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整改風暴中的滴滴:嚴格落實2016年“網約車新政”

  整改風暴中的滴滴:“這回玩兒真的了”

  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9月11日,交通運輸部官網發布了一則“緊急通知”,主題為“進一步加強網絡預約出租汽車和私人小客車合乘安全管理”,要求“立即開展行業安全大檢查”。

  9月5日,針對網約車、順風車平台公司的安全專項檢查工作正式啟動,部級層面對滴滴、首汽約車等8家網約車、順風車平台公司進行為期半個月的檢查。當日,包含10多個部門人員的檢查組便已進駐滴滴。

  8月,溫州滴滴順風車司機殺人案件發生後,滴滴於8月28日發布柳青和程維聯名道歉信稱,順風車業務無限期下線。此次“緊急通知”亦明確:在未完成隱患整改前,無限期停止私人小客車合乘(順風車)資訊服務。除了順風車,滴滴於9月4日宣布將在9月8日至14日夜間(每日晚11時至次日凌晨5時)暫停快車、計程車、專車和豪華車等業務。

  作為此前國內網約車行業無可爭議的“老大”,處在整改風暴中的滴滴,其受到衝擊的業務可能遠不止順風車一項。

  滴滴暫停夜間服務,運力不足立馬爆發——巨頭的力量太可怕

  9月8日晚,滴滴宣布夜間暫停服務的第一天,北京清華大學東南門外,李維(化名)拒絕了幾輛向他拋出橄欖枝的黑車,希望能打到正規的計程車。

  “最終我通過首汽約車叫來一輛專車。”李維告訴記者,讓他最接受不了的是黑車司機趁火打劫式的報價,“有一個司機把平日不到40元的車費抬到了80元,還振振有詞地說‘別等了,今晚沒有滴滴’。”

  此前一天,嘀嗒出行還對計程車行業協會和全國巡遊車發起了倡議,希望計程車司機在滴滴停運的這段時間內全力保障夜間的計程車運力。

  但9月8日晚,運力不足的缺口還是集中爆發了。

  8日晚上10點到次日凌晨5點,上海大眾出租的電調中心乘客進電量及其APP的下單量比上一周同時段驟增400%,大眾電調中心將接聽電話的接線員從3人增至12人,同時組建了計程車應急保障隊伍,還有質檢人員被派往外灘、人民廣場等區域蹲點檢查有無坐地起價、拒載以及挑客的情況。

  雖然滴滴只是暫時在夜間關閉了快車、計程車、專車和豪華車等業務,但據記者了解,在整改風暴中,其部分業務面臨不小的合規壓力。

  “這回玩兒真的了”:嚴格落實2016年“網約車新政”

  “整改或對我們的業務影響很大,公司的網約車會遭受毀滅性打擊。”針對滴滴的安全專項檢查還在進行中,但北京一家汽車租賃公司的負責人周先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根據他得知的消息,檢查組進駐滴滴後提出了十分嚴格和強硬的整改條件,“這次是要玩兒真的了,要百分之百地執行2016年12月公布,2017年5月正式施行的‘網約車新政’,嚴格做到‘京人京牌’。”

  周先生所說的“網約車新政”指的是北京於2016年12月21日頒布的《北京市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實施細則》,其中對網約車的車輛規格、牌照以及司機準入門檻做了詳細規定,要求“京人京牌”,車輛排量不低於1.8升,軸距不小於2650毫米。同日,上海也發布了針對網約車的管理細則,雖對車輛排量無要求,但要求軸距不小於2600毫米,同時要求“滬籍滬車”,且沒有留出過渡期。

  但新政頒布一年半以來,外界對於“京人京牌”“滬籍滬車”的落實情況始終存疑,部分在運專車、快車也不滿足京滬兩地對排氣量和軸距的要求。

  在9月11日發布的“緊急通知”中明確要求,要對現有網約車和私人小客車合乘服務的駕駛員進行一次全面清理,2018年12月31日前全面清退不符合條件的車輛和駕駛員,並基本實現網約車平台公司、車輛和駕駛員合規化。

  由於滴滴隻負責提供出行資訊,眾多車輛其實都是與滴滴有合作關係的汽車租賃公司所有。

  周先生告訴記者,其租賃公司旗下與滴滴有合作關係的車輛可以做到百分之百“京牌”,但司機中的“京人”只有5%~10%的比例,“如果真照規執行,我們的快車業務相當於沒有了。”對照北京排量不低於1.8L、軸距不短於2650毫米的要求,“我們公司旗下三分之二的快車不符合排量或軸距的要求,運營專車的車輛在軸距上也不是百分之百達標。”周先生目前寄望於軸距和排量標準的執行寬嚴程度上還能“有緩兒”,“否則我們就都別幹了。”

  周先生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他了解到此次有關部門對滴滴整改的態度十分強硬。“據我所知入駐滴滴的調查組連滴滴公司提供的工作餐都不吃,而是自行解決夥食問題。越是與滴滴‘秋毫無犯’,我就越覺得是要不留一絲情面地出重拳。”

  服務於上海一家租賃公司的汪先生也告訴記者,上海市交通委進駐了上海市滴滴分公司,明確提出將百分百按照上海市於2016年發布的網約車新政執行。“‘滬籍滬車’基本敲定,此外凡是有被投訴過人車不符或無證上崗的司機,一律解除合作關係。”汪先生透露,上海市對網約車駕駛員的背景調查標準進一步嚴格,“此前只要沒有暴力犯罪案底的人員都可以開網約車,但現在有經濟犯罪前科及只要受過審判的人都不能進入網約車司機序列了。”

  不過據汪先生介紹,上海與北京相比專車業務更為發達,除“滬籍”這條之外,專車在軸距以及持證上崗的問題上比快車的合規率更高,運力損失更小,這使上海的運力緊張程度比北京稍顯樂觀。“我們公司以專車服務為主,汽車軸距問題百分百合規,現在比較頭痛的就是‘滬人’問題,上海只有35%~40%的專車司機是‘滬人’,其余的只能全部清退,這回玩兒真的了。”

  有受訪專家認為如果嚴格執行2016年“網約車新政”也可能帶來新的隱憂。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城市中心綜合交通研究院院長張國華認為,如果95%以上的市場主體不可能遵守“京人京牌”“滬籍滬車”以及軸距排量的要求,而這部分不合規的車反倒是提供運力的主體,這就意味著按照此規則進行執法的成本很高,也不可能全面地執法,只能選擇性執法,蘊含著權力尋租和腐敗的太空。

  他還擔心,以“中國人特有的智慧”,若滴滴等平台嚴格按照規定清退不合規運力,這部分運力並不會簡單地退出市場,而會以其他身份和技術手段“重現江湖”,“誰能保證將來不會再出個微信小程式,或者乾脆回到用BBS發帖約車的時代?只要市場需求客觀存在,供需雙方達成一致,這部分運力依舊會留在市場中,而且這部分運力從此喪失了來自平台的管控,有可能更加難以監管。”

責任編輯:李鋒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