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溶酶體貯積症(LSDs):更多關注,讓愛不罕見

罕見病是當前人類醫學面臨的最大挑戰之一,由於缺乏認知和有效的治療方案,罕見病患者長期面臨診斷率低、治療率低兩大難題。在已知的7000餘種罕見病中,僅5%有葯可醫,30%的患兒壽命不超過5周歲。日前,在上海召開的第七屆中國罕見病高峰論壇上,由北京協和醫院兒科教授魏珉、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瑞金醫院腎內科副主任潘曉霞和上海市兒童醫院血液腫瘤科主治醫師陳凱共同分享了溶酶體貯積症(簡稱LSDs)在中國的診斷與治療現狀。

記者獲悉,包括法布雷病、戈謝病在內的溶酶體貯積症在中國僅有屈指可數的醫院可以診斷,罕見程度可見一斑。

求醫曲折診斷艱難的罕見病

本次罕見病高峰論壇也邀請了很多患者,他們和專家聯合起來,用親身經歷普及罕見病防治知識。在 「共迎挑戰——溶酶體貯積症在中國的診斷與治療現狀」夏爾衛星會上,潘曉霞醫生的一位患者吳先生走上講台,披露了他的苦難心跡。他說:「我從上小學時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不出汗,身上長小紅點,怕冷也怕熱,後來就走不動路,手指腳趾疼。疼得最厲害的時候,我甚至想把它們都砍掉。一直以來,我都在各個醫院的皮膚科、內分泌科以及中醫等科室看病,曾經陸續被診斷為美尼爾氏綜合症、類風濕性關節炎、慢性腎炎等等。我媽媽告訴我,她小時候就這樣,長大就好了。我也就這麼長大了,上了大學也戀愛成家並生了孩子。可是我並沒有好,而且病情不斷加重,現在一隻耳朵的聽力已經完全消失了,尿裡也出現蛋白陽性。後來潘曉霞醫生給我診斷清楚了,是法布雷病,而這個疾病是遺傳的,我生的又是女兒,按照遺傳規律病變基因百分之百會遺傳給她。現在,我最希望女兒將來能有治療希望,不要經歷我曾經承受過的痛苦。」

據悉,像吳先生這樣的法布雷病等LSDs的發病機制尚處於探索階段,在診斷和藥品研發領域都面臨著較多挑戰。以法布雷病為例,該疾病具有潛在致命性,男性患者平均生存期較健康人群縮短20年,女性患者平均生存期則縮短約10年,但許多醫生卻對其知之甚少。患者通常要經歷一段漫長的求醫問診之路,尤其是在疾病早期,常因被漏診、誤診為其他疾病而延誤治療,平均確診需12年,嚴重影響患者的生命品質。

魏珉教授介紹,溶酶體貯積症(LSDs)在中國面臨疾病認知率低、診療率低等問題。全國法布雷病診斷率低於5%,戈謝病的診斷率為9%,且半數患者在初診時不能被診斷出,或被誤診為其他疾病。

魏珉教授認為:「我覺得溶酶體貯積症最大的挑戰還是在臨床醫生,診斷是所有治療的基礎,醫生首先要了解這些病的臨床表現,要在各種專業會議上讓大家都知道有這麼一類病,臨床上遇到這類病人後及時轉診,就會大大提高病人的診治效率。例如戈謝病有肝脾腫大的特徵,但是很多常見疾病或遺傳代謝病都可能有肝脾腫大癥狀,尤其遺傳病多數十分罕見,大夫不可能每一個都熟悉,遇到這類病人要知道往哪些醫院、哪些專家那裡轉,專家會做出更對症的處理。」

可喜的是,該病在診斷方面有了顯著進步。魏珉教授說:「酶學診斷和基因診斷方面,全國目前起碼有四家醫院都可以診斷。北京協和醫院是比較早做酶學診斷的,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了,2000年到2017年這17年當中,我們協和醫院診斷了溶酶體貯積症1605例,其中產前診斷643例,約佔到總體的40%。」

呼籲加速審批有效藥物

法布雷病是溶酶體貯積症的一種,潘曉霞醫生介紹:「法布雷病的治療在國際上很早就有了,主要是酶替代療法(ERT),它的安全性、療效還是比較肯定的。另一個剛上市的新葯能改善蛋白的摺疊,從而提高酶活性,但這種新葯僅針對75%的病人有效,而ERT是所有的患者都可以用。我2000年左右就開始研究法布雷病,由於種種原因,中國目前還沒有引進對應的酶替代治療藥物,病人只能茫然地等待,很多病人因為得不到有效治療,病情隨著病程進展逐步加重,甚至面臨死亡威脅。我們醫生希望通過媒體的呼籲,和政府、和葯企、包括患者群體一起,共同努力讓有效的藥物進入臨床,讓患者能夠用上,滿足患者的用藥需求。」

魏珉教授表示,她也關注酶替代治療很多年了。「例如戈謝病,有個國際基金會將相關治療藥物贈送給中國患者,已經治療了100多個病人,病人治療了以後確實可以看到很明顯的效果。這個酶替代療法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了,但是還未進入到中國。我希望在藥物引進的審批過程當中第一應該加速,因為病人等不起;第二還是要特事特辦,例如雙盲對照要求,罕見病的葯被稱為 『孤兒葯』,不具備雙盲對照的條件,需要按實際情況處理。」 魏珉說。

呼籲多方努力讓患者有葯可醫

陳凱醫生介紹,ERT是現在治療溶酶體貯積症一類疾病的主要治療方案,但是它是非常昂貴的,要匯聚全社會的力量幫助他們。

陳凱告訴媒體記者,ERT使用是根據每公斤體重給葯,兒童體重低用量稍微少一些,成人用量就多,按每公斤體重給,而且是每兩周輸一次。像伊米苷酶有400部門/支的規格,正常一個30公斤的孩子的話,一個月就要用到6-8瓶,還要根據癥狀,癥狀重用的量更大,花費也會更多。

「特別是I型的戈謝病,酶替代是目前最推薦的療法,我們有時候看到有的孩子可能脾腫脹很厲害,我們一般給3到6個月就慢慢縮小了,堅持用藥兩到三年,脾就恢復到正常了,但是必須是終身服用的,終身用藥,否則一旦停葯後面還會再出來,如果再出來再重新治療可能要花的代價時間會更大,所以適時的選擇酶替代治療會獲得比較好的預後,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結婚、上學、工作都沒有問題。」陳凱說。

魏珉教授告訴大家,「我們戈謝治療十周年的時候,曾經開了一個病友會,其中有一個戈謝病患者給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在國外基金會的資助下,他有幸較早進行了酶替代治療。後來他上大學,還考上了研究生,而且是英文專業。現場他用英文做了發言,介紹了他的整個歷程,也表達了感謝,讓大家非常感動,就覺得所有的努力都是非常值得的。」

現在,國家也在積極加強對罕見病防治工作的支持與關注,公布了罕見病的(第一批)目錄,共涉及包括法布雷病、戈謝病等121種疾病;也發布了加速境外已上市罕見病藥品審批的相關政策,並選出48個境外已上市臨床急需新藥名單,加快其審評審批,其中就包括治療LSDs疾病的藥物。這些政策都將有助於加快國外罕見病創新藥物引入中國,對推進中國罕見病的治療具有極其重大的意義。「在不遠的未來,患者將有機會得到這些創新藥物,重圓正常生活夢。」魏珉教授表示。


TAG: |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