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媒體:美國限制中國留學簽證,本質上是一種“科技鎖國”

美國麻省理工 資料圖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 |徐立凡

最近,麻省理工零錄取中國學生的新聞在網絡刷屏。根據MIT去年12月中旬公布的提前錄取榜單,在來自全球的9600位申請者中,被提前錄取的707名學生中,沒有一人來自中國內地高中。

這則消息不夠精確。麻省理工平均每年招收約2000名學生,提前錄取的是能夠凸現自己的社會責任感、特殊才能和領袖人格特質的部分學生。三分之二的申請者走的還是正常招錄的途徑。事實上,已有中國內地學生被正常錄取,並沒有“全軍覆沒”。

留學政策轉向透露“被追趕焦慮”

麻省理工零錄取中國學生消息不夠確切,但也折射出了近年來川普政府以保護國家技術安全為名推行的一系列政策,給中美高教、學術交流製造的困擾。

早在2017年12月白宮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中,就公開表示將限制STEM專業(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留學生簽證;2018年6月,美國國務院宣布縮減攻讀航空學、機器人學與先進製造領域等理工科中國留學生簽證;一些中國專家學者的訪美簽證被吊銷或加上了行政複審的程序;今年5月14日,又有幾個共和黨議員再次提案限制中國留學簽證。

與此同時,一些妖魔化中國留學生的言論也應時而出。

政策風向轉變、輿論造勢的背後,表明美國在科技研發和人才競爭領域出現了越來越強烈的焦慮感。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按購買力平價計算的各國科技研發投資數據,2017年研發投入排名前10的國家,中國已居第二位,僅比美國少1000億美元。按照經合組織對41個主要國家和地區的統計,中國R&D人員佔全球總量的比重已達到20%,超過美國。

R&D活動的規模和強度被視為一個國家的關鍵競爭潛力。客觀來看,美國在研發市場的主導地位仍很明顯,在研發投入效率、研發人員密度、尖端科技的領先程度等方面,中國仍需追趕。但在零和遊戲思維下,川普政府還是患上了“被追趕焦慮”,這是美國留學政策轉向的內在原因。

用行政命令操縱高校自治並不容易

雖然川普政府可以通過行政系統卡住留學名額,但要讓美國高校完全配合,並改變招生政策並不容易。

一方面,美國大學自治傳統受到憲法保護,即使是公立大學,政府除了增減財政撥款和校董提名權外,沒有乾預大學運營的權力,麻省理工這樣的私立常春藤大學更是一個完全的自治機構。

強行用行政命令乾預高校自治,甚至深入到招生這樣的具體環節,有可能引發與憲政對撞的危機。所以,雖然不能排除有個別高校出於各種原因會收緊留學名額,但更多的高校不會隨之起舞。事實上,川普政府留學政策的轉向,一直在遭受廣泛批評。

另一方面,招收國際學生既代表著美國高校引以為傲的多樣性傳統,又能換取服務順差,收緊口袋等於砸自己的牌子,砸自己的飯碗。像STEM專業,研究生以上80%是國際學生,對於多數美國高校來說,也不可能縮減。

需正視美國“七傷拳”的負面效應

相較而言,歐洲英法等國的做法要開放得多。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內政大臣位置上時,因在移民、留學政策上態度強烈,曾有“留學生殺手”之稱。

但從2016年以後,英國通過簡化國際學生研究生簽證申請簽證流程,延長國際學生研究生課程簽證時長,放寬了留學政策。

法國去年底啟動了一項名叫《歡迎到法國》的計劃,計劃要求優先處理學生簽證,簡化相關程序,提高獎學金。

5月16日,在歐洲的科技盛會“VIVATECH”上,馬克龍還罕見地公開批評了川普政府對科技行業的監管政策,表明了不跟隨美國的意向。

川普政府在留學政策上的一系列發力,本質上是一種“七傷拳”式的科技鎖國。既傷人,也傷己。

其雖然不明智,但也不得不防。最好的防身方式不言自明:以更開放的態度提高教育科技水準,以更認真的態度疏通產學研之間的機制障礙。

而回到中國學生留美這件事情上看,家長也需要避免過於功利的進取方式。別再陷入“史丹佛招生騙局”,不要過度包裝學生的資質貢獻,為孩子輸入正確的榮譽感。或者,把目光轉向歐洲的英國、法國、德國等其他方向,尋找更開放包容的留學環境。這才是對美國留學歧視性政策最好的回應。

徐立凡(專欄作家)

編輯:狄宣亞 校對:陸愛英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