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最新頭條.有趣資訊

當AI畫圖逐漸進化,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或許你學過繪畫嗎?

  對於人類來說,繪畫的練習是枯燥而漫長的。當代美術教育認為,不論最終選擇哪個方向、希望畫出怎樣的作品,都需要從最基礎的靜物素描開始系統地學習。

  很顯然,基礎的練習讓初學者了解現實世界事物的構成方式,了解光與影的關係,感受構圖與美感的聯繫——通過大量的訓練和思考,人才能擁有創作的基礎。即使是抽象藝術,在解構之前首先需要構成;這一脈絡總是有跡可循的。

  但是近來爆火的AI作畫似乎並不適用於這一邏輯。

  在最新的AI作圖軟體Midjourney中,輸入合適的關鍵詞、等待幾分鐘,你就可以獲得一系列風格明確、色彩鮮明,且幾乎完全符合主題的繪畫作品。

《全息數字眼注視下的賽博朋克中國大城市》

  這是一張用“全息數字眼注視下的賽博朋克中國大城市”(英文)關鍵詞生成的繪畫作品。

  你能夠在其中看到所有被需求的要素:賽博朋克風格的高飽和度配色,鮮亮的霓虹燈和壓抑灰暗的城市形成美妙的對比;近景的中國傳統建築與遠景的現代都市交融,體現了“中國大城市”的特點;而“全息數字眼”以類似熱氣球飛艇的形式出現,粉色的眼球成為了畫面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

  我想,最令人驚訝的並不是它不錯的構圖和合理的色彩搭配,而是它所傳遞出的情緒——不知是否是巧合,AI竟然地識別出了“注視”所暗含的負面情緒,藉由這個巨大的、無感情的粉色眼睛表達出來,讓整個畫面呈現出一種反烏托邦式的詭異氣氛,確實非常精彩。

另一幅《全息數字眼注視下的賽博朋克中國大城市》

  目前,市面上較為知名的AI繪圖套裝軟體括DALL-E(DALL-E 2)、Disco Diffusion以及Midjourney;而國內也出現了新興的AI繪畫引擎Tiamat。

  DALL-E系列基於谷歌著名的Open AI模型。在Reddit,有許多分享使用DALL-E生成作品的群組。可以看出,AI作圖極大地增加了人們的想象力——當一個無論你打出什麽字都能畫出畫來(還不會抱怨)的AI擺在你面前的時候,當一個肆無忌憚的甲方是一件讓人無法拒絕的美事。

0

  在這些群組裡,你能看到平時毫不相關的事物發生了結合;

《優酪乳裡的青蛙》

  能看到穿越時空的智能手機;

《卡爾·馬克思的自拍》

  穿越時空的垃圾食品;

《羅馬雕像吃漢堡》

  能看到天馬行空的機械想象;

《由大型通信塔組成的巨型怪物,帶有碎玻璃牙齒》

  還有周杰倫剛剛在新歌裡提到的那副著作;

《記憶的永恆,但是貓》

  世界名畫的另一種可能;

《蒙娜麗莎的背面》

  當然,逃不過的還有經典的地獄笑話;

  肯尼迪成為被ban掉的關鍵詞

0

  而剛剛提到的Midjourney在繪圖質量上顯然更進一步。它在今年5月剛剛上線了BETA版。這款AI繪圖軟體基於Discord平台,人們可以通過邀請碼進入頻道,用在群組中輸入關鍵詞的方式生成美術作品——這樣做的好處是,基於Discord優秀的半開放式俱樂部機制,你能夠很方便地看到其他用戶進行的創作,讓交流和學習變得非常簡單。

  Midjourney甚至為知名雜誌《經濟學人》繪製了一幅插圖,用於其關於AI繪圖的報導。這張插圖通過極為抽象的概念生成,但依然具有良好的視覺效果。

  在微博,許多網友分享著自己通過Midjourney完成的作品。

  有人重現了自己的一個印象深刻的夢境;

via [email protected]奇妙的王北同學

  有人探索著AI的關鍵詞,試圖將知名藝術家的風格融入;

via [email protected]拉麵daybreak,在作畫時加入了“穆夏”

  有人將建築大師的名字輸入到Midjourney,完成了火星基地的設計概念圖;

高迪的火星基地,via [email protected]

扎哈·哈迪德的火星基地,via [email protected]

  當然AI也有翻車的時候。有網友在Midjourney中輸入了“FF7 cloud”,產生了令人哭笑不得的結果。顯然,AI識別出了克勞德標誌性的髮型,但還是倔強地把“cloud”理解成普遍意義上的雲朵,造就了這幅逆天藝術品,讓人不得不承認髮型確實是克勞德的本體。

  

0

  在研究使用幾次AI繪圖軟體以後,你大概能夠看懂其中的邏輯——它先是識別輸入的語句,然後從互聯網搜索關鍵詞得到一系列圖像要素,再用一套算法進行拚合,最後套上某種風格的濾鏡。

Disco Diffusion繪製的《即將降落在麥田裡的宇宙飛船,概念藝術》

  了解這一點以後,你完全可以通過輸入簡單粗暴的關鍵詞改變濾鏡的樣式:比如,輸入“賽博朋克”,你肯定能得到文章開頭那種風格的結果;輸入大師的名稱,你的畫就會擁有明顯的大師風格;而輸入“新海誠”,你生成的每一幅作品都會是《你的名字》海報變體。

DALL-E 2繪製的多角度《草地上的午餐》


《血源詛咒卡丁車》

  事實上,根據這一特性,用AI作圖繪製建築效果圖和場景概念圖已經成為可能。比起費時費力地用模型進行大規模渲染、再從互聯網尋找素材拚接,AI展現出極高的工作效率。

Midjourney繪製的自然博物館室內概念圖

  而許多畫師也開始利用AI進行創作。不過,他們並不是依賴AI一鍵出圖,而是將其作為一項輔助創作的工具,減少在背景構圖等內容上耗費的時間。

  畫師空罐王在B站上傳了他利用Midjourney繪製新刊封面的流程。他先是生成了幾張沙灘大海的圖片,選取其中的一張,利用它的構圖和雲朵的形狀輔助自己進行創作。

AI生成的圖片

最終的成品

  可以看出,儘管利用了AI繪圖,畫師依然需要在它的基礎上修改、創作,付出並不小的工作量;因此遠遠談不上是偷懶,也談不上“人類藝術家將被AI取代”。

  不過另一位藝術家Nekro的作品對AI的依賴程度可能更高。他的創作流程通常是將多張AI繪圖的成品進行元素拆解與再構,最終完成風格鮮明的成品。

Nekro的創作流程示意

  他在社交平台這樣評價AI:“我嘗試控制AI,而不是被它控制。AI所做的並不是我的作品,但我可以利用它來創作。藝術家的手總是讓這件事情發生改變。”

  與上述兩人相比,原SIE日本工作室映像製作人Ryo Sogabe看上去並沒有什麽“藝術家的驕傲”。他直接把AI生成的圖片加上文字,排列成漫畫,你別說還挺像那麽一回事:

  從DALL-E到Midjourney,AI作圖技術正在迅猛發展。只要擁有想象力,技法的部分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可以用AI彌補。可以預見的是,人人都成為藝術家的時代即將到來。

  但是目前來說,各類AI繪圖軟體有一個致命的問題:它們畫不好人。不論是現實人物還是二次元紙片人,由於算法拚接導致的錯位很有可能將人物扭曲,成為恐怖的“邪典”。有人分享說,如果你輸入“A和B大打出手”的關鍵詞,AI的解決方案很可能是找一張A和C互動的圖,將C的頭換成B;而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素材匱乏的情況下,大打出手很可能變成友好握手。

我用DALL-E 繪製的《最後生還者2是最偉大的奇跡》,令人非常不適

  另外,即使AI能夠通過一些關鍵詞識別出輸入者的情緒傾向,更多的表現力和感染力要通過細節來呈現,而細節正是AI所欠缺的。以空罐王的那張封面為例,AI可能永遠無法通過學習在雲朵的末端補上一個騎著摩托車的女巫。

  從根本上來說,AI所拚接的畫面和所謂的“濾鏡”,本質上都來源於過往藝術家一筆一畫的創作。這些美妙的光影、這些和諧的色彩、這些精妙的構圖,成為了AI作畫的根本與基石。計算機讓虛擬的筆墨開出了新的花朵,但它終究是鸚鵡學舌的鏡花水月。精致的蠟花沒有芳香,而AI的畫作仍然欠缺靈魂。

Midjourney繪製的克蘇魯家常菜,via [email protected]之舌

  最重要是,Midjourney甚至將Sexy加入了屏蔽詞列表,這意味著AI完全沒法畫色圖——從這一點上來看,AI取代藝術家的時代還遠遠沒有到來。

0
獲得更多的PTT最新消息
按讚加入粉絲團