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國產記憶體破局國際壟斷

長期被國際巨頭壟斷的記憶體市場終於迎來了中國玩家。

在面對和長江存儲一起經歷國產NAND FLASH從無到有的八家主要合作夥伴時,長江存儲CEO楊士寧(Simon)說道:“存儲不是一個好做的行業,我可以很負責任跟大家說,比我在英特爾做CPU還要難。”

而長江存儲董事長、紫光集團董事長兼CEO趙偉國在現場也坦言,從2016年7月成立到現在三年多,長江存儲這一“中國半導體有史以來最大的項目”,經歷了從32層到64層研發,過程非常不容易,“回想這三年多,真的是有一種雄關漫道真如鐵的感覺。”

與此同時,經歷了一年多大蕭條的記憶體市場逐漸回暖,長江存儲這一國產記憶體廠商將迎來發展良機。

“超出預期”

記憶體約佔全球半導體產值的三分之一,市場高度集中。市場調研機構集邦谘詢半導體研究中心(DRAMeXchange)信息顯示,2019年第三季度,三星、鎧俠、西部數據、美光、英特爾和SK海力士六家佔據了全球99.3%的NAND Flash市場份額。趙偉國稱其是一個“非常血性的行業,非常慘烈”。

不過,被客戶評價“踏實、不虛浮”的楊士寧對自己的產品較為自信,“這是我們第一次全線推出Xtacking技術,我們在64層這一代存儲密度達到了全球最優,和競爭對手96層的產品差距在10%之內。所以只要我們有規模,64層的產品還是可以有毛利的,現在主要的瓶頸在規模上。”

Xtacking是閃存的一種創新架構,可實現在兩片獨立的晶圓上加工外圍電路和存儲單元,這樣有利於選擇更先進的邏輯工藝,從而讓NAND能獲取更高的I/O接口速度及更多的操作功能。當兩片晶圓各自完工後,Xtacking只需一個處理步驟即可通過數百萬根垂直互聯通道(VIA)將兩片晶圓鍵合,合二為一。該技術架構在2018年美國FMS(閃存峰會)上獲得大獎。

2019年9月,長江存儲宣布,公司已開始量產64層256Gb TLC 3D NAND閃存,以滿足固態硬碟、嵌入式存儲等主流市場應用需求。目前,這一產品在市場上反饋良好。

群聯電子已將長江存儲第一代32層閃存導入其國內所有的產品,包括機頂盒、智能音箱、數位電視等已經在積極出貨,“證明產品沒有問題,往後到第二代64層產品,我特別驚訝,因為看到問題比其他日系、韓系、美系企業的少,這些企業從第一代到第二代一直會有重複的問題出現。”群聯電子董事長兼CEO潘健成指出。

對於產品質量和定位,楊士寧強調:“我們守住了產品質量的底線,大家現在知道長江存儲出去的東西,不是最低端的、在地攤上賣,我們至少要達到企業級規格。”

除了技術,生態是製約國產芯片發展的重要因素。電子產品只有進入應用不斷迭代才能不斷提高。國產記憶體要壯大自然也離不開市場和生態。群聯長期專注於閃存主控的開發與存儲方案的整合,透過群聯自有技術與IP,整合長江存儲的3D NAND閃存,協助擴大市場的應用與普及率。

潘健成談到,長江存儲與群聯不僅是NAND原廠與主控廠的關係,更是技術、產品、應用及市場等全方位的長期夥伴關係。“我們從第一天就一起共同開發,開發完之後產出東西就買走,前期可能有一些瑕疵,我們用自己的主控修好,應用到所有不同的商品去,這是業務角度;我們運用我們的能力,跟一群夥伴把閃存放射到所有系統應用去,這就是生態。”他笑稱,這三年公司對長存傾注所有資源,“光飛武漢的班次不知道飛了多少次。”

中國閃存市場指出,在2020年其他原廠縮減渠道供應時,長江存儲若選擇切入渠道市場、補充供給,十分合理,也可以更好平衡全球閃存市場供應格局。蔡華波告訴記者,引入長江存儲這一新競爭者可以提高與其他供應商的議價能力,保留競爭。

同時,國內供應商可以提高本土供應的時效性,後續的支持力度也會優於海外廠商。“因為市場在中國,為了縮短供應鏈都放在國內生產,成本就降低了。現在國內供應鏈包括封裝成長都很快,所以可以在國內生產,國內銷售。”江波龍電子董事長蔡華波指出。

市場回暖

自2016年以來的記憶體價格持續上漲曾讓三星打敗英特爾,成為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廠商。到了2018年9月,記憶體開始走下坡路。

不過,在2019年第三季度跌至低谷後,記憶體市場又開始回暖。市場調研機構IC Insights 稱,2020年IC市場回暖,NAND FLASH2020年以19%的增長率領漲。

集邦資訊稱,2020年第一季NAND Flash價格持續上漲。基於淡季需求表現不淡,供給增長保守以及供應商庫存已下降,各類產品合約價在2020年第一季均可望持續上漲。

潘健成告訴記者,目前NAND FLASH供應非常緊缺,“我創業十年以來第一次看到這麽緊。因為5G元年來了,遊戲機跑出來了,容量翻倍。2017、2018年(閃存)不賺錢、賠錢,(廠商)擴產動作放慢了,將造成2020年整年緊張。可能2021年上半年稍微弱一點,下半年又會好起來。”

隨著5G、AI、智能生活、智慧城市帶來的個人消費電子和大規模數據中心的快速發展,市場對3D NAND閃存的需求將越發白熱化。

蔡華波認為,長江存儲進入市場的時機非常好。“過去兩年市場很慘痛。在市場低價時,長江存儲可以靜下來做研發,等市場需求起來時產能也在爬坡,對長江存儲是好事。”

不過,正如楊士寧提到的,長江存儲正面臨產能爬坡的挑戰。

根據長江存儲市場與銷售資深副總裁龔翊介紹,目前長江存儲有一座12英寸晶圓廠,規劃滿產的產能為10萬片/月,預計2020年底前產能將達5萬~10萬片/月,後續將根據市場情況進一步擴大。據第一財經了解,目前產能約為2萬片/月。

據報導,長江存儲副董事長楊道虹日前表示,將盡早達成64層3D閃存產品月產能10萬片,並按期建成30萬片/月產能。

龔翊披露,按計劃今年年底前集成長江存儲3D NAND閃存的產品將逐步上市。首先是針對電子消費產品和手機的市場,隨後將會針對PC和伺服器提供SSD產品。其中,在固態閃存市場將會根據客戶需求,先後推出面向PC、伺服器以及大數據中心的產品。

長江存儲未披露目前的良率,不過楊士寧確認,下一代產品規劃將跳過96層,直接進入128層3D NAND閃存研發。雖然完成了萬裡長征第一步,但長江存儲的擔子依舊不輕。2020年,三星、SK海力士、美光、鎧俠、西部數據等國際主流廠商將全面進入128層3D NAND,長江存儲仍需奮力追趕。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