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狂犬病,古老的中醫方子可救命!

狂犬病是由狂犬病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一旦引起發病,病死率達100%。全世界狂犬病人一年大約有6萬多例,最多的是印度,一年2萬多例。

由於貓狗寵物越來越多,我國每年因被貓狗咬傷而接種狂犬病疫苗的有一千多萬人次。狂犬病發病人數2007年達到一個高峰3300例,目前已經下降到每年低於1000例。

也就是說,我國每年由於狂犬病疫苗失效或者沒有及時處理導致發病死亡的人數還是有幾百例。那麼,這些人就只能坐以待斃了嗎?

實際上,狂犬病是個古老的疾病。

還記得屠呦呦的故事嗎?

屠呦呦團隊在研究治療瘧疾的時候,青蒿最初的實驗效果並不好。後來,她再次翻閱古代文獻,《肘備份急方·治寒熱諸瘧方》中的幾句話引起了她的注意:「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漬,絞取汁,盡服之。」原來青蒿抗瘧是通過「絞汁」,而不是傳統中藥「水煎」。這可能是因為高溫會破壞藥物的療效。於是屠呦呦改用沸點較低的乙醚在攝氏60度的溫度下製取青蒿提取物,對瘧原蟲的抑製率達到了100%。

《肘備份急方》是晉朝葛洪編著的。這本書裡面有一章《治卒為犬所咬毒方》,是治療被狗咬傷的。

方法:「先嗍卻惡血,灸瘡中十壯,明日以去。日灸一壯,滿百乃止」

這種被狗咬後清理傷口並在傷口熱灸的方法,符合現代醫學治療原則。

狂犬病病毒不耐熱,比如56℃時30-60分鐘即失去感染力。嗜神經性是狂犬病病毒自然感染的主要特徵,病毒最初進入傷口時,不進入血液循環,而是在被咬傷的肌肉組織中複製。所以,在傷口熱灸雖然不一定能達到56度,但是還是有助於殺傷、消滅狂犬病毒的。

為什麼要灸100天呢?

因為《肘備份急方》還說:「凡犬咬人,七日一發。過三七日不發,則脫也。要過百日,乃為大兔。」就是說21天不發,算是暫時脫離危險了;100日不發,才是真正解脫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狂犬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2016 版)》指出狂犬病從暴露到發病一般為1-3 個月,這是比較符合事實的。

狂犬病,記住一個方子就能救命

面對西醫說的狂犬病發病後100%的死亡率,小編再告訴大家一個中醫方子,請大家記住和推廣,關鍵時候可以救人一命。

中醫經典漢朝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的「下淤血湯」可以治癒狂犬病!

下淤血湯,由大黃、桃仁、和地鱉蟲三味中藥,以蜜和黃酒調服。

最早是治療婦人腹中淤血的,中醫根據狂犬病人發病後「瘀熱在裡,其人如狂」的癥狀,將下淤血湯用於治療狂犬病,取得了驚人的成功。

為什麼「下淤血湯」可以治狂犬病?

有人說中醫根本不知道狂犬病毒的存在,怎麼可能會治療狂犬病呢?

給大家講一個小故事。有一次愛迪生遞給他的助手一個燈泡,讓他給出這個燈泡的容積。幾個小時過去了,愛迪生髮現他的助手拿著皮尺,在紙上列出了一大堆複雜的公式,還在滿頭大汗的計算。「天哪!」愛迪生當著他博士生助手的面,將水倒滿燈泡,然後再將燈泡中的水倒入量杯中。燈泡的容積就出來了。

在這個故事中,愛迪生的助手的思維模式就是西醫的思維模式,而愛迪生的思維方法是巨集觀的方法,不管什麼形狀的燈泡,都可以幾秒鐘直接得出結果。

類似的,西醫認為如果不知道具體的病原體是什麼,就無法治療疾病。並將此看成是真理。西醫從微觀入手,從分子水準研究人體生理和代謝,並以此開發藥物,是化簡為繁的方法;只要一個細節出錯,結果必然出錯。這就是西藥開發成功率極低及副作用不可避免的原因。

而中醫採用了化繁為簡的方法,不管你病原體是什麼,隻關心它對人體的機能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然後糾正這種影響就可以了,你不需要關心一個容器的形狀和尺寸,也不需要知道病原體是細菌還是病毒還是衣原體。

再說狂犬病。前面說過,其實下淤血湯最早是治療婦人腹中淤血的。但是因為狂犬病人發病之後的癥狀,和下淤血湯的適用癥狀很像,因此用下淤血湯來治療狂犬病,真的獲得了成功。

解放前,無錫人周小農在《山西醫學雜誌》發表文章,談到治瘋犬咬傷之方:「象邑多瘋犬,遭其害者治多無效。適有耕牛亦遭此患而斃。剖其腹,有血塊大如鬥,黧紫,攪之蠕蠕然動,一方驚傳異事。有張君者,曉醫理,聞之悟曰:「仲景雲『瘀熱在裡其人發狂』。又雲『其人如狂者,血證諦也,下血狂乃愈』。於斯用仲景下瘀血湯治之。不論證之輕重,毒之發與未發,莫不應手而愈。轉以告人,百不失一。」(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

解放後關於用下淤血湯治狂犬病的案例就更多更規範了。這裡舉兩個例子:

一、黃道六醫案 (江蘇醫藥?中醫分冊1979)

1956年8月,余在某某縣人民醫院搞中醫藥治療「乙腦」試點,該縣某區轉來一狂犬病人,不能見水,喝水時要用毛巾遮目,方可飲下,病情十分嚴重,院長官召集全院醫務人員會議,並邀余參加,討論治療方案。西醫稱狂犬疫苗早巳用過,效果不顯,別無良法。徵詢余之意見,爰書《金匱》下瘀血湯方,囑即配服。翌日晨,果下惡物甚多,怕水尚未盡除,囑繼續配服原方,惡物下盡,病亦霍然。下瘀血湯配製和服用方法如下。

處方:生大黃9克,桃仁7粒(去皮尖),地鱉蟲7隻(活去足,酒醉死)。

配製和服法:

上3味共研細末,加白蜜9克,陳酒1碗,煎至七分,連滓服之。如不能飲酒者,用水對和,小兒減半,孕婦不忌。空腹服此葯後,別設糞桶1隻,以驗大小便,大便必有惡物如魚腸豬肝色者,小便如蘇木汁者,如此數次後,大小便如常。不拘劑數,要服至大小便無惡物為度,不可中止,如留有餘毒,則有再發之虞。如服後大小便正常而無惡物者,非狂犬病也。愈後不禁忌。

余用本方治療狂犬病多例,屢試屢驗。

二、沈佔堯、李輝《狂犬靈防止狂犬咬傷45例》(《浙江中醫雜誌》1984年10期)

筆者近10年來用「狂犬靈」防治狂犬咬傷者百餘例,有完整資料45例,簡介如下:

狂犬靈用方:

桃仁(去皮尖)6克、土鱉蟲(去頭足)6克、生大黃9克、蜂蜜15克(沖服),早晚空腹時服,一般服藥5-10劑,重者服20劑。(此方即下淤血湯方)

凡狂犬咬傷者服藥後,必瀉下豬肝、魚腸樣黑色大便,小便如蘇木水樣,服藥至大、小便正常為度。

如服藥後二便正常,系非狂犬所傷,可做鑒別參考。

經治45例,男性39人,女性6人;其中15歲以下的11人,15-50歲之間的28人,50歲以上的6人。該45例思者經治療後,隨訪2-10年均未發病。

中西醫治療狂犬病的對比

按照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狂犬病預防控制技術指南(2016 版)》的說明,狂犬病(Rabies)是由狂犬病病毒(Rabies virus)感染引起的一種動物源性傳染病。狂犬病病毒主要通過破損的皮膚或粘膜侵入人體,臨床大多表現為特異性恐風、恐水、咽肌痙攣、進行性癱瘓等。

狂犬病潛伏期從5 天至數年(通常2-3 個月,極少超過1 年),臨床發病時,病毒已廣泛分布於中樞神經系統及神經外的器官中。如無重症監護,病人會在出現神經系統癥狀後1-5 天內死亡。

目前對狂犬病導致死亡的病理生理學尚未闡明。儘管腦、脊髓、脊神經根的炎症廣泛分布,但並沒有破壞神經組織結構。死因可能是由於控制循環和呼吸系統的中樞神經系統受累或功能障礙。

也就是說,雖然西醫對狂犬病毒的研究已經很深入了,但是「目前對狂犬病導致死亡的病理生理學尚未闡明」。

對於西醫認為一旦發病100%死亡的狂犬病,中醫只是根據狂犬病人發病後的生理癥狀,採用「下淤血湯」,將毒素臟物從大便、小便排出,卻取得了幾乎100%的成功。

為什麼中醫救人無功

那一定有人要說,中醫能治狂犬病,為什麼西醫不承認?

其實一點也不奇怪。以為從建國開始,中醫就被西醫主導的衛生部刻意打壓。

1950-1951年間,中央衛生部召開了第一次衛生行政工作會議,邀請了頑固反中醫頭子余雲岫參加會議,提出「中醫是封建社會產生的封建醫」。衛生部把中醫的行醫資格取消了,全國各地辦起了進修學校,把中醫集中起來學習西醫,來改造中醫師。因此,全國的中藥店也都關門停業,中醫藥界一時一片混亂。

中央的錢俊瑞同志發現了這個問題,中央政治局對此進行了討論,毛主席立即撤消了衛生部黨組書記兼第一副部長賀誠與副部長王斌的職務,中醫藥這才重新開業。

但是,由於中醫管理部門一直是在衛生部長官之下即西醫長官之下,衛生部主要長官仍然對黨的中醫政策陽奉陰違,中醫藥界大減員,由1958年的50多萬,銳減到1978年的25萬多人,現今也只有38萬。而西醫人數則由1930年時的4000人,到現今的200萬人,中醫藥學由於在各個方面都與西醫藥學不平等,中醫已接近被消滅的邊緣。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