自由礦工居住區。只是礦區已不再有生產的必要,曾經安徒生目睹過的“沒有一片翠綠,亦無鳥兒飛過”的場景,也已變為一派瑞典農舍風光,供遊人流連休憩。

郊外/Clive Tompsett

說起現代瑞典,又怎能繞開諾貝爾?可以說,斯德哥爾摩是一座他的城市:貴族院是諾貝爾曾經的住宅,壯觀的市政廳不僅可以俯瞰斯德哥爾摩還是諾獎晚宴的舉辦地,還有評選諾獎的瑞典文學院、卡羅琳斯卡醫學院。當初諾貝爾為方便斯德哥爾摩開山築路和修建隧道而發明炸藥的往事已經如煙,如今的人們是為他名下的大獎慕名而來,在諾貝爾博物館,你可以找到關於“炸藥獎”和“炸藥大王”的一切,包括“炸藥”糖果與巧克力“諾獎”。

諾貝爾晚宴/Fredrika Berghult/NobelMediaAB

同樣讓瑞典人驕傲的,還有汽車品牌沃爾沃,以令人放心的安全性能名滿全球。沃爾沃博物館,準確地說不是一家博物館,而是一座汽車王國。沃爾沃的總部位於瑞典第二大城市哥德堡,那是一座美麗的海港城市,鎮守著瑞典的西大門。城中昔日繁忙的小博門碼頭已經成為了城市名片,停靠著漂亮的“維京號”四桅帆船,不遠處即是86米高紅白相間的“口紅樓”與形似海盜船的哥德堡歌劇院。

哥德堡港/Göran Assner

所以,瑞典——一座無懈可擊到少了那麽一點刺激的國家?也不盡然!斯德哥爾摩已將城市的地下世界打造為新貴網紅景點。地鐵穿過的岩體成為了藝術家締造美的畫卷,從荷花(Näckrosen站)、彩虹(Stadion站)、海洋(Fridhemsplan站)、馬卡洛宮(Kungsträdgården站),到地鐵修築工人(T-centralen站)、被威脅的鄉村環境(Solna centrum站)。只需一眼,你的愛就會留給這座地下藝術長廊。

斯德哥爾摩地鐵/Victor Gårdsäter

熱愛藝術你的不妨在斯德哥爾摩看場話劇。改變世界戲劇史的瑞典劇作大家——斯特林堡,現在瑞典人認為他的鬼魂依然飄蕩在斯德哥爾摩街頭。2012年斯特林堡逝世100周年紀念時,瑞典皇家劇院特別為他排演了兩出致敬作品。說到瑞典皇家劇院——這座瑞典最著名的劇院,很多大咖都曾在這裡工作,比如伯格曼、葛麗泰·嘉寶,以及中國戲骨趙立新。瑞典皇家劇院造訪過中國兩次,他們的作品有品位、克制,甚至有種淡淡的涼意,一如這個國家。

推薦路線

諾貝爾博物館(1-2小時)-瑞典地鐵(1-2小時)-瑞典皇家劇院(1-2小時)-法倫礦區(1-2小時)-哥德堡(1-2小時)-沃爾沃汽車博物館(2-3小時)

安靜地矗立於歐洲寒冷北部的瑞典,正以它波瀾的過往與獨特的氣質,迎接著數以萬計想要讀懂它的人們。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